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阿富汗战报:我们一再取得“重大进展”!

独家网   杜佳   2020-01-29 10:16  

1月27日,一架美国客机在阿富汗东部的加兹尼省坠毁,机上所有人员死亡。塔利班立即宣称是其所击落,机上载有多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高官。但随后,美国军方回应称是一架庞巴迪小飞机,否认是被击落,并且机上只有乘客“不到五人”。

一边是塔利班“不嫌事大”,吸引世界媒体聚焦,一边则是美国军方和媒体似乎力图“大事化小”、轻描淡写,个中扑朔迷离。

1

(1月27日坠毁的美军飞机)

阿富汗的动乱已经持续了18年,非但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而且愈演愈烈。

对于长期的媒体观察人士来说,阿富汗留下的印象,大概是三天两头的恐怖袭击和永远在拖延的和平谈判,扶不起的阿富汗政府与剿不完的塔利班武装。

根据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United Nations Assistance Mission In Afghanistan, UNAMA)的报告,2018年的动乱导致3804名平民丧生,7184人受伤,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新高。(联合国, 2019)

2

(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死伤人数持续增长。)

3

(2019年9月3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自杀式袭击事件,导致16人死亡,119人受伤。) (拉希姆·菲依茨和卡拉·安娜, 2019)

局面何至于此?

2014年,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Special Inspector General for Afghanistan Reconstruction,SIGAR)针对这个问题,着手开展内部调查,共采访了600多位参与阿富汗工作的美国政府和军队人员。该项目代号“吸取教训”(Lessons Learned),采访报告多达2000多页,反应了美国高层和一线人员对阿富汗的真实看法,却因为种种原因只公开了一小部分。

2016年,《华盛顿邮报》根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美国法典》第5编552条)把该部门告上法庭。2019年12月9日,《华邮》得到法庭准许后将全部文件公开。

《华邮》发现,美国政府在阿富汗投入很大,却收益很少。美国和阿富汗政府在军事、建设、反腐败等各领域均处于不利地位。为了给予公众信心,让战争得以持续,美国政府多年来存在持续的隐瞒、欺骗行为。真实信息秘而不宣,对外宣传粉饰太平,“向真相开战”(At War with the Truth)。(克里格·怀特洛克, 2019)

我们“不知在干嘛”

美国在阿富汗投入甚巨。自2001年以来,有77.5万人次美军在阿富汗服役。美国国防部、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在阿富汗花费约9340亿美元。

这么多人员和物资投入进去,效果却不好,第一个原因是美国对阿富汗情况缺乏了解。

4

(美国佐治亚州国民警卫队第48旅在阿富汗巡逻) (防务视觉信息分配服务, 2019)

2015年2月20日,陆军中将道格拉斯·卢特(Douglas Lute)接受访谈。从2007年到2013年,卢特在小布什和奥巴马两届政府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因为主导白宫的阿富汗政策,被称为“阿富汗战争沙皇”(Afghan war czar)。

卢特说:“我遭遇到的情况,缺乏甚至更基础的知识。我们缺乏对阿富汗的基本了解,我们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

美国的情报机构似乎不太给力。阿富汗战争时期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2003年9月8日在备忘录中表示:“我不知道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坏人都是谁。我读了情报部门所有的情报,看上去似乎我们知道很多,但是实际上,当你更加深入,你发现完全没有可以作为行动参考的东西。”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2019)

5

(拉姆斯菲尔德:“我不知道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坏人都是谁。”)

这种局面长期得不到改善。2017年12月15日,1位前任特种部队顾问接受“吸取教训”采访,称在前线作战的特种部队,深受“战争迷雾”的困扰。而他这位顾问也无能为力,“一开始他们以为我会带给他们一份地图,给他们显示好人在哪里,坏人在哪里。为了让他们明白我没有这种东西,费了很多口舌”。

《华邮》的报道指出,这种混乱局面有其根本的社会性根源,那就是阿富汗国家和社会的前现代性质。这里的基层被部落和军阀把持,民众对国家缺乏认同,效忠喀布尔和为塔利班办事区别不大。村民们白天种田,晚上就成了塔利班的武装分子。阿富汗军警同塔利班沆瀣一气,倒卖美军物资。

那么如何区分“好人”和“坏人”?美军的情报工作自然无法有效展开。

日复一日 士气低落

《纽约时报》记者克里斯多夫·齐福斯(Christopher. J. Chivers)的《战士们》(The Fighters)为我们提供了以前线士兵为主角的微观视角,以便更好的理解这种情况。

列兵罗伯特·索托(Robert Soto)属于陆军步兵26团1营B连2排2班(连队绰号“毒蛇”,Viper,一个排3个班,共30人)。(克里斯多夫•齐福斯, 2018)

2班是武器班(weapons squad),装备重机枪,索托负责背弹药。2008年到2009年部队驻扎在阿富汗昆那省(Kunar)阿萨德巴德(Asadabad)西面的克兰加尔营(Korengal Outpost)。

6

(克兰加尔营) (美国国防部, 2010)

7

(2010年4月,美军士兵在克兰加尔山谷。因为有数百名美军士兵在此受伤,此地被称为“死亡谷”。) (阿里萨·鲁斌, 2010)

这里是山地,海拔4500英尺(约合1371米),克兰加尔营建在山脊上,俯瞰山谷里的村庄和道路。为了拱卫营地,美军在周围山脊建立前哨站、观察站和火力基地。为了做到对地区的控制,美军附近村子所有的房屋都编了号,这样如果要召唤火力支援,就知道往哪里开火。

美军火力充足,并且还可以随时呼叫空中支援。轻重火力环环相扣,覆盖整个山谷。站在山脊上眺望,士兵“眼里只有目标”。

8

(2008年10月22日,部署在“祝福营”的美国陆军321野战炮团3营C连的155毫米口径榴弹炮正在向塔利班开火,“祝福”从天而降。) (波士顿环球报, 2008)

然而,优势火力并没有让美军感到安全,他们日常遭到袭击,而且都不知道对方从哪开枪的。只是对方枪法太差,武器太烂,而且距离太远,经常打不死人。附近村子里都看不到青壮年,美军知道他们都加入了塔利班,而且躲在某处朝他们开枪,但是毫无对策。

喀布尔城里的北约军官提醒前线美军注意“群众工作”,尽量与村民结盟。但是这项工作完全不存在。事实上,克兰加尔营的选址就是违反群众工作的结果:这里原本是当地的木材厂。美军来了后,占据了厂里的建筑做营地,遣散了工人。作者称,这些工人是村子里“最强壮,最有能力的人们”,失业后他们在老板的带领下加入塔利班,与美军为敌。

阿富汗国民军的士兵日常“划水”,军官把士兵当作仆人,而士兵向塔利班出卖武器和情报。这一切都让索托感到焦虑。

再来回答拉姆斯菲尔德的问题:好人是谁?坏人是谁?

日复一日的治安战让美军士气低落。索托不知道敌人在哪,不知道前途何在,不知道为何而战,“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是因为其他的部队来过这里,遭到埋伏,然后我们替换掉他们,没人知道该做什么”。

美军不敢晚上行动。塔利班摸清了美军活动的规律,经常晚上出来活动。美军决定打个埋伏。

2009年4月10日,2排在克兰加尔营以北的山路设伏,一晚上打死十多名塔利班武装分子(召唤阿帕奇武装直升机,F-15战斗机投下2000磅激光制导炸弹)。缴获30个AK弹夹,其中17个里面有美军提供给阿富汗国民军的子弹。这说明阿富汗军队和塔利班存在交易。

次日,村子里的老人找到美军,痛斥美军前一晚的杀戮。他们拒绝承认被打死的年轻人是塔利班,说他们晚上出去为村子办事,怎么就被美军打死了?

美军对这套说辞自然不买账,对阿富汗村民明目张胆的谎言既愤怒,又无奈。越战时美军面对的“全民皆兵”的局面似乎在阿富汗重现。

被“扶植”的喀布尔政权

美国也知道,政治是战争的基础,赢得民心和击败敌人同样重要。因此美国希望阿富汗能在喀布尔领导下一定程度实现现代化。

政治学有个时髦的名词,叫“国家构建”(nation building),指的是在前现代社会的基础上构建现代国家(通常指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民族国家”)。这似乎成了2001年之后美国在阿富汗的主要工作。

“美国官员们尝试在喀布尔(从头开始)创立民主政府,以他们自己在华府的政府为蓝本。”  (克里格·怀特洛克, 2019)

只是现实的引力过于沉重,美国的政策没有效果。2015年7月10日,某国务院匿名官员接受“吸取教训”采访时说:“我们政策是创立强有力的中央政府,这很愚蠢,因为阿富汗历史上就没有过强有力的中央政府。” (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

“打造强有力中央政府需要100年的时间,我们没有这么多时间”。

不过美国似乎很有钱,美国的主要策略是:多投入。为了建设阿富汗,美国共投入1330亿美元。即使考虑通胀,这笔钱的规模也已经超过二战后美国重建欧洲的马歇尔计划的投入。美国政府认为,这笔钱可以用来建设学校、架设桥梁、开通运河、铺设道路,这类市政工程有利于安定民心;用来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纾解基层的困苦;劝诫农民不要种植鸦片,反对毒品贸易;帮助阿富汗政府打造现代化的政权机构。总之,有利于阿富汗的安定团结。

在微观层面,美国以村为单位,发放价值数千美元的小额援助,希望一点一点解决问题。或是把工程外包,就像公共基础设施。

钱花下去了,但效果并不好。

美国陆军上校克里斯托弗·科伦达(Christopher Kolenda)称,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的政府“自我组织成了一个盗国贼集团(kleptocracy)”。(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

阿富汗政府的高级职位明码标价,而人们买官是为了赚钱。美国的援助进了腐败官员的口袋,“援助项目被雁过拔毛,制服或弹药在黑市上出售,(阿富汗官员)走私毒品,或者绑架勒索”。

这一切现象在笔者听来似曾相识,大概美国“扶植”傀儡政权的路径都有相似性吧。

科伦达用癌症来做比喻,“小腐败是皮肤癌,尤可治疗,最终无碍。部长或者更高级别的腐败就像结肠癌,情况更糟,但是应对及时,或可治愈;然而盗国贼的统治像是脑癌,致命的”。

自2002年以来,美国投入共830亿美元用于安全援助, (克里格·怀特洛克, 有国无防:阿富汗安全部队,虽然经过数年训练,依旧腐败无能, 2019) 重点建设阿富汗安全部队(Afghan 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Forces,包括阿富汗国民军、空军、国家警察、地方警察和国家安全局)。然而安全部队反而成为腐败高发区。

2015年7月2日,某位自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时就在阿富汗工作的挪威官员接受“吸取教训”采访。他说多达30%的阿富汗国家警察开小差,利用职务之便,私设检查站,以便搜刮来往百姓。(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检察长办公室, 2019)阿富汗人民将警察视作强盗。

“小”的职务腐败无处不在:空军倒卖燃油;警察倒卖制服,然后回来领一件新的再卖一次;官员们贪污军警的薪饷;军警倒卖武器;地方警察大面积吸毒、故意毁坏装备、倒卖燃料、与塔利班暗通款曲。

阿富汗军警是美国一手创立,也是美国掏钱养,相当于“皇协军”。安全部队账面上有35.2万人,实际上只有25.4万人,缺员近10万人。这是因为长官们长期吃空饷,虚报部队员额(相当于虚报了两个整编集团军,整个部队1/3的人只存在于账面上),把美国的援助款装进自己口袋。

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对阿富汗的重建项目进行审计,2019年10月30日,发布本年3季度报告。

报告指出,该部门在报告期内发现阿富汗的重建工作依然存在大规模的违法、违规、腐败行为。3个月期间,有6个判决,总刑期10年,没收、恢复非法所得1810万美元。目前仍然在调查的案件有158个。(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

腐败有多种形式,而且也会牵扯到美国人。亚当·杜斯特(Adam Doost)被控以开采石场为名义骗取美国政府援助贷款1580万美元,被判有期徒刑4年半,并被罚款、要求偿还共1788万美元;美国陆军上士克里奥·奥特利(Cleo Autry)被控贪污4万美元,被判处缓刑3年。

粉饰太平:塔利班就要被击败了!

受访者都是美国军政高官,而且不乏在白宫身居要职者。这样来看,美国的上层对阿富汗的问题应该很明白,早就知道所谓重建阿富汗不过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呢?

为什么公众还能容忍这种行为呢?

《华邮》认为,美国高层一直刻意对公众隐瞒真相,靠宣传话语术和修辞学来粉饰太平,这个花费近万亿美元的亏本生意才能从小布什时期做到川普时期。

2006年8月,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收到一份40页的报告。里面全是坏消息:阿富汗政府腐败无能,民怨极大;塔利班在巴基斯坦的支持下正在组织反攻。

不过他不打算承认任何困难。国防部在网站发布通讯稿《5年:阿富汗报告》(Five-Year Afghan Report),“5年来,有很多好消息……虽然某些人很时兴说阿富汗战争被遗忘了,美国丧失了目标,但是事实能够击碎讹传”。(美国国防部, 2006)

《华邮》称,从此之后,美国官方对阿富汗的宣传都是以此为基调,不管事实如何。

奥巴马上台后,增兵美国在阿富汗的兵力,加大对塔利班的打击力度。

2008年,美军和北约士兵的伤亡数字创新高。时任驻阿富汗第82联合特遣队(Joint Task Force-82)指挥官、美国陆军中将戴维·罗德里格斯(David Rodriguez)表示,伤亡大说明“我们正在持续取得深思熟虑的进展”。

数据不好看,领导面子挂不住。某位在奥巴马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任职的匿名官员接受“吸取教训”采访时表示,他们面临巨大压力,要把数据做得好看。(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

9

(匿名官员:弄虚作假、糊弄总统,只为了照顾领导面子。)

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只好在修辞上想办法。塔利班发动自杀式炸弹袭击,这说明塔利班过于虚弱,没有能力发动正面作战。塔利班发动了更多的袭击?“这是因为塔利班已经绝望了,这恰恰表明我们正在走向胜利。”美军承受了更多的伤亡,这表明美军正在打击敌人。

2012年,时任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 (Leon Panetta)访问阿富汗。尽管差点遭遇自杀式炸弹袭击,部长依然表示美国已经取得“重大进展”。

21世纪的美国政治,竟然从中可以读出前苏联政治笑话的味道:

在过去,神话故事的开头是“很久、很久以前”。在当代阿富汗,神话故事的开头是美国高官发表演讲:“和平和稳定就要实现了,塔利班就快被击败了!”

阿富汗官员接着说:“在过去我们就像站在悬崖边上,现在我们向跃进了一大步!”

没有“吸取教训”

《华邮》表示,自2001年以来,一共有15.7万人死于阿富汗的战乱。其中美军阵亡2,300人,北约联军阵亡1,145人,阿富汗军警阵亡65,124人。他们消灭塔利班约42,100人。期间有约43,074平民死亡。

如本文开头所言,平民的死伤呈现增长的趋势,这说明战争正在变得激烈。也许胜利就像地平线,你看得见,但是够不着。

不过笔者必须指出,读美国的材料必须谨慎,因为作者站在美国立场上。

也许如《华邮》所说,美国在阿富汗遭遇了挫折。或者如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接受“吸取教训”采访时所言“怎么让人感觉我们要输了”, (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 但是美国并没有真正“输掉”这场战争。

首先,美国达成了战术目的,也就是颠覆塔利班政权,并肉体消灭掉9/11事件的责任人本·拉登。其次,在阿富汗维持存在,符合美国的全球战略。

而且代价并不算太高。18年花费近万亿美元,也许是推高了政府财政赤字。但是相对于美国的经济总量,这笔钱还是嫌少,公众或许还没感到疼痛。

美军阵亡2300人,但是凭借优良的训练、优势火力和先进的技术装备,短期来看美军倒是打出了1比数十的超高交换比。当然,这么厉害的军事实力,18年还没消灭塔利班,长期来看是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美国未必赢得了阿富汗战争,但是要说输家,这场战争只有一个真正的输家,那就是阿富汗人民。是他们承受了并正在承受战乱带来的所有痛苦。塔利班的袭击和美军的空袭,都让他们死伤惨重。

然而美国并不在乎。

《华邮》文章的基调是反思。但通读一遍“吸取教训”对美国官员的采访,发现他们即使有所反思,也是在反思“战败”,反思战略和战术的细节问题,而没有反思“战争”本身。没有人问为什么美国非要做一个世界帝国,维持“美国治下的世界和平”(Pax-America)。

阿富汗战争在2001年发动之后,美国并不满意,又在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美国的情报机构仍然在世界各地兴风作浪,美军的航母舰队和两栖打击集群(amphibious ready group,ARG)蹲守热点地区,伺机发动新一轮的“改朝换代”(regime change)。

“吸取教训”并没有吸取最重要的教训。

川普总统大概还会发个推特:“我们做得很好,让阿富汗再次伟大!”

参考文献:

【1】阿里萨·鲁斌. (2010年4月14日). 美军关闭在阿富汗“死亡谷”的哨所.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3日,来源: 纽约时报:

https://www.nytimes.com/2010/04/15/world/asia/15outpost.html

【2】波士顿环球报. (2008年11月12日). 阿富汗的克兰加尔山谷.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3日,来源: 波士顿环球报:

http://archive.boston.com/bigpicture/2008/11/afghanistans_korengal_valley.html

【3】防务视觉信息分配服务. (2019). 搜索页面:阿富汗.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来源: 防务视觉信息分配服务:

https://www.dvidshub.net/search?q=afghanistan&view=grid

【4】克里格·怀特洛克. (2019年12月9日). 对真相开战.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afghanistan-war-confidential-documents/

【5】克里格·怀特洛克. (2019年12月9日). 有国无防:阿富汗安全部队,虽然经过数年训练,依旧腐败无能.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6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afghanistan-war-army-police/

【6】克里斯多夫•齐福斯. (2018). 战士们:作战的美国人. 纽约市: 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

拉希姆·菲依茨和卡拉·安娜. (2019年9月3日). 震惊:美国协议将近,塔利班在喀布尔发动袭击.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6日,来源: 美联社:

https://apnews.com/e6d57a22dd434a5e81e1e483dbd96c25

【7】联合国. (2019年2月23日). 阿富汗又一个阴郁的里程碑:根据联合国报告,2018年平民死亡人数创纪录.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联合国:

https://news.un.org/en/story/2019/02/1033441

【8】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对道格拉斯·卢特的采访.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lute_doug_ll_01_d5_02202015

【9】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对克里斯托弗•科伦达的采访.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3_xx_dc_04052016

【10】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对迈克尔·弗林的采访.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flynn_michael_ll_11102015

【11】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对匿名国务院官员的采访.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1_xx_dc_07102015

【12】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对匿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的采访.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7_xx_dc_09162016

【13】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2019年10月30日). 交给国会的季度报告.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办公室:

https://www.sigar.mil/pdf/quarterlyreports/2019-10-30qr.pdf

【14】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检察长办公室. (2019年12月9日). 对匿名挪威官员的采访.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6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background_ll_03_xx_xx3_07022015

【15】美国国防部. (2006). 5年:阿富汗报告.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2日,来源: 美国国防部:

https://archive.defense.gov/home/dodupdate/For-the-record/documents/20062006d.html

【16】美国国防部. (2010). 美军和阿富汗军队与长老见面.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3日,来源: 美国国防部:

https://archive.defense.gov/photoessays/PhotoEssaySS.aspx?ID=1629

【17】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2019年12月9日). 拉姆斯菲尔德的备忘录. 检索日期: 2019年12月11日,来源: 华盛顿邮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graphics/2019/investigations/afghanistan-papers/documents-database/?document=snowflake_badguys_cambone_nsarchive_09082003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美国 阿富汗 美军阿富汗战报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