数字中的川普任期

杜佳   2021-01-30 17:32  

美东时间1月20日中午,随着乔·拜登(Joseph Robinette Biden Jr)宣誓就任美国第46届总统,除了最死硬的阴谋论分子外,一切关心美国政治的人都知道川普任期结束了。

 川普任期只有4年,感觉却无比漫长。这位出身于地产商的总统不断打破常规,每天都有大新闻,这4年与历任美国总统的时代都不同,要定义它很困难。

在川普的带领下,联邦政府乃至整个美国刷新一个又一个数字,连续创新高,赢了又赢,“赢麻了”(tired of winning)。

川普任期4年,内阁官员和白宫高级顾问,人员离职率高达92%,超过历任总统。4年共14位内阁部长或是辞职,或是被开除。川普手下有2任国务卿、2任国防部长、2任国土安全部长、2任司法部长(不算代理的)。川普手下还有过3任白宫幕僚长、4任国家安全顾问和4任新闻发言人(不算代理),最短的斯卡拉穆奇任期只有11天。[1]联邦政府曾5次关门停摆,最长的一次持续了35天。

川普任命了3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53位巡回法庭法官、170位地区法官,超过了老布什,但是不如吉米·卡特。

川普4年共发布行政命令220份,奥巴马第一任期147个,8年276份。川普更加依赖行政命令治国。

川普把4年中的428天用在自家产业(川普酒店或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球261次[2],处决了13名犯人[3],被弹劾2次。为了“美国优先”,川普退出了11个国际组织和条约[4]。他思之念之长达4年的边境墙,如果把它定义成美墨边境上新建的“首道栅栏”,共修建了15英里(18到30英尺高,当然是美国人出的钱)[5]

川普总统极大繁荣了英语世界的出版业,在4年任期,共4500本关于他的书籍出版(英语学习者狂喜)。奥巴马第一任期只有800本[6]

 

推特治国

川普时代的一大特征是推特治国。美国新闻人最大的梦靥,曾是半夜两点被主编叫醒,因为川普又发了一条推特。

2009年5月4日,川普发布第一条推特。2021年1月8日,由于涉嫌煽动暴力,推特将川普的账号永久封禁。2017年川普上台时,他的账号有2000万粉丝[7];截至被封,有88,936,841 粉丝[8],发推56,466条。[9]

川普不是第一位用推特联系民众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就这样干,但他一定(迄今为止)是运用得最熟练的那位。从2017年1月20日就任到被封,川普发推26,193条,平均每天18条。也就是说,如果川普总统一天休息6个小时,剩下的18个小时,他每小时发一条。

 

(川普推特的时间分布。)

 然而川普的推特在任期内不是平均分布。在他就职的头半年(到2017年7月19日),平均每天5.7条。但是在他任期的最后半年(2020年7月20日到被封禁),平均每天高达34.8条。川普最喜欢使用他的苹果手机发推,共17,260次。

2020年6月5日,川普发推并转推超过200次,其中74次发生在早上8时到9时[10]。也就是说,美利坚的大统领平均每1分钟就要发推或者转推至少一次。但凡有过使用社交媒体经历的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内心激动,大脑转个不停,手指黏在屏幕上,不停地刷,不停地点击,不停地发送。当时由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虐杀引发的暴动正席卷全美,大统领内心一定极度焦躁,由此可见一斑。

川普的推特内容涵盖任何议题:发布政策、宣布人事任免、攻击民主党、赞美福克斯新闻(@foxandfriends)、嫌弃彭斯、传播阴谋论,或者直接来一个大写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川普会在半夜发推,2018年10月26日凌晨3时16分,川普发推攻击CNN[11]。美国的记者们不得不半夜爬起来,逐字逐句分析大统领想要表达什么。

川普的推特得到接近3.9亿次转发,收到16.59亿个赞。这个数字相当可观,但是考虑到川普有接近9000万粉丝,这个数据貌似有点不够看。以他上台时的2000万粉丝计算,相当于每个粉丝4年共转发20次,点赞80次,明显不够活跃。媒体公司的经理们看到这个数据不会太高兴。

 笔者曾经对比过川普和拜登推特的活跃程度,2020年10月9日两人的10个推特数据如下。

 

(川普和拜登的推特活跃度比较。)

当时川普有8,719.7万粉丝,拜登1,083.9万,仅相当于川普的1/8。总体而言,川普粉丝的活跃度要高于拜登粉丝。川普大部分推特的评论和转发数据比拜登的有数量级差别,但是看点赞数据,大部分没有数量级差别。

这些数据综合起来指向一个推论:川普粉丝中有不少路人粉、黑粉,乃至僵尸和水军,真正地粉丝占比不大,也许数量跟拜登的差不多。

当然,这个问题无法进一步考证了,因为川普的账号已经没了。

 

谎言3万条

政客们说假话,这不奇怪。但是从来没有一位美国总统像川普这样,造谣张口就来,说谎话就像呼吸空气。[12]

根据《华盛顿邮报》事实核查小组的统计,从川普上任到离任,共发布虚假或者误导性言论(falseor misleading claims)30,573条。[13]川普的谎言平均每年7,500条,但是它们不是平均分布,而是半数集中在川普任期的最后一年,从2020年1月1日到卸任共14,708条。大选之前的2020年12月2日503条,是单日峰值。如果川普当天工作了18个小时,相当于每小时28条,每3分钟1条。果然出口成谎。

 

(《华盛顿邮报》:川普的谎言数量和变化趋势。)

做个对比,奥巴马从2009年上任到2017年离任的8年间,被politifact网站标注为“虚假”的言论共47条[14][15]

 川普的谎言非常具有个人特色。首先,它们涵盖的议题很广泛(就像他的推特),从内政到经济,从朝鲜到中国,从2009年的猪流感疫情到2017年川普就职典礼的参加人数。笔者提到过川普在推特上宣称与中国的贸易谈判取得重大进展,结果被中国外交部辟谣的事情。第二个特点叫“事无巨细”。《华邮》发现,在国家大事上,川普会说谎,在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川普也会说谎。

2020年,在美国“大事”和“小事”的一个结合点就是戴口罩。这本身是一件小事,但是关乎抗疫大局。

川普自己不戴口罩,而且鼓励支持者不戴口罩。为了达到目的,他造了不少谣言。2020年10月28日,川普在亚利桑那州举办竞选集会。他对支持者们说,加州强制人们戴口罩,吃饭也不准摘,所以人们不得不把食物穿过口罩送进嘴里。[16]总之戴口罩很蠢,很恶心,不卫生。

说这种谎有什么意义呢?西方人说统治者有3类:好的、坏的、滑稽的(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川普把21世纪的现代大国政治整活出了莎士比亚戏剧的感觉,不知道是喜剧还是悲剧。

 

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与“最强劲的”经济增长

川普称在他的任期内,美国经济增长最为强劲,重复了493次。

 经济问题有一个好,那就是有数据可查,容不得弄虚作假。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从2012年到2020年美国GDP增长率。)

如果不看遭遇疫情的2020年,在川普任期美国经济维持较快增速。2019年美国GDP规模21.4万亿美元。2020年美国GDP收缩3.5%[17],这是自1946年以来最严重的衰退[18]

川普在4年任期唯一实现的国内政治重大改革就是减税。川普常说,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带动了史上“最强劲的”经济增长。

川普的减税法案在2018年1月1日生效,2018年美国GDP增长率3%,是川普任期的最高值,可见减税对增长有拉动效应,但没有超过2015年的3.1%。所以川普所谓“史上最强劲”没有宣传的那么厉害。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从2012年到2020年美国GDP季度增长率。)

 这是从2016年4季度到2020年4季度美国每季度GDP增长率。[19]读者会发现一个问题,用这些数字算不出2020年增长率-3.5%这个值。这是因为这里的增长率不是同比或者环比增长率,而是基于环比增长率计算出来的“考虑季度因素的年化增长率”(seasonally adjusted annual rate)。这里的2020年4季度增长率4%的意思是,4季度的环比增长率大概0.99%。如果2020年4个季度都以这个速度增长,2020年的增长率应当是4%。

2017年4季度和2018年1季度,美国GDP增速一度接近4%。但是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美国GDP增速放缓,说明减税的拉动效应有限。

 

(马基特:美国制造业PMI。)

这是咨询公司马基特(IHS Markit)发布的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从2015年11月到2020年12月[20]。PMI指数如果高于50,说明制造业在扩张,数值越高说明扩张速度越快;如果低于50,说明在萎缩。

从2015年开始,美国制造PMI进入增长趋势。2018年4月,也就是减税生效4个月后,数值达到顶峰56.6,随后进入下降趋势。2019年5月,数值跌入50.5,美国制造业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

美国制造业PMI数值变化的趋势与每季度GDP增长率变化的趋势能够相互印证。在川普任期,美国经济在2018年1季度有较快增长,随后增速开始放缓。

2020年美国遭遇疫情引发了经济衰退。2021年1月28日,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发布最新数据,初步估计(advance estimate)2020年4季度增长率是4%, 2020年增长率-3.5%。从2017年到2019年,美国GDP相当于增长5.27%;从2017年到2020年,1.58%。2020年的疫情把川普任期的经济增长成果大部分抹去。

2017年1月20日川普上台时,道琼斯指数19,827.25点。2021年1月20日,31,188.38点。川普总是把股市高涨挂在嘴边,这是他最显著的政绩。但同样是在川普任期,由于疫情引发的恐慌和流动性枯竭,2020年2月和3月美股大幅下挫,10天4次熔断,3月23日跌至18591.93点,一度将川普任期的涨幅全部抹去。

 

债台高筑

(美国财政部:联邦政府财务状况。)

联邦政府每年公布财报,公开财务状况[21]。川普任期,联邦政府每年的收入从3.3万亿美元增长到3.6万亿美元。其中个人所得税贡献了大部分的收入,每年稳定地占8成。第二大贡献是企业所得税,但是规模只有个人所得税的约1/10。

这个数据为我们理解美国的政治制度提供了一个视角。既然个税为联邦政府贡献8成岁入,那美国的纳税人不再是抽象地指代纳税的个人和组织机构,而是和缴纳个人所得税的群体,也就是18岁以上有工作的人群有较大重合,也就是和选民群体有较大重合。这意味着美国就必须实行一人一票的民选体制,立法权由各州所派民选代表组成的国会掌握,国会决定税收和预算。因为如果不征求纳税人的同意,联邦政府将失去合法性。如果华府得罪了纳税人,导致大规模抗税,联邦政府将会因财政资源枯竭而崩溃。

注意在2018年,企业所得税收入有较大幅度下滑,这是川普减税的影响。但是个税收入依然保持增长。到了2019年,个人和企业所得税都有增长,企业所得税收入超过了减税实施前的水平。

 

(美国财政部:联邦政府赤字和国债总额,单位十亿美元。)

美国联邦政府的收入常年不足支出,赤字金额巨大[22]。在奥巴马时代,联邦财政赤字呈现下降趋势,但是到了川普任期,赤字呈现增长趋势。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美国国债总额迅速膨胀,在2019财年末尾超过22万亿美元,超过美国当年GDP的规模(21.4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出版局:2016年到2020年军费,单位十亿美元。)

美国政府开始扩大,在川普时代受益最大的当属国防部。川普强调“大国竞争”,突破了国防开支上限(defense cap),把美国的国防预算从5000亿美元级别增长到了7000亿美元级别。[23]

 

扩大的贫富差距

 

(美国商务部普查局:2012年到2019年基尼系数。)

美国的收入分配高度不平等,根据商务部普查局的数据,在川普任期,美国个人收入(personalincome)的基尼系数一直保持在0.5以上的高位。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基尼系数一段有缩小的趋势,不过从2016年从新开始上升,在2017年达到0.518的峰值。[24]

 

(美国商务部普查局:2012年到2019年家庭收入分布,按照人口5等分。)

美国商务部普查局将美国的家庭年收入按照人口5等分,底层20%的家庭平均年收入(以2019年美元价值计算)从2012年到2019年增加了3,000多美元,刚好超过1.5万美元。而上层的20%从20万美元增长到了超过25万美元。顶层的5%从35万美元增长到了45万美元。[25]

(美国商务部普查局:各等分收入占比。)

 从占比来看,底层3级共60%的人口,可以分享美国家庭年收入的约25%,上层40%的人口分享75%。这个局面在奥巴马时期是如此,在川普时期是如此,没有显著变化。从2017年到2019年,美国顶层5%的家庭分享的收入从22.3%增加到了23.0%,增长了0.7%。这说明在川普任期,美国的贫富差距形势在恶化,但是幅度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美国顶层5%的家庭分享到的收入占比22.3%,2018年是23.1%,增长了0.8%。这个变化幅度不算显著,但是2018年的23.1%是目前得到的数据中的最大值。而2018年是减税实施的第一年。媒体称,川普减税有利于富人,扩大了美国的贫富差距。这个论断可以由数据得到验证。

 

(美国商务部普查局:2012年到2019年各族裔家庭年收入中位数。)

 考察美国贫富差距的另一个角度是族裔。商务部普查局提供了以2019美元价值计算的历年各族裔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情况。[26]

综合各族裔来说,美国人的家庭年收入逐年增长,从2012年到2019年有超过20%的增长。分时间段来看,比较2013年到2015年时间段和2017年到2019时间段,即奥巴马第二任期前3年同川普任期前3年相比较,川普时期的增长率高于奥巴马时期的。

分族裔来看,美国非拉美裔白人的家庭收入中位数高于其他族裔,也高于考虑所有族裔的综合值。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仅相当于白人家庭的6成,拉美裔相当于白人的7成。白人家庭在美国的社会阶层中占较高地位。

 但是黑人和拉美裔家庭的收入增速高于白人的增速。从2012年到2019年,拉美裔的增长率最高,接近30%,其次是黑人,最低是白人。

分时间段来看,白人家庭和黑人、拉美裔家庭的表现完全不同。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前3年,白人家庭表现较差,黑人和拉美裔家庭表现较好。到了川普时代,白人家庭的收入增长率有了显著提高,而黑人家庭和拉美裔家庭的收入增速放缓,不如前一个时期。

查看黑人和拉美裔家庭年收入中位数占白人收入中位数的比例可以发现同样的趋势。在奥巴马时期,黑人和拉美裔的占比逐渐上涨,美国各族裔收入分配不平等的局面有所缓解。但是到了川普时期,占比有了略微下滑,不平等的局面有所恶化。

无怪乎红脖子要支持川普,白人至上主义者要支持川普。

 

 贸易战

在对外政策上,川普大统领动作不少,影响最大的当属发动对华贸易战,导致美中关系显著恶化。川普很喜欢提到中国,他宣称对中国的贸易战取得重大胜利,川普在不同的场合重复了248次。

至于为什么要发动贸易战,川普总是把两个理由挂在嘴边,第一是贸易逆差,第二是工作岗位外流。这两方面都有宏观数据可以考察。

 

(美国商务部普查局:美国和中国货物贸易情况,单位百万美元。)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总体上呈现扩大趋势。2018年是美国全面发动对华贸易战的第一年,美国贸易逆差达到4,189.5亿美元,创历史新高[27]。到了2019年,贸易逆差减少到3,452亿美元,甚至低于2017年的数额。仔细观察,在2019年,美国和中国贸易进出口两方面全面下滑,贸易赤字下降是因为美国自中国进口下滑更厉害。看来贸易战的确起了作用,如川普总统所愿,两国外贸商人都受到不小打击,中美贸易长期以来增长的势头被逆转。

上文的联邦政府收入中还包括关税,从2017年到2019年,联邦政府的关税收入从332亿美元增加到727亿美元,翻了一倍还多。这是川普提高关税税率最显著的作用。

 

(美国劳工部:2010年到2020年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单位千人,左下角的P代表preliminary,“初步计算值”。)

 美国劳工部会发布制造业就业人数[28]。美国制造业一直保持大概1,100万到1,200万人的就业规模,从奥巴马时代开始逐年增长,在川普时代持续增加。

 

(2010年到2020年制造业就业人数变化情况。)

先计算每年的均值,在计算增长率,可以发现2018年增长率最高,达到2%,超过其他年份的增长速度。制造业岗位增加,一方面是经济增长的结果,2018年是川普任期中美国经济增速最快的年份。第二方面也许有贸易战带来的岗位回流的因素。不过2019年的增速不算高,这说明贸易战的因素如果有也不大,而且不可持续。

2020年,美国撞上新冠疫情,在4月和5月,制造业就业人数跌回了10年前的样子。

2020年,由于疫情,美国的就业市场遭受重创。根据劳工部的数据,3月28日结束的一周新增申领失业救济686.7万人。失业人口总数在5月9日达到峰值,2491.2万人[29]。4月份失业率达到峰值14.7%[30]

 

川普的政治遗产

本文不少地方提到新冠疫情。截至美东时间1月20日,也就是川普离任的日子,美国新冠确诊病例24,393,936人,死亡404,731人。1月8日,确诊313,829人,创历史新高。12月30日,死亡3,862人,创新高,从此连创新高。1月20日,死亡4,440人,创历史新高。[31]

这是川普任期数字中最惊人的一个,也是川普留给拜登最大的一个“遗产”。

还有那些数字能够定义川普时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