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福号调查报告:病毒的神秘起源与甩锅大赛

杜佳   2020-09-27 00:27  

美国海军“罗斯福号”(CVN-72)航空母舰,在经历过春夏之交的新冠疫情风波后,又恢复部署状态。目前,这艘核动力航母已经返回加州圣迭戈军港。

由新冠疫情引发的一系列事件,在3月31日《旧金山纪事报》刊载“罗斯福号”原舰长克罗齐耶的备忘录之时达到高潮,对航母、舰队乃至美国海军都产生重大影响。克罗齐耶随即被原海军部长莫得利解除职务,仅数天后,莫得利辞职。美国海军对事件展开全面调查。

6月19日,美国海军终于发布调查报告。新冠疫情是如何在舰上爆发的?克罗齐耶等海军领导对疫情的处置是否恰当?克罗齐耶是否可以官复原职?调查报告试图给出解答。

病毒来源依旧不清楚

“罗斯福号”是美国海军新冠疫情的重灾区。调查报告表示,舰上4800多名官兵有多达1248人确诊。航空母舰大部分时间在海上巡航,与外界接触很少,病毒是怎么登上舰船的?疫情是如何在舰上爆发的?

在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后,美国海军表示病毒的来源依旧不清楚。

一切得从2020年1月17日说起。“罗斯福号”离开加州圣迭戈军港,前往西太平洋部署,加入第九航母战斗群(CSG-9,以下简称“九航战”),隶属于第七舰队(第七舰队司令部,以下简称“七舰司”),归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统制(以下简称“太舰司”),部署区域归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统辖(以下简称“印太司”)。(美国海军部, 2020)

美国海军决定派遣九航战3月初前往越南岘港,参加美越邦交正常化25周年纪念活动。

1月末,中国政府开始为对抗疫情采取严厉措施。1月25日,七舰司对舰队医务部门发布对抗新冠病毒的指导意见。

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疫情是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事件。印太司随后发布通告。

2月2日,“罗斯福号”上有两人确认感染诺如病毒(norovirus),症状包括腹泻、呕吐、恶心和反胃。24小时之内,舰上开始执行防疫措施,强化卫生和消毒措施。官兵们被告知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接到命令每天使用清洁剂给全舰消毒。舰长、大幅亲自主抓卫生防疫工作。官兵出现感冒症状就会被隔离观察,由舰上的资深医疗官负责。这些措施一直持续到新冠疫情期间,而且不断强化。

报告称,很快诺如病毒就被铲除。2月15日,七舰司发布指导应对疫情的20-057号命令(Tasking Order 20-057)。2月24日,美国疾控中心发布对越南的旅行警报。此时越南有16名确诊病例,都集中在河内和附近地区,距离岘港较远。

美国海军、印太司等有关部门开始评估要不要继续进行越南访问,结论是可以继续。美方认为越南对疫情控制较好,而且到时候舰队自己采取预防措施,就可以避免有官兵感染新冠病毒。太舰司专门制定了疫情期间舰队访问岘港的方案,并上报印太司通过。

美方认为,越南属于“绿区”,访问风险可控。3月5日,“罗斯福号”航空母舰和“邦克山号”(CG-62)巡洋舰抵达岘港,访问活动正式开始。这一天,越南没有确诊病例。“罗斯福号”上约4500名官兵上岸参加活动,或者娱乐消遣。越方贵宾、媒体人员则上舰参观、采访。

3月8日,情况突变。越南政府通报美方,岘港的万达酒店的两名英国客人确诊新冠病毒。美方立刻开始排查,发现“罗斯福号”上共有39名官兵造访过、住宿过或者正在住宿万达酒店。39人被带上航母隔离和检验。3月9日“罗斯福号”离开岘港,启程返回关岛。

根据检验,39人无一人确诊。美方认为直到此时“罗斯福号”上没有新冠病毒。

从3月9日到23日,“罗斯福号”在海上航行,有29人从菲律宾的克拉克空军基地乘机登舰。这29人都接受了检验,无一人确诊。23号之后,由于疫情在菲律宾蔓延,乘机登舰被叫停。

3月17日,美国50州都出现确诊病例。20日,关岛有12人确诊。

“罗斯福号”领导和关岛基地领导开始讨论舰队抵达时,官兵上岸的注意事项。看上去此时舰队需要关心的事情是防止疫情从关岛扩展到军舰。3月22日,万达酒店39人隔离期结束。

23日,舰上有两名官兵出现疑似症状。24日,舰上3人确诊,其中两人来自海军航空兵,1人来自核反应堆部门。他们3人都不是万达39人的一员,也不是克拉克基地29人的一员。

自此时起,疫情在舰上爆发,最终约1/4的官兵被感染。

回到最关键的问题,病毒是如何出现在“罗斯福号”上的?

报告认为,嫌疑最大的是两个人群,“万达酒店39人”和“克拉克基地29人”。但是这两个人群经过检验后无人确诊,他们的嫌疑都被排除。感染的源头在哪里,报告称尚不清楚。也许“罗斯福号”在岘港停靠期间,有“未被发现的新冠病例”(所谓“无症状病例”)登上了舰船。

上岸还是不上岸?这是一个问题

报告认为,“罗斯福号”上出现新冠病毒,防护工作百密一疏,但是有关方面已经尽力,不需要苛求让其负责。也不能因此就说当初访问岘港的决策不对。

疫情开始之后,“罗斯福号”、关岛基地、七舰司、太舰司、印太司乃至海军部赶紧开始应对工作。由于各级领导意见不统一、沟通不到位等原因,对疫情的应对效果并不如人意,最终导致疫情失控。

舰上出现确诊病例后,“罗斯福号”加大卫生工作力度,全舰每天用消毒剂清理两次。3月25日,舰上有4人确诊,被空运至关岛的海军医院。九航战向上级请求4000个符合疾控中心的房间用于隔离。

3月26日,33人确诊。七舰司认为应当让所有水兵下船隔离,问题是去哪找4000多个单间呢?关岛基地的接待能力有限,司令官表示如果“罗斯福号”27日抵达,他们可以准备大概600个隔离床位。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军提议把舰上官兵转移到日本冲绳岛。

太舰司认为,应该保证舰上官兵所有人接受检验。但是七舰司认为“100%(检验)是我们所希望的,但是不太可能”,当务之急是先让官兵上岸,在考虑检验的事情。

27日,“罗斯福号”抵达关岛,舰上有36人确诊。到岸后,“罗斯福号”和九航战着手安排确诊人员上岸,以及没有接触感染的关键人员上岸(以便华府有命令,舰船就可以随时发动)。共264人上岸。

七舰司表示“希望尽可能多的官兵尽快下船”,但是第七舰队的幕僚长表示舰上官兵要先检验才能下船。但是此时“罗斯福号”上的检验能力低下,大约每天检验200人。如果没有外界帮助,舰上官兵排队检验要等上大半个月。

太舰司表示,正在争取韩国实验室的援助,到时候可以每天检验1000人。但是这需要多长时间呢?“罗斯福号”和九航战认为,在检验问题上纠结纯属浪费时间,现在应当讨论如何尽快让官兵下船。

那么到底应该先下船,还是先检验?要如何加快检验速度?报告称,对于这些重要问题,各级指挥官们并没有沟通和讨论。

3月28日,“罗斯福号”接收了一批新的检验器材,但是需要12到14天的准备时间才能使用。“罗斯福号”大幅给舰长汇报称船上条件过于拥挤,不符合疾控中心和海军关于抗疫工作的规定,建议尽快让尽量多的官兵下船。九航战决定先下船,后检验。

但是意料之外的时期发生了。关岛基地内的一处隔离设施,是在体院馆内临时搭建的,条件较差。关岛基地保障能力有限,无法确保上岸隔离的官兵有足够的食物。在岸上隔离的官兵通过社交媒体抱怨。

“罗斯福号”认为,关岛基地的临时隔离设施不符合美国疾控中心的标准,现在需要给舰上官兵找到足够的、符合条件的隔离设施,再让官兵下船。“罗斯福号”的资深医务官告知七舰司和太舰司的医疗部门,有4500人需要单间隔离。

七舰司让陆战队第三远征军把营房空出来作为隔离设施,如此可以得到5700个房间。“罗斯福号”和九航战被告知开始准备向冲绳岛转移。克罗齐耶询问了在冲绳岛嘉手纳基地的熟人,却被告知没有足够的房间。“罗斯福号”的指挥官们认为七舰司安排的冲绳方案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3月29日,舰上有53人确诊。资深医疗官给九航战发邮件表示在“罗斯福号”上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我们失败了”。这天“罗斯福号”检验120人,还有4389人等待检验。约1000名官兵在舰上隔离。舰上的资深医疗官认为,舰上条件太差,隔离起不到作用。大幅认为舰上的临时隔离设施简直是在制造“人类痛苦”。舰长在他们的建议下将隔离人员释放。报告称克罗齐耶在做出如此重大决策时没有与七舰司与太舰司讨论。

太舰司表示除非经过同意,没有人可以离开关岛。调查报告认为这相当于叫停了冲绳方案。

在3月28日,关岛政府开始计划安排官兵上岸住酒店隔离,关岛总督表示需要太舰司或者印太司正式发需求函。30日,九航战将此方案上报给七舰司,然而七舰司要求九航战继续关注冲绳方案。

海军部长莫得利明确反对酒店方案,他认为舰上官兵必须100%经过检验,而且最多只能在港口活动。七舰司和太舰司认为关岛本身就出现新冠疫情,军队不应当去给地方过多的压力。

报告称,此时“罗斯福号”和九航战的指挥官们处于“崩溃”状态。他们认为上级每天在把时间浪费在各种不切实际的方案上,而没有真正想办法解决问题。调查报告同时认为,克罗齐耶等一线指挥官没有与上级做好沟通,没有及时反映他们的看法。

就是在30日,舰长克罗齐耶发表了公开信和备忘录。31日,《旧金山纪事报》刊载了克罗齐耶的备忘录,全美哗然。调查报告表示,他们尚未查出备忘录是被谁泄露给媒体的。

“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

克罗齐耶把邮件发动给了10个收件人,包括九航战、太舰司、海军作战部幕僚长。邮件没有被发给七舰司。克罗齐耶在准备邮件的时候,没有与九航战的指挥官沟通。调查人员认为,这是克罗齐耶的第一条“罪状”:没能做好与上级的沟通。

邮件的内容,笔者讨论过。简而言之,克罗齐耶希望尽快安排舰上官兵下船。领导部门在收到邮件后,很快做出反应,与“罗斯福号”方面取得沟通,对克罗齐耶“发射红色信号”表示感谢。太舰司表示,对于联系酒店的事情,已经在做了。31日,太舰司正式向关岛方面发出酒店房间的需求函。

调查人员认为,这说明克罗齐耶的邮件没有导致“新的行动”,没有让官兵的处境有实际的改善。因此,邮件和附件的备忘录“是不必要的,对已经由更高层积极推进的行动没有正面影响”。相反的,邮件在媒体上的曝光,“导致海军和关岛政府关系紧张,可能让舰上官兵进入岛上酒店的谈判更加复杂”,太舰司和七舰司认为“信件为与关岛总督的酒店谈判造成了显著的挑战”。

调查组承认克罗齐耶发布邮件是出于好心,但是客观上造成负面的后果。这是克罗齐耶的第二大“罪状”。

根据调查报告,印太司以及美国海军高层没有错,即使他们在明知道越南出现新冠疫情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访问岘港,即使调查报告也认为病毒最有可能就是在岘港访问期间登上“罗斯福号”。

太舰司和七舰司没有错,即使在疫情爆发后,它们在关于上岸还是不上岸、住酒店还是不住酒店、去冲绳还是不去的问题上互相矛盾,并且自我矛盾。

唯一有错的是九航战和“罗斯福号”的有关指挥人员,特别是前舰长克罗齐耶。报告认为他在3月24日出现确诊病例后,没有“采取更多的措施为其他的舰员减缓新冠病毒在舰上传播”,而且还未经上级同意就释放隔离人员,最终疫情在舰上失控。

特别是3月27日“罗斯福号”抵达关岛之后直到3月31日的四天里,克罗齐耶等前线指挥人员没有能制定让舰员下船接受隔离。这是克罗齐耶的第三大“罪状”。

报告认为克罗齐耶应该对应对疫情失利负主要责任。

即使报告已经说明,他们的决策面对各种硬性约束,而且上级的指导意见还互相矛盾。

总之,克罗齐耶有错就对了。因为如果不是克罗齐耶有问题,就是领导们有问题。从七舰司直到海军部,一个都跑不掉。

调查人员认为,原“罗斯福号”舰长、海军上校军官克罗齐耶在对抗疫情期间的表现不符合美军的标准,“没有展现有效的领导力”,他不能官复原职,而且不能担任其他“海上的或者陆地上的领导职位”。

这说明,美军对克罗齐耶的处理相当严厉,几乎堵死了他在军队的前程。克罗齐耶等舰队指挥人员在七舰司提出冲绳方案后就对七舰司失去信任,而九航战的指挥官斯图亚特·贝克少将没有能及时调解克罗齐耶和七舰司的关系,而且对克罗齐耶发邮件一事不知情,要付间接责任,暂时不能升迁。

调查报告出来后,很多人都不满意。华盛顿州民主党众议员亚当·斯密表示将单独展开调查。他认为现有的报告把责任都推给一线指挥官是不对的,仿佛克罗齐耶就是海军指挥链条上的薄弱环节,把他消灭了就好了。疫情在“罗斯福号”上爆发,海军上层也有责任。

笔者倒是希望,新的调查能真的有点新意,把病毒怎么上舰的,而又是怎么传播的这种关键问题搞清楚。至于分配责任这种问题,就不要更再深入讨论了。


参考文献

美国海军部. (2020年6月19日). “罗斯福号”调查报告[R]. 检索日期: 2020年6月23日,来源: 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 https://news.usni.org/2020/06/19/tr-investigation-fallout-crozier-wont-be-reinstated-strike-group-co-promotion-delayed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罗斯福号 病毒 美国海军 川普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