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遂政变全纪录:美国在委内瑞拉动手了

独家网   杜佳   2020-05-10 20:51  

笔者曾经猜测,美国会趁委内瑞拉虚弱的时候,对马杜罗当局下手。没想到不幸言中,美国真的动手了。

不过失败了。

据美联社5月6日报道,60名雇佣兵在美国退役特种兵的带领下,试图潜入委内瑞拉,煽动叛乱,围攻政府军营地,推翻马杜罗政权。这一图谋已经被挫败,参与进攻的两名美国人被捕。

1

(马杜罗的推特:展示证据,被俘人员的美国护照)

银色军团的300勇士

事情得从2019年4月30日说起。当时,以国民议会议长、“临时总统”瓜伊多为首的反对派发动政变,不过仅一天就被扑灭。一些参与政变的军人和政客逃亡邻国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开始讨论下一步行动。

参会的还有美国人乔丹·古德里(Jordan Goudreau),他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俗称“绿色贝雷帽”部队)老兵,参加过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3次得到铜星勋章。退伍之后,他和许多美国退伍兵一样,加入私营安保公司。2018年,他创立了自己的公司“美国银色军团”(Silvercorp USA)。

2

(银色军团Ins截图:这就是古德里,他接过白宫的单,参加过川普集会的保卫工作,并且颇为得意。)

公司有自己的官网,号称在美国走高端路线,为总统“带领国际安全团队”,字面意义上手眼通天。公司宣称有前任外交官、经验丰富的军事战略家和跨国企业领导充任顾问(虽然都没有点名),在5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

据美联社报道,2019年2月以来,银色军团开始在委内瑞拉开展业务。作为美国企业,银色军团自然支持瓜伊多(当然也可以说这是自由市场选择的结果)。

当时英国维珍集团董事长、亿万富翁理查德·布兰森爵士(Sir Richard Branson)在委内瑞拉和哥伦比亚边界举办音乐会,表示对瓜伊多的支持。古德里参加了保卫工作,说:“在委内瑞拉边界控制混乱,独裁者忧虑的眼光投向此地。”

“独裁者”就是指马杜罗,这句话表达了古德里的政治立场。

据古德里的合作伙伴透露,银色军团开始筹钱,试图在委内瑞拉发动改朝换代。所谋者大,古德里希望得到白宫的支持。

通过私人安保行业内的关系,古德里被引荐给川普集团的安保部长、川普的助理、现任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运营主任凯斯·席勒(Keith Schiller)。2019年5月,古德里与席勒在佛州迈阿密与瓜伊多的代表会面。

于是就有了上文的一幕:古德里前往波哥大与委内瑞拉政变失败逃亡分子会面。与会的包括瓜伊多的代表莱斯特·托雷多(Lester Toledo)与委内瑞拉前任军官克里夫·阿拉卡拉(Cliver Alcala)。阿拉卡拉是逃亡军人的头目,深受美方信任。

双方很快形成一个计划:在逃亡的士兵中招募300人,组建一支突击部队,伺机发动进攻。银色军团负责提供训练,预算大概150万美元。古德里告诉委内瑞拉的流亡者们,他在白宫“有关系”,可以得到支持。

准备工作很快就开展起来。古德里从美国带来4个人,都是美军的老兵,一起来帮助阿拉卡拉训练队伍。

伊福莱姆·马托斯(Ephraim Mattos)是美国海军的特种部队“海豹部队”退伍老兵,但不是银色军团公司成员。他听说这件事情后,于2019年9月自愿动身前往波哥大,投身“民主事业”。不过他很快发现,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样。

古德里和阿拉卡拉的军营里情况极差,没有自来水,士兵睡地板、吃不饱,训练时连步枪都没有,只好拿着扫帚意思一下。

基甸行动

基甸(Gideon)是古希伯来人的士师(军事领袖)。当年以色列面对米甸人和亚玛力人的联合进攻,据《圣经》记载,基甸率领300勇士,跨过约旦河,一举击溃敌军。

鉴于这个故事的寓意,以及300勇士人数上的巧合,古德里将推翻马杜罗的行动命名为“基甸行动”(Operation Gideon)。5月1日,60多人的小队乘两艘船从哥伦比亚出发。

3

(委内瑞拉媒体teleSUR English的推特:收缴的卫星电话和头盔,注意上面硕大一面美国国旗,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美国人么?)

5月3日清晨,武装分子在委内瑞拉沿海小镇拉瓜伊拉(La Guaira)登陆。往南32公里就是首都加拉加斯。

4

(银色军团的推特)

当地时间5月3日晚上8时,银色军团发布推特,“攻击部队进入委内瑞拉,60名委内瑞拉人,两名美国人,前绿色贝雷帽成员。”成大事,最重要的是保密,这怎么还直播上了?而且还@了川普总统。

5

(美联社5月2日就将银色军团的作战计划公布了出来,这又是怎么回事?)

行动从一开始就很不顺利。在航行过程中,一艘船因为机械故障偏离航线。突击部队遭到委内瑞拉军队的反击,局面很快一边倒。

5月4日,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挫败一场由美国主导的袭击,在两天的战斗中击毙8人,逮捕14人。其中包括两名美国人,他们都是银色军团的教官,“绿色贝雷帽”的老兵。

委内瑞拉内政部宣布在距离海滩不远的小镇发现大量军火,包括突击步枪、6辆汽车,其中两辆车架上机枪,和大量的弹药。很明显银色军团的人早已潜入委内瑞拉,在登陆点附近预置装备,以便登陆人员使用。

6

(委内瑞拉媒体teleSUR English的推特:缴获的机枪车和突击步枪。步枪可能是FAL,机枪可能是美制M-240。)

5月5日,坐镇哥伦比亚的古德里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承认他的革命事业遭受挫折,“主要任务是解放委内瑞拉,抓捕马杜罗,但是在加拉加斯的行动失败了”。

不过他表示事情还没完,突击部队不是还没有全军覆没么?“次要任务目标是建立反马杜罗的叛军营地,他们已经在营地里了,正在招兵买马,我们就要开始进攻战术目标。”

事情很快演变成一出闹剧。委内瑞拉指控“美国政府全部、完全参与这场失败的偷袭”,而川普的白宫和国务院则表示坚决否认。凯斯·席勒承认2019年5月曾经与古德里会面,但是之后就没再联系了,因为他觉得这起子人不靠谱。

美国还表示阿拉卡拉因为涉嫌贩毒,被司法部起诉,已经被抓获,目前关押在纽约。

瓜伊多也否认跟袭击有关,但是古德里咬死了他,说瓜伊多跟他签了合同。

7

(推特上流传着瓜伊多和古德里签字的合同,价值2.12亿美元。)

从危地马拉到猪湾:美国的传统艺能

问题来了,这场袭击事件是美国政府策划的吗?

由于川普政府的否认,而且缺乏直接证据,这不好说。不过美国有干涉拉丁美洲各国局势的传统艺能,发动政变、策动内战不止一次,拉美各国深受其害。

8

(二战后美国在拉美策动政变、内战不完全统计)

与这次袭击事件比较接近的是1954年的圭地马拉政变。当时圭地马拉民选总统阿本兹为了缓和阶级矛盾,着手开展土地改革。美国艾森豪威尔政府为了保障大企业在当地的利益,防止该国“赤化”,授权中央情报局(CIA)推翻阿本兹,行动代号“PBSUCCESS”。CIA支持右翼军官卡洛斯·阿玛斯(Carlos Armas),训练出一只突击部队,发动进攻,成功实现改朝换代。笔者杜佳已经有过详细分析。

与这次事件更加接近的是1961年的古巴“猪湾”登陆作战。

1958年,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巴社会主义革命取得成功,美国支持的巴蒂斯塔政府被推翻。不甘心失败的右翼权贵们逃亡到美国佛州,建立“民主革命阵线”第2506旅,伺机反攻倒算。

时值冷战高峰,反苏反共乃是华府政治正确。艾森豪威尔政府决定利用这个局面,1960年拨款1310万美元,授权CIA推翻古巴的社会主义政府。

CIA将2506旅招募入麾下。这只部队规模不小,有步兵营和空输营,甚至还有装甲兵,装备M-41“沃克猛犬”轻型坦克。1960年4月,CIA将部队转移到佛州外海的尤瑟巴岛(Useppa Island),由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空军派出的教官指导训练。

在CIA的支持下,2506旅得到美国空军B-26B“入侵者”式中型轰炸机,组建起一只轰炸航空兵部队。

1961年3月,美国海军“埃塞克斯号”(CV-9)航母战斗群,装载着战术核武器,在加勒比海前沿部署。

4月14日,一只164人组成的小部队在美国海军的护送下,在古巴关塔那摩省巴拉科阿登陆发动佯攻。不过因为发现岸上有古巴军队活动,佯攻部队并未上岸。

1961年4月15日清晨,“还乡团”的8架B-26B轰炸机空袭哈瓦那附近的古巴空军基地,入侵行动正式拉开帷幕。

17日凌晨,2506旅1400人的登陆部队突击古巴南部的猪湾(Bay of Pigs)。美国海军航空兵第三十四攻击战斗机中队从“埃塞克斯号”上起飞确保战场制空权。

古巴军队、民兵和警察在叛军的空地联合进攻下伤亡惨重,好在士气高,一直没有崩溃。

9

(哈瓦那首都警备司令官张·菲德尔·泰玩怒斥逆贼,调集空输旅和战车营镇压。)

18日,苏联警告美国不准入侵古巴,不然会遭到核报复。战斗持续了3天,“还乡团”最终弹尽粮绝,全军覆没。

“闹剧元素”

美国媒体一般把猪湾登陆称为“惨败”(fiasco)。今日入侵委内瑞拉的行动,同样是收集外逃人员打造“还乡团”军队,同样是美国特种部队充当教官。“基甸行动”的运作模式与入侵猪湾简直如出一辙,而且结局同样是颜面扫地的惨败。那“基甸行动”算什么呢?《华盛顿邮报》称,“猪湾式的惨败”

美国政府不但有“前科”,而且早就显示出迹象。

川普政府一向毫不掩饰对马杜罗的敌意,数次高调宣布要在委内瑞拉改朝换代。2019年1月23日,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瓜伊多自立“临时总统”,美国旋即表示承认。川普称为了在委内瑞拉“恢复民主”,“一切行动选项都在台面上”,赤裸裸地威胁要动刀兵。

10

(《卫报》,临时大统领胡安·全·瓜伊多·斗焕,花灯走马传至君,新继大统承民运。不过话说回来,当年全小将有他的一空输,瓜统领手下有几个空输旅啊?)

28日,美国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川普政府对马杜罗的新制裁。在会议期间,博尔顿被拍到拿着笔记本,上面写着“5000名士兵派往哥伦比亚”。媒体猜测这表示白宫正在讨论派遣军队,借道哥伦比亚讨伐进攻委内瑞拉。

2019年4月17日,博尔顿在迈阿密参加猪湾登陆的纪念活动,并发表讲话。猪湾登陆发生在古巴,但是博尔顿讲话的主旨却关于委内瑞拉。他说委内瑞拉的独裁政权正在崩溃,马杜罗不可能永远执政,自由战士们“扛起了”猪湾精神,而美国“将会百分之一百支持他们,正如从本届政府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在支持他们。”

自由战士们是谁呢?美国又如何“百分之一百”地提供支持呢?

2020年3月,美国司法部正式指控马杜罗涉嫌毒品犯罪,摆下1500万美元的奖金,要将马杜罗捉拿归案。

古德里的队伍虽然穷,饭都吃不饱,但是把这么多人聚集起来训练接近1年,也要花不少钱。这笔钱从哪里来的呢?难道全是银色军团垫付的?而且人家私人企业还指着盈利呢。

2020年3月,哥伦比亚警方拦截了一辆还乡团的武器运输车,上面有26把美制突击步枪,被抹去了编号,还有数倍放大瞄准镜、夜视仪、15只头盔,这些装备价值15万美元。阿拉克拉听闻后,愤怒地说这些装备属于“委内瑞拉人民”。

“基甸行动”失败后,委内瑞拉收缴了突击步枪、机枪、武装汽车、插板背心、卫星电话等装备,还有不便宜的C-MAG弹鼓。

11

(委内瑞拉媒体teleSUR English的推特:收缴的装备)

突击步枪的型号还没有具体报道,有说这是某种型号的AR,有说是仿真枪。

12

注意枪上的标志,经过辨认类似台湾怪怪公司(G&G ARMAMENT)的商标。怪怪公司生产仿真枪,由于技术精湛,他们的产品可以发射真枪弹药。

想要搞事情的人,可以购买仿真枪,这样就不会引起注意。这些枪械平时可以用来训练,战时插上弹匣就可以杀人。

这些装备和购买装备的资金又是谁提供的?

“基甸行动”惨败过后,虽然川普白宫第一时间撇清关系,但是美国国内的学者也不太买账。纽约大学的亚历山德罗·瓦拉斯科(Alejandro Velasco)说:“某种悲剧和闹剧的元素碰撞在一起,部分原因是,川普把自己置身于,或者至少把政策外包给冷战战士们,重复着用旧了的剧本。”

13

(阁下,和这群冷战战士在一起,怎么能搞好政治呢)

美军的白手套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讨论白宫有没有介入,不是最重要的。白宫的确不用“亲自下场”,就能起到支持的效果,在“介入”的同时保持“安全社交距离”。这就要靠美国军事体制的“白手套”:私营安保公司

美国作为信奉经济自由主义的国家,私营安保产业发达。美国国防部,主要是为了降低开支,乐于将各种任务外包出去。于是我们可以看到私人部队在各地为美国征战沙场。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期间,“合同工”、“雇佣兵”和美军士兵的人数比例达1:1。(亚历山德罗·阿尔杜伊诺, 2019)

美国政府已经宣布马杜罗是涉毒的犯罪嫌疑人,还摆下1500万美元的奖金。这时候自然会有私营部门的人被奖金吸引而来。美国甚至不需要像1961年那样让情报部门帮助组织突击部队,一切交给市场就可以了。果然古德里带着银色军团入场了。

这种做法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成功了,那么委内瑞拉就“恢复民主”。就算是失败了,白宫也能撇清责任,这难道不是“市场自发行为”么?

古德里的银色军团颇招募了一些美国前特种部队成员,不过这种配置在私营安保产业内,只能算小角色。

总部在加拿大的“王牌飞行员”(Top Aces)公司,手上有一批先进战斗机,包括美制A-4“天鹰”攻击机,最近又添置了一批F-16战斗机,这可是正经的四代机(战斗机共分为五代,王牌公司是世界上首个,也是唯一一个掌握第四代战斗机的民营企业)。这公司航空队的战斗力都超过好多小国的空军了。

王牌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作为假想敌中队,给加拿大空军和德国空军提供对抗性训练。2019年10月,美国空军与王牌公司签订合同。

要用好四代机可不容易,首先你要有飞行员,“王牌公司”招募了不少美国空军退伍飞行员。其次你要有地勤人员、机械师,要有机库,地面雷达基站,要会使用数据链系统,能够得到配件,要会修理和维护。战斗机是国之重器,还要有国家愿意把机场租给公司,而不是当成逆贼给灭了。要能接美国空军的单,平时要和五角大楼搞好关系。

要是某一天,王牌公司的战斗机队突然南下,空袭加拉加斯,为白宫消灭心腹大患,我们一定不要感到惊讶。

毕竟做生意,不寒碜。“看不见的手”挥一挥,银色军团不会是最后一个。

 

参考文献:

【1】亚历山德罗·阿尔杜伊诺. (2019). 保卫新丝绸之路.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美国 委内瑞拉 美国雇佣兵 银色军团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