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不压正:超燃的姜郎电影

独家网   白方方   2018-07-21 23:06  

邪不压正:超燃的姜郎电影

旬月来,除了当下最火的《我不是药神》,就属姜文四年磨一剑的《邪不压正》。自7月13日开画以来,票房已经破5亿,换做其他团队,各方赞歌已经旋踵而来。对这部影片票房,许多人却用“不温不火”来形容,与之相随的是口碑也呈两极分化之势。喜欢的,将之奉为神作;不喜的,则交口相称“姜郎才尽”。对笔者而言,这部姜氏风格浓厚的民国电影,看来却有羚羊挂角之感,热血迭燃。

姜郎

无论身为演员还是导演,姜文都以独特的风格著称。他狂放不羁又惬意洒脱,气场强烈又极富理想化。他的电影无论口碑如何,纵使差评如《一步之遥》,也绝少能磨灭人们心中惊才绝艳的印象。

在笔者心中,姜文的作品如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可循,是真正最一流的电影。他的几部电影,虽然口碑不同,但即使口碑极差,也不能简单用“烂片”来形容。评价他的影片,笔者想引用十年前将张北海原著《侠隐》推荐给姜文的史航的话:“《太阳照常升起》像是在和上帝对话,把观众晾在一边了。《一步之遥》情感真挚,但故事讲得太飞了。《让子弹飞》是把观众当成上帝,《邪不压正》大概介于《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之间。”

在笔者看来,在华语影坛真正具有个人风格,鲜明到普通观众一眼能看出来的只有吴宇森跟姜文。吴氏以暴力美学风行于世,被誉为中国最有好莱坞风格的香港导演。姜文却以节奏如“天外飞仙”一般毫无匠气以及独有的黑色幽默独树一帜,无论任何作品,都使人难以忘怀。

《邪不压正》讲述的是一个身负师门血海深仇的青年十五年后报仇雪恨的故事。影片开篇是廖凡饰演的朱潜龙以及日本特务根本一郎因其师傅不同意将山庄卖给日本人卖鸦片而悍然灭其满门。镜头中,当廖凡身体特意有着几分机械舞一般的僵硬而散发着黑色幽默之时,当血注如泉涌一般喷洒,当主角李天然师姐头颅整个飞出几米之外之时,当子弹在火海中砰砰砰炸响之时,每个观众都深吸一口气,心中都有着“这电影真不一样”的感觉。仅仅一个开篇,当血在飞,火在烧,人在雪中奔跑之时,笔者当时甚至有了几分颤栗一般的兴奋,感觉浑身血液都开始燃烧,这是只有姜文电影才有的魅力。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国外影评人评价外语片之时,最主要是看镜头。电影开始没几分钟,看着紧凑密集的镜头,慑人心魄的色彩,几乎每一帧都得十二分的投入之时,笔者就知道不论国内口碑如何,跟前几部影片一样,国外电影从业者会一如既往给予姜文非同一般的认可。

创新

优秀的导演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有非同一般的创意,在《邪不压正》中,姜文塑造了两个世界,“白天一个世界,晚上一个世界,屋顶一个世界,屋下一个世界”。

姜文电影里的人向来喜欢往高处走,《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总在屋顶晃悠,还跳了一把烟囱。《太阳照常升起》里,疯妈一犯病就往树上跑,最消停的时候是站在屋顶用温州话念“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一步之遥》里的人不再上房了,但在完颜英出车祸去世前,姜文还是把她送到了天上。

在《邪不压正》里,屋顶下的世界是黑暗的世道,是日军即将侵略的号角,是让李天然寝食难安的血仇,是无处不在的斗争;屋顶上的世界是凡尘之外的“理想国”,是在屋顶上毫无拘束、自行车随意游走的桃源,是少年没有背负任何包袱最真挚的情感,是女主在风中温情脉脉的眼眸……

“头顶上”的世界要怎么实现?首先,得从物理空间上解决。屋子挨着屋子,院子靠着院子,屋顶就有了单脊和双脊,就能走人了。实际拍摄时,剧组在云南搭了一个4万平方米的胡同场景,为此专门找来跟老北京宅子一模一样的瓦片。其次,像影片场景一样,剧组也分天上、地下,两个世界被脚手架隔开,大家站在脚手架和搭建的木板上干活,所有屋顶戏份都是实景拍摄。

最后,是鲜活的人物。一部电影,只有人物足够鲜活,才能真正成功。最近,许多人抱怨《邪不正压》几乎抛弃了原著《侠隐》的整个设定,这也符合姜文一直以来给人打破任何镣铐束缚的感觉。不过,不同于其他人的“毁原著”,笔者认为姜文的创新是成功的,因为他塑造的人物更成功,也更有戏剧冲突性。

第一个就是主角李天然,原著中,李天然身负血海深仇,成年后的他又时常执行各种任务,游走在黑暗中。因为尽管原著以鲜活重现了老北京“吃、穿、住、行”的独特风貌,李天然却是一个时常沉默、坚忍寡言的青年。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他渴望复仇,却满怀热情。他背负包袱,却满脸盎然笑容。奔跑中的他汗水淋漓,偷盗剑印的他不够稳重,却是身负奇技的真少年。

第二个是姜文妻子周芸饰演的关巧红。原著中,跟李天然相处后,她总是相夫教子式的等待。在姜文的电影里,是不会愿意让女性等待的。《邪不压正》里,巧红根据真实历史人物改编,她不仅有个裁缝店,还有另一重身份,那个身份让她拿起枪,也让她与李天然越走越近。

至于关巧红的真实历史人物,应是大名鼎鼎的施剑翘。其父是奉系将领、时任山东军务帮办兼第二军军长施从滨,其被大军阀孙传芳杀害。施剑翘悲愤之余,发誓一定要血债血还。她先将希望寄托在堂兄施中诚身上,帮其谋取了烟台警备司令之职。谁知施中诚升官后只顾吃喝玩乐。其后,施剑翘结识了施中诚在保定军校的同学、时任阎锡山部的谍报股长施靖公。施剑翘以身相许要求施靖公为她报父仇,施靖公同意了(在电影中,关巧红也有类似为报仇而嫁人的内容)。但施靖公也靠不住。婚后5年,施剑翘毅然携子从山西回到天津母家,临行前留诗一首:“一再牺牲为父仇,年年不报使人愁;痴心愿望求人助,结果仍须自出头。”

1935年11月13日下午3时许,天津城南马路清修禅院居士林,随着“砰、砰、砰”三声突起的枪响,“闽浙苏皖赣五省联帅”孙传芳后脑、后背中弹,应声倒地。一时间,《孙传芳被刺死,施小姐报父仇》的新闻遍传全国,舆论鼓噪,各界达人竞相求情,影响之大,竟使南京国民政府颁布赦免令,“论其杀人行为,固属触犯刑法,而一女子发于孝思,奋力不顾,其志可哀,其情尤可原”。

第三个是姜文扮演的蓝青峰。原著中,蓝青峰具有半官方背景,但却老辣有余、锐气不足。电影中的蓝青峰,却更多了几分锐气跟果断,却胸有韬略,兼有胆气,真正有了大人物的气概。姜文扮演的蓝青峰可以毫无包袱地跟朱潜龙同拜一幅画像;可以在李天然外籍养父说出“我让李天然先杀你”时断然将其推下城墙;可以在绝境之际决然孤胆反击,可以在牙齿都被扒光之下仍铁骨铮铮;可以在李天然面前坦然“我下了一盘棋,你原本是可以牺牲的”…..他不是没有缺点,但其行无所累,但不计牺牲的真本色方有几分民国豪杰的味道。

不论外界争论如何,姜文始终在讲着他心中的故事。而不论前作如何,相信他新作开画之际,仍旧会引得竞相观看。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邪不压正 姜文 电影 导演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