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成为右翼独裁国家需要几步

杜佳   2021-01-30 16:37  

2020年的美国大选临近了,川普大统领的日子并不好过。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一直维持优势。不但全国的民调显著偏向于拜登,就连德克萨斯州这种共和党堡垒都大有变成摇摆州的趋势。

若是普通政客,大概已经原地通电下野了,免得11月受辱。然而川普不是普通政客,他翼赞极右翼独裁者,而且心向往之。

9月23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川普威胁落选后拒绝交出权力,“不会有权力交接,说老实话,会继续执政”。( there won’t be a transfer, frankly. There’ll be a continuation.)[1]

 这是普通的说话不过脑子,还是吐露心声,并且已经有周密计划?

 

压制选民的“选举日行动”

 美国媒体《大西洋》自3月以来就开始关注这个问题。鉴于持续数月选情不利,普通的手段已经不够用了。如果川普想要待在位子上,可以有两种办法:“窃取选举”或者在大选失败后强行赖账,拒不交出权力。

 窃取选举又有两个路径:其一,压制投票;其二,操纵州选举人团,绕过大众选票。

 《大西洋》称,共和党有压制投票的不良记录。[2]1981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起诉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指控它在新泽西州州长选举期间,雇佣离职执法人员,组成“国家选票安全部队”(National Ballot Security Task Force),以守卫投票站为名压制选民投票。

 这些亲共和党的“民兵”队伍“打着确保选票安全的幌子”,以“监督投票”的名义,监控投票站,“骚扰、恐吓有资格的黑人和拉美裔选民,为了达到阻止这些选民在联邦和州选举中投票的结果”。在选举日当天,他们携带武器,深入黑人和拉美裔居住的社区,或是故意找茬、截停选民,阻止他们进入投票站;或是骚扰投票站工作人员,干扰投票站的工作。[3]

 1981年选举的结果是民主党候选人以1797票的微弱劣势惜败,不过民主党很快将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告上法庭。共和党拒不认错。1982年,双方达成和解[4],共和党承诺直到2017年12月1日不会使用类似手段。

不过现在是2020年,期限早就过了,共和党会重新拾起压制选民的办法么?

答案是肯定的。早在2016年大选,川普就不断地给支持他的选民吹风,有数百万非法移民进入美国投票给民主党。共和党的支持者们甚至不需要白宫组织,就自行组成“护卫部队”。据《纽约时报》5月18日报道[5],在15个摇摆州已经有5万川普支持者自愿参加。他们要“监控”投票站,阻止一切“形迹可疑”的人投票。

美东时间2020年9月29日,两党候选人第一次电视辩论。川普竟然当着全美观众的面公开呼吁支持者前往投票站“监督”选票,要“仔细查看”。

 “因为必须如此,我要他们去干。”这已经是明码呼叫了。[6]

 压制选民的对象一般是少数族裔,川普已经公开表达不希望少数族裔投票。《政治家》8月报道,2017年川普就任之后,在马丁·路德·金日会见人权运动家。他当着金博士的长子马丁·路德·金三世说他胜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黑人投票率太低,因为黑人倾向于民主党,那么不去投票自然就对共和党有好处。[7]

 2019年,川普选举阵营现任副经理贾斯汀·克拉克(Justin Clark)在威斯康星州与几位共和党成员开会,他们在讨论所谓的“选举日行动”(Election Day operation)。

 他们意识到威斯康星州会成为摇摆州,因此必须采取行动。克拉克承认,一直以来,都是共和党一方喜欢压制选民投票,民主党一般不会这样做。那么这次也要延续传统,“所以我们开始稍微激进一点,那就是你们将在2020年看到的”。而且这次要加大力度,“这次的行动规模会大得多,会激进地多,会得到更多资金支持,我们需要得到所有我们可以得到的帮助”。(这番言论被人录下来,发在了Youtube上。[8]

这样的一位“闯将”无怪乎会成为川普阵营的核心成员。

 

邮递投票争议与两党攻防战

 2020年的选举尤其特殊性,那就是疫情依旧在美国肆虐,传统的去投票站投票的方式也许不会符合防疫要求。很多选民会选择邮递投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8月指出,受调查选民中有39%倾向于投递投票,民主党支持者中占比是58%,而共和党是19%。[9]

也就是说,主要是民主党的支持者倾向于投递投票,那么阻挠邮递投票本身就有压制投票的作用。

 川普已经在多个公开场合表达过投递投票不靠谱,只会滋长选举作弊。光凭言辞自然不能压制选票,但是川普有一张“王牌”。2020年6月16日,德乔伊(Louis DeJoy)成为美国邮政的新一任局长。

 这位德乔伊是又一位川普“效忠分子”,上任之后着手在自己的部门“深化改革”。首先是“减员增效”,据报道,美国邮政表示会暂停招募新员工,劝退老员工,不准员工加班(在美国,单位必须支付加班费)。[10]美国邮政还退役了671台大型邮件分拣机器,这些机器遍布全美,占总数的10%。[11]他还放出话,美国邮政不会把邮递选票作为头等邮件处理,除非多付邮费,从20美分涨到55美分。[12](美国邮政原本有政策,邮递投票会自动作为头等邮件处理[13],即使没有支付邮费,对选票的投递也不得延误。[14]

人手少了、设备少了,工作量却没有减少,媒体报道称邮局的延误越来越严重[15]。真的到了大选时候,成千万上亿张投递选票会涌进来,邮局能对付么?8月中旬,美国邮政向46个州共2.26亿选民发布通告,邮局也许无法胜任工作,不能保证在大选投票截止日期前按时投递选票。过期的选票将会作废,这将导致许多选民事实上被“剥夺选举权”。[16]

 这番操作激怒了民主党人,他们将美国邮政告上法庭。

9月17日,华盛顿东区美国地区法院做出判决,要求美国邮政在14个州不得阻碍邮递投票。[17]根据判决,美国邮政不得关闭邮递中心、减少分拣机器。美国邮政必须把邮递选票作为头等邮件优先对待。

 德乔伊从来都没公开承认过阻挠选举,那么他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常的改革措施?法官认为,以德乔伊为首的川普效忠派分子,是在对美国邮政系统展开“有政治动机的进攻”,属于蓄意阻挠选举。这是政治行为,不能用“改革”来掩饰。

21日,曼哈顿的联邦法院发布类似判决,下令美国邮政必须把邮递选票当作头等邮件对待。27日,华府联邦地区法院判决美国邮政不得阻挠邮递选票。先前纽约州、夏威夷、新泽西、纽约市和旧金山起诉美国邮政,称德乔伊有意阻挠邮递投票。德乔伊甚至与国会议员对峙,称不会回复退役的高速分拣设备。[18]这是第三个法庭发布类似判决。[19]

美国邮政已经表示遵守法律,保障选举顺利进行,川普的“王牌”貌似不好使。但是他还有“底牌”,那就是美国邮政系统的经费。

 美国邮政长期以来受到经费不足的困扰,2020年的疫情让它更加困难。民主党希望给美国邮政增加拨款250亿美元,真正地“增加效率”,保障11月的选举顺利进行。

这笔经费成为两党斗争的焦点。川普公开表示反对,露骨地说只要没钱,民主党就没办法,“他们不会得到全国邮递投票的经费,所以说,我猜他们干不了,这很简单,他们没有从事这件事情的钱,也要去把事情做了么”?[20]

8月22日,为美国邮政拨款的《为了美国投递法案》(116届国会,H.R.8015)在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通过。[21]但在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法案寸步难行,至今没有动静。

 

“绕过”大众选票

如果以上手段都失败,大多数选民选择拜登,川普还有办法。

美国的总统选举不是完全的“直接选举”。《美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了总统的产生办法,总统不是由民众选举产生,而是由各州选举人(electors)选举产生。每个州的选举人数量,应当等同于代表这个州的国会议员人数之和。宪法还规定选举人团应当由各州立法机构自行指定。[22]

 在美国建国之后超过200年的政治实践中,总统大选中直接选举的成分在增加,投票已经成了美国民众的“基本权利”。现在虽然选举人团(electoral college)体制得到保留,但是各州的选举人团会依照大众选票的结果决定如何投票。

 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个做法并没有以宪法修正案的方式固定下来,成为宪法的一部分。宪法中依旧规定是选举人团选出总统。《大西洋》3月发文称,共和党可以利用这个制度漏洞,只要有足够多的州立法机构绕开民众,直接指定忠于川普的选举人团,就能保证川普连任。[23]

 关于选举人团如何产生这个关键问题,美国最高法院有过判例。2000年的总统选举产生争议,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赢了选举人票,而民主党候选人戈尔赢了大众选票。12月12日,最高法院做出裁决,导致小布什获胜。不仅如此,最高法院还就大众投票与选举人团体制之间的关系作了一番阐述。

最高法院称,各州立法机构需要通过合法程序指定选举人团,而各州的居民“没有联邦宪法权利”(即宪法中没有规定)投票选出选举人团。现在各州会组织投票产生选举人团,但是各州的立法机构“可以收回指定选举人的权力”,“如果如此选择,(立法机构)自行选择选举人”。[24]总之,各州立法机构的权力很大,可以绕开民众决定选举人团人选,这个做法受到最高法院承认。

 共和党在50个州中的30个占有立法机构的多数席位。而这30个州中有22个州长也是共和党,这就意味着不会有民主党的州长去反对立法机构的决定。

 川普如果想要强行连任,可以绕开大众投票,让这30个州的立法机构选出效忠分子充当选举人团,然后让选举人团给自己投票,这样就有305张选举人票,连任只需要270张。如果只算那22个州,也有219张选举人票,距离270张很接近了。

 虽然联邦宪法没有规定人民有权投票选总统,但是各州的法律赋予了民众投票的权利。而且民众投票选举总统已经成为惯例。即使在小布什对戈尔案的判决中,最高法院也认为“当各州立法机构赋予本州人民选举总统的权利,立法机构赋予的投票权利是基础的”。那么为什么还说各州立法机构可以收回任命选举人团的权力?这样不会自相矛盾么?这就属于美国选举制度中的“体制问题”了。

 

美国成为右翼独裁国家需要几步?

如果川普“窃取选举”不成,而又不想交出权力,就只能强行赖在位子上不走。《大西洋》承认,也许是美国政治体制在过去运行地过于顺利,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美国民众和精英们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如果川普真的这样做,美国国内会发生大规模的民众抗议,民主党会对川普和共和党发动猛烈的政治攻势。川普要想保留权力,只能成为独裁者。

 自古以来,成为独裁者有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得到军队的支持。凯撒跨过卢比孔河时带着他的第十三军团,全斗焕逮捕郑总长时有首警司30团、33团、一空输和白马师团助阵。

 女权主义小说《使女的故事》虚构了这样的一个反乌托邦式的未来:美国蜕变成保守宗教势力执政的极权主义国家“基列国”。小说中的基督教极端势力能够成功,也是因为得到军方的支持。

 所以军方的支持对川普的独裁者之梦十分关键。那么美国军方支持川普么?

 2020年年中全美种族抗议和骚乱正在高潮,川普叫嚣着出动军队重拳镇压。6月1日,川普指挥警察强行暴力驱离了白宫门前的和平示威者,只为了去教堂拍照。

 6月2日,参联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向全军发布备忘录,强调美国军人都应当遵守入伍时的誓言,“支持和捍卫宪法,以及蕴含于宪法中的价值”。

 “我们这些穿制服的,无论军种、职位和军衔,都应当遵守对蕴含于宪法中的国家价值和原则的承诺。”

 问题来了,宪法第二条规定总统是现役武装部队总司令,那么米利服从川普镇压游行群众算“支持和捍卫宪法”。宪法第一修正案同时规定美国民众有言论和和平集会自由,有向政府请愿和抗议的权利。那么军队不服从总统命令,放过游行群众也符合宪法。

 参联会议主席同志要遵守哪一条宪法?

 米利接着说道:“在目前的危机之中,国民警卫队的行动需要服从州长指挥,保护生命和财产,维护和平,保障公共安全。”

 这句话也可以从两个方面解读。川普把游行群众定调为“暴徒”,[25]那么军队镇压暴徒,无疑是在“维护和平,保障公共安全”。但是军人们(特别是国民警卫队)也大可作壁上观,只要把派系不同的示威者隔开,防止他们打起来就行了,这也算“保护生命和财产”。

 

(101空输是我国最精锐的部队,明州人不怕空输,已经不是普通的民众了,是暴徒,暴徒!)

 媒体将之解读为米利在对川普的强硬命令说不。[26]笔者认为,在关键时刻,参联会议主席拿宪法做挡箭牌,发出模棱两可的指令,这至少说明美国军方不会无条件地支持川普。美国军队的高层不是川普的“效忠分子”。

 当然,米利也许只是暂时骑墙,到时候再选择如何站队。《使女的故事》中,美国军方默许“基列国”极端分子谋杀总统,血洗国会,再以防范恐怖袭击的名义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收回民众的民主权利。美国蜕变成极权主义国家只用了数周(或者几个月)。

 米利11月完全可以宣布“遵守宪法”,当然只限于规定总统是三军总司令的第二条,如法炮制小说中的道路。

 看上去美国宪法中也有矛盾之处,“我们的宪法并没有确保权力的和平交接”[27]。《大西洋》说得对,美国到了该深化改革的时候了。

 



[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trump-transfer-of-power/2020/09/23/be6954d0-fdf0-11ea-b555-4d71a9254f4b_story.html

[2]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0/11/what-if-trump-refuses-concede/616424/

[3] https://www.brennancenter.org/sites/default/files/legacy/Democracy/dnc.v.rnc/1981%20complaint.pdf

[4] http://www2.ca3.uscourts.gov/opinarch/094615p.pdf

[5]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18/us/Voting-republicans-trump.html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W1lY5jFNcQ

[7] https://www.politico.com/news/2020/08/21/trump-black-voters-turnout-2016-398520

[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m0egba-KNQ

[9] 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0/08/26/biden-supporters-in-states-where-it-is-hardest-to-vote-by-mail-are-most-concerned-about-voting-this-fall/

[10]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20/08/07/postal-service-investigation-dejoy/

[11]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md-politics/usps-states-delayed-mail-in-ballots/2020/08/14/64bf3c3c-dcc7-11ea-8051-d5f887d73381_story.html

[12] 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1/us/politics/post-office-mail-in-voting.html

[1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20/08/12/postal-service-ballots-dejoy/

[14]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k-factcheck-two-stamps-ballots-idUSKCN2571X3

[15] 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dejoy-faces-house-grilling-mail-voting/story?id=72567032

[1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md-politics/usps-states-delayed-mail-in-ballots/2020/08/14/64bf3c3c-dcc7-11ea-8051-d5f887d73381_story.html

[17]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olitics/federal-judge-issues-temporary-injunction-against-usps-operational-changes-amid-concerns-about-mail-slowdowns/2020/09/17/34fb85a0-f91e-11ea-a275-1a2c2d36e1f1_story.html

[18] 同14

[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local/legal-issues/third-us-judge-bars-postal-service-delivery-cuts-before-november-presidential-election/2020/09/27/f151a66e-0060-11eb-9ceb-061d646d9c67_story.html

[20]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business/2020/08/12/postal-service-ballots-dejoy/

[21]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house-bill/8015/actions?q=%7B%22search%22%3A%5B%22delivering+for+america+act%22%5D%7D&r=1&s=1

[22] https://constitutioncenter.org/interactive-constitution/article/article-ii

[23]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20/03/coronavirus-election/608989/

[24] https://www.law.cornell.edu/supct/html/00-949.ZPC.html

[25] https://www.cnn.com/2020/06/20/us/nationwide-protests-saturday/index.html

[26]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6/04/revolt-generals/

[27]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20/11/what-if-trump-refuses-concede/616424/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