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赢了总统大选,却输了参议院改选?

杜佳   2021-01-30 17:15  

对于美国政治,有这样一句话:金钱等于影响力。要评价这句话,或许需要使用英国女王陛下政府公务员汉弗莱爵士的名句:是的,但也不是(Yes, and no)。

2020年是大选年,金主们很慷慨,民主党的金主们特别慷慨。民主党的候选人拿到了远超共和党对手的资金。截至10月中旬,民主党一方花掉了创纪录的69亿美元,共和党38亿美元。[1]如果金钱能说话,民主党要掀起蓝潮,就会势不可挡。

(《华盛顿邮报》:参议院选举,民主党在某些州募资能力特别强。)

 2020年,国会众议院435个席位全部改选,参议院35个席位改选(即1/3的席位)。特别是参议院选举,民主党在某些州募资能力特别强。注意亚拉巴马州,民主党阵营募集的资金比共和党的多了一个数量级。再注意肯塔基州,2020年改选的席位属于麦康奈尔,他是共和党顶级政客,政坛老将,现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向麦康奈尔发起挑战,募集到的资金比共和党还多大概30%。大概民主党认为,只要钱到位了,领袖也能被拉下马。

 然而选举的结果却差强人意,笔者已经提及在众议院,民主党丢了12个席位(净损失9个),差一点丢掉多数席位。在参议院,以上表格中的几个州,民主党候选人全军覆没,现在的结果距离50席的“魔法数字”还差2个。原本被给予厚望的缅因州、北卡罗来纳州的参议院席位被共和党守下。

 2020年没有蓝潮。

 《华盛顿邮报》的评论员只能感叹:“在2020年,金钱买不到爱。”[2]

 

缅因州:一败涂地

 

(来自公开秘密[3]

监督选举的美国非政府组织“公开秘密”(OpenSecret根据候选人在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上公布的起劲情况,整理并发布了有关数据。

2020年,美国国会参议院缅因州1个席位改选,共和党一方的候选人是在职议员苏珊·科林斯(Susan Collins)。熟悉美国政坛的对这位女士并不陌生。她首次当选参议员是在1996年,算上2020年,连任5届,掌握席位整整24年,是当之无愧的是政坛老将。

参议院100个席位每2年改选1/3,具体到某个席位,每6年改选一次。科林斯的席位每逢改选,民主党都派人参战,可每次都败北。在2008年,共和党因为总统小布什陷入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泥潭和经济大衰退而人气大减,民主党推出政治明星奥巴马,一举拿下白宫和参众两院多数席位。即使在这样的一年,苏珊·科林斯依然坐稳席位,并且以20%的超高优势获胜。

2020年,民主党推出萨拉·吉迪恩(Sara Gideon)。2020年与2008年有不少相似之处:川普总统行事风格乖张,消极对抗疫情,让共和党丢失不少支持率。2020年5月,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引发了声势浩大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运动,这一切都在刺激更多的人参与政治。

民众对政治参与度的一个指标是政治资金。正常的逻辑认为,如果某位候选人筹集更多的资金,那么这就意味着他得到更多人(或企业、组织)的支持,赢面自然更大。

根据“公开秘密”整理的数据,苏珊·科林斯在2020年大选期间筹集资金约2984万美元,民主党的吉迪恩则高达约7450万美元,约是科林斯的2.5倍。民主党大喜过望,认为这是吉迪恩很受欢迎的标志,选举势头强劲。

这个判断也不能说错。如果只是高出10%,你可以说两者相差不多;如果高了50%,这个差别已经很显著了;吉迪恩的资金超过科林斯150%,任何政治分析人士都会认为吉迪恩已经一只脚踏入胜利的门槛。

民调也对民主党有利。根据《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大学(Siena College)9月11日到16日的联合民调,吉迪恩的支持率49%,科林斯44%,吉迪恩的优势有5个点。根据埃莫森大学(Emerson College)在大选前一周(10月29日到31日)的民调,吉迪恩的优势有2个点。[4]

资金优势与民调优势能“相互印证”,不仅如此,其他的数据也能相互印证。缅因州有2个众议院席位需要选举,民主党的候选人全面领先;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在缅因州民调领先。民主党似乎全面领先。这一切都很符合逻辑,行家也看不出任何不对:缅因州位于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本来就是民主党重镇,这里出了一个共和党参议员才是咄咄怪事,在2020年将得到修正。

缅因州的计票早就结束,苏珊·科林斯得到51%的选票,以8.6个百分点的巨大优势轻松连任。蓝潮没有兑现,民众不买账,即使2.5倍的资金也无济于事。

 

“创历史记录”的资金和数据科学分析

2020年美国国会参议院缅因州议席选举,两党候选人吸收的资金创了本州历史纪录。

 

(来自公开秘密)

上图数据来自“公开秘密”。我们甚至不用看具体金额,因为2020年的金额比以往高出1个数量级。2002年到2014年的3次选举,两党候选人筹集的资金是百万美元级别,2020年是千万美元级别。如果把前3次选举两党候选人募集的所有资金加总,大约有3076万美元,刚好超过2020年科林斯募集的资金额度,不到两党候选人募资总数1.04亿美元的1/3。

或者说,把2002年到2014年两党候选人所募集的资金求和,再加上苏珊·科林斯2020年募集的资金,大约有6000万美元,距离吉迪恩的7449.5万美元尚且还有大约25%的差距。

大小媒体都在高呼“创历史记录”的资金流入缅因,特别是对民主党候选人吉迪恩的募资额度感到惊叹。无怪乎分析师们会得出民主党优势很大的判断。

数据科学的基础是概率论和统计学。在大选之前,英国《经济学人》为了研究美国参议院选举形势,建立了数据模型,依靠计算机来运行,试图揭开民意的迷雾,尽量接近真相。

《经济学人》的模型以民调数据为基础,同时考虑4个“基础变量”(fundamentals):本州投票历史、候选人是否在职、候选人的从政经验,以及候选人募集的资金。在不同的州,这4个基础变量有不同的权重,与民调数据一起使用,可以得到某个候选人当选的概率。

具体到缅因州,苏珊·科林斯对萨拉·吉迪恩。《经济学人》发现,民主党的吉迪恩在投票历史、是否在职和从政经验这3个方面大幅度落后,唯独在募集资金方面不但超越科林斯,而且表现优异,优势很大。综合在一起考虑,《经济学人》在10月初认为吉迪恩当选的概率52%,科林斯连任的概率48%,吉迪恩优势明显,赢面很大。[5]

为了优化模型,《经济学人》从7月初开始夜以继日地用使用计算机演算了“亿万遍”(zillions of time,当然这是个修辞,而且包括全部35个待竞选的参议院席位),以确保结果的科学性。

你看,数据科学、民调与募集资金三方可以相互印证,吉迪恩有什么理由输呢?事实上她就是输了,而且还是8.6个百分点的惨败。

 

两党金主都有谁

 

(来自公开秘密[6]

“公开秘密”整理了缅因州两人的主要大额捐款方。

科林斯的捐款方,除了政治行动委员会(PAC),主要是律所、金融机构和传统行业的企业。吉迪恩的捐款方主要是大学和科技产业的企业。我们耳熟能详的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亚马逊、苹果、脸书、IBM都在上面。

这份捐款人清单非常符合人们对两党支持者的“刻板印象”:传统行业支持共和党,新兴产业支持民主党。如果选举发生在加州,或者其他某个西海岸州,吉迪恩差不多稳赢了。但这是在美国东北角,也许科技企业的支持不如大银行和投行的支持好使。

雷声科技公司是美国的主要军工企业,在纽交所上市,是道琼斯指数的成分股。美军的“战斧式”巡航导弹、“麻雀”空空导弹、“爱国者”地空导弹、“铺路爪”早期预警雷达等知名主战装备是雷声的产品。

雷声公司以及旗下公司在缅因州有大型制造工厂,维持数千人的就业。[7][8]军工企业拿国防订单,需要议员在国会争取。同时企业贡献就业,保证议员的选票。雷声公司与科林斯参议员一定结成了某种“同盟”关系,双方相互支持。这种同盟关系已经运行了24年。

值得一提的是,迪士尼支持吉迪恩,捐款约11万美元。笔者提到过,迪士尼捐赠2100多万给支持川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这迪士尼总统候选人支持共和党的,缅因州的参议员支持民主党的,这属于什么操作?看来迪士尼也是split-ticket voter(指在同一次选举中给不同党派候选人投票的选民)。

这么多钱多花到什么地方了?双方在联邦选举委员会上披露了直到10月14日的详细账目。截至这一天,科林斯支出2237万美元[9],即所募集资金花费大半;吉迪恩开支2869.7万美元[10],占总开支的一半。那么在剩下的半个月,在大选最激烈的时间段,科林斯几乎无钱可花,吉迪恩还可以花掉如此规模的资金,看上去的确胜算很大。

根据账目,双方都把大批资金投入媒体宣传和咨询顾问(“宣发成本”)。科林斯花费了1337万美元,吉迪恩花费了1402万美元。截至10月14日,民主党一方花费略多,不过没有数量级差别,双方算是旗鼓相当。

宣发的重点之一是网络宣传,双方都投入不少资金。科林斯在谷歌和脸书上共投入228万美元,吉迪恩717.5万美元。[11]

双方还雇佣私营媒体公司。共和党一方花钱最多的是Mentzer媒体服务公司(Mentzer Media Services),民主党一方是Bully Pulpit互动公司(Bully Pulpit Interactive)和草根媒体公司(Grassroots Media)。前者在缅因州,后两者分别在宾州和华府。它们负责具体的宣发事务。根据账目,媒体公司向双方竞选阵营提供服务,一个订单就是数十万美元,可谓利润丰厚。

只有一个问题:这些服务没有帮吉迪恩取得胜利。

 

金钱买不到影响力?

与缅因州情况类似的还有亚利桑那州、科罗拉多州、北卡州和南卡州。《经济学人》报道称,根据他们的数据模型,民主党有较大机会拿下这4个席位,成为参议院多数党的概率高达71%。

民主党如媒体预测拿下了亚利桑那州和科罗拉多州的参议员选举,但是在北卡州和南卡州遭遇惨败。

 

(公开秘密:北卡州参议员竞选资金情况[12]

北卡州的故事跟缅因州差不多:民主党一方筹集了远超共和党方的资金,却遭遇失败。

 

(公开秘密:南卡州参议员竞选资金情况[13]

南卡州的故事跟缅因州略有不同:两党筹资能力差不多,但是与2014年的选举相比有数量级的差别。

事实上,南卡州参议员竞选筹资金额创了全美各州历史记录[14],已经达到总统竞选的数量级。民主党一方的贾梅·哈里森(Jaime Harrison)拿着1.3亿美元对阵现任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川普在参议院的铁杆“效忠分子”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却以10.3个百分比惨败。

 

(公开秘密)

给民主党候选人们大额捐钱的金主大抵是同一批人。根据“公开秘密”的披露,首先发现各大学,其次是美国西海岸的科技公司,还有迪士尼。它们出手阔绰,一出手至少数万美金。

劳伦斯神父对罗密欧说“这场残暴的欢愉将以残暴收场”,告诫他做事情要小心谨慎。罗密欧没有听从劝告,最终同爱人一起命丧黄泉。民主党金主们以亿万美金掀起的残暴的欢愉,也迎来了残暴的结尾。

《华邮》的评论员呼吁大家反思,政党组织应当遵守“预算纪律”。至于“捐款人们”,“也应当反思”。

民众终究还是不好糊弄的,不是你花更多的钱竞选,在社交媒体上打更多广告,就会跟你走。桑德斯参议员早就说过,没有人“有权利买下选举”。

这时候最开心的,就是那些赚了钱的媒体公司了吧。



[1]https://www.cnbc.com/2020/10/28/2020-election-spending-to-hit-nearly-14-billion-a-record.html

[2]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one-of-2020s-biggest-losers-was-the-amount-of-money-wasted-in-the-election/2020/11/23/b0c8a034-2da6-11eb-bae0-50bb17126614_story.html

[3]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summary?cycle=2020&id=MES2&spec=N

[4]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polls/senate/maine/

[5]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4eqjQpREFc&t=305s

[6]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contributors?cycle=2020&id=MES2&spec=N

[7]https://www.pressherald.com/2020/09/16/raytheon-doubles-job-cuts-to-15000-citing-airline-downturn/

[8]https://news.google.com/newspapers?nid=1928&dat=19600209&id=W8EgAAAAIBAJ&sjid=TmoFAAAAIBAJ&pg=5043,3358116

[9]https://www.fec.gov/data/candidate/S6ME00159/?cycle=2020&election_full=false

[10]https://www.fec.gov/data/disbursements/?data_type=processed&committee_id=C00709899&two_year_transaction_period=2020&min_date=06%2F25%2F2019&max_date=11%2F23%2F2020

[11]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online-ad-spending

[12]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summary?cycle=2020&id=NCS1&spec=N

[13]https://www.opensecrets.org/races/summary?cycle=2014&id=SCS2&spec=N

[14]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usa-election-senate-fundraising-idUSKBN27N0HF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