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舰台造”看台湾不可小觑的造船能力

两岸视点杂志   张幂   2018-10-12 16:57  

从“台舰台造”看台湾不可小觑的造船能力

0KFGbN1Ejp

8月6日蔡英文主持了“新海军启航”揭牌仪式。在仪式上蔡英文宣布,海军进入新时代,由“潜舰台造”来领航。

牌子上刻有“台舰台造”的8艘舰艇图案。最上排由左至右是新一代主战舰、新型两栖船坞运输舰;中排由左至右是新一代导弹护卫舰、新型救难舰、潜舰;最下排由左至右是新型海洋测量舰、沱江舰后续量产、新型快速布雷艇。

揭牌仪式也意味着“台舰台造”计划正式启航了,8月6日当天是“八六海战”五十三周年,挑衅大陆意味浓厚。“台舰台造”台湾有能力完成吗?在哪些领域会有所突破呢?要回答这些问题,就要看看台湾的造船能力了。

两大船厂

据统计2015年台湾有135家船厂,从业人员为2.5万人。其中大型船厂两家,中型船厂四家。台湾船舶工业主要集中在高雄和基隆两地。

0KFGbNhomd

台湾国际造船公司(以下简称台船)是台湾造船业的旗舰企业,拥有员工5800人,其成立的宗旨是“提升国际贸易,促进经济发展。并提供顾客最佳利润及支持国防工业”。旗下拥有两家大型船厂:高雄船厂和基隆船厂。著名的产品有:44.5万吨的“柏玛奋进号”油轮、5.6万吨的“蓝马林鱼号”的半潜船。

0KFGbNCQxO

高雄船厂拥有:1座百万吨级船坞,950×92×14米,配备有350吨级大型龙门吊。运用中间坞门可以将该船坞隔为三段。各段长度为180米、390米、380米,龙门吊2座,跨越百万吨船坞和大合拢区,每座起重能力为350吨。10万吨修船坞1座,275×45×12米,配有各型先进修船设备。码头共长1800米,平均水深10米,均配有旋臂起重机和公用系统。该厂具备承造百万载重吨级船舶的设备能力,最大年产出为十艘百万载重吨的船只。

0KFGbN8IQ8

基隆船厂拥有船坞3座,13万载重吨2座。船坞275×45×10米;3万载重吨1座,210×26.修船坞2座,1号修船坞210×26.4×12.4米;2号修船坞270×45×11.5米。1600米码头,均配有起重机和公用系统。土地面积311534平方米,建筑面积96063平方米,装配场地总面积35000平方米,储放厂总面积90000平方米。适合承造三十万载重吨级以下的船舶,最大年产出在六艘左右。    

中信造船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5年,该公司含中信、新高、林盛、新天二、新船和顺荣6个厂区,船厂总占地面积130180平方米。船厂可生产50吨全铝快艇到5万吨钢质船舶。其中新高厂是中信集团组装重点厂,设有5万吨级船坞、5000吨级船台、配备100吨级可回转工作起重机两台、50吨龙门吊2座。高鼎厂是台湾最大的钢铝快艇制造厂,设有12000平方米的室内游艇组装车间,可同时承建70米游艇4艘。在舰船建造方面,中信船厂主要承建450吨至2000吨舰艇和特殊舰艇,如2000吨级“台南”舰(CG126)。

舰船研发能力

台湾舰船科研机构主要包括联合船舶设计发展中心、中山科学研究院、台湾国际造船的科研机构和大学科研机构等。其中联合船舶设计发展中心是舰艇研发的中坚力量。

联合船舶设计发展中心

0KFGbNwOqN

联合船舶设计发展中心是目前台湾最主要的船舶研发设计中心。中心下设商船、舰艇、海洋开发设施、技术服务、节能技术、计算中心、舾装设计、机械设计、电气设计和资料室等部门,主要工作是从事高性能船舶设计、研发及资讯整合,并发展海洋工程技术。

设计中心共有设计人员171人(2010年12月),其中博士4人、硕士75人,占总人数46%,具学士学位的占41%,其中造船专业研究人员89人(博士3人、硕士50人,学士36人)。在舰艇设计方面,中心建有一个长约350米的船模试验水池。曾经进行过500吨级“锦江”级巡逻舰、9300吨级“武夷”号补给舰的研发。

中山科学研究院

中山科学研究院建立于1969年,隶属于台湾防务部门。中山科学研究院有6大研究所和4个中心。作为台湾军事科研重镇,台湾“中科院”聚集了岛内大量科技精英,2010年有科研人员6300人,技术人员8500人,其中军事研究人员占三分之一。

该院在舰艇以及其装备的科研工作方面成就主要有:在1970年代曾研发建造30艘272型登陆艇、1艘坦克登陆舰、1977年据以色列“德沃拉”级导弹快艇的设计,首次研制出“海鸥级”导弹快艇,后又经多次改进;参与了“武夷”号补给舰以及“云峰”号新型快速运输舰的研制。中心参与了台湾导弹驱逐舰的现代化改进工作,包括装备美制500-MD型反潜直升机,研发“雄风”系列导弹 ,换装“雄风”反舰导弹发射装置和增装新型电子设备。台湾引进美国“佩里”级护卫舰的改进型(“成功”级),就是由该中心与台湾国际造船公司共同承担。同时该中心还进行隐形导弹快艇的研发和设计。

在船载武器方面,研制了新型水雷、鱼雷、反舰导弹等武器。仿制以色列“迦伯列”舰舰导弹研制生产出台湾第一代反舰导弹“雄风1”型,射程36千米,后陆续研制出“雄风2”型和“雄风3”反舰导弹。此外还有研发电子系统。

“台船”下属科研机构

“台船”本身拥有相应的研发机构。1980年代后期,“台船”还根据当局的“台轮台造”政策,配合台湾海军对筹建的新一代舰艇进行论证,并自行完成了180吨级大型隐身导弹快艇的设计任务。CAD与CAM的研究起步较早,在引进先进软件的同时。也自行开发了船舶设计与生产及管理方面的若干应用软件。

高等院校与船舶科研机构

台湾一些高等院校中不仅有船舶工程专业,也从事科研工作。台湾大学、成功大学和台湾海洋大学均设置造船系。台大和成大都有拖曳水池可进行船舶阻力与推进的模式试验。台湾大学还设有船工研究所,该所有一座船模试验水池(长150m),可对3万吨以下船型进行船模试验。台湾海洋大学“系统工程暨造船学系”拥有流体动力暨水下噪声研究中心。该中心拥有高速且可调整压力的大型空泡水洞与中型空泡水洞各一座,可进行鱼雷性能测试、水下兵器的研发,包括潜艇流体动力与水下噪声研究与测试。

船舶技术引进能力

0KFGbNahZE

由于台湾固有的军事科研力量及军事技术储备相对薄弱,台湾舰船工业的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西方舰船技术的引进,尤其是以整舰购买的方式居多,部分舰艇获得许可证后在岛内建造。从1970年代后期,台湾开始更换较大吨位的驱逐舰和护卫舰,驱逐舰平均吨位约为2200吨,护卫舰平均吨位约为1500吨,并开始大规模改进其舰载武器系统。1980年代末期,为满足台湾行动战略方针的需求,台湾海军开始“第二代兵力整建”,1990年代开始,伴随“光华”计划的实施,台湾舰船工业的技术引进更加突出。

台湾舰船多采用整舰购买,极少数按许可证建造。此举可以有效缩短所需舰艇的入役时间,又可以最大程度地获得现有舰船技术。例如:台湾为提升防空、反舰、反潜能力直接从美国购买的“基德级”驱逐舰,从法国直接购买的6艘“拉法叶”级护卫舰,获得美国“佩里”级护卫舰生产许可证,在台湾国际造船公司高雄船厂建造“成功”级护卫舰,由荷兰引进“海龙”级潜艇。

船用设备及动力方面。台湾目前已能生产部分机械设备,像舾装件、轴系、发电机等,但光电设备、电子作战设备、声呐等均需要购买;台湾曾在1960年代与丹麦、日本和德国共同研制船用小型柴油机和大功率船用低速柴油机,但目前建造的快艇大多数采用德国高速柴油机,船舶动力依旧没有摆脱西方产品的局面。

船载武器方面。台湾电子战装备、舰炮、舰载反潜直升机等均需要进口。“雄风3”型反舰导弹,其核心技术主要来源自美国1970年代研制的“小型冲压试验弹”;引进了P-3C“猎户座”反潜侦察机,来增加反潜和海防巡逻能力;引进美国MK-48型鱼雷,用于对付快速、深潜的核动力潜艇和水面舰艇。

舰船配套能力。台湾舰船工业配套设备的能力和水平近年来也取得较大进步,但是主要舰船配套装备仍长期需要进口,舰船配套能力较差。

台湾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注重船用配套设备的开发,引进的苏尔寿柴油机主要提供给台湾国际造船公司使用。在低速柴油机生产方面有了很大提高,在船用高速机制造方面,台湾尚未完全改变依赖进口的局面。如台湾国际造船公司建造的快艇,其动力装置多是来自德国MTU公司的高速机。除大型船用柴油机外,台湾目前已能生产部分机械设备,如多种舾装件、各种轴系和电动液压锚机。

“台舰台造”各型舰艇

通过上文我们对台湾的造船能力有一定的了解,下面将结合“台舰台造”的各型舰艇作进一步的说明。

0KFGbNKm6b

新一代主战舰,又被称为台版“神盾舰”,从公布的示意图可以看出该舰具有隐形设计,舰桥的四侧各有一具8角形相控阵雷达,并搭配有垂直发射系统。据了解,台湾版“神盾舰”将配备ACS先进战斗系统,将可具有海上战场管理、指挥管控海空军舰战机的作战效能。主力舰的吨位约在6000至8000吨左右,将预计在2019年开始进行规划,将建造4至6艘,以取代海军目前所使用的纪德级军舰。

新一代护卫舰,台海军司令部于2016年6月20日提出该舰构想,计划以其取代老旧的成功级和康定级(拉法叶)护卫舰。在构想中,该舰不但要装备16枚“雄风3”型反舰导弹,而且还要配备台“中科院”自研的“迅联”相控阵雷达系统,安装4x8共32座MK41垂发系统,成为台军第一款装备相控阵雷达防空系统的“小神盾舰”。但由于中山科学院提供的相控阵雷达过大,台海军已否认该型舰为“神盾舰”,只是一艘普通样式的护卫舰,但战斗力比康定级有大幅提高。该舰排水量为4500吨。

台湾从未建造过大于4500吨的水面战斗舰艇,此前在美国的技术援助下建造过4100吨的“成功”级护卫舰。一下子从4100吨到8000吨对于台湾造船业也是很大挑战,这里的挑战不是指船体。几十万的吨船都可以造,挑战在于雷达系统、火控系统、垂发系统。雷达和火控台湾可以自己解决,但是垂发系统只能依靠美国了。在特朗普上台之后,美国对台军售开了绿灯。即使军售不能获得,也可以通过商售获得。笔者认为台湾发展“神盾舰”的问题不大,主要问题在于舰上各个武器系统的整合,这方面还得依靠外援。如果解决不好,该舰的战斗力将大打折扣。

0KFGbNA8Pi

两栖船坞运输舰,据设计方案介绍,该舰长约150米,排水量10000吨,装备76毫米舰炮、“密集阵”近防炮和中程防空导弹系统,航速约27节,续航力7000海里。从外形看有些像美国“圣安东尼奥”级船坞运输舰,具有隐形外观。

从台湾海军的简报资料内容看来,其所规划的新型救难舰是一种多功能的救难舰,综合性能应类似曾造访台湾的大陆交通运输部东海救助局“东海救113”号(湄洲岛号)、“东海救101”号 或南海救助局“南海救101”号这类具有拖带、救难、消防暨协同海底打捞功能的多功能海洋救难船。

新型快速布雷艇,采全钢结构电焊材质,船全长41公尺、船宽8.8公尺、满载吃水1.7公尺,续航力1200浬,最大船速满载时达14节,布雷船速维持在1-5节(极低速设计);为维持极低速设计,在推进系统上采用复合动力。

无论是建造两栖船坞运输舰、新型救难船、快速布雷艇还是海洋测量舰,对于台湾造船业都没什么难度。此前台湾曾建造过2万吨的“磐石级”战斗支援舰。

难度最大的就是潜艇。台湾水下装备建造能力极弱,目前尚不能自主研发建造潜艇。现役4艘潜艇均从外部购买,其中2艘已经十分陈旧,无法担当正常的水下作战任务。虽然此前台湾已研制出TY潜艇专用钢,台湾国际造船公司也正在进行潜艇艇体设计和建造工业的研究。但是台湾工艺和水平都很差,如果仅依靠自身力量肯定没戏,因此必须依靠外援。

台湾“潜舰台造”采取非常务实的做法,整个计划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对现有的购自荷兰剑龙级“海龙”和“海虎”潜艇进行升级,在升级的过程中获得台湾亟需的红区设备,比如声呐、鱼雷、潜望镜、动力系统、火控系统,在剑龙级潜艇升级改造过程中为台湾积累必要的潜艇技工和科研人员。

第二阶段,在对剑龙级潜艇改造完成后,获得必要的技术和设备以及潜艇生产经验和技工之后,再开始自行建造。目前台湾“潜舰台造”的潜艇正处于设计阶段,欧美日印多家公司参与。

复旦大学海权专家马尧研究员表示,潜艇作为重要的海战非对称武器,设计建造涉及水下推进技术、精密机械加工技术、潜艇空气再生与净化技术等一系列复杂技术,最保险的建造方式应该是设计和建造“一揽子”工程。像台湾这样连潜艇设计方案都要分包给美国、欧洲、日本、印度等多家公司,会带来很多项目风险和技术误差;同时,重工业基础薄弱且毫无潜艇建造经验的台湾要在短短10年内,把各家潜艇的不同设计理念和技术总体集成到一起,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尤其印度的参加,更是让台湾潜艇建造计划蒙上了阴影。印度在法国技术支援下,一艘潜艇居然造了9年。这样的经验台湾需要吗?

综上台湾“台舰台造”的计划,除了潜艇之外,其余舰艇建造都可能实现,当然即使实现了也只是解决了有无的问题,台湾当局妄想依靠这些先进舰艇以武拒统,无异于以卵击石。

本文原载于《两岸视点》2018年9月刊(总第62期)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台舰台造 驱逐舰 护卫舰 以武拒统 台船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