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势归来:张艺谋的“艺”与“谋”

独家网   白方方   2018-10-03 19:57  

影:水墨江山里的权谋之歌

作为第五代导演中执牛耳者的存在,无论他以往哪部作品带来怎样的争议与舆论影响,其新作《影》在未播出之前都深受观众期待。上映之前,媒体、影评人、观众谈国庆档无不谈张艺谋,《影》堪称国庆档最受瞩目的电影。上映之后,《影》的上映,让不少影迷感叹:张艺谋又“归来”了。但与赞叹相伴生的另一种声音,则批评《影》中刻意的水墨风格与形式主义,剧情却故作高深。这些针锋相对的评论几乎贯穿张艺谋近些年每一部作品。作为一个影评人,这一次,笔者必须说张艺谋讲好了故事,唱好了一曲水墨江山中的权谋之歌。

水墨

一年一度的国庆档,张艺谋大势归来。

几天来,上映中的《影》,让不少影迷感叹:张艺谋又“归来”了。但与赞叹相伴生的另一种声音,则批评《影》中刻意的水墨风格与形式主义。这种各执一词的争执几乎贯穿于张艺谋两千年后的电影生涯。

这一次,笔者必须说,尽管仍是各执一词,但当批评者认为电影中刻意的水墨风过多时,对导演而言,就已然是赞多于贬了。

一部电影,怎样算好,怎样算坏,标准不一,观众往往各执一词,但大多是从剧情开始讨论。但本土化特色十分浓厚的电影,尤其是历史背景浓厚的古装电影,国人因为天然的文化土壤,自然能对剧情展开深厚的讨论。外国观众很难做到,外国导演也很难做到。

那么,对于张艺谋这样的国际大导演的作品,尤其当该作品还要参赛(影的世界首映就在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时,评委会或者外国电影从业者乃至观众如何评判作品的好坏?第一是色彩,第二是镜头,第三才是故事。

那么《影》的色彩运用如何?所有人都众口一词点赞。

将《影》静止在一个画面,是一幅百分百的水墨画。烟雨朦胧、黑白色彩、点滴晕染,每一个蒙太奇滚动,都让笔者有一种水墨画皴法流动的感觉。

张艺谋本身就是色彩大师,但为了精益求精,他每一个细节都打磨到了极致。举例来说,电影里边大量地用了屏风。因为屏风是丝质的纱,纱的反光、厚薄、密度、质地、颜色,印染上去以后那种文字绘画怎么呈现,在光线下怎么完成,几层纱的效果,都是一步步细细打磨出来的。

正是这种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主创们成功给我们描绘了一幅水墨江山图。

权谋

当然,只注重色彩浓墨,没有故事,那就只是画,不是电影了。抛过色彩,只讲故事,《影》都是成功的架空历史电影。

《影》是基于朱苏进的故事《三国·荆州》的架空历史改编。但是,朱苏进只为这部电影提供了宏观的故事框架,张艺谋眼光独到的将视角聚焦在“替身”这个为众人所忽视的人物形象。

所谓“影”,指的是古代王公贵族为了避免被刺杀,而寻找的样貌酷肖自己的替身。《影》的故事就以沛国国君沛良(郑凯饰)、沛国都督子虞(邓超饰)、都督替身境州(邓超饰)和都督夫人小艾(孙俪饰),以及敌对国的将军杨苍(胡军饰)之间展开---其中的攻杀战守、尔虞我诈,就在烟雨连绵的沛国和境州惊心动魄地上演。

“中国古代题材都拍烂了,就没有拍过替身,中国史书记载中关于替身的也非常少。我们的邻国日本就有一个著名的《影子武士》,我不相信中国悠久的历史中没有过替身。”

作为一个历史架空故事,《影》的各个设定、情节张力都堪称完美。影子境州在国君沛王面前的“削发代刑”、都督子虞的暗度陈仓、一百死士计夺天险的兵法奇计、欲纳公主为妾室的骁勇蔑视,在中国古代历史里,都有其出处,但都不是一处,可见张艺谋对历史材料的活用已到了羚羊挂角的境界。

不过,尽管视角不同,《影》依然延续了张艺谋《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英雄》关于权谋的讨论。“我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很有兴趣,在帝王将相的故事中,很难得有一个角度和视觉是平民的。”张艺谋说。

在《英雄》和《黄金甲》中,虽然对权力的态度并不相同,权力(陈道明饰演的秦始皇和周润发饰演的王)最终都取得了无可置疑的绝对胜利。在故事最终,“影子替身”境州示人以弱,在王和大将军的互相算计中,他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但却也是最为疯狂的。他杀掉了沛王,杀掉了真身都督,放下了爱情,转而肆无忌惮的拥抱权力。

当小人物成为权力的化身之后,他也变得与之前的掌权者一样可怖,以至于一直同情和钟意于他的都督夫人,也在那一刻身体剧烈颤抖,甚至比面对狠辣如都督、莫测如沛王还要紧张。《影》肆无忌惮地向观众讲述了权力、权谋、权术这类厚黑学黯如墨色的至阴一面。

张艺谋一直觉得,历史是无数个循环组成的,无数农民起义最终又成为帝王将相。

“特定的时期、时刻,人性都会被激发出某种疯狂的一面,人性是多面体的。”张艺谋解释说,天使和魔鬼是一条线的区隔,跨过一步就会成为魔鬼,“有趣的是,即便成为魔鬼,这也是魔鬼们训练出来的。”

游离于权力之外的只有长公主(关晓彤),她活的真实、绚烂。别人都是为了权谋而战,她不是,她是为了尊严而战。她是唐雎所说的“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张艺谋讲:“阴阳、太极这些概念,是中国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它刻划了人性,刻划了整个人的情感世界。比如说,中国水墨画讲的并非‘非黑即白’,恰恰是借水的流动和晕染展示出了丰富的中间层次,是水墨画最独特的韵味。你用这个概念跟他讲人性也不是‘非黑即白’,它中间的部分是非常复杂的。”

张艺谋将这幅水墨画画的如此意境丰富,权谋与人性探讨的如此深入,历史素材如此羚羊挂角的选用,以“对中国文化的滥用、剧情故作高深”来评价他有些过苛了。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张艺谋 电影 电影导演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