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犹主义”幽灵:美国内政中的极化之痛

独家网   杜佳   2018-11-02 16:42  

这一届美国政府,看上去大概是最不可能反犹的西方政府。

微信图片_20181102162314

在白宫,犹太人的地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川普的女儿嫁给了犹太人,并且皈依了犹太教。熟悉川普的人都知道,这位纽约地产商把霸道总裁的那一套带入了白宫,因此大公主和驸马爷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川普对外出访首站选择沙特,就是驸马爷库什纳运作的结果。

5月14日,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在耶路撒冷开馆,以色列政府对此表示欢迎。5月23日,南卡州共和党参议员斯科特·提姆(Scott Tim)在国会推动《反犹觉悟法案》(Anti-SemitismAwareness Act),旨在指导教育部和司法部审查校园内的反犹行为。怪不得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说,川普是犹太人和以色列国家最大的支持者。

然而,反犹情绪却在这个国家如杂草般滋长。

根据犹太人权益促进组织“反诋毁联盟”(ADL)的调查,2016年,美国各地的反犹行为增长了1/3,2017年第一季度增长率高达86%。整个2017年增长率达57%,这是自1979年该组织开始记录数据以来最高的年份。

2017年全美有反犹事件1986件,包括19起人身伤害、952起财产破坏、163起针对犹太人设施的炸弹威胁等。反犹事件不分地域,在全美50州蔓延。

CR_XXXX_2017-Map_web_vff

图:史上第一次,反犹事件在全美50州都有出现。

其中比较恶劣的事件有2017年1月,纽约地铁C线上有人高呼“希特勒万岁”,并袭击了1名犹太人,称他是“犹太渣滓”。地铁列车还被人涂上纳粹符号。2月,宾州费城卡莫尔山(Mt.Carmel)犹太公墓275个墓碑被推倒。密苏里州大学城(University City)犹太公墓共150个雕像惨遭斩首。

从2017年1月到2018年1月,推特上的涉及反犹的极端主义言论有多达420万条。比如在下图中,人们不承认二战犹太大屠杀的真实性,称这段历史为“大屠杀骗局”(Holohoax),这是“犹太大屠杀”Holocaust和“骗局”Hoax两个英文单词结合起来的。推特言论称“没有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

TwitterReport_Image_800x543_V1 (1)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反犹情绪在中小学和大学校园滋长。2017年全美非犹太学校中发生了457起反犹事件,几乎是2016年235起的2倍,2015年114起的4倍。

校园不再纯洁,政治势力不断渗透。在2016-2017学年,美国校园中白人至上主义宣传事件共165起,2017-2018学年增长到了292起宣传事件,增长率77%。其中发生在大学校园里的有204件,增长率高达89%。

就连知名大学也不能幸免。2017年1月,斯坦福大学某学生公寓门口被人涂上纳粹标志。学校的打印机是联网的,突然打印出反犹口号。这种事情同样出现在了加州伯克利校园里。

上周美国发生了3起重大公共安全事件,其中有2起跟犹太人有关。10月15日,犹太大亨索罗斯收到了邮寄的炸弹包裹。警方表示炸弹是真的,所幸没有爆炸。20日,匹兹堡市的1处犹太教堂遭遇枪手袭击,造成11人死亡。

1540665962158

“对以色列最友好的美国领导人”去事发地点慰问群众,却遭到犹太人的抵制。超过3.5万名来自美国各地的犹太人联名发表公开信,称川普不受欢迎,除非他公开谴责白人的民族主义。

微信图片_20181102162731

图:公开信内容,注意加粗部分:“川普总统,除非您彻底批判白人民族主义,否则您在匹兹堡不受欢迎。”

“红脖子”与川普的基本盘

这一切似乎乱了套,这既“亲善友好”同时又“反犹”是怎么回事,美国难道精神分裂了?其实不然,即使是精神分裂,也是有其内在深层逻辑的。

理解这个乱局的基础,就是理解川普的基本盘。讨论川普政府一定不要忘了这个前提。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川普动员起了农村、小城镇和锈带的“困难群众”(the deplorable),击败了主流政客们。川普的大众选票接近6300万,希拉里的接近6600万,少了近300万。

微信图片_20181102162818

图:2016年大选结果精确到县,可以看出农村包围城市的格局,但是农村人少啊。

仔细研究川普选民的人口分布,我们会发现保守主义者中81%投靠了川普。男性选民的52%、已婚人士的52%、已婚男性的58%选择了川普。白人投川普的有58%(作为对比,黑人只有8%),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分别有60%和52%。讲一夫多妻制的摩门教徒高达61%。与川普“亲善友好”的犹太人竟然只有24%,多达71%的犹太人把票投给了希拉里。看上去,犹太人传统上还是支持民主党。

川普选民的宗教意识浓厚还不止表现在这一点。一周至少去一次教堂的人群中,56%选择了川普。生来就是基督徒的人群中(也就是说,他们的父母不会给孩子选择信仰的自由),高达81%选择了川普。年轻人多把票投给民主党,但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多选择川普。

钢铁直男中支持川普的比支持希拉里的人多。而受过大学及其以上教育的人,支持民主党的比支持共和党的人多。高中教育水平的人群中,51%支持川普。在没有大学文凭的白人中,川普的支持率高达67%。

这些川普支持者还有一些其他的标签,比如不参加工会(48%),当过兵(60%),关心移民议题(64%),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和南部(49%、52%)等等。

这就是川普的“基本盘”,如果来一个“用户画像”,可以发现其中很大部分就是被中国网民称为“红脖子”的那个群体。他们中有许多人没读过几本书,不知道朝鲜的地理位置,却希望核平这个“邪恶国家”。他们真心支持“美国优先”,希望“让美国再次伟大”,排斥“国际主义”,希望川普下铁腕整治“非法移民”。

“红脖子”群体和“反犹”的关系,打个比方,像是恶土和毒草的关系。并不是说他们个个都是反犹分子,但是反犹分子更容易从他们中产生;在他们中找到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概率也大得多,因为信仰“多元主义”和“进步主义”的人大都投奔民主党去了。中东裔穆斯林不是白人的一分子,华人不是,拉美裔不是,犹太人当然也不是。所以穆斯林要反,犹太人当然也要反。从反移民、反穆斯林到反犹,意识形态上的一致性很容易不加思索地建构起来,从理论到实践都没有矛盾。

前面提到过,川普的大众选票总数其实比希拉里少,也就是说,川普的基本盘比对手要小,这一点十分关键。因此并不是说川普赢了,就一统江湖了。正是因为他的基本盘小,意味着美国有一多半的人反对他;因此川普有时就必须表现得极端,尽管常以嬉笑怒骂的方式,为的是在言行上更加接近自己的基本盘。川普一上台就着手发布“禁穆令”,退出《巴黎协定》、《伊朗核协定》等一系列对美国不够友好的协定,让红脖子们拍手叫好,仿佛“再次伟大”已经指日可待。

阴谋论:犹太人索罗斯要摧毁美国

对于红脖子的某些极端行为,川普往往只能尴尬地默许,甚至表现出难以掩饰的纵容。例如在2017年夏洛兹维尔事件后,明明是极右翼分子开车撞死左翼人员,川普却把左翼批判一番,对白人至上主义分子的批判显得十分勉强。

微信图片_20181102162959

图:夏洛兹维尔事件后,川普批判“另类左翼”,说“两边都有错”。

红脖子们不仅战斗力不弱,而且脑洞还很大。其中著名的有极右翼网站Infowar主播阿列克斯·琼斯(Alex Jones)。此人和他的infowar团队除了贩卖大力丸,就是制造阴谋论,惯于传播耸人听闻的内幕消息。他们认为美国和欧洲的难民问题有一位幕后黑手,这就是犹太大亨索罗斯。

微信图片_20181102163143

图:infowar网站关于难民的报道,第一句话就是“索罗斯支持的非政府组织组织了大篷车难民,正在朝美国边境前进”。

说到难民和非法移民问题,最近有件棘手的事让川普政府担忧。大约1500名洪都拉斯人10月15日穿越边界到达圭地马拉,想要借道进入美国。目前移民队伍已穿过圭地马拉和墨西哥边界,达到墨西哥境内,离美国尚有大概1000英里(约合1600公里)的距离。这就是所谓“大篷车移民”事件(migrant caravan)。

GettyImages-1052718546_1540828345507_6314433_ver1.0_640_360

微信图片_20181102163644

图:移民队伍已经到达墨西哥境内。

川普如临大敌,调遣了5200名美军士兵南下美墨边境,以加强守备。28日,川普又说计划再次增兵到15000人。如截图所示,infowar已经把难民迁徙入美的幕后主使的帽子,给索罗斯戴上去了。在这些极右翼人士眼里,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就是一个邪恶组织,时时刻刻阴谋摧毁美国。

NH3663WV5RAQPN5NXC5IH2LIM4

图:南下部署的美军。

犹太教堂内的枪击案

在“白人至上”的道路上走得比琼斯更远的,就是川普的另一位知名粉丝、“另类右翼”运动领导人理查德·斯宾塞(Richard Spencer)。和infowar诸君在种族问题上遮遮掩掩的态度不同,斯宾塞大大方方承认自己的种族认同,宣传要建立白人的“种族国家”。

微信图片_20181102163847

“种族很重要,种族是身份的基础。”

微信图片_20181102163850

川普上台后,此公借用纳粹欢呼希特勒的口号,高呼“川普万岁!”

斯宾塞对犹太人的态度,也是完全可以预期的。他说美国政府对少数族裔太好了,犹太人在建制派中“过度代表”。

说到这一点,不得不提一下,犹太人在北美生活的历史跟这个国家的历史几乎一样长。美国独立之初,犹太人与清教徒一样,在欧洲是不受欢迎的人群,当时有3000多犹太人居住在美国。100年后这个数量涨到了25万,20世纪初涨到150万,二战期间涨到420万。

在欧洲,犹太人是备受歧视的弱势群体,所以他们知道了参政议政的重要性。来到美国后,犹太资本积极投身政治、控制媒体,挤入美国上层,当然也引发斯宾塞这样的“红脖子”们的不满。

比斯宾塞走得更远的,就是匹兹堡犹太教堂枪击事件的凶手罗伯特·博尔斯(Robert Bowers)。此人46岁、白人,似乎符合“川粉”的画像,但是他自称不是“川粉”,因为他觉得川普不够极端。

微信图片_20181102163853

在他看来,川普属于“国际主义者”,不是“民族主义者”,虽然川普自称民族主义者。不消灭外来种族,美国就无法“再次伟大”。

斯宾塞说:“川普真心诚意关心美国人,特别是白人。”这就是把川普当成了白人种族“革命事业”的“同志”。

微信图片_20181102163855

但是博尔斯不一样,他左手按《圣经》,右手举AR-15,将川普“开除”出了“革命队伍”。因为他自己才是最革命的。

枪击案的导火索和“大篷车移民”事件有关。博尔斯是真的信了阴谋论,认为犹太人(HIAS,希伯来移民救助社,犹太人建立的援助难民的非营利性组织)是移民的背后推手,目的是驱赶有色人种入境,“屠杀我们的人民”。这位红脖子敲着键盘,不由得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拿起枪就奔向了最近的犹太教堂,11条人命。

难以驾驭的暗能量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前美国在对待犹太人的问题上会精神分裂。一方面,对以色列友好是美国长期国策与战略,川普必须坚持。对犹太资本友好事关川普的家族利益,川普也必须做到。但是川普的基本盘却是产生种族主义分子和白人至上主义分子的天然沃土。他们现在支持川普,是因为他们觉得好不容易出来一位“民族主义”的领导人,可以为白人说话。如果他们哪天觉得川普这位纽约投机商人“不够革命”了,就会向博尔斯一样抛弃川普。红脖子们需要的是一位“元首”,如果他们发现川普并非“真心实意关心美国人,特别是白人”,他们就会拥立新的“元首”,并黄袍加身、献上忠诚。

1280px-Charlottesville_'Unite_the_Right'_Rally_(35780274914)_crop

图:夏洛兹维尔事件中的极右翼分子。

这也是3.5万名犹太人现在抗议川普的原因,他们要川普批判白人至上主义,实则是要逼让川普选边站队:究竟是选择犹太人,还是红脖子?或者说,是选择背叛自己的基本盘,还是打算背叛家人和库什纳背后的犹太资本?

美国的反犹事件从2016年开始高涨,正对应着川普上台执政的历程,统计上可以立刻看出正相关的关系。

2017-Year-to-Year_web_vf_0

图:美国反犹主义事件长期趋势,可以看出奥巴马时代的逐年减少,和川普时代的陡然增加。

禁止反犹主义和宣扬政治正确,都是民主党讨人嫌的原因,红脖子们和川普一起掀了桌子。川普并没有振臂一呼,号召大家反犹,但是各路牛鬼蛇神都借机把川普视为自己的领袖,在这位非主流政客把建制派打得落花流水之时,纷纷出来兴风作浪,以打破政治正确的紧箍咒,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川普剑走偏锋的施政风格,也一定程度上容易刺激粉丝们出来搞事情、搞大事情。

flyering-report-1-800

图:美国当今新纳粹团体传统主义工人党(TWP)、美国先锋(VA)、国家社会主义军团(NSL)的海报。

很明显川普无法理解,或者说是越来越控制不了被他释放的这种力量。

这只是美国内政中“政治极化”的一个维度而已。传统的左右之争已经不足以进行竞选动员,要加一点种族主义的猛料,甚至喊上一句纳粹的口号,才好更有效率地动员几十年来郁积着种种不满的群众,在华盛顿这座“部落之城”释放暗流涌动中的巨大能量。

历史的车轮已经启动,川普本身是无法阻挡的。川普与美国,谁会陷入麻烦?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三木 关键词: 川普 反犹 白人至上主义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