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传播事件”:川普奇妙的病毒之旅

杜佳   2021-01-30 16:40  

10月开头,美国川普总统就给全世界带来一个惊喜(October surprise):确诊新冠肺炎。川普本人已经出院,号称治愈,但是疫情却在川普的身边爆发。有十多位政客相继确诊新冠肺炎,包括川普的两位助理、白宫发言人、现任竞选经理和4个国会议员、两位军队上将。共34位白宫雇员确诊。

总统助理们为了躲避病毒居家工作[1],参联会议9人中有7人隔离[2],白宫和军队高层同时遭受“精确打击”。川普轻易就做到了美国的敌人做不到的事情。

华府的这轮爆发,与9月26日于白宫举办的提名艾米·巴雷特(Amy Barrett)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活动高度相关。10月9日,负责指导抗疫工作的福奇博士称这次活动是“超级播事件”(Superspreader Event)。[3]

如果真是有人携带病毒去了巴雷特的提名会,然后传播给了一众华府政要,现在的爆发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以川普为例,在提名会之后还参加了各种活动。鉴于新冠病毒的高度传播性,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染病。《华盛顿邮报》追踪了川普26日以来的活动,希望还原总统先生的活动轨迹。[4]

 

完全无视防疫规定

新冠疫情爆发已经大半年,全世界在抗疫工作上取得了一些共识。最低限度上,人们应当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

 在美国也是如此。美国疾控中心对此有详细规定,建议人们在公共场合佩戴口罩,以及与别人保持至少6英尺(约1.8米)的社交距离。[5]        

         

(美国疾控中心的防疫规范:第一条就是戴口罩,然后是注意保持6英尺社交距离。)

疾控中心是联邦政府机构,然而以川普为首的联邦政府拒不遵守这些规则。在26日的活动中,人们看到了相反的一幕。

巴雷特的提名会分为两部分,一个室外活动以及室内活动。26日,有150人出席活动。他们聚集在白宫玫瑰园,挤坐在一起,几乎都不戴口罩。  

(“超级传播事件”)

台上讲话的川普和巴雷特一家也都不戴,川普拥抱了巴雷特。

据报道,巴雷特在2020年夏天染上了新冠肺炎,治疗后痊愈。[6]不过很可惜,这些新闻在川普确诊之后才由匿名人士爆料。在他拥抱巴雷特的时候大概并不知情。巴雷特被治愈后,被允许出席公共活动,一定是已经测试阴性。不过“阴性”的意思是“测不出来”,而不是“病毒清零”。

随后巴雷特一家与川普进入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现场没人戴口罩。

当日参加活动的美国政要除了川普和巴雷特,还有副总统彭斯、司法部长巴尔、劳工部长尤金·斯嘉丽亚(Eugene Scalia)、内布拉斯加共和党参议员本·撒西(Ben Sasse)、北卡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提里斯(Thom Tillils)和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麦克·李(Mike Lee)。事后提里斯参议员和李参议员测试阳性。

参加了现场活动后测试阳性的,还有两名《纽约时报》的记者,以及巴雷特的母校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校长约翰·简金斯(John Jenkins)和支持川普的宗教界人士格雷格·拉里(Greg Laurie)牧师。由于这么多人都是参加了活动之后测试阳性,因此华府的爆发被认为与这次活动有关。巴雷特的提名活动被称为“超级传播事件”。

随后,川普在白宫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皮特·哈格赛斯(Pete Hegseth)的采访。哈格赛斯没有确诊。

 采访完成后,川普赶往宾夕法尼亚州的中部镇(Middletown)参加竞选活动,随同的有白宫顾问霍普·希克斯和白宫助理史蒂芬·米勒。

 空军一号当晚抵达中部镇,竞选集会就在机场举行。据报道有超过2000人参加。媒体报道显示,几乎没人遵守防疫规定。

中部镇所在的宾州道分县(Dauphin County),截至美东时间10月14日,有确诊人数4128人,死亡185人。

记录显示,道分县的疫情在7月有一次爆发,后来趋于平缓。到了9月末和10月初,确诊人数又来了一次高峰,突破所有历史点位[7]。不知道这第二次爆发跟川普的集会有没有关系。

 

责怪军属

集会结束后,27日早晨,川普前往位于华府的川普国家高尔夫俱乐部,而后回到白宫召开新闻发布会。

 在27日,白宫有一项重要活动,总统需要主持对金星家庭(Gold Star Families)的招待会。金星家庭是美国军队阵亡军人的遗属。招待会在白宫内部举行,有超过100人参加,照例几乎无人遵守防疫规则。参联会议主席马克·米利上将、美国海岸警卫队副司令查尔斯·雷(Charles Ray)上将出席招待会。

此时距川普确诊还有5天。10月5日,海岸警卫队副司令查尔斯·雷上将确诊新冠肺炎。包括参联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在内的7名参联会议成员已经隔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