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全民公投梳理

杜佳   2021-01-30 16:57  

美国大选是综合性选举(general election字面意义就是“综合选举”),选民不仅需要投票选出联邦政府的总统、副总统、参议员和众议员人选,还需要决定本州州长、州立法机构议员,甚至市长人选。

不仅如此,在2020年大选中,在32个州有120项全民公投(ballot measures,或者propositions)需要选民投票裁决[1]。美国实行人民选出代表行使立法权和行政权的代议制民主体制,这是一种间接民主体制,但是广泛存在的公投让美国的体制有了不少直接民主的成分。

截至11月19日,这120项公投有85项通过,30项没有通过,5项尚未决定。

这些公投涉及的议题十分广泛:华盛顿州要求公立学校开设性教育课;佛罗里达州将最低工资上调到15美元;内布拉斯加州改革博彩行业管制规则;新泽西州允许娱乐使用大麻合法化。

媒体和公众在讨论美国政治时,习惯对美国民众采用保守–进步或者红/蓝的划分。某些州是红州,在社会议题上持保守态度;某些地方由民主党控制,在社会议题上持进步主义态度。通过考察这些公投,笔者发现这种划分方法并不准确。红州居民也会支持进步主义的改革,蓝州居民则不是每次都那么“左”。

考察公投是深入研究美国各地选民偏好和倾向的好办法,这120项公投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复杂的图景。

 

不够进步的加州:民主党也不好使

加州公投有12项,通过了5项,最值得研究的是第二十二号公投(California Proposition 22),网约车司机算“合同工”(contractor)。 [2]

公投提案中所谓“合同工”,或曰“独立合同工”(independent contractor),是指企业服务的承包方,不算企业的雇员(employee),不享受员工享有的待遇和劳动保障福利。

这是一个如何认定网约车驾驶员的身份的问题。加州本来自有制度。2018年4月30日,加州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网约车司机属于企业员工,应当享有相应的福利待遇。

2019年9月18日,加州议会第5号法案(AB5)生效。AB5重申法院的立场,并规定某人只要为企业提供服务,“就应当被认定为企业员工,而不是独立合同工”。[3]

这个法案的通过,对网约车公司是重大打击,因为企业必须提高员工的待遇,这样会增加企业成本。2019年10月29日,优步、来福车和DoorDash公司提交公投提案,[4]每个公司会拿出3000万美元来推动提案[5]

公投的支持者称,把司机当成“独立合同工”,其实对他们更有利,因为司机可以灵活地安排工作,“保持按照自己的想法挣钱的能力”。

优步首席执行官多拉·霍斯劳沙希(Dara Khosrowshahi)赤裸裸地威胁:如果公投提案通不过,优步将解雇大部分司机,缩小提供服务的范围,而且还要涨价。到时候,司机想找工作也找不到。

第二十二号公投提案遭到加州乃至美国民主党的一致反对。加州的民主党州长和立法机构议员支持AB5,反对公投。民主党左派桑德斯、伊丽莎白·沃伦、科特兹表示反对,民主的建制派的当选总统拜登、当选副总统贺锦丽(现任加州参议员)也表示反对。工会跟民主党站在一起表示反对。

(桑德斯:企业必须收回他们的欺骗和谎言!)

加州立法机构民主党议员罗伦娜·冈萨雷兹(Lorenna Gonzalez)说:“价值十亿美元的企业拒绝给他们的员工提供每个其他的加州员工都享有的权利:每工作一小时挣得最低工资、社保、正常负担开销、加班工资和结社权利。”

法律专家认为,企业输了官司,又不能影响立法,只好通过全民公投来做最后一搏。

支持公投提案的阵营募集到2.03亿美元,全部由各大网约车公司提供,其中优步支付了5700万美元。而反对提案的阵营只募集到1975万美元,资金来自工会的捐款以及募捐。

2020年11月3日,选举日,加州的居民除了需要选出美国总统,还需要决定支持或者反对各公投提案。对于第二十二号提案,加州居民要么选择保护劳工权益,要么选择支持企业。

加州人投下1654万票,其中969.9万票赞同,684.3万票反对,提案通过。加州居民支不支持劳工权益不知道,但是一定不希望网约车涨价。

加州是深蓝州,是民主党堡垒。第二十二号公投提案在遭到州内外民主党政客和工会一致反对的情况下逆风翻盘,可见选民和政客之间存在鸿沟。加州是美国最进步的地方之一,在保护劳动者等方面走在美国前列,是率先通过15美元最低工资法案的州。然而加州居民在面对是否需要保护网约车司机权益这个问题上没有继续选择进步主义。这说明加州的进步是有限度的,不能损害居民自己的钱包。

这看上去好像没有问题,居民为何要为政客的“进步主义理想”买单?

这次公投的本质是大企业在为剥削、压榨劳工寻求合法性,是转移矛盾。本来是否提高员工待遇是网约车公司的问题,属于员工和企业的矛盾,或者说叫劳动者和资本家之间的矛盾。现在通过公投,企业将矛盾转移了出去,变成了网约车司机和消费者之间的矛盾。本来提高保护劳工的合法权益是企业买单(毕竟企业的价值是员工创造的),然而资本家不想掏钱,因为他嫌换新跑车、新游艇、新女大学生和新私人飞机的速度太慢了,于是把这个问题以公投的方式推给了公众。以后如果发生网约车司机被解雇,权益受到损害,那是因为公投没有通过,是公众的错。

所谓“共享经济”(或曰“平台经济”)的本质是资本降低成本。企业第一不想出钱购买(或租用)办公场所;第二不想出钱维持员工队伍;第三连生产资料的钱都不想出。劳动工具(汽车)是属于司机的私人财产。企业只负责搭建一个“平台”,然后收割别人的劳动产生的利润。天下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

再说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优步CEO关于涨价的威胁缺乏基础。价格是在市场中形成的,是供求双方均衡的体现,不是企业说涨就可以涨(不然所有企业一定会把所有商品的价格涨上天,为什么不呢?)。至于霍斯劳沙希解雇大部分司机一说更不用当真,这会导致优步业务停摆,生意就没法做了。

毕竟从2019年9月18日AB5生效到2020年11月3日,优步也没有停业。

第二十二号公投议案通过了,民主党政客表示震惊。曾经担任克林顿政府劳工部长的罗伯特·赖西(Robert Reich)称,只怕其他的企业有样学样,把雇员都变成“独立合同工”,这下好了,加班工资、劳保、社保什么的全给省了,“一个世纪以来建立起来的劳动保护措施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科特兹担心,这些企业会把这种做法在全美推广。[6]

如果今后加州居民发现自己也突然变成了“合同工”,可千万别感到意外。

 

比较进步的密西西比州:清理南方遗毒

如果说加州是民主党堡垒,那么密西西比州就是共和党堡垒,是南方的深红州。11月3日,密西西比州居民做出一项重大决定,通过第三号公投提案(Mississippi Ballot Measure 3),更换新的、不含南方邦联标志的州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