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听证: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垄断、监控与剽窃

杜佳   2020-09-27 01:00  

7月29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召开以反垄断为主题的听证会,美国四大科技巨头亚马逊、苹果、谷歌和脸书的总裁或者首席执行官参加。

在听证会之前,议员们作了充分准备,调查持续了超过1年,搜集了数百万页的材料。听证会长达5个半小时,议员们围绕着反垄断,对科技老总们提出各种问题。

四家科技巨头都具有垄断地位。亚马逊占有美国网购市场75%的份额,苹果手机在美国有超过1亿用户,美国85%的搜索通过谷歌,脸书占领了美国社交媒体95%的市场。

利用垄断地位,巨头们为所欲为,还存在非法收集用户数据、侵犯用户隐私等各种问题,甚至涉嫌违法犯罪。

“它们的权力太大了”

罗德岛州民主党议员大卫·希希林(David Cicilline)是本次听证会的主席。他发现四巨头都垄断了各自的分销渠道,都设立了自己的平台,都是“守门员”。四巨头都利用自己对数字基础设施的控制来监控其他的企业,试图把竞争对手消灭在萌芽状态,用技术力量来扩展市场权力。

“它们阻碍企业家精神,摧毁工作岗位,提升成本,降低(产品和服务)质量。简单地来说,它们的权力太大了。”

主席询问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柴(Sundar Pichai),谷歌作为搜索引擎,垄断了信息搜索渠道,对企业的运作有重大影响。美国超过85%的搜索要使用谷歌,因此很多企业依靠谷歌来接触客户。有企业控告谷歌盗取内容,限制流量,对其他网络企业造成毁灭性打击。

2010年,谷歌从Yelp(相当于大众点评)盗取饭店的信息,用于增进自己的餐饮搜索功能。Yelp要谷歌停止,调查显示,谷歌威胁Yelp,如果还敢抱怨,搜索结果就不再显示Yelp。

皮柴表示谷歌致力于改善用户体验,提供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希希林问谷歌有没有通过网络监控来寻找潜在的竞争对手?

皮柴称谷歌试图理解数据,理解客户需求,改善产品。也就是说,谷歌正是在通过网络监控来寻找潜在的竞争对手。希希林说,谷歌是互联网的门户网站,但是谷歌滥用了这个地位带来的市场权力,监控网络来寻找并摧毁竞争对手,阻碍了创新和新产业的创立,极大地增加了用户上网的费用。所有的网站,如果想要被搜索到,必须给谷歌“交税”(must pay Google a tax)。

纽约州众议员那得勒(Jerry Nadler)向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提问,根据调查显示,脸书认定Instagram是具有威胁的竞争对手,于是脸书收购了Ins。

那得勒说,2012年,脸书收购Ins的时候,扎克伯格说Ins可能会对脸书造成重大威胁,“不用成为大企业,就可以真正地伤害我们”(meaningfully hurt us without becoming a huge business)。这说明脸书把Ins认定为具有威胁的竞争对手。

在收购Ins的时候,扎克伯格说“我们真正购买的是时间”(what we are really buying is time),那得勒认为这桩收购“是为了消灭竞争威胁”。

扎克伯格回答称,Ins确实是分享照片领域的竞争对手。但是这是社交网络的一个小的方面。脸书让Ins加入,Ins也有机会获得成长。而且当年的主管部门,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全体一致同意收购。

这个回答不能让那得勒满意,他指出收购竞争对手来消灭竞争,涉嫌违反反垄断法(指《谢尔曼反托拉斯法》、《联邦贸易委员会法》、《HSR反托拉斯进步法》等有关法律)。

希希林主席称,在美国,亚马逊占网购市场份额75%,第二名是eBay,份额大约亚马逊的1/7。开网店的卖家没有选择,只能在亚马逊上开店,现在第三方卖家的数量约220万。其中37%的卖家唯一的收入来自于亚马逊,80万人依靠亚马逊来养家糊口。然而根据亚马逊的内部文件,他们被亚马逊视为“内部竞争对手”(internal competitors),因为亚马逊不仅是网购平台,也会制造并销售自有品牌的商品。

亚马逊霸凌卖家的手法很多,首先是剽窃他们的产品。

华盛顿州民主党议员结亚帕拉(Paramila Jayapal)指出,根据《华尔街日报》2020年4月的一篇报道,亚马逊可以得到平台上第三方卖家的数据。这些数据包括热销产品的销售金额、推广成本和物流成本,亚马逊利用这些数据来给自有品牌产品定价。

希希林指出,亚马逊是个“数据公司”,利用平台优势,可以知道消费者的购物车里都有些什么。其他的店主可不知道这些信息。于是亚马逊就能知道那些商品正在热销,从而推出类似的商品,与卖家竞争。

科罗拉多州共和党议员巴克(Ken Buck )称,《华尔街日报》有报道,亚马逊的风投基金通过与创业公司的合作,来得到这些公司专有的产品信息和财务信息。然后亚马逊用这些信息来制造仿冒品,摧毁第三方卖家。亚马逊的网站上仿冒品泛滥,然而官方却不管。

除此之外,亚马逊还与卖家打价格战,低价倾销自有品牌的商品。

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议员斯坎隆(Mary Scanlon)说了一个案例。2009,亚马逊认为Diapers.com是在网络上销售尿布的“首要竞争对手”(Top Competitor)。这家网站太成功了,被亚马逊视为威胁。亚马逊要消灭这家网站,采取打价格战的策略,某个内部法律文件说,1个月可以允许亏损2亿美元。

几个月后,这家网站承受不了,被亚马逊收购。然后亚马逊取消了尿布的优惠政策,把价格涨了回去。

亚马逊总裁贝索斯解释道,原本亚马逊上只会售卖自有品牌商品,后来才让第三方卖家加入。现在平台上的卖家越来越多,说明总体来讲亚马逊还是得到认可的。贝索斯说,亚马逊致力于给卖家提供各种服务,如果卖家不满意,随时可以切换到其他平台。

亚马逊除了售卖商品,还提供云服务(AWS)。许多第三方卖家会在亚马逊云上开设账户,上传公司的数据或者技术资料。科罗拉多州民主党众议员内古斯(Joe Neguse)指控亚马逊利用云服务,搜寻第三方卖家的技术,然后亚马逊会拿出仿制品。

贝索斯表示没听过这种事情。

说到抄袭、拿出仿制产品,利用平台优势推广,苹果也这样做。

苹果经营着苹果应用商店。科罗拉多州众议员内古斯称,苹果商店不准第三方开发者抄袭别人的APP,但是苹果的规则却实际上允许苹果抄袭别人的功能。

苹果的规则(Apple Developer Agreement)规定苹果公司可以使用任何开发者提供给苹果的信息,可以用作任何目的。所以苹果可以“合法”地窃取任何第三方开发者的知识产权。

苹果首席执行官提姆·库克表示不清楚这类事情,需要进一步调查。

佐治亚州民主党议员麦克白(Lucy McBeth)说,2018年,苹果引入“屏幕使用时间”(screen time)功能,旨在让人们减少玩手机的时间,让家长限制孩子玩手机。在屏幕使用时间启用之前,应用商店有其他的APP让家长控制孩子的手机使用,比如“OurPact”和“Kidslox”,家长依赖它们。然而在苹果启用屏幕时间后,就把这些构成竞争关系的 APP下架了。一位家长写信说很失望。

库克解释说,这是为了保护用户的隐私,这些第三方开发者的APP不符合苹果的隐私政策。

麦克白说,苹果在下架这些APP后,面对家长的抱怨,向家长推荐屏幕使用时间。这些APP被下架后,6个月后被允许上架,隐私政策并没有重大改变。这说明苹果的关注点不在于保护隐私,而是限制竞争。6个月的时间足够大量用户流失。

总之,四巨头都有不同程度的限制竞争的行为。他们仗着自己的体量和市场地位,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即使面对议员的诘问,四巨头的领导们谈笑风生,打太极拳,说这不过是正常商业行为,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监控美国人”

上文反复提到,四巨头都是各自领域里的“平台”和“门户”。利用这个身份,它们可以得到第三方卖家和用户的各种数据。这产生第二个问题:美国公民的隐私无法得到保证。

以谷歌为例,它的主要产品是搜索引擎,人们使用的时候会留下痕迹。谷歌还开发了浏览器Chrome,可以得知用户浏览了那些网页。谷歌提供邮件服务,还有视频网站Youtube,在注册的时候会所要用户的个人信息。通过谷歌地图,谷歌可以得知用户的地理位置信息。

议员们发现,一个网民的所有信息都被谷歌掌握了。

美国有关部门可以向科技公司发布“地理围栏搜查令”(Geofence warrant),要求进入公司的数据库来找寻某个地理范围内(即“地理围栏”)的移动设备。

北达科他州共和党众议员阿姆斯特朗(Kelly Armstrong)称,执法部门越来越多地使用地理围栏搜查令,要求技术公司公开设备的地点信息。法庭文件显示,2017到2018年,谷歌收到地理围栏搜查令增加了150%,2018年到2019年增加了500%。技术公司先得掌握这些信息,然后才能提供给执法部门。现在的问题是,有关部门发一个搜查令,就可以知道任何人的位置信息。阿姆斯特朗说人们知道了会被吓坏的。

阿姆斯特朗是美国联邦议员,也是“体制”的一部分,但是他也认为美国执法部门和科技公司的这类行为不妥当。

2007年,谷歌收购了网络广告公司“双重点击”(DoubleClick)。为了制作个性化的广告,这家公司会通过用户浏览网络的数据分析他们的习惯和偏好。现在谷歌具备了这种能力,“将用户的个人信息和上网行为习惯结合起来”。

佛罗里达州民主党议员德明斯(Val Demings)指出,谷歌承诺尊重用户隐私,但是却没有遵守承诺。2016年6月,谷歌采取新政策,将旗下各类产品搜集的数据融合在一起。

“(谷歌)现在可以结合我在谷歌上的所有数据,比如我的搜索、谷歌地图的位置信息、Gmail邮件的信息,以及我的个人身份信息、几乎所有的浏览网页的记录,完全令人震惊!”

德明斯说谷歌收购双重点击显示出一个趋势,谷歌在监控美国人,谷歌利用自己的市场主导地位,用户没有选择,只有交出自己的信息。有了用户的信息,谷歌就能定向发送个性化的广告(behavioral Ads),而广告是谷歌盈利的大头。更多的用户信息,带来更多的利润。

皮柴承认谷歌这样做,不过坚称这都是为了改善用户体验,为了“帮助用户”,而且完全合法。

纽约民主党议员那得勒问,谷歌通过Chrome浏览器搜集用户的数据,谷歌有没有把这些数据用于广告,或者训练算法?

皮柴称,谷歌的确这样做,但是会实现征求用户的同意。而且用户可以选择关掉个性化的广告服务。

2006年,谷歌收购Youtube。现在这家网站是美国最大的视频平台。宾夕法尼亚州议员斯坎隆(Mary Scanlon)称,有很多儿童也在上面看视频。联邦法律禁止搜集13岁以下儿童的数据,但是去年联邦贸易委员会发现,谷歌明知故犯,在Youtube上搜集儿童的数据,提供给广告商。

皮柴称大概不会有这种事情,因为13岁以下的儿童不能开设Youtube账户。

2004年,脸书的隐私条款承诺“我们没有,也不会使用缓存从任何用户处收集私人信息”。但是麦克白议员指出,脸书实际上并未兑现承诺,而是一直都在用缓存来搜集用户的信息,完全不顾用户隐私。

扎克伯格开始否认有这种行为,后来不得不承认。

不爱国与阴谋论

总体而言,民主党的议员关注反垄断议题,共和党的议员关注其他议题。共和党的议员们还给四巨头拟了两大“罪状”:不爱国、打压保守主义言论。

四巨头都是美国企业,而且由于各种原因,在中国没有业务(或者如亚马逊只有很少业务)。但是议员们指控这些企业与中国合作,甚至于中国军方合作。

科罗拉多州的巴克议员称,前任参联会议主席邓福德上将向国会作报告时指出,中国军方正在利用谷歌的产品。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议员济慈(Mate Gaetz)说谷歌拒绝与美国军方合作,但是在中国设立有AI中心,同中国的大学合作,接受中国军方以百万美元计算的拨款,增进中国歼-20战斗机的目标瞄准能力。邓福德称谷歌“正在直接帮助中国军方”,这种行为就是“叛国”。

皮柴解释称,首先谷歌同美国军方一直都有合作,谷歌引以为荣,明明就是“爱国企业”,今天怎么突然就叛国了?其次同中国合作一事乃是夸大其词,谷歌的中国AI中心只有很少人,做一些开源项目而已。

笔者对军事问题有一些涉猎,看到这段问答吃了一惊。济慈作为联邦参议员,邓福德作为参联会议主席,拿到情报也应该甄别一下,别什么都拿来说。他们应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歼-20战机乃是中国最先进的战斗机,研发单位、人员必须可靠。谷歌一个美国企业,而且还是经常与美国军方有合作的美国企业,即使愿意提供服务,中国政府和军方也不会允许。

共和党议员还指控科技巨头打压保守人士,特别支持川普总统的人士,甚至川普总统本人。威斯康星州议员森森布伦纳(Jim Sensenbrenner)质问扎克伯格,川普发帖子宣传用羟氯喹治疗新冠,怎么就被拿下了?

扎克伯格说,首先那是推特干的,不是我们脸书。

其次,扎克伯格表示,脸书尊重言论自由,但脸书和美国有关部门有合作,遵照疾控中心的指示,管制新冠疫情和公共卫生方面的言论。关于疫情的“有害言论”和假消息一定会被拿下,不然会造成社会问题。

佛州的斯杜比议员说,他试图在Youtube上传两段视频,一个是医生讨论羟氯喹疗法,另一个讨论学生返校并不危险。这些视频上传后就被屏蔽,说是违反了网站的政策。医生讨论药物,医生认为学生可以返校,这种视频为啥违反Youtube政策呢?

笔者这时候倒想替谷歌辩护。截止8月12日,美国新冠确诊病例5,112,474个,死亡161,011人,已经超过二战后美国历次战争阵亡人数总和。在防疫形势如此紧迫的今天,斯杜比作为联邦议员,竟然说返校不危险,这是嫌传染还不够多么?传播这种有害言论,仅仅为了与白宫保持高度一致。这种官员,媚上欺下,毫无政治德性。传播明显坑害公众的不负责任言论,只是被屏蔽,处罚已经很轻了,应该封号才对。这位斯杜比是怎么当上众议员的?坑选民真的好么?

共和党议员们反复纠缠这些问题,险些让听证会变成闹剧,而且引发了民主党议员的不满。他们提醒共和党人要专注反垄断的议题,别整天传播阴谋论,整个就是被迫害妄想(persecution complex)。

再说了,脸书上的马甲账户有多达65亿,仇恨言论大行其道,假消息没人管,右翼帖子大受欢迎。布赖特巴特一个号召人们不要带口罩,而且说羟氯喹可以治疗新冠的视频,5个小时就有2000万播放量,超过10万评论。这说明保守势力根本没有受到打压嘛。

这说明科技巨头们掌握用户信息很积极,对打压竞争对手很在意,在该监管的地方却不管不问。

希希林主席指出,这就是问题,科技巨头们实际上垄断了市场,可以为所欲为,有关部门也奈何不得,用户没有选择。“经济权力的高度集中通常带来政治权力的高度集中。这些调查直击核心问题,我们到底是人民自治,还是被私人垄断者统治。美国的民主体制总是在和垄断权力开战。”他提出把巨头们拆分,如洛克菲勒标准石油公司故事。

“我们也许会有民主,我们也许会允许财富集中于少数人,这两者不可兼得。”

美国政府还拿得动刀么?笔者认为很难,首先议员们自己都没有共识。这次听证会体现出,大部分共和党议员只关心企业是否“爱国”,是否反对中国,是否支持自己的党派。至于垄断、侵犯隐私、坑害用户这类问题,他们几乎不关心。

祝希希林主席好运。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美国社交软件 脸书 科技巨头 监控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