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蓝潮:不够进步的竞选代价

杜佳   2021-01-30 16:54  

2020年的美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获胜。

然而民主党的胜利来得并不轻松。媒体和民调机构预测的“蓝潮”没有如期到来。民主党即将掌握白宫,但是掌握参议院多数席位的概率已经趋近于零,在众议院保持多数,但是丢了8个席位。[1]

(《华盛顿邮报》:截至11月15日众议院选举结果,民主党丢了8个席位,攻下3个,净损失5个。)

民调再次失真?

2016年大选前后美国民调机构的集体“失真”被广泛讨论。在大选前一天,根据ABC旗下民调综合机构538的全国民调平均数据(national polls average),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领先川普3.8%,然而一天之后当选总统的是川普。[2]

实事求是的说,全国民调平均数还是比较准确的,因为它度量的是党派候选人在全国的支持度。最后大选的结果显示,希拉里赢得了大众选票,比川普多大概300万票,占比2.1%。这个数值与全国民调平均数的误差在统计误差允许的范围内,尚可接受。

真正出问题的是各州民调。从战术上讲,希拉里的失败是因为民主党的“蓝墙”,即“铁锈带”3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被川普击破。在大选前,民调显示希拉里在所有3州大幅度领先。

 事后,民调机构经过反思,总结出三大问题:其一,犹豫不决的选民(undecided voters)在投票时大比例选择了川普,他们的态度在先前的民调中没有被反映出来;其二,低估了川普支持者的投票率,高估了希拉里支持者的投票率;其三,民调模型中铁锈带3州没有大学学历选民占有权重过低,而他们大比例是川普支持者。

(538:大选前一天全国民调平均值)

在2020年大选期间,民调机构纷纷表示已经调整模型,至少能规避2016年发现的问题。在大选前1天,我们发现根据538的全国民调平均数据,拜登领先幅度高达8.4%;在铁锈带3州,拜登全面大幅度领先;甚至在佛罗里达,拜登领先2.5个百分点。[3]这次大选民主党本该轻松取胜。

事实是,拜登输了佛罗里达,虽然赢了铁锈带3州,但是幅度均不到2个百分点。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拜登会赢得大众选票,幅度4个百分点左右,不到民调平均值预计的优势的一半,已经无法用统计误差来解释。

(538:大选前一天战场州民调平均值和截至11月10日选举结果的差值)

战场州的民调问题依旧很大。如图所示,在2016年,民调机构表现得最好的地方是佛罗里达,在铁锈带3州,民调结果与选举结果都出现了4个点以上的偏差。在2020年,除了在宾夕法尼亚州有微小的改善外,民调结果与选举结果的差值全面恶化。在威斯康星州,这个差值达到7.8个百分点。

难道这就是民调机构4年反思和改进的结果?即使拜登的胜利,也无法掩盖民调机构的再次失误。

 更大的问题是,各种数据能够“相互印证”,让人们难以在大选前发现有问题。

如图所示,在大选前,川普在全国的支持度为41.7%,在战场州的支持度在43%到47%的区间。这与各大媒体和民调机构所测算的川普大概40%的受欢迎度是吻合的。

然而根据目前的投票结果,川普拿到了47.6%的选举人票,几乎与2016年的46.4%相当。这在说明一个问题:也许川普不受欢迎,但是他的基本盘没有受到损失。仔细研究县一级的选举结果也能发现这个现象。

 

宾夕法尼亚州:勉强修复的蓝墙

客观而论,拜登在铁锈带3州的成绩只能算及格。特别是宾州,这里是拜登的故乡,拜登只取得0.7个百分点的优势。

(宾州67个县选情统计,截至美东时间11月10日,数据来自CNN。)

宾州有67个县,2020年的选票约660万张[4]。注意,不管是在2016年还是2020年,川普都赢下了大部分的县。但是这些地方大多是人烟稀少地区,某些小县只能为川普贡献数千选票。宾州人口集中的费城县和匹兹堡所在的阿利根尼县(Allegheny)是民主党的堡垒,在2020年为拜登贡献了超过百万的选票,为拜登拿下宾州铺平道路。CNN说这就叫“土地不会投票,是人在投票”。

CNN的分析人士注意到两个事实,其一,4年来,只有很少的县转换阵营。2016年投川普的县,在2020年只有2个翻蓝。2016年投希拉里的县,2020年没有一个翻红。

其二,2016年和2020年两次大选,双方差额相减,变化超过5%的县只有4个。这说明在大多数县,虽然相隔了4年,选情变化很小。

CNN表示,这在说明一个事实:拜登和川普双方都没有让对方选民倒戈,两党都保住了自己的基本盘。

根据选前的民调,拜登有希望攻入川普的基本盘。从城乡区别来说,川普的基本盘是乡下人。从学历上来说,川普的基本盘是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non-college white voters)。大选前的民调显示,拜登在这个人群中的支持度大于希拉里的。这一方面表示拜登攻入了川普的基本盘,另一方面可以和拜登领跑宾州民调向相互印证(再次“相互印证”!)。不过目前的结果只能证明这个说法不准确。

总而言之,川普保住了自己的基本盘,这是民调再次失真的重要因素。这个结论让人惊讶。川普行事乖张,4年间丑闻不断,2020年的新冠肺炎期间,华府川普当局的不作为、不负责(“我不负责任”,这是川普亲口说的)导致美国1000万人感染,25万人死亡,让美国经济陷入衰退。川普的支持者竟然没有抛弃他。

 那么2020年的大选就变成了这样一种图景:共和党和民主党需要激发自己基本盘的投票热情,动员己方的支持者投票,超过对方就能胜利。在宾州,民主党稍微做得更好,就高了0.7个百分点。在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也做到了。

在佛州,民主党就没有做到,或者说做得不够。

 

佛州:民主党也不支持全民医保

佛罗里达州的形势与宾州类似。在2020年的大选中,双方的基本盘高度对立,意见相左,政党候选人想要攻入对方基本盘是十分困难的,只能通过激发己方选民的热情来确保胜利。

共和党在佛州的选民有老年人、古巴裔美国人等群体,他们有个共同点:思想保守、反对社会主义。据《卫报》报道,佛州共和党拉选票的手段简单粗暴:拜登是个社会主义者,不能投票给他![5]

共和党的政客在迎合选民方面做得很好。佛州众议院第二十七选区的候选人玛利亚·萨瓦特(Maria Svart),把反对社会主义写进了竞选纲领,而且还列在第一条。[6]

“社会主义是错误地、危险的,在美国没有一席之地。”她已经成功过当选。

共和党为什么说民主党走了社会主义道路呢?萨瓦特说,因为民主党支持一系列社会主义的政策,比如全民免费医保(Medicare for all)。

 佛州的民主党选民是否拥护社会主义这一点尚不可考,但是根据媒体报道,他们自2018年中期选举以来较大比例支持全民医保。[7]因此可以假设,想要有效动员佛州的民主党选民,候选人需要提出激进的医保政策。

然而民主党没有做到这一点。总统候选人拜登对全民医保表示过反对,佛州二十六、二十七众议院选区的两位候选人德比·鲍威尔(Debbie Murcasel Powell)和唐娜·莎拉拉(Donna Shalala)都表示反对全民医保[8]。他们在佛州的竞选都没有成功。

佛州第二十七选区位于迈阿密,这里是民主党重镇。大选前的民调显示,民主党在这里有不小的优势,因此这个选区的席位被《华盛顿邮报》标注为“安全的民主党席位”[9]。现在它被共和党的玛利亚·萨瓦特夺走了。

总统选举的结果可以和众议员选举的结果结合起来看。在2016年,希拉里在迈阿密获得62.4万票[10]。在2020年,拜登在全美多个地区的表现好于2016年希拉里的表现,但是在这里却退步了。按照目前的结果,拜登仅获得61.8万票。而川普获得的票数从33.4万票增长到了54.4万票,足足增长了20万票。[11]

这个数据再次说明,共和党的基本盘得到更加充分的动员,民主党的基本盘热情不足。这个民主党重镇,反而成为川普夺取佛州的大功臣。

 

民主党建制派:主要注意防左

 笔者曾经介绍过在2018年中期选举时民主党左转的情况。为了迎合民众的需求,民主党左派提出一系列进步主义政策,在选民中反映良好,引发了一次“蓝潮”,让民主党一举夺回众议院。

全民医保是其中一项重要政策主张。2年过去了,全民医保依旧没有成为民主党的主流政策。在总统大选层面,拜登的竞选纲领不包括全民医保(拜登主张扩大版的奥巴马医保)。

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凯撒家族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专注于医疗领域的研究,做过不少调查。根据最新的数据,美国公众对全民医保的支持率保持在50%以上,反对率保持在40%到50%。[12]这个支持、反对比例与民调数据中对拜登、川普的支持度数据相当。那么可以解读为,民主党的支持者大多支持全民医保,共和党的支持者大多反对全民医保。

 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民主党无法延续2018年的蓝潮,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够进步,无法更加充分地动员基本盘。

 在众议员竞选层面,依旧是民主党的建制派反对全民医保,左派支持全民医保。大选过后,民主党丢掉8个众议院席位,建制派和左派在互相指责。

民主党在众议院的党鞭吉姆·克莱伯恩(Jim Clyburn)11月6日表示,民主党之所以还能拿下白宫,正是因为放弃了一些进步主义的政策主张,不然选民都给吓跑了。“我们提出全民医保、削减警察、社会化医药,那我们就赢不了。”[13]

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院席位尚未决出胜负,预计将于2021年1月再次组织选举。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警告民主党,如果“在左的道路上走得太远”,将无法拿下这两个席位。

民主党左派明显不同意这种看法。纽约州第十四选区的社会主义者众议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Alexandria Ocasio-Cortez)统计全美所有众议院摇摆选区的结果后发现,每一个支持全民医保的民主党候选人都赢了,每一个反对全民医保的都输了。

“每!一!个!”[14]

(“每!一!个!”第二列是“是否支持全民医保”,红色表示“否”,第三列是“是否当选”,红色表示“否”。)

看来支持全民医保简直可以作为选举的风向标,这个结果可以印证凯撒基金会的调查结果(这才是真正的“相互印证”)。简而言之,选不上是因为不够进步。

对于民主党左派来说,2020年的结果还不错。2018年中期选举中当选进步主义“四人组”(the Squad)全部成功连任,她们是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安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和拉什达·特拉比(Rashida Tlaib)。[15]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联盟”(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在2020年大选中支持了29个候选人。现在计票还没有完结,有20人当选,包括4名众议员,他们是科特兹、特拉比、加迈尔·鲍曼(Jamaal Bowman)和科瑞·布什(Cori Bush)。

笔者曾经介绍过民社同盟的情况。在2018年7月,民社同盟在全美有成员4.5万人。根据《大西洋》2020年5月14日的报道,民社同盟成员增长到了6.6万人,而且还在快速增长。[16]美国越来越严重的贫富分化是民众左转(确切的说是民主党基本盘左转)的根本原因。

只是民主党建制派还没有转备好接受“社会主义”。民众在进步,建制派却不想面对现实,相对于民众来说落后了。大概这就是为什么这次选战胜利来得如此艰苦吧。



[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lections/

[2] 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2016-election-forecast/national-polls/

[3] 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polls/president-general/wisconsin/

[4] https://edition.cnn.com/election/2020/results/state/pennsylvania/president

[5]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20/nov/05/florida-latino-voters-joe-biden-donald-trump

[6] https://mariaelvirasalazar.com/issues/

[7] https://www.tampabay.com/florida-politics/buzz/2018/10/18/poll-overwhelmingly-florida-voters-want-to-expand-medicaid-coverage/

[8] https://khn.org/news/longtime-health-advocate-donna-shalala-loses-house-reelection-race/

[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lections/election-results/house-2020/

[10] https://edition.cnn.com/election/2016/results/states/florida#president

[1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elections/election-results/florida-2020/

[12] https://www.kff.org/health-reform/poll-finding/kff-health-tracking-poll-january-2020/

[13] https://www.essence.com/news/politics/clyburn-democrats-defund-police-election-2020/

[14] https://www.commondreams.org/news/2020/11/07/every-single-one-ocasio-cortez-notes-every-democrat-who-backed-medicare-all-won

[15] https://jacobinmag.com/2020/11/downballot-socialist-elected-election-day-dsa

[16]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20/05/dsa-growing-during-coronavirus/611599/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