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牌”怎么打:疫情期间的“美台小动作”

独家网   杜佳   2020-04-05 08:17  

2020年3月26日,《台湾友邦国际保护暨强化倡议法》(公法:115-135,简称《台北法》)由美国总统川普签字,正式生效。彼时的美国乃至全世界都因为对抗疫情而焦头烂额,没想到川普还有此功夫管一管太平洋对岸的闲事。

自2020年1月以来,台美之间“小动作”不断,通过法案只是其中一个动作。正好这段时间中国因为忙于应对疫情没空顾及其他事情,不由得让人产生有端联想:美国这是在趁火打劫,或者人们经常说的一个词:趁你病要你命。

“对台友好”的指导方针

《台北法》开篇重申《台湾关系法》中规定的对台友好的指导精神。1979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台湾关系法》(公法:96-8)是美国处理对台关系的政策基础。

该法律鼓励美国人民和台湾人民之间的“广泛、密切及友好”的“各种关系”,表明美国致力于维护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及安定”。美国反对“任何以非和平方式来决定台湾前途之举”,也就是反对中国武力统一台湾。(美国国会, 1979)

为了表示反对的“诚意”,法律规定美国可以向台湾售卖“防御性武器”。

在措辞上,《台湾关系法》称台湾政府为“台湾统治当局”,表示美国和台湾“缺乏外交关系”,那就是不把台湾作为主权国家对待。不过该法律也没有直接否认这一点,这为以后美国制定政策时的“灵活性”埋下伏笔。

1982年8月17日,中美签署《八一七公报》,中美关系进一步改善。不过为了避免台湾当局惊诧,8月18日,美国政府又对台湾做出所谓(不成文的)“六项保证”,以示安抚。

这两份文件都是中美建交、关系升温时期的产物,反应了美国一方面希望改善与中国关系,另一方面不希望放弃在台“政治、安全及经济利益”的矛盾心态。

38年后的今天,美国似乎理顺了这个矛盾,不断触碰中国底线:干就好了!

对台态度有了明确变化?

2018年1月9日,《指示国务卿制定政策为台湾重新获得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和其他目的法案》(115届国会H.R.3320)在众议院通过。

世卫组织是主权国家间的国际组织,从1997年到2016年,台湾被邀请以“中华台北”的名义担任世卫组织观察员。民进党蔡英文集团上台后,大打“台独牌”和悲情牌,炒作以“台湾”名义加入世卫组织,因此“台湾”便不再受到世卫组织邀请。而蔡政府声称的理由是,想要恢复观察员地位,以便“国际参与”,“走向世界”。

法案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让国务卿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这不算实质性的承诺,也没有强力规定,但是立法进程很不顺利。2018年1月10日,法案被提交到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从此没有下文。

也许是参议员们觉得此事太过敏感,于是将法案束之高阁吧?

不过2018年3月以来,美国接连通过几个涉台法案,都涉及敏感议题。它们分别是《台湾旅行法》(公法:115-135)、《亚洲再保证倡议法》(公法:115-409)和最近的《台北法》。

《台湾旅行法》生效于2018年3月16日,主要内容是鼓励美国“内阁级别”的高级官员到台湾访问,以及高级别的台湾官员来访美国。(美国国会, 2018)

《亚洲再保证倡议法》生效于2018年12月31日。它关于台湾的问题不多,却比《台湾旅行法》涉及的内容更加敏感。《亚洲再保证倡议法》称美国会反制一切单方面改变台海现状的举动。(美国国会, 2018)

鉴于两岸之间军力不平衡,法律规定美国需要经常卖给台湾武器装备,特别是那些“特制来对抗现在或者未来可能来自中国威胁”的装备,换句话说就是有利于“以武拒统”的装备。

按照该法律精神,2019年7月,美国国务院批准售卖给台湾108辆M1A2“艾伯拉姆斯”主战坦克,大量配套炮弹,以及战场救援车、弹药运输车等辅助车辆。

M1A2属于第三代主战坦克,其综合性能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2000年,台湾提出从美国购买先进坦克的“猛狮专案”,2008年又提出“锐捷专案”。不过由于美方反对等各种原因,事情一直拖而未决,甚至在2017年一度传出台湾已经放弃的消息。

在这批坦克到位之前,台军装甲部队战斗力最强的是CM11“勇虎”坦克、M60A3坦克,这大概属于第二代主战坦克的水平,在现在已经属于落后装备。台军中甚至还有M41D“沃克猛犬”这种产于二战时期的文物服役。所以M1A2的加入将会显著提升台军装甲部队的战斗力。

2019年8月,美国又批准售卖给台湾66架F-16C/D型战斗机。台湾空军本身就装备不少F-16战斗机,不过都是老旧的A/B型。目前正在升级改造,但是进展缓慢。C/D型是先进型号,同时美国还会售卖75套Link-16数据链系统、75套AN/APG-83主动相控阵雷达给台湾。

这批军售可以显著提高台湾空军战斗力。从没通过的H.R.3320到《亚洲再保证倡议法》,短短不到1年的时间,美国的态度似乎发生明确改变。

《台北法》的内在门道

《台北法》的立法工作2019年5月份就开始了,不过在国会中反应平淡,直到9月份才交由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讨论。10月29日,法案在参议院“全票通过”。

此后该法案的立法工作进入一个较长的“休眠期”,直到2020年3月,立法工作突然加速。在短短1个月的时间里,法案先是在众议院通过,参众两院弥合分歧,在3月16日递交给总统。然后,法案在川普的桌子上停留了10天后最终签署。

《台北法》,“表达了美国对台湾在全世界外交联盟的支持”。(美国国会)

2016年,台湾蔡英文当局上台,执行了一系列不利于两岸友好的政策。作为回应,中国政府停止“外交休兵”,开始主动与台湾的所谓“邦交国”建立外交关系。当时台湾尚有23个“邦交国”,4年下来还剩下15个。

法案认为美国应当帮助台湾改善外交局面,规定美国应当“支持台湾与印度-太平洋地区以及全世界其他地区国家的官方外交关系和其他伙伴关系”。简而言之就是美国必须帮助台湾守住现有的“邦交国”。

法案还规定在不违反美国利益的情况下,如果某国“改善、加强”与台湾的关系,美国可以增加与该国的经济、安全和外交接触,以示鼓励。同时,如果某国对台湾不利,“采取严重或者显著措施来破坏台湾的安全与繁荣”,美国政府应当“改变”与该国的关系。

这个措施直接针对中国政府与台湾争夺“邦交国”的行为,甚至针对中国的对台政策。毕竟中国的政策肯定会被判定为“破坏台湾的安全与繁荣”,那么美国政府是否需要改变对华政策呢?台湾现有的15个“邦交国”,如果选择与台湾断交,是否会遭到美国惩罚呢?

法案还规定,美国需要帮助台湾加入不以主权国家为参与资格的国际组织。对于那些必须要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外交组织,美国需要帮助台湾获得观察员的身份。美国需要动用自己的影响力对台湾给予帮助,同时美国在与中国接触时,需要提出这类议题,表达对台湾的支持。

台湾当局驻帕劳前任“大使”刘世杰评论称此举意味着:“台湾的外交关系首度被纳入美国国内法保障”。

笔者认为,“首度纳入美国国内法”这个说法没有问题。美国国内订立一部法律,就把台湾当局的对外交往管了起来,甚至台湾的邦交国考虑要不要与台湾断交,还得看美国脸色。华府气势宛如哈布斯堡的皇帝。

但是“保障”一说却比较弱。这些措施一方面表达了对台湾当局的鼓励,另一方面其实并没有多少实际内容。不管是帮助台湾守护邦交国,还是扩大国际影响,都只能算指导意见。美国真要“改变”与一国的外交关系,会牵扯到实际利益,但是法律并没有提到美国政府可以动用多少经费办什么事情。

笔者一向坚持,在21世纪不谈钱就说办事情,属于耍流氓。

仔细来看,《台北法》为美国采取行动规定诸多限制:“如果合适”、“符合美国利益”、“适当方式”等。换言之,美国政府可以以“不合适”、“不符合美国利益”为由拒绝给台湾提供任何帮助,这样做还不违反这部法律。

但是从措辞上来讲,《台北法》将台湾定性为“自由、民主、繁荣的国家”( a free, democratic, and prosperous nation)。Nation这个词可以指代国家,也有“民族”的意思,但是该法案在提到其他主权国家,比如台湾的所谓“邦交国”时,也使用这个词。这说明Nation在《台北法》的文本里就是用来指代“主权国家”。美国立一部国内法,就把台湾的国家地位钦定了,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严重侵犯。

作为对比,《台湾旅行法》中拐弯抹角地将台湾等同于“国家”,但是没有如此直接的语句,还算是遮遮掩掩。《亚洲再保证倡议法》称台湾为“伙伴”,没有涉及这个问题。似乎国会议员们彼时尚能注意措辞表达,以免过于触怒中国。

总而言之,《台北法》在措施上缺乏实际措施,但是在语言上却直截了当。综合来看,从《台湾旅行法》到《台北法》,美国的食肉者们在小心试探中国底线。从《台湾关系法》到《台北法》,台湾当局在美国国会中的定性从“台湾统治当局”变成“自由、民主、繁荣的国家”,在实际上已经突破底线。如果美国发现中国没有有力的反制措施,一定还有下一步动作。

蔡英文再“当选”以来

2020年1月11日,台湾选举地区领导人,民进党的蔡英文以巨大优势获得“连任”。

当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声明,对蔡英文表示祝贺。蓬佩奥称美国和台湾不仅是“伙伴”,而且“还都是同一个民主国家集团的成员”。

一向喜欢搞个大新闻的川普总统对此事保持沉默。大概是因为4天后的1月15日,中美就要签署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川普不想破坏气氛吧。

2月2日,“副总统当选候选人”,蔡英文的二把手赖清德动身访问美国。岛内媒体高度兴奋,连篇累牍展开报道,“美台断交之后,访问华府最高的层级”、“没有前例”、“重要的突破”。

2月4日,赖清德来到华盛顿,拜访了两党国会议员,包括共和党的马克·卢比奥、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吉姆·李奇(Jim Risch),外交委员会民主党首席成员鲍勃·梅南德兹(Bob Menendez)和外交委员会亚太小组主席克里·加德纳(Cory Gardner)。这位加德纳议员,就是《台北法》的提案人。

1

(卢比奥办公室推特:卢比奥与赖清德面谈。)

2月6日,赖清德出席“全美祈祷早餐会”。这是一年一度的重大活动,美国总统和其他政要会邀请各国驻美使节参加。下午,赖清德来到白宫,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展开长达70分钟的会谈。

此时赖清德没有正式上任,仅以“个人身份”参加这些活动,但是岛内媒体依然高呼“外交突破”,“获得高规格礼遇”。毕竟1979年美台“断交”,美国有“不成文”规定,台湾“总统”、“副总统”这种级别的高级官员不得进入华府,连进入美国都很困难。以往台湾“总统”、“副总统”只能以“过境”为名打打擦边球。2008年,“当选总统”马英九希望访美,不过没有成行。这次赖“准副总统”竟然堂而皇之出现在了华府,出席早餐会,与川普“同场”,而且还去了白宫,已经超出擦边球的范畴,是对中国的公然挑衅。

赖清德是铁杆台独分子,因此这次所谓的“高规格”访美,释放出来的信息不言而喻了。彭博社称,这是“近年来美国对台湾坚定支持的最明显的信号”。

3月18日,美台双方发布联合防疫声明,加强“抗疫科技”合作,且台湾每周向美国供应10万片口罩,同时美国为台湾保留30万份防护衣“原料”。

消息一出,岛内外舆论哗然。遥想在1月末,大陆疫情正在爆发,世界各国或多或少都给予援助。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下令禁止口罩出口大陆。大陆民众感情受到严重伤害,“冷血”的骂声言犹在耳,才过了不到2个月,怎么台湾就开始援助美国了?

道德谴责或许终究是虚弱无力的。

在当前中美关系不断“角力”的局面下,美国为牵制中国,会紧紧抓住所谓“台湾牌”,并且在它失效之前多打几次,制造两岸紧张局势,而民进党当局则为“选举政治”而不断投怀送抱、甘当棋子,以为有机可乘、有利可图。一切都已是桌面上的牌局。

的确,双方各取所需。然而,最终损害的是谁呢?

台湾许多民众可能还需要停滞个20年,才能明白过来吧。

 

参考文献:

【1】美国国会. (1979年1月1日). 台湾关系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4月2日,来源: 美国在台协会:

https://www.ait.org.tw/zhtw/our-relationship-zh/policy-history-zh/key-u-s-foreign-policy-documents-region-zh/taiwan-relations-act-zh/

【2】美国国会. (2018年3月16日). 台湾旅行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4月1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5th-congress/house-bill/535/text

【3】美国国会. (2018年12月31日). 亚洲再保证倡议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4月1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www.govinfo.gov/content/pkg/PLAW-115publ409/pdf/PLAW-115publ409.pdf

【4】美国国会. (2020年3月26日). 台湾友邦国际保护暨强化倡议法[A]. 检索日期: 2020年4月1日,来源: 美国国会:

https://www.congress.gov/bill/116th-congress/senate-bill/1678/text?r=83&s=2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台美关系 中美关系 台北法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