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党“金主”:美国大选背后的资金来源与结构

杜佳   2021-01-30 17:12  

2020年的美国大选已经结束,两党竞选阵营向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了竞选资金情况。

在美国,选举资金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是竞选阵营募集和花费的资金,第二是外围组织为支持党派和候选人花费的资金。美国大选资金几乎每次都能创纪录,这次没有让人失望。

这一轮大选,共和党的川普和民主党的拜登共募集捐款超过18亿美元,外围组织资金超过9亿美元,都创历史记录。

 

很有精神的小额捐款

(公开秘密)

美国公开秘密网站(opensecrets.org)根据双方竞选阵营在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披露,整理了两党竞选阵营的募资情况。[1]

2016年,川普和希拉里阵营共募资约9亿美元。2020年,两党阵营共募资18.3亿美元,增长高达103.14%,也就是比翻倍还多一点。

 两党的募资规模都有了较大增长,民主党募资更多,共和党增长幅度较大。2020年,民主党的拜登阵营募资10.58亿美元,增长率86.41%;川普阵营7.74亿美元,增长率131.55%。

10月20日,两党阵营披露资金状况。进入10月,拜登阵营还有竞选资金1.8亿美元,川普阵营有6300万美元。拜登阵营的资金更加宽裕。[2]如今拜登已经胜选,可见资金优势很重要。

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规定[3],在2019年到2020年大选期间,个人对候选人阵营捐款限额2800美元。小于200美元的捐款被称为“小额捐款”(Small Individual Contributions ),一般被认为来自“人民群众”;超过200美元的“大额捐款”(Large Contributions)被认为来自相对富裕的阶层。

小额捐款的多寡,被媒体视为人民群众对候选人支持度的度量。2020年大选,两党候选人都接受了更多的小额捐款,总额7.85亿美元,占比42.81%。可见两党的平民支持者都“很有精神”。本次大选的投票率创了近年新高,两党选民都表现出来高度热情,这一点可以和大规模的小额捐款可以相互印证。

民主党的小额捐款约4.07亿美元,比共和党的3.78亿美元要多整整大约3000万美元,有7.5%的优势。这说明民主党一方的选民热情更大,人数更多。从目前的选举接来看,全美投给拜登的选民比投给特朗普的要多700万人,占比约4.5%,可以和民主党一方更大的小额捐款规模相互印证。

但是在2016年,希拉里阵营的小额捐款比川普阵营高2000万美元,民调也显示希拉里领先,落败的可是希拉里啊?

本质上也不矛盾。笔者反复提到过,2016年大选,希拉里赢得了普选票,比川普多约300万票,的确是支持希拉里的选民数量更多,那么他们捐助的小额捐款规模也理应更大,两者能够相互印证。

从占比来,在2020年,拜登收到的小额捐款占比38.4%,川普的占48.8%。这说明民主党虽然吸纳了更多的小额捐款,但是相对来说更加依靠富裕阶层的支持。

2020年,美国国情最大的基本面是疫情。现在美国迎来第三波爆发。大选之前的10月30日,美国新增病例98,270,一天的新增病例就超过中国的确诊病例总数(截至11月2日是91,452)。[4]截至11月2日共23万人死亡。

不受控制的疫情给2020年的大选蒙上一股诡异的气息。从川普阵营收到的小额捐款来看,它还是得到不少选民支持。他们到底在支持什么呢?难道相当部分美国民众不在乎疫情,或者希望疫情恶化,更多同胞去世?

总之,从高涨的捐款额度,以及大幅增长的小额捐款额度来看,双方的选民都很有热情。媒体称,2020年的大选是美国人民对“川普路线”的一次全民公投,《经济学人》[5]将之上升到影响美国未来国运的命运之战。选举如此重要,双方的支持者都不敢有丝毫怠慢。

 

华尔街:加大投注民主党

 9月中旬,笔者总结了美国金融部门在本轮大选中的捐助情况。如今大选结束,金融部门捐助的总体局面已经清晰。


 

(公开秘密)[6]

从9月中旬到11月2日的一个半月时间,并没有改变金融部门在今年更加倾向民主党的局面。

美国金融领域14个部门在2020年大选期间共捐款6.98亿美元,较2016年的金额增长15%,占了两党候选人接受捐款总额的45%。可见金融领域的支持对大选资金规模有显著影响。

 两党分开来看,相对于2016年的金额,金融部门在2020年给民主党的捐款额增加了49%,给共和党的减少了14%,逆转了在2016年给共和党捐款更多的局面。可见华尔街在2020年显著支持民主党。他们的支持是拜登胜选的重要因素。

从细分行业看,除了商业银行、保险、发薪日贷款商和存贷款行业,其他10个行业更加倾向民主党。

 

 (公开秘密)[7]

美国的前五大投行分别是高盛、摩根史坦利、摩根大通银行、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美国允许混业经营,这些银行同时也从事商业银行业务)。根据公开秘密整理的情况,它们在2016年和2020年都更倾向于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

不过在经过比较后,可以发现5大投行在2020年对拜登捐助的金额与2016年对希拉里捐助的金额几乎相当,仅有幅度很小的增长。但是它们在2020年对川普捐助的金额几乎等于2016年金额的3倍。说明4年过去了,投行对川普的印象有所改善

 

 (公开秘密)[8]

 如果把捐助对象放宽到所有联邦选举候选人(包括参议员和众议员),就是另外一番图景。5大投行在2016年明显倾向于共和党,在2020年明显倾向于民主党。在2020年,它们对民主党候选人的捐助有可观的增长,对共和党的捐助却在下降。也许在大型金融机构内部,来了一股猛烈的“蓝潮”。

要解释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民主党的政策对金融行业并不友好,特别是税收政策。

拜登在竞选纲领中明确提出要撤回部分川普减税政策。9月中旬之后,有2次总统候选人辩论和1次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在这3次辩论中,共和党一方反复使拿“增税”来攻击民主党。拜登和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在回应中,反复对全美观众确认,民主党确实打算增加企业税和高收入者的个人所得税,金融行业和从业人员将首当其冲。出于某种原因,这并没有阻止他们捐款给民主党阵营。

也许对于金融行业和它的从业人员来说,有比税收更重要的事情。《政治家》报道称,川普的减税虽然对金融行业是利好,但是他乖张的行事风格带来过多的不确定性,这是重大利空因素。市场对确定性的需要,让华尔街加注拜登和民主党。

“企业和投资者渴求稳定的预期,那就是华尔街如何解读可能的拜登胜利。”[9]

 

不受限制的外部资金

除了捐助给竞选阵营外,个人和企业还可以捐助给“外部组织”(outside groups)来资助选举。美国外部组织的主要形式是“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规定,Super PAC吸收捐款没有数额限制[10]。这为资本介入选举大开方便之门。

 在2020年总统大选期间,民主党的拜登阵营共接收外部资金5.8亿美元,共和党的川普阵营3.2亿美元。

支持民主党外部组织中,贡献最大的是Super PAC“美国优先事项行动”(Priorities USA Action),共募资1.25亿美元。[11]支持拜登并募资超过1000万美元的Super PAC列表如下。

 

 (公开秘密)[12]

 

(公开秘密)

给Super PAC捐款的,都是组织机构。一般来讲,给两党捐助的组织会有不同。在给民主党Super PAC捐助的组织里面,首先可以找到各大工会,如美国教师工会(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给“美国优先事项”捐款500万美元。

里面最显眼的,是纽约市前市长、亿万富翁麦克·彭博经营的彭博集团。在这张表里,它给4个不同的Super PAC捐款,共1.1亿美元。财大气粗的彭博是拜登当选头号功臣。

彭博社的主营业务是媒体,号称“全球商业、金融信息和新闻资讯提供商”,在中国也有业务。他多次在媒体上公开反对对华贸易战,那么他投入巨资反对川普是可以预期的。

熟悉美国金融市场的读者,会在这张表格里面发现不少熟悉的名字,比如对冲基金巨头桥水·达里奥的桥水基金、文艺复兴技术公司、贝恩资本等。

这张表里的科技企业也不少。网飞、脸书、苹果、微软、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这类新兴科技企业。甚至还有马云的阿里巴巴,给支持拜登的Super PAC捐款100万美元。

人们一般认为,美国的科技企业会倾向于民主党。可是民主党并没有给科技企业多少“优待”。7月29日,民主党占主导的众议院召开以反垄断为主体的听证会,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的总裁或者首席执行官参加。

民主党议员指控科技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剽窃、滥用市场权力,提出动用反垄断法,把巨头们拆分。“美国的民主体制总是在和垄断权力开战。”这应该是科技企业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共和党议员指控科技公司涉嫌打压保守派言论,相比于垄断,问题小得多。可是脸书、苹果和谷歌的母公司依然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的选举。

 

川普的金主们

支持川普的Super PAC就要单薄得多,捐助金额较大者列表如下。

 

 (公开秘密)[13]

(公开秘密)

在给这些Super PAC捐助的机构中,找不到一家工会。可见有组织的工会依然站在民主党的一方。

给它们捐助金额较大的企业中,也有一些被国人熟悉的名字,如迪士尼。

迪士尼主营文化产业,在全球都有业务,在中国有主题公园,理应支持全球化,支持美中友好。然而它却支持发动对华贸易战的川普。迪士尼的电影基调偏“左”,顺应“政治正确”。可是我们迪士尼花了2100多万美元支持川普的选举,支持这位反对政治正确的候选人。

黑石集团给川普方的美国优先行动(America First Action)捐助600万美元。这家公司的老板是金融界巨头苏世民。说起来,苏世民跟中国的关系不浅,在清华大学有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苏世民书院。然而他却义无反顾的支持与中国作对的川普。

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的老板是谢尔登·阿德尔森,他在澳门有金沙中国公司。不过与中国的业务往来也没有阻止他支持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川普。

 我们也许可以得出结论:资本巨头的实际业务与他们的政治倾向之间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

 看到这里,读者一定想问一个问题:被笔者关注多次的美国产业界巨头同时也是很能影响美国政治的科赫集团去哪了?

科赫集团的头号Super PAC,美国繁荣行动(Americans for Prosperity Action)在2020年大选期间共募资5528.9万美元,已经花费了约3456.4万美元。[14]

 熟悉科赫集团政治倾向的都知道,科赫兄弟(注:两兄弟中的大卫已经去世)一直都支持共和党,却反对川普,特别反对川普的反全球化政策。因此在2020年大选期间,他们要做出选择并不容易。根据公开秘密整理的资料,美国繁荣行动即没有支持川普,也没有支持拜登。

 熟悉科赫集团的还知道,比起总统选举,科赫集团更倾向于资助议员的选举。这样即使本党派的总统候选人落败,还能有不少议员被送入国会。在2020年大选期间,美国繁荣行动共支持了37名共和党参议员和众议员的竞选活动,甚至还支持了2位民主党议员的竞选活动。[15]

 从结果来看,科赫的这笔政治投资起了作用。共和党在国会议员的选举中取得一些进展,基本上保住了参议院多数席位,而且在众议院有所扩张(但是没有得到多数席位)。

 在美国,金钱有用,但并非万能。科赫集团在全球都有生意,在中国有业务,倾向全球化,赞成比较友好的美中关系。被称为“科赫家臣”的蓬佩奥,在当上国务卿后果断选择“背叛”,坚定地走上了川普反全球化的“邪路”,成为执行川普政府反华路线的急先锋。面对这种局面,科赫集团并没有太好的办法。他们可以用金钱为政客铺路,但是却不能随意操控他们。

 美国政治中玩家众多,关系复杂。人民群众掌握绝大部分的选票,用小额捐款资助自己支持的候选人。巨头们财大气粗,大企业通过Super PAC,一出手就是千万美金。政客们被选民和金主送上职位,但是“背叛”的也不少。这些力量博弈的表现,正是我们看到的热热闹闹的选举政治。



[1] https://www.opensecrets.org/pres16

[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bidens-campaign-committee-entered-october-with-nearly-triple-the-cash-haul-of-trumps-campaign-new-filings-show/2020/10/20/7e266640-1328-11eb-ba42-ec6a580836ed_story.html

[3] https://www.fec.gov/help-candidates-and-committees/candidate-taking-receipts/contribution-limits/

[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20/national/coronavirus-us-cases-deaths/

[5]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0/10/29/why-it-has-to-be-biden

[6] https://www.opensecrets.org/industries/totals.php?ind=F2500

[7] https://www.opensecrets.org/search?q=Citigroup&type=orgs

[8] https://www.opensecrets.org/search?q=Citigroup&type=orgs

[9]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10/27/wall-street-biden-blue-wave-432710

[10] https://www.fec.gov/help-candidates-and-committees/filing-pac-reports/registering-super-pac/

[11] https://www.opensecrets.org/2020-presidential-race/joe-biden/candidate?id=N00001669

[12] https://www.opensecrets.org/2020-presidential-race/joe-biden/candidate?id=N00001669

[13] https://www.opensecrets.org/2020-presidential-race/donald-trump/candidate?id=N00023864

[14] https://www.fec.gov/data/committee/C00687103/

[15] https://www.opensecrets.org/outsidespending/recips.php?cmte=C00687103&cycle=2020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