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下注?2020美国大选背后的华尔街

杜佳   2020-09-27 01:05  

说到美国的选举政治,总有人会提到华尔街,这个词被用来指代美国的金融产业。在大众媒体口中,华尔街神通广大,能够撬动亿万美金,遥控华府的政治局面。华尔街银行家口袋里的政客比硬币还要多。

2020年又是一个大选年,距离总统选举1个半月。华尔街又有什么表现呢?

华尔街68巨头的竞选捐款

第一个问题是,谁是华尔街?或者说,谁能代表美国的金融产业?

《经济学人》在9月5日的报道中提出,根据福布斯排行,有68位从事金融行业的巨富能够代表华尔街。他们中有摩根大通的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彭博社老板迈克·彭博(Mike Bloomberg)、黑石集团老板苏世民、量子基金老板乔治·索罗斯。他们的个人财富总值约3100亿美元,他们手下的公司控制的资产总价值高达32万亿美元。因此他们当之无愧地是金融资本在人间的代表。

《经济学人》称,这68人中有52人热衷于政治,在2016年大选和2020年大选中都花钱资助候选人。

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的公开资料,在2016年大选中,金融巨头们为竞选活动捐款1.3亿美元,占当年募资总额的1.4%。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会两头下注,但是有8人只会支持共和党,9人只会支持民主党。

支持川普的金融巨头包括AQR资产管理公司联合创始人克里夫·阿斯奈斯(Cliff Asness)罗伯特·墨瑟(Robert Mercer)保罗·辛格(Paul Singer)苏世民,等。

墨瑟曾经是文艺复兴技术公司的联合首席执行官。此人热衷于政治,立场上属于右翼保守主义。除了涉足金融行业,他还资助右翼网站布赖特巴特(2017年11月,他把持有的股票卖给了自己女儿),创立了剑桥分析公司。2016年,英国脱欧派借助剑桥分析公司的技术力量,精准定位沉默的摇摆选民,一举扭转留欧派在早期的优势,促成英国脱离欧盟。

不得不提的是墨瑟与川普的前任首席战略师班农曾经关系紧密。班农在走入白宫之前是布赖特巴特的主编,还是剑桥分析公司的副总裁,总之在墨瑟手下工作。根据迈克·伍尔夫的《火与怒:川普白宫秘闻》,正是墨瑟把班农引荐给川普。 (迈克·伍尔夫, 2018)

班农接受媒体采访时常公开表达自己反对华尔街的立场,反复讲他父亲在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股市崩盘中损失掉毕生积蓄的悲惨故事。然而班农的发迹却与墨瑟这位华尔街巨头脱不了关系。可以说,正是借助华尔街的力量,班农才能来到白宫。这样来看,班农与华尔街的关系也没有这么坏。

民主党一方的金融界巨头有我们熟悉的索罗斯,还有大卫·肖(David Elliot Shaw)詹姆斯·西蒙斯(James Simons)等人。西蒙斯先生曾经与墨瑟共同执掌文艺复兴技术公司。也就是说,这家公司的一位领导倾向共和党,另一位倾向民主党。这到底是“君子和而不同”,还是公司董事会指示两人分头下注,就不得而知了。

《经济学人》发现一个新现象,那就是在2020年竞选期间,巨头们的捐款热情大不如前。截至9月初,华尔街巨头的捐款仅占募资总额的0.5%,较上次有显著减少。

2016年,墨瑟给川普的竞选活动捐款1570万美元,而2020年只有40万美元。民主党一方的“大将”索罗斯在2016年给希拉里阵营捐款950万美元,2020年给拜登阵营仅捐款50万美元。

《经济学人》认为,“川普和拜登都不能产生足够的热情”,也就是说两人在得到华尔街认可这个问题上都乏善可陈。观察美国政治的人士总是说华盛顿被华尔街绑架,至少今年不用如此担心。

更加支持民主党的迹象

华尔街真的不再关心政治吗?《经济学人》整理的华尔街68巨头捐赠情况,能否反映金融行业的整体状况?美国非政府组织“公开秘密”(opensecrets.org)一直以来致力于公开政治资金状况。对于这个问题,“公开秘密”有更宏观的数据。

“公开秘密”将美国金融行业划分为14个细分领域,再根据公开资料,分别统计各领域中的个人、企业和组织对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国会两院议员候选人捐赠情况。

如表格所示,总体来讲,金融行业在2020年的资金捐赠投入的确不如2016年,而且降幅高达26%,十分显著。《经济学人》的说法可以得到部分验证。

2020年美国金融行业对两党的捐赠金额都有所下降。其中对共和党一方的捐赠金额降幅38%,民主党一方14%。说明两党都“都不能产生足够的热情”而共和党的问题更加严重,导致在更大程度上被金融产业抛弃。

有意思的是,在2016年,民主党得到的捐赠总额少于共和党,并且在除了风投之外的绝大多数领域落后。但是在2020年,这个局面(至少目前来看)被逆转,民主党不但总额领先,而且在半数领域领先。

商业银行在2016年偏向共和党,捐赠了超过2850万美元。2020年,商业银行依然偏向共和党,但是(到目前为止)捐赠数额大不如前,对共和党的捐助近乎腰斩。

私募基金在2016年偏向共和党,在2020年投向民主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位于波士顿的私募基金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捐赠950万美元支持各位民主党候选人。这家公司的共同创始人之一是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米特·罗姆尼。是什么让罗姆尼“背叛”自己的党派?难道比起共和党失去参议院多数席位和白宫,他更担心川普连任?

公开秘密没有把金融行业的一个重要部分,投资银行,单独列出来。美国允许银行业混业经营,商业银行被允许涉足投资银行业务,因此可以不用单独列出。如果想要查看投行业的情况,可以单独核查每家机构的捐款。美国前五大投资银行分别是高盛、摩根史坦利、摩根大通银行、美国银行和花旗银行。公开秘密公布了这5个机构的捐款情况。

如表格所示,美国投行业的情况和金融行业的总体情况差不多。2020年的政治捐款(到目前为止)不如2016年,而且降幅不小。5大投行对共和党的支持已经腰斩。2016年,5大投行更加支持共和党,2020年转向民主党。到目前为止,它们对民主党的捐款已经几乎与2016年的数额持平。可以合理猜测,到11月再去统计,5大投行对民主党的支持会超过2016年的金额。

如此来看,2016年川普所谓“爆冷”赢得大选,也许不能算完全出乎意料。那时华尔街更加支持川普,这让川普的胜利符合逻辑

一直以来,川普以“非主流”的政治人物示人,在2016年大选期间表示要“排干沼泽”,即打破华尔街和华盛顿的腐败政治联盟。媒体甚至一度有川普吓坏了华尔街的说法。然而共和党一方从金融产业得到的捐赠有3.2亿美元,比民主党多了近4000万美元。这说明川普同班农一样,嘴上说反对华尔街,但都不会拒绝华尔街的资金。

川普(和共和党议员们)上台后并没有让华尔街失望。2017年末,川普和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两院通过了减税法案(即《减税和工作法》,公法115-97),该法显著有利于高收入人群,美国金融产业从业人员(特别是金融巨头们)是直接受益者。

2018年5月,川普政府又通过金融去监管法案(即《经济增长、监管放松和消费者保护法》,公法115-174),消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奥巴马政府加强的监管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川普在签署法案的时候,特别提到新法将有利于社区银行和信用合作社。然而在2020年大选期间,至少就目前来看,信用合作社从业人员却更加支持民主党。

至少就目前来看,拜登和民主党对金融行业不够“友好”。在拜登还是副总统的时候,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和民主党控制的国会通过了加强对金融行业监管的《多德–弗兰克法》(公法111-203)。川普的金融去监管法案打出的口号正是“撤销《多德–弗兰克法》极其有害的管制措施”。在2020年竞选活动中,拜登提出增加税收,特别是增加企业税,从21%增加到28%。6月29日,拜登在竞选活动上对前来捧场的华尔街人士直言,“你们中的很多人也许不会喜欢这种做法”。

据《国会山报》报道,拜登与民主党左派领袖桑德斯联合起来,要推动通过美联储和美国邮政,建立“国有银行”,同时强化对金融行业的监管。

川普政府对待华尔街“不薄”,拜登则虎视眈眈,华尔街却选择“叛变”川普,投向民主党,里面逻辑要如何理解?

佛罗里达拉力赛

媒体称,华尔街“造反”的一大原因是受不了川普的治理风格:治国无方、扰民有术、朝令夕改、政局混乱。川普给不了金融行业最需要的东西,那就是确定性。

距离大选还有约一个半月,于是华尔街在前几个月的“缺乏热情”也许还有另一个解释:金融行业正要开始发力,因为大选刚刚进入冲刺阶段。

佛罗里达州是美国大选中的大摇摆州,能够贡献29张选举人票(赢得选举需要270张)。选举民调机构库克政治报告表示,7月份,川普在佛州的民调一度落后拜登13个百分点。然而川普的劣势在缩小,在8月份仅落后3个百分点。而《华盛顿邮报》8月份的民调显示,川普仅落后1个百分点。

这让川普看到了希望。据彭博社9月8日报道,川普表示将会在冲刺阶段花费竞选资金1亿美元,以便扭转劣势。

民主党一方也不甘示弱,纽约富豪、彭博社老板,《经济学人》华尔街68巨头之一的迈克·彭博针锋相对地表示要在佛州投入1亿美元,以便保持甚至扩大拜登的优势,一定要打败川普。

彭博的资金将会主要投资在宣传领域。在佛州打政治广告是一件昂贵的事情。一位民主党的政治顾问表示,在接下来的大概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民主党一方需要在电视广告投入多达6000万到7000万美元,才能有效的巩固拜登的优势。光是巩固拜登在拉美裔中的优势,就需要花费2000到3000万美元。

拉美裔不是显著支持民主党么?佛州的拉美裔有其特殊性:他们中有约1/4是古巴裔,或者说,是被卡斯特罗革命推翻的巴蒂斯塔军政府的遗老遗少及其后代。因为这段历史,他们普遍支持共和党,主张右翼立场,敌视左翼政治团体。佛州参共和党议员马克·卢比奥就是这样的一位古巴裔美国人,他自称父母因为卡斯特罗的迫害而流亡美国。反共、反华是他的政治标签。民主党想要得到他们的支持,还需要花费一些功夫。

为何川普会在早些时候与拜登拉开多达两位数的劣势,而后来又缩小呢?

一方面,这是今年的特殊情况导致的:美国面临新冠疫情、经济衰退与种族骚乱的三重打击。川普在应对危机时表现出来的无能,让他在选民(特别是佛州这种摇摆州的选民)心中地位大跌。现在局势相对缓和,川普的支持率也有所回升。

另一方面,这是选举资金驱动的结果。《华盛顿邮报》报道,从3月24日到9月11日,拜登选举阵营在佛州的投入,比特朗普阵营多出4200万美元。现在到了冲刺阶段,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特别是富人开始加入竞赛(或者加大投入),拜登一方的资金优势在缩小。

据美国广播公司9月2日报道,包括拉斯维加斯赌场老板谢尔顿·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在内的支持共和党的资本家,新组建了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Super PAC),叫“保卫美国”(Preserve America)。从9月开始,“保卫美国”要在7各州投入3000万美元用于宣传,包括佛州。

由此来看,彭博的资金来得正是时候。2020年两党在佛州、乃至全美的选战依旧激烈。

 

参考文献

迈克·伍尔夫. (2018). 火与怒特朗普的白宫内幕[M]. 英国伦敦: 小布朗出版社.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华尔街 美国大选 彭博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