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向东:解体危机中的版图扩张与权力重组

独家网   杜佳   2019-12-04 17:04  

欧盟已是一座围城,里面的想冲出来,外面的想冲进去。

与英国正式分手的议程一拖再拖,路途跌宕起伏。在这段一言难尽的关系面前,欧盟成员国似乎已经陷入了完全的被动:“2192年,英国首相再次来到布鲁塞尔,要求延长‘脱欧’期限。没有人记得这项传统从何开始,但它每年都在上演……”

这是遭遇婚变的欧盟最无奈的自我排遣,它至少表明,开始纠缠之后,它们注定将要互相折磨到白头。尽管开始一段新关系的打算早已蠢蠢欲动,但在东欧这股春心荡漾的热情面前,欧盟却始终不敢放纵,保持着异乎寻常的冷静。

欧盟东扩,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它首先需要察看俄罗斯的脸色。普京大帝日前接受一家英国媒体采访时叱曰:“欧盟将在未来10年内完全解体,就像当年苏联解体一样。”

经济独立的前任毅然转身,倚草附木的备胎踏破红尘。失落和感动轮番侵扰,令欧盟悲欣交集,亦喜亦忧。

是蛋糕,更是毒药

10月7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访问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时说,德国支持格鲁吉亚加入欧盟和北约的努力。但他话锋一转:格鲁吉亚所处地缘问题并不简单,主要是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这两大分离地区的问题。

媒体大都忽略了施泰因迈尔的后半句。

格鲁吉亚北接俄罗斯,西南与土耳其接壤,地处黑海和里海之间,这个国土面积与中国重庆市相当的东欧小国,处在重要的地缘十字路口上。不仅如此,作为俄罗斯向欧洲输送石油和天然气的管道沿线国家,它还是美国在高加索地区的战略盟友。虽为小国,地缘政治角色却颇有分量。

在格鲁吉亚内部,背靠高加索山脉、与俄罗斯一山之隔的南奥塞梯一再谋求独立。为了争夺南奥塞梯的控制权,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在2008年8月8日至18日曾经爆发战争,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随即得到了俄罗斯的承认。

结果是,格鲁吉亚第二天就和俄罗斯断交,并于次年的8月18日走完了退出独联体的全部法律程序。此外,在2010年的6月25日,格鲁吉亚政府还拆除了斯大林故乡哥里市中心广场的斯大林像,并在原址上树立了“对俄战争牺牲英雄纪念碑”。

事实上,这个问题并不像德国总统说的那么“主要”。

1

(格鲁吉亚,北约和欧盟都想吃下的蛋糕)

苏联解体以来,格鲁吉亚逐步转向西方,在美国的资助下,作为独联体国家的格鲁吉亚2003年末发生了玫瑰革命。此前靠着美国国会奖学金留洋镀金的米哈伊·萨卡什维利于2004年当选总统,随之而来的是铁腕去俄罗斯化和积极推动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并寻求加入欧盟。

2

(赫芬顿邮报:手持玫瑰花的米哈伊·萨卡什维利)

当时小布什是美国总统,他积极支持格鲁吉亚“民主化”进程,因而在该国很受欢迎。2005年,在萨卡什维利访美期间,格鲁吉亚甚至把首都阿夫拉巴拉区梅拉兰大街改名为小布什大街。

小布什在执政期间积极推动“北约东扩”计划,用以遏制并进一步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因此2008年4月,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举行的北约峰会上,美国向北约成员国施加压力,想尽快落实让格鲁吉亚和乌克兰加入北约的计划。

3

(南奥塞梯的独立表明事情并不简单)

宣告独立之后的南奥塞梯则通过签署《俄罗斯与南奥塞梯一体化条约》,在2015年初实质上并入了俄罗斯。

从格鲁吉亚的角度看,这意味着其20%的领土落进了俄罗斯手中。

不行,欧盟也不行

格鲁吉亚和小布什的计划却落空了。萨卡什维利回忆当时的场景说:“布什已经为我们尽力了,因为当我走进房间看到他时,他的脸红得像根胡萝卜。”

在2008年的峰会上,“北约东扩”计划遭到德国和法国的明确反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直言担心北约成员国被格鲁吉亚绑架,陷入与俄罗斯的战争和公开对抗,,而这样就能削弱“旧欧洲”。

不过,同样是在2008年的北约峰会上,同为美国支持的的阿尔巴尼亚和克罗地亚的北约申请却得到了批准。北约从最初的12个成员国,逐渐向东扩张,现在已有29个成员国。

4

(维基百科:冷战后加入北约的国家)

2018年7月,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的闭幕式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美国总统特朗普,格鲁吉亚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北约会员,特朗普直截了当地回答:“在某个时候,但不是现在。”

从2008年到2018年这十年期间,格鲁吉亚为加入北约作了很多努力,然而始终未能如愿。

虽然无法给予名分,北约却可以实质上与格鲁吉亚发生和保持关系。2019年3月,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访问了格鲁吉亚,他将格鲁吉亚称为北约的“特别伙伴”,并赞扬格鲁吉亚在阿富汗安置了数量最多的非北约士兵,和积极参与演习活动。这表明格鲁吉亚和北约的合作正在不断具体化。

5

(德国时代周报:在2015年北约演习中的格鲁吉亚士兵)

作为北约的“特别伙伴”,格鲁吉亚可以获得北约的军事援助,但在抵御俄罗斯方面却得不到任何承诺。因为只有真正的北约成员国才有资格被置于第五条款的保护之下。第五条款被视为北约的“核心”,即北约对任何针对某一缔约国的攻击作集体回应。

6

(《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

格鲁吉亚新上任的总统萨洛梅·祖拉比什维利也有着坚定的亲西方立场。今年3月,她在年度施政报告中指出,格鲁吉亚将在2019年进一步扩大同北约和欧盟的合作。今年4月,她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在英国退出欧盟后,格鲁吉亚将很乐意“填补空缺”。她认为,世界现在面临着许多危机与挑战,格鲁吉亚可以通过接近欧洲来应对。

7

(格鲁吉亚日报:英国脱欧为格鲁吉亚开启欧盟之门)

这位女总统在巴黎出生、长大。她坚信正是因为她是欧洲人,才更加受到格鲁吉亚民众青睐的。

据德国《世界报》报道,格鲁吉亚人对欧盟极富好感。在格鲁吉亚,欧盟旗帜无所不在。2018年5月,根据美国国家民主研究所(NDI)的一项调查,约75%的格鲁吉亚人支持该国加入欧盟。

调查显示,倘若格鲁吉亚公民必须在欧盟和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EAWU)之间做出选择,约65%的人选择加入欧盟,只有21%的人支持加入欧亚经济联盟。

 

8

(明镜周报:默克尔与马穆卡·巴赫塔泽)

而欧盟对此的态度,却并不积极。这从默克尔2018年访问格鲁吉亚时发表的言论中可见一斑。

2018年8月23日,默克尔访问格鲁吉亚时,时任格鲁吉亚总理马穆卡·巴赫塔泽向默克尔明确地表明了该国的愿望。他指出,格鲁吉亚是欧洲文明的一部分,所以格鲁吉亚一定要争取成为欧盟和北约的成员国。

默克尔当面没好意思泼冷水,但在私底下她便褪去了那份客气。

9

(德国之声:默克尔在第比利斯国立大学参加活动)

默克尔次日在第比利斯与学生会面时说,欧盟与格鲁吉亚双方希望更紧密地合作。但当被问及格鲁吉亚可能加入欧盟的日期时,她补充说:“但是从欧盟方面看来,不能太过迅速地作出保证。”她强调,这不仅在于格鲁吉亚必须满足加入欧盟的条件,还在于欧盟必须有能力接纳新国家,比如欧盟必须考虑更好地协调外交政策。

默克尔再次重申欧盟的难处与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这两个地区有关。她表示这种冲突局势是格鲁吉亚加入欧盟和北约的主要障碍,解决该问题需要很长时间。

默克尔表示,欧盟将首先与西巴尔干国家进行入盟谈判,而格鲁吉亚则被安排在下一轮。在这期间双方要能够更加紧密合作,而不必在意是格鲁吉亚是否具有正式成员资格。

下一轮,大概是20年后的事了。

北约给予的“特别伙伴”称号当然只是礼貌的敷衍,欧盟似乎也无法在表示欢迎和为难之外给予格鲁吉亚更多。

悬崖边缘

对于欧盟来说,德国对格鲁吉亚的单方面接纳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格鲁吉亚和欧盟之间有着政治联盟协议、自由贸易协议和签证自由化协议。格鲁吉亚还提供了近1000名士兵以支持北约的行动。根据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报告》和腐败指数,格鲁吉亚的情况要好于意大利、希腊和罗马尼亚。新闻自由程度要好于匈牙利、马耳他和克罗地亚。

格鲁吉亚人民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们要比科索沃、波黑等巴尔干国家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加入欧盟;也不理解,为何付出这么多努力,仍无法加入北约。

虽然欧盟计划在2017年到2020年间提供约4亿欧元的财政援助,并且欧盟与格鲁吉亚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但格鲁吉亚最想要的,欧盟始终给不了。

事实上,巴尔干国家的入盟谈判也遥遥无期。在10月的欧盟峰会期间,法国总统马克龙极力反对启动北马其顿和阿尔巴尼亚的入盟谈判,理由是对两国的改革进展持怀疑态度。

马克龙表示,欧盟亟需改革新成员入盟程序,在改革完成前不应接纳任何新成员。

这两个国家在欧洲中部处于极为重要的战略位置。德国和许多其他欧盟国家对这一事态发展感到不解。德国欧洲事务部长罗斯(Michael Roth)说,德国对此“非常失望”。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也表达了失望:“这不是一次失败,而是一个错误。我真的感到难堪。”

由此可以看出,法国对欧盟意见很大,法国和德国的分歧也正在扩大,欧盟内讧严重。而11月7日《经济学人》发布的马克龙的受访言论,更进一步凸显法德两国分歧深重,北约内部更是矛盾重重。

今年10月21日,欧盟峰会刚过,马克龙在巴黎爱丽舍宫接受了《经济学人》的采访,此次采访长达1个小时。但采访内容却迟迟于11月7日才刊登出来。

10

(《金融时报》 马克龙警告欧洲:北约正在脑死亡)

马克龙言辞激烈,他说,“我们目前经历的是北约的脑死亡”。他抨击特朗普单方面从叙利亚撤军,甚至没有告诉各个北约盟友,“美国和北约盟国在战略决策上没有任何协调。”

马克龙还说,欧洲站在“悬崖边缘”, 欧洲首次跟一位不支持欧洲战略的美国总统打交道,英国脱欧和欧洲政治动荡正在从内部削弱欧洲。

马克龙传达的基本信息是,欧洲不仅需要作为一个经济集团,还要作为一个战略整体采取行动。欧洲应当重新获得“军事主权”,并开始与俄罗斯对话。

对于这番言论,默克尔表示反对。她坚定地指出:“北约是我们的安全联盟”。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间接地对马克龙提出警告,他表示,任何试图让欧洲与美国脱钩的尝试,都将伤害欧洲自身。

法德关系对于欧洲的繁荣与稳定至关重要。如今,无论欧盟还是北约内部,裂痕深重,矛盾重重。欧盟和美国的关系,以及美国和北约盟友的关系也不知所终。

法国已经公开表达了对美国的不满,而德国仍在努力迎合着美国。前不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德期间,对德国和俄罗斯的“北溪2号线”输气管道提出严厉批评,德国选择了默默忍受。默克尔和德防长还向蓬佩奥承诺截至2024年将德国军费开支提升至GDP的1.5%,以安抚他的愤怒。

如今欧盟和北约的内部矛盾已经表面化,其他小国就更得顺其自然。如今的格鲁吉亚只能静静地等下去。或者,考虑下其他选择。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欧盟 格鲁吉亚 苏联解体 美欧关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