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忠”川普:美国外宣部门大清洗

2020-09-28 15:24  

笔者多次提到过的美国外宣领导部门,美国全球媒体总署(笔者以前翻译为“美国国际媒体署”,从此更正),正在经历一次可谓“惨烈”的“改朝换代”。

 2020年6月4日,美国国会参议院确认了川普提名的首席执行官的人选麦克·帕克(Michael Pack)。6月17日,帕克移除了自由亚洲电台、自由欧洲电台和中东广播网络的台长。此时美国之声的主管和副主管已经宣布辞职。至此全球媒体总署旗下5个媒体有4个的主官离任。

新官上任三把火,帕克大概觉得这把火还不够旺,还需要加大力度。原自由亚洲电台台长方蓓(Bay Fang被移除后还继续担任着主编,但7月8日,帕克将方蓓开除,让她彻底告别自由亚洲电台。

 

(自由亚洲电台前任台长、主编方蓓)

 同时,美国全球媒体总署宣布,将不会续签数十位外国籍记者的签证,这让他们无法继续为这个机构工作。

 

党争与“效忠”川普

帕克的动作不小,但是没有给出特别的理由。

对于外籍记者的签证,全球媒体总署表示要“逐个审查”,“提高总署的管理水平,保护美国国家利益”。民主党提出批判,认为帕克这是在破坏美国全球媒体总署和旗下媒体的“独立性”,向川普当局示好,把党派政治带入媒体运作。

诚然,这种说法不无道理。帕克的提名和确认本身就是党派政治的结果。他本身是电影人,政治认同上属于右翼保守派。

 据媒体报道和披露的信息,帕克与刚刚被捕的白宫前任首席战略家班农关系很好。两人合作了两部纪录片,分别是2014年上映的《李高佛:核力量的诞生》(Rickover: The Birth of Nuclear Power,关于美国海军上将、 “核动力海军之父”海曼·李高佛)和即将上映的《最后600米》(TheLast 600 Meters,关于伊拉克战争)。

班农多次公开表示忠于川普,因此媒体称帕克也是川普的“效忠派”

5月21日,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就帕克的提名一事进行投票。委员会有22名成员,包括主席在内有12位共和党,10位民主党。

民主党成员认为帕克提交的资料不完整,而且有欺骗国会和国税局的不良记录,不适合担任公职,但是共和党力挺帕克。双方当场展开激烈斗争,最终共和党依然发起确认提名的投票。

12位共和党全部表示赞成,10位民主党全部投票反对。由于共和党占多数,帕克的提名被委员会通过。 (美国国会, 2020)

 美国全球媒体总署旗下的5个媒体,虽然拿政府经费,但是性质上依然属于“媒体”。在美国,无论是官办媒体还是私人媒体,都讲究一个所谓的“独立性”和“客观公正”。特别是美国之音,自建立以来,这个机构表示要“讲真话”,而不是用欺骗性的宣传愚弄听众。

这一套在美国体制之下已经运行了数十年,本来没有问题。但是现在是川普时代,川普总统要求效忠,他不在乎“独立”和“公正”

2020年疫情期间,美国全球媒体总署和旗下媒体遭到川普和“效忠派”的进攻。他们认为这些媒体拿着政府经费,居然不唱赞歌,不为白宫说好话,居然敢报道外国的抗议成果,特别是正面报道中国的成果。

川普称美国之声是“苏联之声”,工作人员都是“共产党”,“重复北京的宣传”,必须要整顿。

笔者杜佳曾经讨论过川普和他的“效忠派”政治官僚如何迫害国务院的公务员,预言川普不会仅迫害国务院这一个部门的公务员。现在看来,发生在全球媒体总署的事情和发生在国务院的事情如出一辙。

川普通过任命“效忠派”,对职业公务员开火,强行要他们效忠,“不换思想就换人”。

 

种族主义“清洗”

同时,帕克对全球媒体总署的清洗还是种族主义思想在作祟。

 

(“老白男”帕克)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全球媒体总署和旗下媒体有不少少数族裔员工和外籍员工。在帕克的清洗中,他们首当其冲。上文讲到的方蓓就是华裔,而因为签证不能续签丢工作的,有不少中国籍人士。

这个问题不只在这一个部门出现。笔者杜佳提到过的国会民主党批判国务院工作的《外交危机》报告,也提到国务院有类似的趋势。 (美国国会, 2020)

报告称,川普政府中存在着“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族裔不公正”泛滥,员工向上反映问题,但是局面没有改善。

川普政府刚上任不到5个月,国务院非洲裔官员中最资深的3位和最资深的拉美裔官员都被解除职务。

从2002年到2018年,在国务院工作的非裔美国人占比持续下降。189名外派大使中,只有4名拉美裔,3名非洲裔。少数族裔员工更难升迁,概率比白人员工最多要低29%。2019年,大部分外交岗位工作升迁机会给了白人男性,给非洲裔的只有5%,给拉美裔和亚裔的加起来只有7%,其他族裔6%。

少数族裔员工报告称,他们得不到升迁,是因为蓬佩奥这样的白人高层认为他们不会忠于川普

诚然,美国的少数族裔传统上更倾向于民主党。但是公务员的职业生涯往往跨越多个总统任期,被要求超越党派。因此党派政治不应该被带入公务员队伍。

2020年,国务院的官员和公务员们,特别是驻外岗位的少数族裔员工们,还面临特别的挑战。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警察沙文在执法时造成黑人男子弗洛伊德死亡。此后美国各地爆发声势浩大的示威活动。很多少数族裔员工感到特别的焦虑,报告称“就是厌倦了……我们不满意,我们感觉受到非人对待,我觉的受够了”。

美国的外交官员们需要向各国解释这一系列事件,他们需要国务卿发布声明。然而蓬佩奥却选择逃避,拒绝谴责美国国内的种族主义问题和川普政府应对不力的问题,也没有安抚国务院的少数族裔员工。

外交官员们感觉遭受“抛弃”。

全球媒体总署和旗下各电台面临同样的困境。作为美国的外宣部门,他们需要向全球输出美国价值观,向“独裁”国家宣传自由和民主。比如自由亚洲电台专门开设了维吾尔语频道,曝光中国政府对维族的所谓“压迫”等“人权问题”,谴责中国在新疆开设“集中营”。

媒体报道称,在方蓓的领导下,自由亚洲电台工作地特别卖力。方蓓本人却难逃川普“效忠派”的清洗,这不啻为一种黑色幽默

 后院起火了,要如何开展外宣工作呢?所以国会民主党特别愤怒,认为帕克正在干扰全球媒体总署的工作。

 

谁是美国人?

 笔者曾经讨论过川普上台以来,美国白人至上主义抬头的问题。那么川普也是白人至上分子么?

 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川普被白人至上分子当作了一杆旗帜。他们原本是美国主流政治之下的暗流,现在接着川普上台的势头,纷纷打扮成川普的“效忠派”,开始登堂入室。

 2004年,保守主义的政治学大师亨廷顿写作《谁是美国人》,来讨论美国的“国民特性危机”。 (塞缪尔·亨廷顿, 2010)

一般观点认为美国“多民族、多文化的联邦”,是不同种族的“熔炉”。但在享廷顿的叙述中,祖上来自英国、说英语、信仰新教的盎撒族裔白人是最核心的美国人

盎撒是番茄汤,其他民族是调味料。这就是“美国化”。

 二战结束后,各国移民涌入美国,盎撒白人的出生率却在降低,悄然改变美国的人口结构。同时,随着经济全球化,美国企业走出去,各国企业走进来,精英们也开始认同“国际主义”。其结果就是“美国人”的身份认同受到冲击,各种焦虑与冲突绑上了身份政治的符号。

享廷顿预言,如果一个人群的势力、地位和人口下降,那么下降就是无法阻止的,他们就必须起来保护自己。简而言之就是“红脖子”会反击,会开动“白人至上主义”运动,会投票给最能代表他们的人。2016年大选,他们投票给了川普。

笔者杜佳认为,亨廷顿不但“预言”了川普的当选,而且预言了川普政府时期发生在美国国务院和全球媒体总署的种种怪相。如他所言,“达沃斯人”被选民赶走,原本上不了台面的保守主义者纷纷占据高位,开始“清洗”各个部门。

只是,麦克·帕克们的“亨廷顿行为”虽然有让联邦政府部门“变白”,在实际上并没有解决美国的各种问题。

2020年,川普政府领导的各项工作都成了笑话。族裔并不能拯救美国,也不能定义美国。如果亨廷顿活到现在,会对自己以往的成果有所反思吧。

 

参考文献

美国国会. (2020年7月28日). 外交危机:川普政府治下国务院的消亡[R]. 检索日期: 2020年8月17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www.foreign.senate.gov/imo/media/doc/Diplomacy%20in%20Crisis%20--%20SFRC%20Democratic%20Staff%20Report.pdf

 塞缪尔·亨廷顿. (2010). 谁是美国人?[M]. 新华出版社.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三木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