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亚速海到贝加尔湖:俄罗斯的生态政治

冷枫   2018-07-22 12:36  

t01019a4f37d52d5790

昨日,俄罗斯消费者权益监督局发出警告,建议俄罗斯公民近期度假旅游时尽量避免在亚速海接触海水,原因是亚速海海水已被乌克兰污水污染。

这条消息很值得关注,因为从类似消息中总能读出一些政治的东西。尤其是俄罗斯消费者权益监督局这个部门,其发布的很多看上去仅是旅行提醒的讯息,其实背后都有政治的考量。比较典型的就是当年土耳其击落俄战机的时候,该部门在助力旅游领域对土实施制裁方面贡献很大。时不时发几条有关土耳其局势动荡提醒游客注意规避风险的警告,足以冲淡很多旅行规划者的出行愿望。去过土耳其的朋友都知道,土耳其俨然成了俄罗斯人的后花园,甚至有些餐馆的服务员英语说不好俄语却非常地道。当年战机事件发酵的结果就是土耳其旅游业遭受了重大打击,以至于据说土耳其某地不惜炸沉一艘退役舰艇来开发水底探险项目,以此来重新吸引俄罗斯游客。

微信图片_20180722124701

接着说亚速海被污染这事儿。我们知道,亚速海海域经历过一个疆域归属变迁问题。克里米亚归并俄罗斯之前,乌克兰在该海域占有主要地位。亚速海是个内海,它西边是乌克兰海岸,东边是俄罗斯海岸,南边是克里米亚北海岸。克里米亚北海岸把整个亚速海给兜底了,因此,克里米亚归入俄罗斯之后,亚速海属于俄罗斯的海岸线就大大超过乌克兰拥有的亚速海海岸线了。也就是说亚速海领域的俄乌疆域归属面积来了一个颠倒。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俄罗斯对亚速海海域的生态情况就比以前关切了。这次俄罗斯消费者权益监督局对俄公民发出旅行警告,原因是亚速海沿岸(尤其是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市)城市爆发肠道感染疫情,发病率比往年高了一倍。很多孩子入院就医,医院一统计,这些孩子住院前大多在亚速海游过泳。因此,有关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市往海里大量排放工业废水,导致海域污染,传染病爆发的消息就不胫而走了。

我们来看,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市紧邻工业生产力发达的顿巴斯地区,其北部就是已经宣布独立的顿涅次克和卢甘斯克。因此该市工厂多,工业废水多,确实是事实。但我们也看到,紧邻马里乌波尔的俄罗斯城市顿河畔罗斯托夫(是今年世界杯比赛城市之一),也是一座工业要城,属于俄罗斯十大城市之一,其工业生产力比马里乌波尔市要大。所以,如果在谁污染了附近海域这个问题上较真的话,真的很难精确地去理清,甚至乌克兰方面可以有更多的理由去指责俄罗斯。只不过他家的马里乌波尔市疫情最严重,所以就成了难以回嘴的众矢之的。

01300000802987128099303806602

贝加尔湖

像这种在污染问题上跨国指责的事儿也不是一出两出了,今年四月份,俄罗斯紧急情况部指责蒙古,称其排放的污水导致了贝加尔湖的污染。当时俄罗斯政府文件是这样说的:“邻国污染物仍将是贝加尔湖生态状况恶化的主要原因。该湖的最大支流是色楞河,蒙古首都乌兰巴托排出的污水和废水及其农工企业产生的污染物随该河流入贝加尔湖。”河湖一体,蒙古的污水确实对贝加尔湖的生态构成威胁,但将之列为主要原因显然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20080730040359523ad

我们不禁会想到围绕中国企业在贝加尔湖地区建纯净水出口厂的问题导致的舆论拉锯。中国企业看准商机,打算把贝加尔湖的“圣水”卖到国内,并且与当地政府谈妥了,在当地建厂。但贝加尔湖地区的居民不干了,非说中国企业的进驻会污染水源。我们姑且不论这里面有着“中国势力渗透远东”“中国人占领西伯利亚”等阴谋论的背景,也不论当地政府有些官员挟民意对中国企业在利益置换上进行加码,我们感兴趣的问题是,俄方是如何做到一边用“贝加尔湖沿岸地区污染水平已达灾难级”这种辞令来指责蒙古排污,又一边用“贝加尔湖圣水无需加工可直接饮用”这样的宣传语来吸引旅游和投资的呢?

说白了,就像围绕全球气候变暖和温室气体排放问题展开的争论一样,在水域上做文章的最终指归亦无不是寻求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最大化。

(文/冷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贝加尔湖 亚速海 俄罗斯乌克兰 气候问题 生态政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