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不妙:那些失去工作的美国“吹哨人”

2020-04-09 12:00  

截至4月8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40万,死亡约13000例。

 

作为老牌发达国家,世界上医疗科技与产业最发达的国家,美国疫情发展到如此局面,着实让人惊诧。整个2月份,在中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美国对疫情的估计和反应都严重不足,耽误了不少时间。

 

然而,自疫情在美国出现和蔓延以来,其国内就不断有人向公众警示这一传染病的危害,提醒物资准备和应对措施不足的问题。

 

媒体喜欢称这些人为“吹哨人”,据说美国这样的西方国家有着很好的“吹哨人”制度。

 

但几个月下来,美国“吹哨人”们的遭遇和结局往往并不太好。

 

发公开信?开除!

 

林鸣(Lin Ming)出生在台湾,小时候随父母移民美国。新冠疫情爆发时,他是华盛顿州华肯县贝灵汉姆市“圣约瑟夫医疗中心医院”的急诊室医生。这家医院是所谓“和平健康”(PeaceHealth)系统医院,“和平健康”是一个非营利性组织,旗下有10家医院。

 

华盛顿州受到新冠疫情打击严重,截至4月7日,该州有确诊病例8696人,死亡408人。在对抗疫情的过程中,圣约瑟夫医院暴露出各种问题。林鸣试图向上级汇报,但是表达意见的渠道很不畅通。于是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布自己的担忧。

 

3月15日,林鸣在自己的脸书上发布一封给医院主管的公开信,说医院“目前不但不能保护病人和社区,而且不能保护医疗人员。”

 

他指出,最大的问题是医疗资源严重不足,以及管理不良。疑似感染者在缺乏隔离和约束的情况下做测试,而医护人员则缺乏保护措施。病人、来访者、医护人员和医院的其他工作人员可以随意出入,医院入口甚至没有人检查体温。

 

林鸣建议先给病人分类,资源要优先给“有风险感染冠状病毒”的病人。最重要的是建立隔离设施,而且给医护人员配齐防护设备。医院应该加强管控,进出必须严格管理。

 

两天后,林鸣再次在自己的脸书上发布一封公开信。因为医院主管并没有理睬他的前一封公开信。

 

林鸣在信中指出,医护人员担忧自身,只能向主管反映,但是主管们根本不关心。以前反映的问题,也没有得到丝毫解决。

 

现在的情况是疑似病例随意走进医院,在候诊室待上几个小时,不停地咳嗽,还得不到照料。如果不想办法保护医院,医院就会变成最大的病毒扩散窝点。病人、来访者和医护人员都不能幸免。

 

18日,林鸣在脸书上反映说问题得到了某种程度的解决,如医院开始检验医护人员的体温,不过医院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医院大体来讲还是属于“没有设防”,人员可以随意进出。

 

林鸣还说上级开始对他施压,甚至要他辞职。但他觉得应该坚持工作。

 

3月26日, YouTube博主Northwest Grip上传一段关于林鸣的采访视频,他表示医疗物资依然严重不足。一线的医护人员每天只有一个手术用口罩,根本不够。“我的确对医护人员感到害怕。”疑似病患连口罩都不带就在医院里走动。新冠病例和其他病人混在一起,没有隔开。

 

“从道德上来说,如果你路见不平,我想你应该讲出来。”

 

“讲出来”的后果很严重,3月27日,医院将林鸣开除。

 

只是,林鸣担忧的情况已经出现,在他被开除的当天,华肯县“和平健康”旗下医院已经有数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林鸣在圣约瑟夫医院工作了17年,从医生涯30年,正是美国对抗疫情所需要的专业人员。不过医院主管显然不这么想,他们开人的理由一贯地政治正确:

 

“和平健康”西北地区首席执行官查尔斯·普洛斯伯(Charles Prosper)发表声明称,社交媒体上的“歪曲的信息和谣言”造成了不必要的恐慌。圣约瑟夫医院已经采取了“每一个必要的防范措施”来确保医护人员的安全。

 

4月4日,《洛杉矶时报》报道了此事。据报道,很多医护人员都有不满,但是摄于上级的压力,害怕丢掉工作而不敢公开表达。过去被不断美化的“言论自由”,在这个时候当然是不管用的。

 

于是敢于公开表达的林鸣就成了“平民英雄”。

 

呼吁带N95口罩?开除!

 

截至4月7日,伊利诺伊州有确诊病例13553人,死亡380人,也是重灾区。病患主要集中在芝加哥所在的库克县,这里有确诊病例9509人,死亡249人。

 

西北纪念医院是一家大型医疗设施,位于芝加哥,在抵抗新冠疫情的斗争中处于最前线。

 

3月19日,医院的护士拉里·马祖尔基维斯(Lauri Mazurkiewicz)被医院开除。

 

拉里的事迹被《芝加哥论坛报》等多家媒体报道。据称,西北纪念医院在3月份开始收治新冠病人。为了保护医护人员,医院统一发放“手术用口罩”。但是拉里发现,医院的口罩“不太安全、不太有效”,比不上N95口罩。

 

不过医院有个奇怪规定,不准医护人员佩戴N95口罩,自己买来带也不行。如果说医院统一配置口罩是为了节约资源,尚可理解。但是不许医护人员自掏腰包购买更好的装备就匪夷所思了。

 

这两种口罩差别很大。N95口罩可以抵挡空气中95%的颗粒物,但是美国疾控中心称,手术用口罩只能抵挡体积较大的颗粒物。在芝加哥,N95口罩处于缺货的状态。

 

3月18日,拉里给50名同事发送了电子邮件,呼吁大家佩戴防护效果更好的N95口罩。19日,拉里佩戴N95口罩上班,然后她就被开除了。

 

拉里怒不可遏,3月23日,她将医院告上库克县巡回法庭。

 

拉里称,她正是因为警告同事们医院提供的口罩不安全,才遭到医院的打击报复。医院发表声明表示“严肃看待”,“正在审查”,但是拒绝发表进一步评论。

 

航母舰长也不能“吹哨”!开除!

 

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罗斯福号”(CVN-71)正停泊在关岛的海军基地。舰上刚经历了一轮“改朝换代”。原舰长、上校军官布雷特·克罗齐耶(Brett Crozier)被解除职务。

 

与上文的两位医护人员一样,克罗齐耶也是“吹哨人”。

 

3月31日,《旧金山纪事报》刊登了一则独家报道。当时,“罗斯福号”上已经出现100多名确诊病例。克罗齐耶见大势不妙,给海军部发布备忘录告急。不过舰长没有使用军方的加密通讯渠道,而是发送电子邮件。备忘录泄露出去,《旧金山纪事报》也得到一份。

 

克罗齐耶称,舰上的染病官兵只有一小部分下船接受治疗,大部分还待在舰上。目前的防疫工作存在重大纰漏,官兵们只是接受检查,而没有隔离。而且检验还不一定靠谱,所谓检验呈“阴性”,不是说体内没有病毒,只是暂时没有发现病毒。

 

而且军舰上人员、装备密集,空间紧张。“罗斯福号”的满载排水量有10万吨,是世界上最大的军舰之一,舰上官兵有4000多人。平时水兵们挤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共同使用很多设备,隐患太大。

 

克罗齐耶在备忘录中总结的隐患:“1. 有限空间、大量水兵;2. 床位开放且共享;3. 卫生间共享;4. 工作岗位和计算机位有限且共享;5. 大量人员共享的杂物;6. 由未穿戴防护设施的人员烹调、提供食物;7. 必须进行的瞭望、行动任务要求持续的密切接触;8. 在舰上移动会持续密切接触其他未穿戴防护设备的人员。”

 

为了防备核武器、生物武器和化学武器攻击,航空母舰上有“三防”系统,内部超压,阻止外界空气流入,又有中央空调和通风管道系统确保舰上空气循环。新冠病毒可以依靠气溶胶传播,舰上这些配置会起到助推作用。一个舱室出现病毒,理论上很快就会通过中央空调传遍全舰。

 

这些因素结合起来,让“罗斯福号”成为病毒传播的理想场所,简直就是一个大号培养皿。

 

克罗齐耶建议,鉴于目前的情况,舰上4000官兵最好只留10%人维持舰船,照看核反应堆,进行全舰消毒作业,其余人全部下船。他请求在关岛的美军基地建立隔离营区,专门安置舰上官兵。

 

他说这个做法是依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指导办法,参考了先前对“钻石公主号”游轮的处理经验,有理有据,并不是突发奇想。

 

只是这样一来“罗斯福号”就相当于失去战斗力了。

 

但克罗齐耶认为这是“值得冒的险”。“让4000名年轻男女待在‘罗斯福号’上,会让我们照料的水兵们失去信念。”

 

“我们没有打仗,水兵们不用赴死。如果我们现在没有行动,我们就未能妥善照料我们最有价值的资产——水兵们。”

 

舰长的信言辞恳切,建议措施具备可行性。美军高层看了之后很感动,然后反手将舰长开除。

 

美东时间4月2日下午,美国代理海军部长莫得利宣布了这个消息。他说克罗齐耶“在危机中展现出极其低下的判断力”,竟然将军中机密信息透露给媒体。

 

“因为造成的后果就是,点燃了一场火焰风暴”。据说舰上的官兵会开始“惊慌”,外界会“怀疑军舰在需要时出海的能力”,舰上官兵的家属们则会开始担心官兵们的健康。

 

压制与反压制

 

笔者有点不理解,舰上都100多人确诊了,官兵们有所惊慌难道不是正常情况?这艘军舰现在事实上已经不具备作战能力,难道还需要外界怀疑?至于家属们担心官兵们的健康,又有什么错呢?

 

这就像一层窗户纸,平时大家都不说。克罗齐耶把它捅破了,让外界看到了真相,让美国的战略对手知道了这艘军舰已经丧失战斗力,所以他“判断力极其低下”,不能继续指挥“罗斯福号”。克罗齐耶成了点破皇帝并没有穿衣服的那个孩子。

 

舆论上有支持海军部的人,他们认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克罗齐耶作为航母舰长,此时的任务就是带领舰上官兵巡航西太平洋、威慑战略对手(who?),其余的一切都是多余的。

 

不过舰上的官兵们自己有不同看法。4月3日,克罗齐耶离舰,官兵们身穿便服,夹道相送。人群高呼“克罗齐耶舰长”,场面让人动容。

 

海军部不是不让“泄密”么?水兵们干脆把送别时的“壮烈”场景拍下来,发到社交媒体上,这本身就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激烈“抗议”。

 

4月5日,美国防部长埃斯珀,高调宣布海军将克罗齐耶解除职位的决定“合理”。而最讨厌“泄密”又喜欢开除幕僚的川普总统更是一语裁断:“我觉得他做的事情太可怕了,他写了一封信。”

 

总统竟然对“一封信”用了“可怕”这个词,而不是对病毒。

 

4月6日,海军部长莫得利亲自飞抵关岛,登上“罗斯福号”,向官兵发表重要讲话。他说克罗齐耶如果“蓄意”泄露信息,那么就是涉嫌违反军法,是“叛变”;如果不是“蓄意”,那么就是“太天真或者愚蠢”。这是在给事件定性,同时弹压官兵的不满情绪,对借机恶毒攻击、“违法违纪”的行为严惩不贷。

 

克罗齐耶事件还在继续发酵。同时,疫情加剧蔓延美国军队,除海军外,媒体报道空军也已开始有病例,军队的“沦陷”将加剧美国国内疫情的紧张局面。

 

在疫病尚未得到控制、应对不力与惊慌弥漫的氛围里,舆论压制与反压制的故事一定还会不断出现,克罗齐耶船长的遭遇让紧张压抑着的人们愈加感到悲愤,许多人忆起了惠特曼纪念林肯的诗:“哦,船长,我的船长”。

 

当时美国内战刚结束,联邦平定了南方奴隶主发动的叛乱,可是美国这艘大船的船长林肯总统却被刺杀。

 

“啊,船长,我的船长哟!我们可怕的航程已经终了,我们的船渡过了每一个难关,我们追求的锦标已经得到。”

 

然而船长未能等到这一切胜利就离开了。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