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政治实验”:极右翼军事独裁?

独家网   杜佳   2020-06-05 10:07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警察德雷克·沙文(Derek Chauvin,注:Chauvin正是“大国沙文主义”Chauvinism一词的词源)在执法时造成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

这起警察暴力执法事件已经在全美数十个城市引起抗议。后来抗议恶化成骚乱,商店被劫掠、政府修的公租房被焚毁、CNN总部被打砸,记者在报道时被警方逮捕,全美各地陷入混乱。

1

(CNN:明尼安那波利斯,一名示威者在一栋燃烧的建筑前挥舞美国国旗。)

明州执法机构和检察部门动作很快。5月29日,亨内平县检察长正式起诉沙文警官,指控他一个三级谋杀罪和一个二级过失杀人罪。如果罪名成立,沙文将面临数十年的监禁。

“我不能呼吸了”

检方的起诉书帮助还原事件全貌。

5月25日傍晚,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接到报警称,有人在芝加哥大道使用一张20美元的假钞。两名警察赶到现场,找到嫌犯乔治·弗洛伊德,给他带上手铐并实施抓捕。

弗洛伊德不配合警方的抓捕,拒绝进入警车,倒在地上,自称有幽闭恐惧症。沙文赶到,他和其他警察一起把弗洛伊德抓入警车。

几分钟后,弗洛伊德在警察的后座被弗洛伊德拖出来(为什么把人抓入警车了还要再拖出来?《纽约时报》称这个行为太迷,他们也不知道),脸朝下趴在地上,被几名警察合力摁住。沙文用左腿的膝盖压住弗洛伊德的脖子。弗洛伊德感到不适并开始求饶,“我不能呼吸了”,“求你了”,在地上前后扭动。

2

(《洛杉矶时报》)

警察说:“起来,去警车里!”

弗洛伊德说:“我会的!”

“起来,去警车里!”

“我动不了!”

“起来,去警车里!我可是一直都在等着!”

“啊……”

“起来,去警车里!”

“妈妈!”

“起来,现在就去警车里!”

“我动不了了!”

……

“求你了,我不能呼吸了!”

不要杀我!”

一名警察问“我们应该把他翻过来吗”?沙文说:“不,保持这个我们抓住他的姿势。”一名警察说:“我在担心精神错乱,还有其他的东西。”沙文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让他趴在地上。”起诉书说,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名警察“挪动位置”。(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检察长办公室, 2020)

不到5分钟,弗洛伊德不动了。不到6分钟,弗洛伊德停止呼吸,不再言语。一名警官建议把他翻过来,另一名警察试了试弗洛伊德的右手手腕,发现已经没有脉搏。起诉书说,直到这时,这些警察还是没有挪动位置。

约8分半钟,沙文把膝盖从弗洛伊德的脖子上挪开。弗洛伊德被送入医院,在亨内平县医疗中心被宣布死亡。

起诉书说,沙文把他的膝盖压在弗洛伊德的脖子上一共8分46秒。在弗洛伊德失去意识后,这个动作还坚持了2分53秒。“根据警察的训练,当(抓捕)对象处于俯卧的姿势,这种拘束手段本身就很危险。”

沙文被警察局开除,然后被逮捕,并被指控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

根据明尼苏达州的法律,加害者“持续对他人极其危险的行为,明显不怀好意,不顾及别人的生命”而导致被害人死亡,可以被指控为三级谋杀(third-degree murder)。构成犯罪要素,不需要加害者事先谋划,或者主观故意(without intent to effect the death of any person)。(明尼苏达州立法机构, 2019)

美国大部分的州只有一级谋杀罪和二级谋杀罪,只有明尼苏达州等少数州有三级谋杀罪。在其他州,主观故意被视为构成谋杀罪的要素,但是在明州不需要。笔者认为,这种立法正是为了惩罚虽然“没有实现谋划”,但是“不顾及别人声明”而致人死亡的冷血行为,即沙文杀害弗洛伊德这种情况。如果沙文并定罪,最高面临25年的监禁。

明州法律规定,如果由于加害人的“重大过失”(culpable negligence),把被害人置于他自己制造的“不合理的险境”,“有意识地冒险”而导致被害者死亡,构成二级过失杀人最(second-degree manslaughter)。如果沙文被定罪,最高可以判处10年监禁。

坚决开枪镇压!

那么川大统领在干什么呢?

笔者提到过多次,川普的基本盘是白人“红脖子”,但这不代表川普可以明目张胆地歧视黑人。至少他需要黑人的选票。

5月24日,川普心情很好,发推特号召全美黑人学习他发布的爱国主义材料。在川普治下,黑人失业率创历史新低,共和党才是黑人的大救星。

5月25日,川普主要在揭露“奥巴马门”(OBAMAGATE)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腐败”行为,大概没有注意到明州的事件。

接下来的几天,大规模抗议在明州爆发,蔓延到美国多个城市,而且升级成暴乱。但是川普浑然不觉,继续把全部精力用来攻击的政治对手。

3

到了5月29日,川普终于不能再假装抗议不存在,因为示威群众就在白宫外面。“我不能坐视发生在伟大的美国城市,明尼安那波利斯”。川普称,游行示威出现失控,“完全就是缺乏领导”,他会派出国民警卫队,威胁铁腕镇压“一旦出现抢劫,就开枪”

开枪射击抢劫者(shoot the looters),看上去没问题,难道维持秩序不是总统的工作?在美国,这句话有问题,特别是针对黑人的时候。1950年代,白人至上主义者私刑处死黑人,说这句话作为借口,把黑人污蔑称抢劫者。

4

(川正熙大统领阁下已经下令开火!)

当晚,因为白宫外面出现示威人群,川普躲入白宫地堡。内部匿名人士告诉媒体,当时白宫的威胁等级升级为“红色”。

5

川普抱怨,推特上全是“中国和极左翼民主党”散布的谎言。他用全大写字母写下“中国!”然后又指控上街抗议的群众是“有组织的团体”(organized group),难道这是在指控中国作为“敌对境外势力”遥控指挥了美国境内的抗议活动?

6

5月30日,川普在推特上号召明州执法部门“强硬起来,起来战斗”,学习麦克阿瑟将军和巴顿将军。“力量!”

没有人比川普更懂历史,此时总统是在号召军警们学习这两位将军镇压“补偿金远征军”事件。

美国派出百万大军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美军的退役老兵没有补助金。1924年,美国政府通过《大战重订补偿法》(The World War Adjusted Compensation Act),给老兵们发放补偿金凭证。这相当于一种期权,到1948年兑现。

1929年,经济大萧条,很多老兵失业,没有收入,生活困苦。1932年春夏之交,17000名老兵带着他们的家属共43000人聚集在华府,要求美国政府提前兑付补偿金凭证,史称“补偿金远征军”(bonus army)事件。

老兵们进入宾夕法尼亚大道,在白宫和国会前扎营。他们来到这里和平请愿,扛着国旗游行,没有携带武器,没有采取激进行为。“在世界上有记载的成群结队的饥民当中,这些退伍军人是最守规矩的。” (威廉·曼彻斯特, 1974)

时任美国总统胡佛却把他们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全国脑满肠肥的人对食不果腹的人是越来越狠心了”,调集军队进入华府清场。陆军总参谋长麦克阿瑟调来步兵、骑兵和坦克。第三骑兵团和6辆坦克,在少校团长巴顿的带领下开赴宾夕法尼亚大道。

老兵们看到这幅情景,一开始以为这是阅兵式,他们不相信现役军人会镇压退伍军人。巴顿的骑兵突然拔出佩刀,向人群发起冲锋。步兵紧随骑兵压上,向人群投掷催泪瓦斯。美联社报道称“此情此景,就像1918年大战中的无人地带一样”。人的身躯抵挡不住刺刀和坦克,老兵们2人死亡,55人受伤,135人被捕。妇孺儿童也遭受伤亡,有两名婴儿被瓦斯毒死,“是胡佛总统下令毒死的”。

麦克阿瑟认为这些老兵试图颠覆美国政府,是“赤色分子”、“不法分子”、“刑事犯”,下令手下士兵镇压毫不手软。今天川普难道也是认为抗议人群想要颠覆美国政府。他在推特上高呼“中国”,是在说游行群众是中国支持的“共产分子”?难道他想要效法麦克阿瑟、巴顿故事,调集坦克将示威群众镇压?

军事独裁的“试验”?

5月29日,全美各地发生骚乱,40个城市宣布宵禁。川普的推特没有一条谴责犯案的白人警员,反而不断发推特,将示威者称为“暴徒”、“人渣”、“低等生命”,叫嚣出动军队铁腕镇压。

7

川普经历白宫地堡后,终于找到了靶子,那就是左翼组织“反法西斯”(ANTIFA)。

5月31日,司法部长巴尔宣布跨州参加“暴乱”属于联邦犯罪,严惩不贷。6月1日,川普宣布“美国将会把反法斯西指定为恐怖组织”。

这条推特遭到数万人的揶揄。广义上的“反法西斯”可以指自1930年代以来反对法西斯独裁政权的运动;狭义上的“反法西斯”指川普上台之后,打着“反法西斯”旗号反对右翼势力、反对川普政府的美国激进左翼运动。但是不管取哪一个含义,“反法西斯”都是一种思潮、一种社会运动,它是去中心化的,不是一个“组织”,从技术上来讲没法被定义为“恐怖组织”(terrorist organization)。

《纽约时报》认为,美国没有针对国内恐怖组织的法律,没有法律程序可以让总统这么做。

如果川普想要把“反法西斯”打成“恐怖组织”,需要先让国会通过法案。他这样通过推特,或者通过行政命令强行宣布是不行的。

但是《华盛顿邮报》担心,这次川普的呼声不仅仅是一种“说辞”,他的意图是把所有反对他的左翼势力都打成“恐怖组织”,以便使用国家机器镇压。

8

(川斗焕:ANTIFA明显全都是暴徒!)

不通过立法机构,直接镇压反对派,这是右翼军政府的做法,是对美国宪法体制的严重破坏。川普要是能这样做,和独裁者有何区别?11月也不用大选了,让川普直接连任好了。川普的一只脚已经踩在了美国政治的卢比孔河上。

6月1日,川普与各州州长召开电话会议,部署戡乱戒严。

目前各地维持秩序的工作,主要由警察和国民警卫队进行。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Army National Guard),有兵力约35万,听从五角大楼指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也参加了电话会议,他指出只有少量国民警卫队动员,这是目前弹压不力的主要因素。他呼吁各州动员“目前10倍”的兵力,“统治战场空间”(dominatethe battle space)。埃斯珀称已经和参联会议主席谈过了,全力支持各州恢复秩序。

这番言论火药气息浓烈,川普表示支持,但是各州看法不一。明州州长提姆·沃尔茨(Tim Walz)表示反对,称“和平的抗议者想找个台阶下”,何必扩大冲突呢?

沃尔茨说全美有55个城市出现游行抗议,其中22个城市出现暴力事件。反过来说,目前大部分的游行示威都是和平有序的,镇压的手段不需要进一步升级。

明州州长说得没错。在前几日的暴乱之后,美国的示威群众开始自发维持秩序,避免与警方发生冲突。6月1日,纽约出现数万人游行集会,过程比较和平有序。期间有暴徒试图殴打警察,被游行群众阻挡。

然而川普对这个说法不买账,指责明州军警镇压不力,说这是一场“试验”(we automatically have our experiment),明州军警“软弱而可悲”,接下来要进入“第二部分”,“那就是统制”。总统让州长“放手去干”,“那将是一幅美丽的画面”(It's a beautiful thing to watch)。

9

(川斗焕:在明州试验军管,然后推向全美!)

“试验”是什么意思?难道川普希望事情闹大,好派出军队镇压,再实施军事管制?把反对自己的左翼团体,即使是和平集会,也要统统打成暴徒,然后直接镇压?

“你们要把这些人都抓起来,你们要审判他们……他们得判个5年10年的。”

目前国民警卫队仅仅出动一些轻装部队参与维持秩序的工作,但是国民警卫队的编制中有不少重装部队。以驻明州部队为例,第三十四步兵师第一旅级装甲战斗队(1st ABCT)有5200兵力,装备M1“艾布拉姆斯”坦克和M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这只重装部队尚未出动。如果按照国防部长埃斯珀动员“目前10倍”兵力的做法,坦克就要开上街道了。这就是川普希望看到的“美丽的画面”?

圣·约翰教堂就在白宫外面。6月1日傍晚,不少示威群众在这里聚集,和平表达抗议。突然一队警察冲出,用警棍和催泪弹将他们驱散,连记者也挨了打,摄像机被砸。川普从白宫出来,走过已经被清空的街道,在教堂前举起一本《圣经》。

10

(ABC新闻)

此时的川普,像极了他所仰慕的极右翼“强人”独裁者。也许这就是“试验”的本意呢。

 

参考文献:

明尼苏达州亨内平县检察长办公室. (2020年5月29日). 明尼苏达州诉德雷克·沙文[N].检索日期: 2020年6月1日,来源: CNN:https://edition.cnn.com/2020/05/29/us/derek-chauvin-criminal-complaint-trnd/index.html

明尼苏达州立法机构. (2019). 明尼苏达州法律2019年版刑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6月1日,来源: 明尼苏达州立法机构:https://www.revisor.mn.gov/statutes/cite/609.195

威廉·曼彻斯特. (1974). 光荣与梦想:1932~1972年美国叙事史[M]. 北京: 中信出版社.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美国暴乱 美国警察 暴力执法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