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的共和党人”:川普选民的阶级分析

杜佳   2021-01-30 17:27  

1921年,意大利国会选举,墨索里尼的意大利国家法西斯党只拿下2个席位。1922年10月,墨索里尼集合党徒3万人,号“黑衫军”,“向罗马进军”,一举夺取政权。

一战过后,意大利经济崩溃,君主立宪制的政府无力解决问题,民众广泛不满,这给了墨索里尼这类极右翼野心家发挥的机会。

100年后,发生在美国国会的一幕,与法西斯“向罗马进军”何其相似。两次事件的经济和社会根源也有一定相似度。学界一般认为,川普支持者大多是全球化中的“失败者”,是美国社会的中下层。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无力解决他们的问题,于是他们造了建制派的反。

不少主流媒体也持这种观点,川普当选后,《纽约时报》发文将川普上台定性为“很大程度上被忽视的主要由蓝领白人和工薪阶层选民组成的联盟的决定性的权力展示”[1]。“沉默的大多数”造了精英阶层的反,这就是“川普狂热”。

这个观点有一定合理之处,但没有完全符合事实。有必要对川普支持者来一次阶层分析。

 

“富裕的共和党人”

 美国选举之后,会有“出口民调”(exit poll),这是民调机构守在投票站门口做的民调。选民完成投票,出来就做民调,因此出口民调的结果相对比较准确(如果选民没有蓄意误导民调机构的话)。

 

这是CNN整理的2020大选出口民调状况。[2]

 

 首先值得注意的特征是选民的经济状况。根据出口民调,年收入10万美元以下的民众多支持拜登,10万美元到20万美元区间多支持川普,20万以上的双方五五开。总的来说,较低收入阶层的多支持拜登,较高收入阶层多支持川普。

 

 考虑每个收入段选民的占比,可以得出川普支持者收入分布结构。如图,36%的川普支持者年收入不到5万美元,35%年收入超过5万但不到10万美元,剩下28%超过10万美元。

 年收入3万、5万、10万美元在美国算什么水平?

根据美国商务部普查局的数据,2019年美国“个人年收入”(personal income)平均数5.5万美元,中位数在3.66万美元。[3]这就是说,如果某个美国人的年收入有3.66万美元,他就打败了一半的同胞。

年收入3万美元,排名大约38.18%;5万美元是57.2%,收入超过近6成美国人;达到10万美元,进入最顶层的12.06%,属于精英阶层。

年收入不到3万美元的川普支持者占16%,他们可以说属于主流媒体和学界笔下的全球化中的“失败者”,不过他们只是川普支持者中的一小部分。

84%的川普支持者收入超过3万美元,63%的川普支持者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超过近6成的美国人。可以得出结论:大部分川普支持者在美国属于高收入人群。

 这与对于川粉的某些传统看法不符合。他们不是全球化的“受害者”么?那些每年至少挣10万美元,超过大多数选民了,这也算“受害者”么?

 根据出口民调,家庭经济状况好于4年前的多支持川普,坏于4年前或者原地踏步的多支持拜登。这一点看上去很好理解:川普政权的受益者,自然要支持川普。

 但是仔细一思考,发现不太对。这个调查发生在2020年年末,美国经历了新冠疫情和烈度不亚于2008年“大衰退”的经济衰退。截至10月,近10万中小企业倒闭[4],数以千万计的人口靠联邦政府的救济金度日。顶着疫情还能过得比4年前好的,究竟是什么人?

 早在2017年,《华盛顿邮报》试图反驳学届和媒体关于川普支持者的阶层分析:川普的支持者不是(至少大部分不是)所谓“全球化的失败者”,不是因为制造业外流而失业的工薪阶层,“他们就是富裕的共和党人”。[5]

当时的调查发现,川普的支持者中,1/3收入不到5万美元,1/3收入超过5万美元但不到10万美元,剩下1/3收入超过10万美元。在上次大选的2016年,美国人的个人收入平均数4.7万美元,中位数3.16万美元,[6]大部分川普支持者的确属于较富裕的阶层。2020年大选出口民调结果发现,川普选民的收入分布延续了这个趋势。

“富裕的共和党人”,他们是支持川普的第一大选民团体。

 

铁锈带的中高收入阶层

 

 

 

第二个值得注意的特征是两党支持者的地理分布。美国可以被分为东部、中西部、南部和西部4个部分。东、西部的选民多支持拜登,中西部和南部选民多支持川普。这一点与美国大选选举人团投票结果是一致的:支持民主党的蓝州分布在东、西海岸和延五大湖地带,而支持共和红州集中在中西部和南部。美国南部贡献了43%的川普选民,“南方人”可以说是川普选民除了“富裕的共和党人”之外的第二大特征。

从城乡区别来说,城镇和郊区选民多支持拜登,农村选民多支持川普。

 

 美国郊区选民占比51%,体量大于城镇选民和农村选民这两个群体。因此带入选民投票占比,可以发现川普的选民实际上多半来自郊区,然后是城镇,最后是农村。美国城市化程度高,但是城市人口有六成支持民主党,故这里贡献不了多少川普选民。农村人口近六成支持川普,但是农村人口总体偏少,也贡献不了多少选民。郊区人口占比重大,两党选民几乎五五开,川普在这里挖掘到最大的一个部分的选票。

美国的郊区(suburban area),是指大城市近郊地区,是中产阶级和富人的聚居区。川普选民多来自郊区这个特征与上文川普支持者多来自中、高收入人群可以相互印证。郊区居民收入较高,不必依赖社会福利,希望政府减税,他们支持共和党不足为怪。

将地区和收入两个特征结合起来,可以得到更多信息。

 

 美国4个地理区划,除了南部,都出现较低收入群体倾向民主党,较高收入群体倾向共和党的情况。这一点与全国的出口民调结果一致。只有在美国南部,收入不到3万美元的低收入群体大幅度倾向川普,而收入5万美元到10万美元的中高收入群体大幅度倾向拜登。

美国中西部,包括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等州,是美国的老工业区。因为工业外流,企业或搬迁、或倒闭,只留下破败的厂房,这里被称为“铁锈带”。

 

 考虑每个收入段选民的占比,可见中西部的川普选民中73%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他们是“富裕的共和党人”。

 

 只有27%川普选民年收入不到5万美元,9%年收入不到3万美元,他们就是蓝领工人阶层。产业工人原本是民主党的票仓。对2016年大选的研究认为,铁锈带失业工人等低收入人群大规模“叛变”,导致铁锈带各州全面翻红,将川普送入白宫。他们是去工业化的受害者,正是最明显的全球化“失败者”。然而到了2020年,出口民调数据指出中西部收入5万美元以下群体大幅度倾向民主党,而中高收入群体大幅度倾向川普。

 在宾夕法尼亚和密歇根,收入低于5万美元的人群大规模倾向民主党。看上去,宾州的钢铁工人和石油工人,密歇根州的汽车工人又“叛变”了回去。

 

 

美国南部的情况最特殊。低收入和高收入群体倾向共和党,最大的选民群体是年收入不到5万美元的人群,贡献了43%的川普选民。

“南方人”可以细化成“南方较低收入群体”。

 

南方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

 

 第三个值得关注的特征是选民的族裔,这个因素经常和教育因素一起讨论。

 总而言之,白人更多支持川普,少数族裔更多支持拜登。没有大学学历的人群较多支持川普,持有大学学历的人群较多支持拜登(美国媒体和统计机构所谓“持有大学学历”,college degree,如果没有特别说明,一般指持有4年制本科及以上学历,2年制副学士学位,associate degree不算数的)。

 

结合选民投票占比看,川普选民中,高达87%是白人(指非拉美裔白人)。

 

川普的选民中,没有取得4年制本科学历的占61%,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占39%。说明川普的支持者普遍学历较低。

不上大学大概两种原因:由于客观原因上不了,由于主观原因不想上。至于前者,大概又有两个因素:考不上,或者无法支付学费。川普支持者高中成绩普遍好或者不好,这一点外界无从考证。玛丽·川普揭露称川普靠找人高考替考(指SAT考试)才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也许有什么样的领袖,就有什么样的粉丝吧。 (玛丽·川普, 2020)

 盖洛普的长期跟踪民调发现,大学在美国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呈现下降趋势,而共和党的支持者更加不重视大学教育。[7]

2013年,有70%的被调查者认为大学教育“很重要”,到了2019年,跌至41%。分年龄来看,在2013年,18到29岁的人群有74%认为大学教育很重要。到了2019年,跌至51%。超过30岁的人群中始终有过半的比例认为大学教育很重要。分族裔来看,在2019年,65%的黑人认为大学很重要,而只有44%的白人认为大学很重要。

分党派来看,62%的民主党认为大学很重要,只有41%的共和党也这样认为。

总之,年轻人不重视大学,白人不重视大学,共和党人不重视大学。结合起来,如果某人是白人共和党支持者,年龄在18到29岁(这正好是大学生的年龄段),他有较大概率认为大学教育不那么重要。也许他的家庭条件尚可,他也会选择不上大学。

 

将教育和美国地里区划两个特征结合起来,可以得到更细致的画面。在全部4个地区,少数族裔无论学历高低都大幅度倾向民主党。在除了美国南部之外的地区,持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倾向民主党,学历较低的白人倾向共和党。只有在南方,白人群体无论教育水平高低都倾向共和党。

 

在美国南方,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是按教育划分最大的选民团体。他们贡献了最多的川普选民,占比47%。

 上文提到,在美国南方年收入5万美元以下的群体贡献了43%的川普选民。这个群体与南方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群体占川普选民的比例相似(47%),也许高度重合。川普的第二大选民团体,“南方较低收入群体”进一步细化成了南方收入较低的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

 

福音派教徒

第四个值得关注的特征是宗教信仰。

 

基督教新教的信徒,有60%支持川普,鉴于新教教徒在选民中占比最大,这个群体贡献了最多的川普选民。

福音派,又叫重生派,是美国最大的新教派别。他们思想保守,一直是共和党的票仓。有76%的白人福音派或重生派信徒支持川普。

根据盖洛普2020年最新的跟踪调查,美国人的宗教热情在长期呈现衰落趋势,认为宗教在生活中“非常重要”的美国人从1992年的58%跌至2020年的48%。[8]

根据皮尤的调查,在美国地理4个区划中,只有美国南方尚保留浓厚的宗教热情[9]。美国南方加上中西部的南部地区,被称为“圣经带”(Bible belt),是美国福音派分布最集中的地方。在2014年,有47%的新教徒、49%的福音派信徒分布在南方。[10]

 美国的福音派中76%是白人,有57%年收入不到5万美元,仅有21%持有大学学历,作为对比,佛教徒是48%、天主教徒是26%、无神论者是29%。福音派信徒总体上受教育程度较低,这个群体与上文提到的美国南方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群体高度重合,他们大比例是川普支持者。于是川普的南方选民再加上一个特征:福音派信仰。

 总而言之,川普的选民联盟中有两个特征显著的群体,其一是“富裕的共和党人”,其二是南方福音派较低收入低学历白人。

总体上讲,川普选民收入较高,年收入超过5万美元的占比63%,年收入超过10万美元的也有28%,那么“富裕的共和党人”压倒南方福音派较低收入低学历白人,是川普的头号选民团体。他们本身就是精英阶层,那么“川普狂热”的本质就不能说是“沉默的大多数”造精英阶层的反。难道美国的精英喜欢自己造自己的反?(陛下何意反邪?)

 从出口民调的其他特征中,可以得出川普选民更多的特征:思想保守、服过兵役。南方的川普选民绝大多数反对堕胎(79%)、没有加入工会、不认同气候变化是重要议题、不认为种族问题是重要议题。

 他们中甚至有不少人认为新冠疫情不是大问题,大部分认为戴口罩属于“个人选择”而非“公共卫生责任”。[11]无怪乎在大选期间,川普带着支持者举办大型集会,而且都不戴口罩。

 他们中的部分人成为阴谋论者和极端分子,乃至于1月6日在国会“造反”,其中的根源是教育、文化、历史、宗教多种因素长期共同作用的结果,而非由单一经济因素决定的。他们的愤怒与狂热缺乏正当性,更多的是矫情与作妖。美国南方保守主义白人群体中潜藏着各种暗流,也不是靠经济发展就能消解的。这股暗流在今日的具象化就是“川普狂热”和“川普主义”,它不会随着川普下台而消失,在今后还会有新的表现。

 脱口秀主持人赛金花(Seth Meyers)说拜登入主白宫后第一件事情应该是“驱鬼”。诚然,美国需要来一场彻底的拔除妖魔仪式。这是华府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

 

参考文献

玛丽·川普. (2020). 永不满足:我的家族如何制造出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M]. 西蒙与舒斯特公司.

 

 



[1]https://www.nytimes.com/2016/11/09/us/politics/hillary-clinton-donald-trump-president.html?_r=0

[2]https://www.cnn.com/election/2020/exit-polls/president/national-results

[3] https://www.census.gov/data/tables/time-series/demo/income-poverty/cps-pinc/pinc-02.html#par_textimage_10

[4] https://fortune.com/2020/09/28/covid-buisnesses-shut-down-closed/

[5]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monkey-cage/wp/2017/06/05/its-time-to-bust-the-myth-most-trump-voters-were-not-working-class/

[6] https://www.census.gov/data/tables/time-series/demo/income-poverty/cps-pinc/pinc-02.2016.html

[7] https://www.gallup.com/education/272228/half-consider-college-education-important.aspx

[8] https://news.gallup.com/poll/1690/religion.aspx

[9] https://www.pewforum.org/2015/05/12/americas-changing-religious-landscape/

[10] https://www.pewforum.org/2015/05/12/chapter-3-demographic-profiles-of-religious-groups/

[11] https://edition.cnn.com/election/2020/exit-polls/president/national-results/3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