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荼毒邻国墨西哥

汉唐军机 徐吉军   西方殖民史   2018-08-13 16:54  

远古辉煌

远古时代的墨西哥,孕育了玛雅、托尔特克和阿兹特克等多个文明。传说中公元前1000年前,玛雅文明就开始在这里建立他们的宗教建筑,后来逐渐演变为宏伟的金字塔。

印第安人的祖先,是蒙古人种,跨越白令海峡再一路向南,分布在这里。他们利用第四纪的冰河,不畏严寒,从袒露的陆桥到了美洲。

当然,这种跨越不止一次,由于海平面下降的时间不固定,印第安人的迁徙分成许多次,再加上长期的迁移与推进,他们散布到了美洲全境。

两万多年的时间将他们分化成了许多不同的民族。又因其进入美洲的时间和背景不尽相同,再加上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的多方影响,逐渐开始说不同的语言,形成不同风俗文化的文明。

1

种族灭绝

1519年,西班牙人踏上了侵略墨西哥的征程。当时的墨西哥处于阿兹特克人的时代。由于阿兹特克有一种传说,他们的神会从日出的东方归来,西班牙的大船又恰巧从欧洲驶来,正是东方。西班牙人来的方向,加上他们的大船,使阿兹特克人以为西班牙人就是宗教中的神明。

西班牙探险队的科尔特斯发现,阿兹特克人对他们十分恭敬。后来得知,他们被人为是神,便疯狂地欺压和恐吓阿兹特克人,还装作一副“神爱世人”的虚伪模样。

西班牙人被迎进了阿兹特克的都城特诺奇蒂特兰,挟持了当时的阿兹特克的国王蒙特祖玛二世,数以千计无辜的阿兹特克人被杀死,蒙特祖马二世也被西班牙人无情杀害。

为报复,阿兹特克人推举国王的弟弟作为新国王,领导大家与西班牙人战斗。由于阿兹特克人多,西班牙人被打得溃不成军,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保全了性命,带着金银逃出生天。

西班牙人卷土重来,继续他们的侵略,历经200多年,终于将墨西哥的地盘收入囊中。

阿兹特克人有一种风俗,将活人牺牲献祭给宇宙,来维持宇宙运行。这种风俗造成了人口不足。他们在有重大事件时,会准备活人祭品,在祭祀仪式上将活人开膛,取出正在跳动的心脏,献给他们的神明,有时甚至会献祭上万人的生命。这种残酷的祭祀常见于中美洲原始文明的庆典和祭祀活动中。

西班牙人带来的各种瘟疫和传染病造成了八百多万阿兹特克人死亡。西班牙人带来了可怕的天花病毒,阿兹特克人从未饲养过牛,所以根本无法抵抗天花的侵袭。天花病毒一登陆美洲大陆,便在阿兹特克人中大面积扩散,大量人口死亡,就连在位仅80天的新国王库伊特拉华克也死于天花。

因为这两个致使阿兹特克国力虚弱至极的原因,加上西班牙的坚船利炮,美洲文明最终陷落在了西班牙白人手中,发展到了近代,和贩毒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2

美国肢解墨西哥

美国1776年独立后,乘欧洲列强在非洲、亚洲争夺殖民地之机,在北美大陆大肆扩张。1823年,总统詹姆斯·门罗提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口号,确立了扩张领土、称霸美洲的基本国策。

1846年5月13日,美国政府向墨西哥宣战,美墨战争正式爆发了。宣战不过是蒙蔽世人的把戏,美军的军事行动在此之前早已进行了4个多月。

1848年2月2日,美墨双方签订了《瓜达卢佩·伊达尔戈条约》。美国攫取了墨西哥近一半的领土,合计约230万平方公里。这就是今天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内华达州、犹他州、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的大部,以及科罗拉多州和怀俄明州的一部分。美国仅仅付给墨西哥1500万美元作为“补偿”。

通过美墨战争,美国一跃成为地跨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大国,而且从此成为美洲的主宰。就连亲自参与了战争的美国名将格兰特也不得不承认:“这场战争乃是强大民族对弱小民族所进行的最不正义的战争之一。”

3

美苏冷战毒品泛滥

世界性的毒品问题本身,美国苏联需要各背半个锅。

两国在冷战时期的交锋,导致了无数战乱地区的出现,也滋生了毒品交易这样的非法活动。

哥伦比亚毒品问题,主要来自于左翼武装FARC和政府军长达半个世纪的内战。FARC虽然目前是恐怖组织,参与毒品交易,但其涉足毒品则是冷战结束后的事情。

长久以来,巴勃罗·埃斯科瓦尔这样通过国内混乱局势成长起来的毒枭,才是毒品的真正来源。

阿富汗并没有太久的毒品史,毒品爆发来足以苏军入侵阿富汗,而揭竿而起的反苏武装,相当一部分在日后变成了毒贩。

比如曾担任阿富汗总理的古勒卜丁·希克马蒂亚尔,就在当时获得了美国CIA大量的资助,CIA也曾帮助其运输鸦片出境。

苏联作为麻烦的制造者,和美国的推波助澜,都起到了关键作用。

另一毒品产地金三角,与越战和红色高棉并无关系,而是来自于盘踞于此的原国民党占山为王的溃逃军队,如毒王坤沙就是此类。

世界毒品问题,作为大国争霸所延伸出的牺牲品,大家谁都脱不了责任。

贩毒之路

当代墨西哥的历史就是一部精彩的毒品交易史。从可卡因的故乡哥伦比亚,到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国——美国,墨西哥是陆上必经之路。

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世界生产的毒品60%以上输往美国。据2002年以来的统计数据,美国吸毒人口约占全美人口的8.2%。

从墨西哥的华瑞兹到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凤凰城,700公里公路上跑着各种各样贩毒者。毒品从墨西哥流向北美,钱和枪从美国流入墨西哥。

最初,墨西哥仅仅是哥伦比亚毒品的“快递员”,后来随着加勒比贩毒路线失效,毒品大规模走陆路,墨西哥渐渐成为了“经销商”。拿着哥伦比亚的毒源,赚美国人的钱。

4

举国贩毒

墨西哥超过4成的贫困人口为犯罪提供了丰富的人力,即使政府方面打击了犯罪,短时间也可以恢复,因为墨西哥社会将不断的提供贫困、缺乏教育,找不到工作的人口。

墨西哥无法根除贩毒集团,因为得不到民众的完全支持。贩毒集团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战略。对底层贫民来说,毒贩集团是他们重要的经济来源。

在墨西哥农村就业状况堪忧的情况下,许多农民为增加收入非法种植罂粟和大麻。在顺利收割的情况下,种植一公顷罂粟和大麻的收入是在40万比索,而种植一公顷玉米的收入仅为 1. 2 万比索。此外,贩毒集团还会为农民支付每天 300 比索的工资,而种植玉米的农民的日工资仅为 54 比索。

经济利益让农民支持或者帮助毒贩集团,成为了他们最为坚实的后盾,为毒贩种植大麻,为毒贩提供情报,为毒贩集团提供物资。换句话说,墨西哥政府不单单是在对抗毒贩集团,而是在对抗墨西哥广大的贫困人口,而这是墨西哥最为致命的社会问题。

墨西哥的贫困问题由来已久,演变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得不提起1994年,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贸易区。

1989年,美国生产一吨玉米和菜豆的成本分别是92.74美元和219.53美元,而墨西哥则为258.62美元和641.17美元。1992年美国对墨西哥的出口玉米价格仅为墨西哥国内保护价格的一半。墨西哥玉米的平均产量为每公顷1.7吨,而美国为每公顷6.9吨。技术、补贴、基础设施、气象服务等方面的巨大差异也使墨西哥的玉米生产者无力与美国展开竞争。

墨西哥农民在一瞬间就被丢到了世界最强大的美国农业集团面前。他们没有选择,没有钱去选择。墨西哥农民默默地承受住了玉米价格冲击,努力增加产量来弥补损失。于是他们更贫困了,徘徊在生死边缘,也更倾向于种大麻了。大麻是有贩毒集团保证,旱涝保收。

玉米价格不断下降,产量不断增加,但墨西哥的主食,玉米饼价格不断上涨。从1994年到1999年,墨西哥人民的主食,价格上涨了差不多五倍以上。

由于玉米饼价格的快速上涨,墨西哥在城市产生了大量的城市贫民。城市贫民为贩毒集团源源不断地提供贩毒物流服务,以及杀手。

墨西哥政府的军队不仅仅是对抗贩毒集团,他对抗的是墨西哥两大赤贫阶层:

被玉米价格下降打击到生死边缘的农民, 被粮食价格上涨吞噬掉一切的城市贫民。

5

割据政权

多年来,墨西哥毒贩已经进化成“以贩毒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墨西哥割据政权”。这个毒品割据政权已经渗透到墨西哥政府内部,在政治上要么是墨西哥地方的省长市长,要么是中央的议员;在经济上他们独立自主,背后有一个保守估计达4000万“客户”、销售规模超过800亿美元的超级市场作为支撑,这包括超过470万墨西哥人和3500万美国人。

财力充沛的墨西哥毒贩政权为了和东南亚毒贩一起维护全球毒品市场和瘾君子的吸毒自由权,自然要积极备战,扩充武备。

武器和毒品都是超越种族、国界的神奇商品,而毒品经济是墨西哥民族经济命脉,是唯一对美国具有压倒性优势的产业,可以彻底倾销美国。

在全地球毒贩的支持下,任何妄想消灭墨西哥毒贩的行为都会遭到彻底的打击,为了千秋万代的毒品大业,那个六年一届墨西哥政府自然被打得落花流水。

墨西哥毒贩的残忍分两方面,一是对政府,执法机构的残忍,就是硬杠,袭击警队,炸监狱,杀警察,杀法官,杀市长,谁管他杠谁。另一方面就是对同行,竞争对手的残忍,这个更普遍。毒贩集团之间经常互相宰,网上流传最多的墨西哥砍头,分尸,电锯斩首之类的,基本上都是毒贩杀毒贩。

墨西哥政府和人民是有禁毒的意愿的,但是墨西哥没有死刑,毒枭被抓后不管判几年,在监狱里照样遥控组织,大把的现金可以去腐蚀政府各个环节。

这个国家本身的法律就已经是一张废纸,而且毒贩们早已把这张利益网,全面铺向了整个国家的各个阶层,政府、军队,甚至连贫民都有可以既得利益。

这帮人已经不是毒贩而是地方军阀,有自己的社会管理组织,财政来源,军队架构,建设搞得红红火火。体育馆,学校,教堂都是毒枭出钱盖的,警察还没进村地方就有人报信了。

6

法律荒诞

在天主教和犯罪集团的推动下,墨西哥废除了死刑。

在这个国家,法律是管着好人的,对于毒贩,法律是他们的保护伞。

毒贩动手,就是杀人杀人杀人,根本不需要考虑任何问题。毒贩抓到好人,可以用一切手段折磨他,可以烧可以割可以埋可以砍,但政府抓到毒贩,那就要讲人权,就得供着。

政府方面:当抓到一个毒贩,依照民主政治和司法公正,你得建个法庭,得有个检察官,还得找来证人,还得找到一大堆证据,最后证明毒贩有罪,还有依法判决,然后毒贩提出上诉,然后再开庭,再找证人,再找证据,得拖很长很长时间,如果一切顺利,最后把毒贩送进监狱。因为,有无数的人管着政府,盯着司法系统。

毒贩方面:那就简单了,杀了法官,这案子就得重审,杀了检察官,这案子就得重审。杀了证人,或威胁证人不出庭,反正有的是办法从法网中逃脱。

7

贩毒国家

墨西哥的与美国为邻。恶邻肆虐多年,墨西哥在政治上不得不跟美国合作,无论墨西哥再表现的自己国家有多么独立自主,但是在贸易上,毫无疑问是被美国这个发达国家当做剪刀差的撸羊毛的冤大头。

讨论墨西哥毒品,不能孤立的看待毒品的问题,要把贩毒放到整个墨西哥对美国的贸易被撸羊毛的剪刀差,以及南美国家政治上都是美国傀儡的整体的框架中去。

美国实际上控制着这些国家贸易,撸羊毛的情况下,贩毒给美国,是唯一一个可以让本国高额赚取外汇的方法。由于美国出口高科技和工业附加值产品,墨西哥和南美国家只能出售原材料。唯一能够获取财富,又不至于遭到美国政治上剧烈的反击的方法,只有贩卖毒品。这就是南美国家尤其是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等国,贩毒根本无法禁止的原因。

南美的左翼政权上台的时候,对整个社会的管控都会变得严厉一些,而这些时候对毒品的打击都会严厉一些,而变成亲美国的政权上台后,自由主义的不扶持本国工业的买办们,既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个意愿去控制毒品犯罪。

当一个国家一半以上赚取外汇的方式都是通过贩毒得来的时候,毒贩只是被一个国家推举出来承担了必要之恶的替罪羊。其他人心安理得的活在用贩毒赚来的外汇投资的道路,房屋,教育,医疗生活下去的世界里而已。贩毒是国家贸易产业能够赚取顺差的一环,没了他们,军队都没钱养活!因为先天的和美国畸形的贸易,以及政治上被美国所控制的情况下,唯一能够反过来赚取外汇的方式!

8

列强荼毒

大航海时代之后,美英法以及列强,掠食荼毒世界几百年了,期间灭杀弱小种族无数。

列强殖民世界,列强国民以征服者的身份面对弱小种族时,从不把肆虐对象当作同类。要说人性之残忍,非美英法德意日俄西荷各国国民莫属了。

国际跨国资本控制着各国局势,可以说控制了人类的命运。跨国资本随心所欲收割财富,草菅人命,谁能制约?逐利为先,虽亿万人,吾杀之!这就是国际跨国资本的罪恶本性。

三十年美国霸权控制下的单极世界,肆虐全球各国。国际跨国资本的大本营就是美国。科技飞速发展,人类文明进步日新月异。世界七十亿人,却有一多半没有享受到科技现代化带来的美好生活,反而被战争和掠夺奴役至死。这是人类文明共同的悲剧。

以比尔盖茨为代表的一批国际跨国资本,研究的是如何以生物手段削减劣质种族的数量(国际跨国资本眼里的劣质种族包括中国人是必然的)。

人类集体制造的丑恶,是每个个体人性的集合。从这个角度而言,人类社会恐怕还得经过第三次世界大战即末日之战。

不管是哪一批人幸存,幸存的人才能进入新世界。但新世界未必是公平美好的,也许人类走向灭绝也说不定。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林夕 关键词: 西班牙 殖民史 墨西哥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