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基辛格:时代与超越时代的幸存者

杜佳   2018-11-19 14:13  

比已故的金庸大侠还要年长一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本月在新加坡和中国的一系列外交活动,引发各界强烈关注。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进入深水区、美国中期选举落幕的背景下,其行程与发言更加充满了可解读性。

基辛格还活着

11月5日,95岁的基辛格在新加坡接受了李显龙总理的午宴招待,这位半年前刚经手过“特金会”的政坛晚辈,谦逊地表示:“他大老远前来,我很高兴他今天能抽空与我见面”。

而此时,网络上正盛传这位老人去世的消息。

被自己的死讯惊扰,对于基辛格来说还是第一次。三年前,他曾以美国代表团成员身份,参加同是1923年出生的前总理李光耀的葬礼。在整个过程中,他表情痛苦肃穆,仿佛窥见了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

图片1

(2015年3月,基辛格赴新加坡参加李光耀葬礼,在李光耀灵柩前鞠躬)

图片2

(2018年11月 基辛格参加“创新经济论坛)

11月6日,基辛格作为顾问委员会名誉主席,亮相在新加坡的“创新经济论坛”。三年前的他尚可无需拐棍稳健地绕行李光耀灵柩,如今却不得不以轮椅代步进入会场。

图片3

(关于基辛格辞世的假新闻)

论坛期间,基辛格像曰仁曰义的孔孟一样,反复强调对话沟通和相互理解的重要性。他说:“我认为,对于中美来说,重要的是向对方解释清楚,大家各自要达成的目标是什么,哪些妥协是可以去做的,哪些妥协是大家都愿意去做的。中美两国不应该在不知道目标的前提下,被一些细节问题绊住脚”。

论坛第一天,基辛格与应邀参加论坛的王岐山会见,表示愿意为美中关系未来发展达成共识做出努力。第二天,论坛一闭幕,基辛格便转赴中国。

这位访华80多次的老人,在中美关系的若干关键节点上,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见证过几个时代的风云。

“中国是我交往最久、最为深入的国家。中国已经成为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中国朋友对我而言意义非凡”。2011年,88岁的基辛格出版《论中国》,这位“认识中国的每一代领导人”的长者曾告诉媒体:“我一直坚持美中应该去创建一种新型的国家关系,尽管这很艰难,但我们的领导人有这个责任去促成”。

可以说,他曾一直手握着全球最重要双边关系的一把钥匙。但迫于中美两国正在显露迹象的战略不信任,以及不舍昼夜的岁月摧折,如今他的角色显得很是微妙。所以,尽管今年的来华行程其实早有安排,但时局的变故使这一次的访问,平添了几分戏剧性。

123

(基辛格受到习主席接见)

8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习近平主席接见,他就中美关系向习表达了自己的愿望,称:美中合作对世界和平与繁荣至关重要;发展美中关系需要战略思维和远见,美中双方要更好地相互理解,加强战略沟通,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妥善管控分歧,向世人表明美中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一行,已经抵达华盛顿,即将主持曾推迟一个多月的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此时美国中期选举刚刚落幕,任期行至中途的川普迎来了自己的艰难时刻。

同日,基辛格在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晤时表示,“我不同意把中国作为对手的观点”。当日晚,基辛格还第六次访问北大,与师生座谈。

9日,中国人民外交学会邀请他参观了中国紫檀博物馆。

10日,王岐山再次会见了他,刘鹤和许其亮也分别同他举行会谈。

短短几日,这位老人行程绵密而辛苦,他似乎在尽力发挥最后的余热。而北京方面则给予他最高规格的礼遇,好像是在释放对两国关系最大的善意。

图片5

(基辛格与老朋友谈笑风生,右一为唐闻生,英文名为南希·唐)

此外据港媒透露,辞京前夜,基辛格与陈元、傅莹、唐闻生等老朋友共进晚宴。1971年秘密访华的时候,他曾与当时担任中国领导人翻译的唐闻生开玩笑,说南希·唐可以竞选美国总统,而他自己则不行,因为唐是在美国出生的。毛泽东后来也曾拿唐闻生开过玩笑,说:“凡人皆有死,从古以来的老人都死了,这个是大前提。唐闻生是人,这是小前提……所以唐闻生呢,是要死的。这是结论。这就是三段论法。她叫唐闻生,我劝她改个名字,叫唐闻死。她说不好听”!

这些伟大人物之间的趣事掌故,如今看来,谈笑间竟都关乎生与死。作为过去时代的幸存者,基辛格席间略带伤感地说,两国都在变,未来的中美关系不会再回到川普以前的状态了。

所为何来?

贸易战程度加深、中期选举后美国政治格局有变,时局分析者多将此看作是基辛格受邀来华的目的。然而需要指出的是,此番行程起码在今年5月份便已确定。当时距中美贸易战正式爆发还有两个月,中期选举也尚无眉目可言,因此说基辛格专程受邀讨论贸易战激化和中期选举结果,这个说法立论不那么谨严。并且实际上,中期选举的最终结果是在基辛格来华之后才产生出来的。

英国《金融时报》5月15日曾报道称,纽约前市长、彭博社创始人布隆伯格,发起了一个意在与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竞争的新经济论坛,该论坛旨在讨论中国等新经济体引领全球转型过程中的机遇与挑战。论坛由彭博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合作,被命名为“创新经济论坛”。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博士担任论坛名誉主席,中国国务院前副总理、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理事长曾培炎、美国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担任论坛联席主席。根据该报道,论坛将于2018年11月6-8日在北京举办首次会议。基辛格、保尔森等约400位全球政商领袖和专家将出席。

原本的计划很可能是,基辛格作为论坛名誉主席,主要目的是按照对接好的行程为第一届论坛的举办撑场,然后借地利之便,在华受邀参加各类活动。其实基辛格几乎每年都要来华,很多会见都属于例行和常设活动。因为后来论坛举办地改在了新加坡,又恰逢中美关系与美国国内政治的关键时刻,才使得他在论坛后的这次来华显得有了特殊性。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创新经济论坛“的举办,有很多信息值得玩味。比如关于举办地的改变问题,美方和中方的表述是有差异的。

图片6

(“创新经济论坛”官网公告截图)

今年8月29日,“创新经济论坛”官网的中文版发布公告称,原定于在北京举行的“创新经济论坛”被推迟到2019年举办,今年(首届)的创新论坛将在新加坡举行。这一改变的原因是“鉴于同期中国将举办多项大型活动”,应“论坛中方合作伙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要求”而推迟。

图片7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官网声明截图)

几天之后,即9月5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在其官网发布的《关于“创新经济论坛”安排变动的联合声明》中,关于推迟原因的表述改成了“双方一致决定”。与地点同时改变的还有会期,原定三天的会议日程调整为两天,个中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双方的通知都提到的“鉴于同期中国将举办多项大型活动”,提醒我们或许是由于11月5日至10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举行。中国在大型活动方面的接待能力不成问题,而且为重要人物的日程安排考虑,将两个会议都设在中国,反而更加便利。首届创新经济论坛易国举办,很有可能是考虑到会议影响力最大化的问题。毕竟多场大型国际活动都在中国举办,将会削弱彼此的影响力。

但无论论坛改在何处举办,其宗旨都是讨论以中国为代表的新经济体,在引领全球转型过程中的“机遇与挑战”。这一颇具象征意义的主题,是理解当今世界变局的总前提。而基辛格的行程,除了由一国变为两国之外,并没有实质的大变化。当然,这期间世界上发生的很多事都可以作为临时议程,融合到基辛格的各项活动中。因此,分析家们关于基辛格在此次受邀访华中担当了中美贸易战调停人角色的说法,也并非完全没有根据。

此外,我们如果想知道,此次基辛格访华到底担当了什么角色,还可以通过梳理他行程前后的活动轨迹来分析,比如弄清楚他来华之后去了哪些地方、见了哪些人,回美国之后又去了哪些地方、见了哪些人。只是,他在华期间的活动我们已大概了解,然而其回国之后的行踪却无从查考,网络和媒体上几乎搜不到任何有关其结束对华访问之后行程的报道。基辛格本尊的官网(https://www.henryakissinger.com/)更新,更是还停留在几个月前。

或许舟车劳顿的基辛格,回国之后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毕竟,要与美方某些人士分享最新访华经历,这个等待的环节也应该是免不了的。

际关系的“活化石”

在美国,大多数总统50来岁就退休、在世的前总统比葫芦娃还多,为什么一个已经卸任国务卿快42年的迟暮老人依然能够发挥影响力?基辛格在当下美国政治和国际关系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周润发确实曾经是影坛大哥,在国际政坛,基辛格也确实曾经是风云人物。在他担任国务卿期间,除了我们熟悉的他在促进中美关系正常化中的大手笔外,其在缓和美国与苏联关系、让美国抽身越南战争、继续扶植南越、主持轰炸柬埔寨、插手孟加拉解放战争、干涉津巴布韦解放战争、鼓励印尼吞并东帝汶、斡旋中东战争、策划智利血腥政变、狙击古巴国际共运活动、支持阿根廷军事独裁等外交动作中,都担当了决策者的角色。

在尼克松时代,当基辛格还只是总统顾问时,尼克松对他的提名就已经先于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了。1981年,主张与以色列和解的埃及总统萨达特遇刺身亡,已离开政坛的基辛格随美国代表团(成员有时任国务卿黑格、前总统尼克松、福特、卡特等)赴埃及,参加萨达特这位老朋友的葬礼。当时的媒体捕捉到这样一幕:当萨达特的小儿子看到基辛格时,忍不住失声痛哭,基辛格则拥抱起孩子,热泪盈眶。

由此可见,基辛格多年纵横斡旋的“大外交”,已经奠定了他令人信服、广受亲睐的光辉形象,因此即使他卸任已若许年,也仍是国际政治舞台上一位有威望的长者。显然,他不光被中国人民视为“老朋友”,他也是很多国家的“老朋友”。基辛格的角色,是美国这样一个伟大国家的全球地位,和过去的伟大时代的共同产物。

有人做过统计,在尼克松的回忆录中,最常提及的40个人中,只有三个外国人。而基辛格回忆录中最常提及的40人中有24个外国人。这从一个侧面体现出基辛格国际视野和国际交往能力的突出。

就此,我们可把目光再转回到新加坡这次“创新经济论坛”上,与另一位论坛嘉宾,同样也是“中国通”和“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博尔顿相比,基辛格与中国打交道的时间整整比他多出两代。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基辛格与每届中国高层领导人都会晤过,而博尔顿与中国高层的交往史只起步于中国第三代领导人。

所以,基辛格本身就是几十年来国际关系的一颗活化石,其阅历和经验决定了其弥足珍贵、举足轻重,他是许多国家政治历史的参与者与见证者,也是许多政要们历史感情和记忆的塑造者,是令他们敬重的长者。

在即将有大变革的现时代,这样的长者已经不多了。

历史的选择

除此之外,理解基辛格,我们还要看看其所涉及的美国国内政治权力关系。

基辛格当年作为尼克松的讨伐派,在尼克松胜选之后依然能够成为总统顾问、国安顾问,进而成为大权在握的国务卿,这与洛克菲勒家族的力推是分不开的。因此,也颇有些评论者说,他是洛克菲勒家族的利益代言人。

除开只手遮天的洛克菲勒家族,基辛格身后还有一个神一样存在的“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这个网罗了全美政商学军界精英群体的组织,堪称可以呼风唤雨的全美最顶尖权势集团。

该集团如何有权势呢?举个例子,当年,肯尼迪在大选后迫不及待去拜会罗维特,请求他出任国务卿并推荐政府高官人选。这位罗维特就是曾在对外关系委员会担任要职的美国权势集团的代表之一。罗维特拒绝担任国务卿,但却给肯尼迪指定了其他人选。堂堂美利坚合众国大总统,在对外关系委员会这张人际网面前,也要摆出一副谦卑之态,足见该组织的政治能量之大了。

图片8

(年轻有为的基辛格) 

就基辛格的朋友圈而言,除了前述在外交风云中奠定的地位,他多年来在学界和政界培养的“门生故吏”,也足以让他举足轻重。举个例子,基辛格在哈佛大学还是一名青椒的时候,曾负责过一个哈佛国际研讨会项目,每年从四百名各国的申请者中遴选出八分之一的学员。那么,当年被基辛格选中且听过基辛格授课的学生都有谁呢?他们有后来成为法国总统的德斯坦、成为日本首相的中曾根康弘、位及以色列副总理的阿龙、两度出任马来西亚总理(即现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等。很多年来,基辛格都保持着跟这些学员的联络。

因此,他不仅是长者,也是一位在世界政坛桃李满天下的“老师”。

此外,就中美关系而言,基辛格之所以能够胜任牵线人的角色,一定程度上也与中美之间确实需要这样一位“调停长老”有关。其实际历史作用的界定,将来的学者会反复推敲,但即使他只是作为一个和平的符号,横亘在两国之间,意义也是巨大的。

中美两个大国的关系关乎世界格局和人类命运,在分歧和冲突面前,不能只有喊打喊杀、犬牙交错,也需要更加平和、睿智的声音,需要能够超越选举政治与短时动机,上升到世界和平、人类发展大局高度的、具有战略引领性的声音。

在此,一向钟情于古典均势外交与精英外交理论,擅长中国问题的国际长者基辛格,显然是“历史的选择”。退而言之,一个因为历史贡献,每次来华都会被中国领导人高规格礼遇的美国前国务卿,本身便具有一般高级官僚难以企及的外交地位。

国有长老,国之幸也。中美过去几十年间尽管风风雨雨,但总是能在适当的分寸上保持战略性的稳健,谁能说没有国之长老的功劳呢。

政治纷争的外与内

当然,历史的进程总是与个人的命运相互蕴含,基辛格自己也有意承担这样一个角色。不管是为了自己基辛格咨询公司的全球业务考虑,还是为国家命运、世界和平计,拖着鲐背之年的老躯,漂洋过海奔走寰宇,操心于最热点问题,都让人不得不佩服其老骥伏枥的毅力,抱以景仰敬重。

在此,有两个细节或许值得历史来玩味。

一是,此次来华他跟王毅外长会面,两人走到同乐堂前,王毅外长招呼基辛格面向记者一起合影,基辛格拄着拐杖艰难地转过身来。站定后,当记者们纷纷按动快门之时,老人悄悄地把拐杖藏到了身后。所以,最后发布的两人合影的新闻照片上,根本就看不出他拄着拐杖。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他还是显得那么健硕安康。

图片9

(王毅招呼基辛格面向记者合照视频截图)

图片10

(合影时,基辛格有意将拐杖藏于身后)

还有一次是2015年,他来北京参加“世界秩序与中国角色——2015京城国际论坛”。基辛格上台之后,拒绝了为他准备的舒服的沙发和低矮的话筒,坚持站了半个小时做完原定20分钟的演讲。

这位谈吐间自带光环的历史老人,在此保持着敬业精神和对听众的一贯尊重,也似乎在用自己的健康和顽强,维持着人们对美好世界秩序的信念。

但英雄迟暮,总有意想不到的困顿。

如果说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问题和中美关系成为美国外交领域最核心问题,基辛格不可替代的价值也随之凸显的话,那么当下美国内政中愈演愈烈的党争却又在黄钟毁弃般地破坏着基辛格作用的发挥。

我们知道,美国两党围绕“通俄门”陷入残酷的政治斗争,而基因格这位曾15次登上《时代》封面、在美国一向具有威望的老者也几度沦为受迫害对象。

图片11

(《政治家》:《普京的长期密友基辛格,正在悄悄靠近川普》)

2016年川普当选新一任美国总统之后,《政治家》杂志抛出一篇题为《普京的长期密友基辛格,正在悄悄靠近川普》的评论,对基辛格与俄罗斯政界的特殊联系深文周纳,并称基辛格的高级助手将成为美国驻俄大使。基辛格被定义为“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潜在中间人”,他被怀疑试图影响美国新政府来施行有损美国战略利益的亲俄政策。 (《华盛顿邮报》:《川普、拉夫罗夫和基斯利亚克在椭圆办公室的奇怪会面》)2017年5月10日,川普在同一天分别接待了俄罗斯外长和基辛格之后,媒体又纷纷将矛头瞄准了这位前国务卿。华盛顿邮报标题为《椭圆办公室的奇怪会面》的报道,对川普、拉夫罗夫和俄驻美大使基斯里亚克之间的会面进行了过度解释,并影射基辛格参与了密谋,负责调查通俄门的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被解雇也与他的鬼点子有关。

图片13

(同日川普会见基辛格)

从此,基辛格深陷通俄舆论漩涡。

图片14

(彭博社:《库什纳的外交政策角色在基辛格的午餐后增长了(没错)》)

2018年8月,彭博社以《库什纳的外交政策角色在基辛格的午餐后增长了(没错)》为题,发布了一项调查,指出库什纳正是在基辛格的宴会上与涉俄团体接上头的。文章影射基辛格是美国政治实权人物与“俄罗斯阴谋”所有参与者(即川普及其女婿库什纳、俄罗斯大使基斯利亚克,以及在美国被捕的俄罗斯公民玛丽亚·布京娜)交往活动的核心掮客。

图片15

(今日俄罗斯:《把‘俄罗斯间谍基辛格’关起来:内战的最后一步》)

这时,连俄罗斯媒体都看不下去了,“今日俄罗斯”发表了一篇题为《把‘俄罗斯间谍基辛格’关起来:内战的最后一步》的评论,称:“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创始人、战略家和智者的亨利·基辛格,难逃反川普媒体运动的魔掌。此前从未受美国任何权威媒体泼过脏水的基辛格,现在却安上了几乎是美国政治的最严重罪行——克里姆林宫与川普之间阴谋的发起者

图片16

(基辛格纽约大学演讲遭踢场视频)

或许是由于政治势力和媒体的煽动,就在上个月(10月17日),当基辛格前往纽约大学发表演讲的时候,现场遭遇了一群年轻人的捣乱。他们指着基辛格的鼻子大骂他是刽子手,大喊“Rot in hell!”(去地狱里腐烂吧!)还有示威者冲到老人面前,挥舞起手中的手铐。 年老不以筋骨为能,不知道面对这群咄咄逼人充满言语和肢体挑衅的青年人,基辛格这位忠贞为国酬的长者,心中是否会闪过一丝悲哀。

图片17

(纽约大学演讲现场,一名年轻示威者手冲到基辛格面前挥舞手铐)

然而,正如俄媒所评论的:“在任何时期,都有免受批评的人物——部落的长老,智者,使者。即使在非常严重的内部政治和内部冲突时期,这些人也没有被伤及过。如果突然有人挑衅公认的中立权威人士和受人尊敬的长者,那就意味着灾难。必须明白,基辛格本人应该是始终超然于斗争之上的人物,因为政治对抗中的所有参与者都理解某些力量存在的价值,正是这些力量的存在,他们才能够对未来几十年的前景进行思考,并睥睨波谲云诡的政治风云。正是由于美国政治精英的这种明智的配置,不断冲突的布热津斯基和基辛格联合起来,才能够确保美国从尼克松时期到奥巴马时期对华政策的稳定性。”

美国国父杰斐逊的塑像,去年在美国弗吉尼亚种族冲突浪潮中,被掀翻和烧焦。但愿,基辛格这块从历史中脱胎的“活化石”,可以避免这样的悲剧命运。

当前的国际政治需要基辛格这样的长者,美国更需要珍惜基辛格这样的政治老人。世界和人类,如今尤其需要超越时代、超越纷争的共同谋划。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基辛格 基辛格访华 中美关系 中美贸易战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