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被塑造的政治网红

2020-09-30 15:27  

生于1996年的黄之锋,年少就已成名。

黄之锋出生于香港,父母都是基督新教徒。黄之锋的名字被赋予了某种神秘色彩。其父黄伟明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黄之锋的名字,来自《圣经》诗篇:“你的剑锋快,射中王敌之心,万民扑倒在你以下。”黄伟明坦言,希望黄之锋称为上帝手中的利器,打败仇敌。黄之锋的英文名Joshua是《圣经》记载的约书亚,是继承摩西的以色列人领袖,骁勇善战,没怎么做过错事。黄伟明坦言:“我对他的期望是完成上帝的使命,去传福音。”

现在看来,黄之锋确实成了某种“利器”,也确实一直在履行某种“使命”,只不过跟上帝毫无关系。黄之锋的锋利不是源于自我磨砺,而是被外部赋予的。黄之锋身上的故事性也完全是按照某种既定模式构筑出来的。

媒体渲染、政客支持,自我标榜,政治网红们都拿着相似的剧本。

少年成名

黄之锋自小患有读写障碍,在父母的教育下,才渐渐有所提高。黄之锋在香港中学文凭考试中仅考了19分。他学习资质一般,但在组织运动方面却很有手段。

2011年黄之锋和同学成立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反对当时香港政府在中小学推行的国民教育政策,他们组织了约10万人在香港政府总部外集会,迫使政府搁置政策。2012年,黄之锋就已小有名气。壹周刊当时刊发文章《小子当大兵》将其塑造成一个热血少年。那时候的他才15岁,却已经有了领袖意识。他说:“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另外我也坚持搬物资、派单张,即使做领袖,也要做最微小的事。”

2014年9月,“学民思潮”在“占中”行动中再次冲到最前沿,黄之锋发动中学生罢课,号召占领“公民广场”,在这些活动中他成为绝对的主角。未满18岁的黄之锋,已经深谙造势之道。

这种主角色彩迅速被西方媒体捕捉到,西方媒体不失时机地将他打扮成“自由运动家”。

各种浮夸的头衔突如其来。2014年,黄之锋登上《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配文的标题是《抗争的脸孔》。文章称,黄之锋成为了香港年轻一代的标志,在香港引发了一场“少年地震”,撼动着香港市民的心。《时代》杂志还将其列入年度全球25位最具影响力的少年名单之中。美国《外交政策》将其归入年度引领全球的“百大思想者”。《纽约时报》称赞黄之锋即理想主义与组织技巧于一身,是“戏剧化的抗议政治的老手”。2016年,“香港众志”成立,黄之锋担任秘书长。

2017年,Netflix还以他为主角拍摄了纪录片《少年与超级大国》。

西方媒体看重他的“少年”身份,少年代表着活力、激情、纯真与无害。少年与大国排列在一起,很有冲击性,很契合西方人的想象。

而事实上,这位少年的少年时代并没有那么纯粹。

(IMDB截图:《少年与超级大国》)

黄之锋的价值观以及最初的行动与其家庭及教会背景紧密相关。黄之锋的父亲黄伟明是公民党的一员,并且信仰基督教,思想和价值观均倾向英美。BBC还指出,和黄之锋一起抗争的战友,很多是他从小在教会中认识的伙伴。

香港《文汇报》2014年9月25日头版以《黄之锋“美国背景”大起底》为题,指黄之锋与美国势力关系密切,包括美方资金资助、上美国军舰由海军陆战队员教授格斗术为其壮胆等等。文章称,黄之锋之所以被美国势力看重,也正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

(香港讨论区:黄之锋与美国势力的关联)

黄之锋14岁时就喜欢把马丁路德金的名言挂在嘴边:“改变不会自动到来,而是通过持续不断的抗争”。这句话放到他身上倒可以改成:政治网红不是自发形成,而是被选中并且被持续不断地塑造。

攀附美国

黄之锋的名声散播出去以后,美国一些组织和政客开始与他熟络起来。

美国独立媒体thegrayzone报道称,自2014年以来,黄之锋等人被美国精英机构培养,作为反华运动中流砥柱。2015年,美国自由之家邀请黄之锋出席该组织成立75周年活动并让他担任特殊嘉宾。自由之家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和美国政府资助的右翼软实力组织。

 

(美国自由之家成立75周年 黄之锋等人出席活动)

川普当选总统后不久,黄之锋便得到机会出席美国国会的活动。2016年11月16日,黄之锋在华盛顿出席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活动时呼吁特朗普多多了解香港情况。卢比奥是该委员会的主席,当时他和另一名国会参议员科顿呼吁国会立法,也就是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对压制香港公民基本自由权的中国大陆或香港官员实施惩罚措施。黄之锋和卢比奥利益相通,双方建立起联系。黄之锋在脸书和推特上贴出了他和卢比奥的合影并对他极尽赞美。此后双方各取所需,里应外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