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未遂政变:这场风波迟早要来

杜佳   2021-01-30 17:03  

川普的第一任国家安全顾问、退役美国陆军中将麦克·弗林(Michael Flynn)被司法部起诉妨碍司法,后来认罪,最近被川普赦免。弗林将军可不打算消停。12月2日,他在推特上转发了一个请愿,呼吁川普调动军队,宣布戒严,然后重新大选,延续任期[1]

在任何国家,这都属于军事政变,弗林在教唆川普发动政变。这个想法受到一些川普效忠分子的欢迎,比如退役空军上尉斯科特·欧格拉底(Scott O’Grady)。此公军衔虽然不高,但是川普提名他担任分管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

美国的政治体制一向比较稳定,历史上只发生过一次成功的军事政变。2020年川普败选之后想要赖着不走,效忠分子们又在煽风点火,一时间“军事政变”成为媒体热门词汇。笔者曾经多次指出,川普不满足于担任民选官员,他要当美国全斗焕,大梦的可能性有几分?

 

威明顿政变:“白人党”的统治

19世纪后期美国的政治地图和当代的大有不同。当年的民主党拥护奴隶制和种族歧视政策,自称“白人党”。

 南北战争期间,联邦政府镇压了分裂势力,却没有彻底清算南方邦联遗毒。北卡罗来纳州在内战时加入了南方邦联。内战结束后不久,民主党夺回北卡州的立法机构多数席位和州长职位。

为了对抗民主党,持进步主义立场的共和党和人民党(the People’s Party,代表穷白人和黑人,突出阶级属性)组成“融合党”(the Fusionist),在1894年和1896年两次选举中赢得两个联邦参议员席位、州议会多数席位和州长职位。[2]

民主党对这个局面非常不满,他们以白人至上主义为核心开展政治活动(即所谓white supremacy campaign),希望在1898年的选举中夺回北卡大权。

威明顿(Wilmington)是北卡州最大城市,过半人口是黑人,选出了“融和党”市政府,有黑人担任公职。[3]白人至上主义者对“黑人统治”极其不满,威明顿成为北卡州种族矛盾的交汇点。

白人至上分子纠集队伍,阴谋造反。前南方军将领阿尔弗雷德·瓦德尔(Alfred Waddell)是他们的头领。

1898年11月8日是选举日。民主党出动党派武装组织“红衫军”(Red Shirts)封锁街道,武装阻止黑人和白人共和党选民投票,靠这种方法“赢得”州立法机构的多数席位和各县县长职位,夺回了对北卡州的控制权。

威明顿市长的选举原本安排在次年3月,但是白人至上主义分子表示等不了了。11月9日,瓦德尔向支持者宣读所谓“白人独立宣言”,要废除黑人的政治权利,推翻市政府,“确保白人至上的地位”。红衫军被召集,当地黑人被告知有24个小时的时间离开城市。

黑人表示拒绝。11月10日清晨,瓦德尔集结了500人,后来扩充到2000人,先攻破武库,后逼迫市长、市议员和警察局长辞职,夺得市政机构,自立为市长。大约有300名黑人被杀害,当地共和党执行委员会的丹尼尔·怀特(Daniel Wright)被乱枪打死。[4]2100名黑人不得不放弃财产,逃离家园。没有一个白人死亡。

最离谱的地方在于,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竟然没有任何作为,眼睁睁看着瓦德尔发动政变(当年的州长是个共和党人)。1899年3月,市长选举,瓦德尔正式“当选”,他的统治延续到了1905年。

 

《2012年美国军事政变的起源》[5]

进入20世纪后,美国国内政局相对稳定,逐渐形成两党轮流执政的局面。

不过这不妨碍人们研究军事政变这个问题。1992年,在美国战争学院就读的空军中校查尔斯·顿雷普(Charles Dunlap)写作《2012年美国军事政变的起源》 (查尔斯·顿雷普, 2011),投稿参联会议主办的战略征文大赛并获奖。通过一次虚构的2012年军事政变,顿雷普试图探究美国发生军事政变的可能性。

故事从冷战时期开始。美国各种社会问题开始恶化:犯罪率上升、基础设施缺乏维护、贫富差距过大,民选政府无法应对。“人们对民主制度感到恼怒,我们因为民选政府在处理国家难题时明显的无能而感到幻灭。”

越来越多的人们不相信政府。与之相对的是,军队的威望在提升。1991年海湾战争胜利后,美国人对军队的高效印象深刻。既然政府无法解决问题,那为何不让军队介入?

在美国,军队介入国内事务是大忌。1972年,最高法院通过Laird诉Tatum案申明美国对“军队介入国内事务在传统上强烈抵制”。不过在作者的笔下,1990年代的美国人管不了这么多了。

禁毒署无法有效抓捕毒贩,于是军队来帮忙。禁毒行动被提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国民警卫队被部署到美墨边境,空军和海军在加勒比海巡逻。

 美国贫富差距过大,穷人没有医保。于是为退伍军人准备的医院开始收治没有医保的穷人。各地的医院经费不足、人手紧张,于是军医被部署到地方,军营被改造成戒毒中心。

 美国中下阶层的后代无法接受良好的公共教育,特别是理科教育,但是军队不缺乏理工科人才。于是军人被派驻到各地的学校任教。

 就这样,军队开始接管美国社会的各方面,把环保、城建也抓了起来。一旦一个问题被宣布成为“国家安全”议题,就会被军队接手。

 在地方,军队形成平行于政府的治理机构。美国的民选政府遇事走流程,讲究合法性,军人们认为这就是拖沓,只会带来低效,必须整改。军事机构于是开始绕开并最终取代各地民选治理机构,军人们认为他们可以更加有效地解决问题。

 2005年,国会设立“军队全权代表”(Military Plenipotentiary),统合各军种的指挥体系。2007年,联邦政府成立“联合军”(Unified Armed Forces),将传统的陆、海、空、陆战队4大军种合众为一。在以往,各军种各自有军部,军部受国防部长辖制,国防部长又服从总统的领导,美国总统是三军总司令。各军部部长只能领导各自的军种,不能指挥其他军种。但是有了联合军,军队全权代表在实际上成了全军的总司令,僭越了本属于总统的职权。

在这个时候,美国距离军事独裁统治仅隔了一层窗户纸。2012年,总统去世,军队全权代表“劝阻”副总统依法继任,并搬进白宫,以军队全权代表的身份摄政。

作者称,2012年军事政变得以成功的原因在于民众的政治冷漠。当联邦政府被军队推翻的时候,很少有人起来抗议。而人们的冷漠又来源于政府治理的长期失败。

在现实中,这些问题都是存在的,而且已经被笔者反复讨论。美国各地基础设施崩坏,历届政府许诺花费万亿美元修缮,可从来都没兑现;美国贫富差距持续扩大,中下层民众生存状态恶化;美国毒品泛滥,是可卡因的全球最大消费市场[6];美国民众政治冷漠,历届大选投票率不高,多达1亿合格选民不投票。

顿雷普称,大比例的民众不信任政府,而信任军队,在现实中这也有数据支持。根据盖洛普的最新民调,在2020年,“很信任”(Great deal/Quite a lot)总统的有39%,很信任国会的仅有13%,很信任最高法院的有40%,但是表示很信任军队的高达72%。[7]

(盖洛普民调:美国民众对各机构的支持度。)

可以看出,美国民众对大部分社会组织和政府机构的支持度都在下降,而且在2020年不满50%。军队和小企业是唯二享有民众高度信任,并且信任度还在增长的机构。

顿雷普的文章属于政治虚构类作品,但是它的基础却与现实高度契合。文章虽然写作于1990年代初,但是里面所提到的美国社会的问题却持续至今。军事政变的充分条件似乎已经具备,所以问题不是美国是否会发生军事政变,而是军事政变为何还没有发生?

 

《2037年美国军事政变的起源》[8]

在现实位面,美国发生军事政变的必要条件还不具备,美国人依旧在抵制让军队过多介入国内事务,拒绝给予军事机关过多权力。虽然民选机构办事不力,但是美国人认为还是不要让军队接手比较好。

不过这一点也在发生变化,军人参与政治愈发积极。2017年,在顿雷普的文章发布25年之际,美国陆军少校ML·卡凡诺(ML Cavanaugh)写作《2037年美国军事政变的起源》,讨论军队的政治化问题。

卡凡诺称,美国军队的政治化有2个表现:其一,不信任民选政府;其二,党派化。

对于这两点,美利坚本自有制度,以文官治军,以民选官员领导军队。总统是三军总司令,国防部长的地位高于各军部部长和司令。《统一军法条例》888条88款规定现役军人不得“诋毁”民选官员,绝不能说民选政府效率太低,所以军队可以取而代之。[9]

美国讲“军队国家化”,军队宣誓忠于《宪法》,保护人民,而不是某个党派。美国防部于2008年2月19日关于军人参加政治活动的指导意见规定“现役军人不得参加党派政治活动”,而退役军人也应当避免支持或赞同党派政治人士。[10] (美国国防部, 2008)

然而体制和规定已经无法阻止军队参与政治。首先越来越多的现役和退役军人不再隐瞒对民选机构的蔑视。

 卡凡诺引用了不少真实事件。2017年,现役陆军少校大卫·丹佛德(David Danford)撰文《摧毁上帝之城》[11]。丹佛德毫不掩饰自己的极右翼立场,说国会“是一团乱麻”,议员们“完全是骗子”。他反对左派、反对进步主义、反对民主党、憎恶建制派,说对川普忠诚不绝对的时任司法部长塞申斯“应当辞职”,盛赞川普“把华府烧作白地”。

有支持川普的,也有反对川普的。曾在美军战略核导弹部队服役的布鲁斯·布莱尔(Bruce Blair)在《纽约时报》上发表署名社论,认为川普不具备成为统帅的素质,表示“对川普的判断力没有信心”,“我认识的绝大多数现役的和退役的导弹部队军官告诉我他们也有同感”。川普不应当被允许掌控美国的核武器。[12]

卡凡诺发现,军队必须“遵守、保卫和守护《宪法》”,这意味着军人可以拒绝服从来自上级的“违法的”的命令,更甚之,拒绝执行“不道德”的命令。如何判断哪些命令“违法”相对容易,只需要对照法条即可。但是要如何判断哪些命令“不道德”呢?

某些现役军人的答案是“自行判断”。2010年,现役陆战队中校发布文章《打破军衔:异见和军队专业性》[13],认为军人具备“道德自主”(moral autonomy),“这让军人有义务拒绝服从任何他认为不道德的命令”。简而言之,如果军队认为总统(即法定的三军总司令)的命令“不道德”,可以拒绝服从。

更严重的问题是军队越来越明显的党派倾向。在2016年,88位退役将领公开支持川普[14],而95位退役将领支持希拉里。卡凡诺认为,这违反了军队传统和国防部规定[15]

卡凡诺称,这些支持川普的退役将领中,最突出的正是麦克·弗林。他积极参加川普的竞选活动,还高呼口号,要把希拉里“关起来”,要把民主党候选人“消灭肉体”。“弗林比很长时间以来任何退役将官从事党派活动都走得更远”,“尤其违反了军队专业性的非党派价值,这些价值由传统、条令支撑,被写入政策”。

2020年的大选已经过去,我们看到有50位退役将领公开支持川普[16],超过200位公开支持拜登[17]。至少在这个方面,剧情在沿着卡凡诺设定的方向发展。

这一切的结果就是2037年军政府的上台:国防部长与民主党总统发生冲突后辞职,然后通过大选上台,任命军人掌握所有关键职位。

 

川普的“未遂政变”

顿雷普和卡凡诺的作品都属于政治小说,但是基于现实,反应了军队中某些人士对现实政治状况的担忧。

某种意义上来说,2020年12月的现实状况比小说中的还要坏。卡凡诺在2017年也想不到仅仅3年之后,就有总统不承认选举结果,退役将领鼓动总统发动政变,而且是明目张胆的明码呼叫,不用比喻和修辞。

某些美国的法学家认为,不需要弗林的鼓动,川普的所谓“法律战”就是政变。美国律师协会发布公开信,称川普当局企图“颠覆宪政民主制度”。[18]只不过到目前为止都失败了,算“未遂政变”(attempted coup)[19]。川普亲自造谣、煽动,川普的律师在拜登胜选的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等地发起诉讼,要求法庭宣布数百万张选票无效,要求州政府、法院推翻已经确认的选举结果。

12月5日,川普达到佐治亚州,为接下来的参议员选举造势。据匿名知情人士透露,川普给佐治亚州州长布莱恩·肯普(Brian Kemp)打电话,要求他想办法推翻选举结果,扭转拜登的胜利。肯普表示拒绝。[20]

(与川普经历最接近的当代政治人物,是韩国前总统朴正熙。所以不要一拍脑门儿就强行连任,不然可能被射杀。)

局面还没恶化到军事政变的地步,因为军队尚不支持川普。

毕竟参联会议主席马克·米利说了,要遵守《宪法》的嘛。



[1] https://twitter.com/GenFlynn/status/1333916403389370369

[2] https://exhibits.lib.unc.edu/exhibits/show/1898/history

[3] https://www.britannica.com/event/Wilmington-coup-and-massacre

[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19/02/20/trump-is-warning-coup-us-history-provides-single-example-power-grab-by-white-supremacists/

[5] https://scholarship.law.duke.edu/faculty_scholarship/2501/

[6] 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fields/329.html

[7] https://news.gallup.com/poll/1597/confidence-institutions.aspx

[8] https://mwi.usma.edu/origins-american-military-coup-2037/

[9] https://www.csis.org/analysis/military-politicization

[10] https://www.fvap.gov/uploads/FVAP/Policies/doddirective134410.pdf

[11] https://amgreatness.com/2017/07/29/killing-gods-city/

[12] https://www.nytimes.com/2016/10/12/opinion/trump-and-the-nuclear-keys.html?_r=0

[13] https://www.army.mil/article/47175/breaking_ranks_dissent_and_the_military_professional

[14] https://www.politico.com/story/2016/09/retired-generals-admirals-endorse-trump-227755

[15] https://www.politico.com/story/2016/09/retired-generals-admirals-endorse-clinton-227814

[16] https://www.military.com/daily-news/2020/09/15/dozens-of-retired-generals-admirals-sign-letter-backing-trump-reelection.html

[17] https://www.nbcnews.com/politics/2020-election/more-200-retired-generals-admirals-endorse-biden-including-some-who-n1240842

[19] https://verdict.justia.com/2020/11/19/yes-trump-is-still-engaged-in-an-attempted-coup-and-yes-it-might-lead-to-a-constitutional-crisis-and-a-breaking-point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