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问题:疫情下的物资短缺、治理混乱与独裁

独家网   杜佳   2020-05-17 12:50  

5月1日,白宫宣布提名新人取代美国卫生部原代理督察长克里斯蒂·格里姆(Christi A. Grimm)。此人在媒体上亮相不多,但是她的职责却很重要,那就是监督卫生部合法行使职权。

1

(卫生部网站暂时还没把格里姆撤下来,21年的职业生涯终于“履行职责”。)

时值新冠肺炎肆虐北美,美国卫生部成为抗疫工作“前敌指挥部”,工作千头万绪,物资进进出出,督查工作的重要性自然也就凸显出来。

4月3日,美卫生部督查办公室发布调查报告,指出目前的抗疫工作存在严重问题。没想到因为与白宫“形势一片大好”的宣传没有达成一致,以至于主管官员不到一个月就被开除。

医院面临“重大挑战”

4月3日的报告主要是关于各地医院面临的问题。为此,卫生部的督查办从3月23日到27日调查了全美46个州、华府和波多黎各共323家医院。

督查办发现,各地医院普遍反映物资不到位、资金紧张和人员不足等情况,这让医院测试能力不足,照料病人能力短缺。这是医院面临的最重大挑战。(美国卫生部督查办公室, 2020)

第一大问题是测试器材不足,这让各地医院无法做出足够的测试。某些社区发现感染病例,最好整个社区的人都需要接受测试。但是医院汇报“无法广泛地测试病人和社区居民,以控制新冠病毒传播”。病毒在社区传播无法得到控制。

某个医院的管理人员对卫生部督查办表示测试器材稀缺,“需要数百万,但是我们只有几百个”。抗疫关键物资距离需求竟然有好几个数量级。某些医院甚至想出了把一份测试器材掰成两份用这种方式来应对测试。

这个说法可以得到数据验证。根据美国媒体的跟踪数据,3月23日新冠肺炎已经在美国全面爆发,确诊人数接近5万,而且在快速增长。截至3月23日,美国仅测试了30万人,不到总人口的1/1000。不过,这不妨碍川普在推特上吹嘘“美国到目前为止做的测试超过了任何一个国家”,“做得好!”

物资匮乏造成排队等待。医院表示,抗疫要求快速反应,对新冠疑似病例的测试最好24小时出结果。但是很多医院反映,测试往往需要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医院自身处理能力有限,只好把测试外包给独立的实验室。但是实验室也没有多余的测试器材,测试订单拥堵起来,照样要排队。这是个全国性的问题。

测试的拖延导致其他问题恶化,比如床位短缺。医院表示,一个病人如果显示出症状,但是不能及时完成测试,即所谓“疑似阳性病例”(presumptive positive patients),医院依然必须收治,这就要占床位。这次接受调查的医院,大部分床位不足100,本来就不足,急诊病床和呼吸机更是稀缺。增加测试速度就能够提高床位的利用效率。某个医院的负责人说,“在我们医院跟60个疑似阳性病例待在一起,对所有人的健康都没有好处”。

各显神通搞口罩

第二个问题是缺乏“个人防护设备”(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而且是遍及全美的“广泛的短缺”。

口罩短缺的现象尤其严重,最直接的恶果是医护人员缺乏保护。报告称,某个医院近1/4的医护人员出现感染症状。这些医护人员因此不能照料病人,而且还需要别人照料,消耗本就不多的医疗资源,特别是人力资源。

美国缺口罩早已不是新闻。笔者整理过芝加哥某医院不能供应N-95口罩,某护士自己携带,竟然被开除的故事。

缺乏口罩怎么办呢?医院只能各显神通。某些医院将医用防护设备用紫外线消毒后重复使用,某些医院买来非医用装备,比如建筑工人用口罩代替。某些医院尝试简化看病流程,或者在网络上远程看病,或者干脆减少对病人的照料,希望能减少对防护器材的消耗。

医院苦于找不到供应商。某些医院在市场上寻找“非主流供应商”,如家庭手工作坊,“美容沙龙”(这里会做口罩吗?)。还有些医院开始自己动手做口罩,某家医院用办公室里搜集到的材料手工制作了500只口罩。报告称,某一家医院使用3D打印设备开始生产口罩。但是这些口罩是否符合标准,那就不知道了。

短缺造成价格直线上升,口罩的单价从50美分涨到6美元。但现在的问题是市场上也没有物资,有钱也买不到。某些医院反映,口罩的供应延期到6个月之后。

对于医疗物资,美国有国家战略储备库存(Strategic National Stockpile),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此时应该援助各地医院。不过报告称,很多医院反映没有收到任何物资,或者收到一些物资,但数量不够。还有医院反映,从联邦机构手里接收了一批物资,但生产日期是2010年,早就过期了。某家医院从联邦政府手里收到2300只N-95口罩,但是发现全部过期不能使用。

再者,政府关于口罩的指导意见自相矛盾。按照美国疾控中心的规定,医护人员面对新冠病人(和疑似病例)必须使用N-95口罩。可是有医院反应,某州政府说手术口罩加上面罩就可以。N-95口罩和手术口罩差别很大,这让医院无可适从。医院希望政府能够提供有理论和实践支撑的,不会自相矛盾的指导意见。

短缺中的“人祸”

笔者想不太明白,美国不是落后地区,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据说美国的制造业依然实力强大,造航空母舰跟下饺子似的,怎么会缺乏口罩这种基础的医疗物资?

最近《华盛顿邮报》的调查指出,美国虽然经历去工业化,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口罩产能。不过由于疫情开始以来,川普政府的一系列“人类迷惑行为”,这些产能再不能为美国所用。

名胜美国科技(Prestige Ameritech,以下简称“名胜科技”)正是这样的一家企业。公司位于德州沃斯堡,专门生产医疗用品,每周N-95口罩设计产能170万只。

20世纪90年代,德州是美国的医疗设备生产中心,供应了全美90%的口罩。不过现在美国绝大部分产能已经转移出国外。名胜科技是那个繁华年代的产物,是美国口罩产业硕果仅存的几家之一。

老板麦克·博文(Michael Bowen)不但是生意人,更是“爱国者”。疫情开始,博文主动致信卫生部,请求加入抗疫作战,“我们还有四条N-95生产线,几乎是新的。”

1月份以来,博文的工厂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包括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地区。但是没有来自美国的订单。有关部门没有回应他的请求。

川普政府对他的请求无动于衷,难道是因为美国口罩产能过剩,政府采购选择面很广?我们知道这不是事实,因为媒体一直都在报道,美国各地缺乏口罩,国内缺乏产能,美国的医疗机构甚至需要向中国的企业订货。

事实上,根据博文的说法,他的工厂是美国仅剩的口罩产能之一,美国政府采购选择有限。疫情开始后,名胜科技公司生意兴隆,在高峰期,一天的网上订单就高达70万美元,全部来自海外。博文表示公司不是缺钱,“不缺政府生意”,主动请战完全出于对国家的热爱。只要有需求,他会优先安排生产。

不过美国政府似乎没有感受到他的热情。博文认为,也许是自己声音不够大,他继续给有关部门发电子邮件。“这不是那种我们想做,但是没办法自己做的事情。”

博文依然不放弃,他通过川普的前任首席战略家班农,找到了白宫经济顾问彼得·纳瓦罗。请愿“上达天听”,让博文很高兴,也许领导的电话明天就要来了。

只是白宫的大领导也许一直被其他事情困扰,没有空管口罩生产。川普上台时“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的口号一度让博文振奋,但是现在他只剩下失望。他不知道华府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是有关部门没有收到他的邮件?5月6日,《华盛顿邮报》登载了卫生部先进研究和发展局原局长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一份长达89页的申诉材料,控诉自己因为“吹哨”而遭到不公正待遇。

申诉材料里面提到,卫生部1月21日就收到博文的邮件。布莱特试图对卫生部表达担忧,美国库存口罩不足,恐怕酿成公共卫生危机。但是以卫生部长阿扎为首的领导层认为形势一片大好,“美国能够控制病毒,把病毒隔离在美国之外”,对防疫工作不重视。布莱特试图拉响警报,病毒也许已经潜伏下来,卫生部应该加大对测试、排查工作的投入。(里克·布莱特, 2020)

他的担忧遭到领导层的“质疑”,“不受欢迎”。布莱特因此丢了工作,在4月20日被解除职务。

《华盛顿邮报》采访了有关部门,它们各自都有说法,而且自相矛盾。

纳瓦罗说,美国当然需要口罩,但是名胜美国科技公司太难沟通,跟霍尼韦尔(Honeywell)这种大厂不能比。另一个匿名官员表示博文这人“怏怏者也”,就知道抱怨,让领导不高兴。

另外一位来自卫生部的匿名官员称,也不是没考虑过博文的企业,但是政府工作,凡事得走流程,哪有这么快的?

直到4月7日,联邦紧急措施署终于回应了博文,双方签订合同,以950万美元采购1200万只N-95口罩。博文的爱国主义情怀在口罩价格上体现了出来:口罩单价仅79美分。作为对比,联邦政府在(纳瓦罗说的好沟通的)霍尼韦尔等其他厂家的采购单价是5.5美元。

但此时疫情已经大规模爆发,预防的最佳时间错过了。

川普对督查体制“开战”

短缺的不仅是测试器材和口罩,还包括其他各种物资。医院还反映缺乏资金,某些医院快要破产。报告称,医院反映希望联邦政府加大对医院的援助力度,划拨更多的资金和物资,以便对抗疫情。

这份报告似乎是又一份“吹哨人”报告,但是实际上还是有区别。克里斯蒂·格里姆不像原“罗斯福号”(CVN-71)克罗齐耶,发现问题是她作为卫生部督查办领导的职责,反映问题是督察部门的日常工作。再说了,报告的言辞并不激烈,并没有尖锐地批判联邦政府的抗疫工作,“不是在审查卫生部应对新冠疫情的反应”,而是在通过实证研究为抗疫工作提出指导意见,这怎么就被开除了呢?

看上去,川普政府容不得一点“引人不适的真相”,除了“伟大胜利”之外,听不得其他的话。

格里姆的职位“督察长”(inspector general)在美国很有来头,是美国当代制度建设的成果,监察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1978年10月12日,美国通过《督察长法》(公法:95-452),美国政府行政部门需要依法建立督察办公室,监督、审计本部门的行政工作。(美国国会, 1978)

根据法律精神,督查办依附于各部门,主要职能是确保各行政部门工作的“经济性、效率性和有效性”,同时“防止、侦缉欺诈和滥用职权”。

督察长需要保持独立性,这个职位需要由总统提名,在参议院通过。各部的督察长和部长的任命是同一个流程,这显示出督察长的重要性。督察长在各部需要接受部长的“一般领导”,但是在业务方面不需要服从部长的指导。督察长有权发动针对本部门工作的审计和调查,传唤证人。本部门任何官员不得阻碍督察长的工作。

只有总统有权力罢免督察长,于是川普就利用这个职权把格里姆罢免了。格里姆自1999年就在卫生部督查办供职,实乃“四朝老臣”,可是川普不管这一些。报告发布之后,川普第一件事情是询问报告主笔人的名字,好去把人开除。

但是川普应该清楚,督查办不是白宫的新闻办,就不是一个歌功颂德的部门,就是换一个人,不还是得从事这些工作么?

川普另有高招:让督察长的职位空着。

现在美国有74个政府部门设立了督查办,其中14个督察长位置空缺,有6个空缺超过1年。

督察长们被开除的理由大同小异:得罪了川普。

2020年4月3日,美国情报部门督察长麦克·阿特金森(Michael Atkinson)被开除。正是这位阿特金森把川普涉嫌同乌克兰政治交易曝光给国会,导致川普被弹劾。

4月7日,国防部督察长格伦·费恩(Glenn Fine)被开除。国防部拒绝了跟亚马逊的合作,费恩对此表示质疑,引来川普的不满。川普讨厌亚马逊和这家公司的老板贝索斯,不希望国防部跟亚马逊合作。

费恩同时还是新成立的疫情应对审计委员会主席。目前国会拨款2.2万亿美元应对疫情。这笔钱怎么花,需要受到审计委员会的监督。川普把人赶走后,提名自己的亲信,白宫律师布莱恩·米勒(Brain Miller)充任这个职位。

《经济学人》撰文称,此乃川普体制的独特现象,川普在对美国的督察体制“开战”。这让川普不太像是民选政客,而更加接近在美国政治中最不正确的“独裁者”。

2

(全小将快出动一空输,消灭盘踞在白宫的逆贼,澄清政局。)

仅仅1个月,美国3个重要部门的督察长被解除职务。美国国会和纳税人失去了他们的“看门狗”,从此两眼一抹黑。而川普能沉浸在由福克斯新闻和白宫新闻部编织的泡沫里,从一个“伟大胜利”走向另一个“伟大胜利”,再也没人敢去打扰。

 

参考文献:

【1】里克·布莱特. (2020年5月5日). 美国特别顾问办公室:申诉和揭露表格. 检索日期: 2020年5月13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0/05/05/rick-bright-hydroxychloroquine-whistleblower-complaint/

【2】美国国会. (1978年10月12日). 1978年督察长法. 检索日期: 2020年5月12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www.govinfo.gov/content/pkg/STATUTE-92/pdf/STATUTE-92-Pg1101.pdf

【3】美国卫生部督查办公室. (2020年4月3日). 医院应对新冠疫情的经验教训:2020年3月23日到27日全国脉动调查结果. 检索日期: 2020年5月12日,来源: 美国卫生部督查办公室:

https://oig.hhs.gov/oei/reports/oei-06-20-00300.asp?utm_source=web&utm_medium=web&utm_campaign=covid-19-hospital-survey-04-06-2020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新冠病毒 新冠肺炎 美国新冠病毒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