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执法:脸书严打“协同造假行为”

2020-09-27 01:11  

8月份,美国社交媒体网站脸书又封禁了一批账户。脸书专门发布了一篇报告,详细解释了这次“执法行动”的缘由。(脸书, 2020)

关键词有两个,“协同造假行为”(Coordinated Inauthentic Behavior)与“外国干涉”(foreign interference)。

前者是指个人或者机构开设虚假账号(fake account),伪装称其他个人或者组织,发布虚假信息,试图操纵公众舆论的行为。脸书称,造假者的虚假账号、页面和群组协同运作,形成“网络”(network)。串通一气的造假行为是脸书的重点打击对象,脸书已经形成常态化执法机制,每个月发布报告。

“外国干涉”是另一个会遭到脸书严打的行为。从8月的执法报告来看,脸书不但不允许外国干涉美国内政,而且据说也不允许外国通过脸书干涉其他国家(甚至自己国家)内政。

从执法报告来看,前者的严重程度甚于后者。毕竟脸书并没有禁止在平台上发表政治言论,或者从事政治活动,所谓“干涉”一说很难界定。但是一旦被发现开马甲账号,伪装成别人(或机构)从事政治活动,就一定会被打击。

俄罗斯又在干涉美大选

根据报告,脸书8月份封禁账号521个,页面147个,群组8个。另外,脸书旗下的Instagram上有72个账号被封禁。自2017年以来有100个涉及协同造假行为的网络被脸书封禁。

从数量上来看,2020年8月被封禁的453个账号来自巴基斯坦,关注巴基斯坦或者印度事务;55个脸书账户是美国公共关系CLS战略公司开设,关注委内瑞拉、墨西哥和玻利维亚事务;13个属于脸书乃至于美国网络监管机构的老对手,据报道与克林姆林宫有关的俄罗斯网络研究机构(Internet Research Agency)。

俄方这次被移除的账户只有13个,但是熟悉近几年美国社交媒体舆论战局面的都知道,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被执法。俄罗斯网络研究机构数年来持续不断在美国社交网络上输出影响力,参与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因此被美国司法部起诉。看来这个机构没有就此收敛,还想要重走一遍2016年的道路。报告称脸书已经发现并阻止了由俄方人员发动的十多次网络行动。

脸书的报告称,这次俄方首先开设了一个网站,伪装成某个罗马尼亚的新闻媒体。为了做得像,他们还招募不明真相的自由职业记者为他们撰稿。稿件使用英语和阿拉伯语,内容涉及美国、英国、埃及和阿尔及利亚等中东、北非国家事务。

然后俄方注册了脸书马甲账号,专门发水军贴扩大影响,给新闻网站引流。报告称网站瞄准“左翼群体”,在话题设置上符合进步主义人群的口味,谴责西方的帝国主义行径和腐败,关注环保议题,还会关注美国在非洲的军事政策,同时也讨论美国大选。如此这般,网站和为止引流的脸书账号颇吸引了一些网民。脸书称,这13个账号和与之相关的脸书页面有1.4万人关注。

这一切似乎伪装得很完美,那是怎么暴露的呢?很简单,俄方(笔者不知道为何)吸引到了美国执法机关的注意力。联邦调查局(FBI)对该新闻网站和有关脸书账号展开调查,然后通知了脸书。报告称,脸书再展开内部调查,揭露了事情的全貌,发现所谓罗马尼亚新闻网站的背后原来是2016年干涉过美国大选的俄罗斯网络研究机构。于是就有了这次执法。

9月17日,FBI局长雷伊(Christopher Wray)在国会作证时表示,俄罗斯依旧在试图干涉美国大选,通过社交媒体、国家媒体和其他宣传手段输出“歪曲信息”。这类“歪曲信息行动”(misinformation campaign)现在是FBI的重点防范和打击对象。

雷伊称,俄方主要反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因为他们认定民主党对俄罗斯不够友好。然而脸书的报告不是指出俄方反对特朗普么?

笔者认为,俄方似乎采用了同2016年时相似的策略:同时反对与支持两党候选人。他们的目的不是支持谁或者反对谁,而是撕裂美国社会,让反对拜登的人更加厌恶民主党,让反对特朗普的人更加厌恶右翼群体。

只是在2020年,美国的社交媒体和执法机构都很警觉,采取了一次又一次执法活动。脸书称,在过去的3年里能够做到“在他们行动越来越早期的阶段发现他们的尝试,在他们能够吸引观众群体之前就阻止他们”。俄方的企图也许不能取得如同2016年的效果。

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行动

有55个被封禁的脸书账号、42个页面和36个Ins账号来自于位于华府的美国公关公司CLS战略公司(CLS Strategies)。这家公司竟然以公关为名,把干涉他国做成了一门生意。

脸书称,来自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的客户找到这家公司,在脸书上打广告就花了360万美元。脸书上的账号和页面有超过50万人关注,Ins账号有超过4.3万人关注。

对于这家公司的行为,斯坦佛大学网络政策中心(Cyber Policy Center)有更详细的报告。(斯坦佛大学网络政策中心, 2020)

CLS公司的行动分为两部分:玻利维亚行动和委内瑞拉行动。

2019年10月20日,玻利维亚总统和议会大选。已经连任三届的前总统、社会主义运动党(Movimiento al Socialismo)领袖莫拉莱斯(Evo Morales)再次获得连任。反对派指责选举造假,随即发动大规模游行示威。

11月10日,美洲国家组织发布报告,指出选举确实存在造假。军队和警察倒戈,向执政当局施压,局面已经无法收拾,莫拉莱斯通电下野并流亡墨西哥,玻利维亚参议院第二副议长、民主社会运动党(MovimientoDemócrata Social)的艾尼兹(Jeanine Áñez Chávez)宣布就任临时总统。

这种时候应该再次组织大选,原本日期定在2020年5月3日。可是随着新冠疫情爆发,大选日期被一再推迟,目前暂时定在10月18日。玻利维亚的局势无法恢复平静,多股政治势力想要得到总统大位。

选举需要专业人士来做宣传工作。艾尼兹就任临时总统后不久,就派人以玻利维亚国家政府的名义与CLS公司接触。2019年12月5日,双方签订合同,玻利维亚政府90天支付9万美元,CLS公司“为玻利维亚设于2020年的自由而公平的选举等事务提供战略传播咨询服务”。总之就是支持艾尼兹的派系,在玻利维亚以及美国为她宣传造势。

斯坦佛大学的报告指出,这样做本身并不违法。根据美国《外国代理人注册法》,这类行为需要受到监管,CLS公司依法注册成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

CLS公司的问题是,(大概是为了让宣传显得更加可信)它创造了一批虚假账号,伪装成玻利维亚人或机构。CLS其中一个账户叫Bolificado,“人设”是玻利维亚的新闻事实核查机构,专门为艾尼兹“辟谣”。

2020年2月份到3月份,有玻利维亚媒体报道,艾尼兹打着慈善的名义,给洪水灾民送狗粮。Bolificado称这是“假新闻”,试图维护艾尼兹。

委内瑞拉行动的缘起是发生在这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危机。2019年1月,国民议会议长瓜伊多自立为临时总统,与现任总统马杜罗正式决裂,分庭抗礼。

反对派与CLS公司接触,双方开始合作。CLS公司需要在网络上支持卡普里莱斯(Henrique Capriles)、马查多(Maria Machado)和瓜伊多等反对派领导人。

CLS的网络行动从2019年2月就开始,也是通过设立假账号,打造当地人设来吸引关注。他们开设脸书页面FAN Chavista,从名字是来看,这是伪装成了前总统查韦斯的支持者(Chavista就是查韦斯支持者的意思),该页面有20,344人关注,17,391人点赞。

这个页面一开始支持瓜伊多,然而从2020年5月开始突然转向,开始攻击这位“临时总统”。5月5日,FAN Chavista发布视频,称瓜伊多的导师洛佩兹(Leopoldo López)“腐败”,而且“鄙视士兵”。

这一点很有意思,首先,这显示出委内瑞拉反对派内部并不团结。也许在2019年1月,瓜伊多自立“临时总统”时反对派尚能维持团结。但是随着反马杜罗“革命”进程的延长,反对派内部的矛盾开始激化。其次,可以看出与CLS接触的,购买这家公司服务的是卡普里莱斯的派系,而不是瓜伊多的派系。2020年8月,卡普里莱斯公开表示与瓜伊多分道扬镳。

这两场精彩的社交媒体宣传大战最终以脸书的执法而告终。斯坦福的报告认为,在当今这个互联网时代,各国的政治团体对依靠CLS公司这类“战略传媒公司”来进行“政治影响活动”的需求很大,这门生意已经成为一门显学,而且“很赚钱”。“一大堆数字市场推广公司想要提供这类服务,并且从中获利。”

结合脸书和斯坦佛的报告,CLS公司从事这类业务本身没有问题,甚至为外国政府服务也没有错,问题在于公司使用了不正当的宣传手段(“使用假账号推广内容、逃避监管”、“伪装成目标国家的当地人”、“在网络活动幕后主导的真实身份上误导人们”),以至于沦为脸书执法的对象。换言之,吃这碗饭本身没错,关键在于要讲究吃法。

输出政治影响是门生意

CLS公司是否与美国政府有关联?白宫是否在出手干涉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内政?CLS公司只是白宫的又一个对外输出影响的工具?

CLS公司在自己网站上公布了业务范围和客户名单。公司主要从事4个方面的业务:公共关系、国际业务、危机管理和法律咨询、数字业务。它的客户有外国政府、政党、国际企业、联合国组织、美国企业、大学、基金会,但是没有美国政府部门。

在对“公共关系”业务的介绍中,公司表示卷入过不少“重大政策斗争”,“包括立法和管制,既有州一级也有联邦一级”。可以推断出,公司的客户应该不包括美国政府部门。相反,它需要代理、协助美国和国际企业,乃至于外国政府和机构,对美国政府实施“公关”,发动“政策斗争”,帮助客户(特别是企业客户)获得更加宽松的环境。

因此尚无证据显示白宫在利用CLS公司干涉委内瑞拉和玻利维亚内政。

不过,笔者认为白宫是否亲自下场参与这个问题并不重要。笔者曾经讨论过美国雇佣兵公司训练“300勇士”,于2020年5月初从哥伦比亚渗透进入委内瑞拉发动袭击,试图颠覆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的事件。没有证据表明白宫策划了这次行动,但是这不是问题的关键。美国已经有成熟的雇佣兵(或者叫“私人武装公司”private military company)市场,不需要白宫点头,只要有客户提出需求,它们自然会对美国的对手发动进攻。

在法律和政策咨询、媒体公关、新媒体应用乃至于网络斗争方面,美国也已经形成成熟的产业链。CLS公司自称从事本行业已经超过20年,在华府像这样的公司还有不少。美国占据了产业高地,自然会有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的客户找上门来,根本不需要白宫里的川普总统发布行政命令。

既然是“市场经济”,委内瑞拉的反对派可以雇佣美国企业进攻马杜罗,那么马杜罗集团是不是也能雇佣美国的公关公司发起反击呢(同理,马杜罗集团能否雇佣美国的私人武装公司打击反对派呢)?没有这种可能,因为马杜罗政府正在遭受美国政府制裁,美国企业和个人都被禁止和委内瑞拉官方有业务往来。(美国白宫, 2019)而且2020年3月,美国司法部已经正式起诉马杜罗和他的政府中的头面人物,罪名包括贩毒和洗钱。

自由的市场也必须服从美国法律,因此CLS公司(和一切美国企业)只能帮助委内瑞拉反对派。不然等待它的就不仅是被脸书删号,而是被司法部起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CLS公司的玻利维亚和委内瑞拉行动效果不好。但是这没关系,因为美国还有不少比这家公司更加专业、手段更高明的公司,随时准备为这两个国家的政治势力服务。


参考文献

脸书. (2020年9月1日). 2020年协同造假行为报告[R]. 检索日期: 2020年9月22日,来源: 脸书: https://about.fb.com/news/2020/09/august-2020-cib-report/

美国白宫. (2019年8月7日). 行政命令13884号[A]. 检索日期: 2020年9月24日,来源: 美国财政部: https://home.treasury.gov/system/files/126/13884_0.pdf

斯坦佛大学网络政策中心. (2020年9月4日). 玻利维亚的派系:脸书封禁假账户[R]. 检索日期: 2020年9月22日,来源: 斯坦佛大学网络政策中心: https://cyber.fsi.stanford.edu/io/news/us-pr-firm-steps-contested-elections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水军 网络战 舆论战 美国政治 输出政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