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式民主”背后的真相:漫天飞舞的钞票

环球时报   2018-07-20 12:24  

选个议员,至少要千万元(新台币,下同)起跳;选市长,更要砸上亿元经费。光一场地方选举,至少就烧掉348亿元,相当于7座台北小巨蛋的造价。最新一期台湾《天下》杂志用这样的数据揭示了所谓“台式民主”背后的真相。

“满天飞舞的钞票”

前“总统府副秘书长”罗智强今年初宣布参选台北市大安文山区议员,并发布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改变选举文化从罗智强做起”。在长达4分30秒的视频中,没有任何主角,有的只是台北街头一面又一面的广告牌,罗智强的旁白配音说,“你所不知道的选举,广告牌就要花2000万”,他所要揭露的正是“广告牌文化让选举陷入钱坑比赛”。

事实上,台湾的选举从未摆脱对金钱和财团的依赖,各级选举都面临同样困境。《天下》杂志19日举例称,2011年年底,当时的民进党参选人蔡英文发起“三只小猪”运动,从鱼贩、菜贩到清洁工争相捐出小猪,共募得2亿元作为她参选“总统”的经费。今年5月底,要拼连任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传出将房子抵押贷款2000万元。他直言,“选举费用太高,是台湾政治败坏的开始,也整垮整个政商关系”。

威肯公关创办人萧展正在政治公关界赫赫有名,辅选过的人多如牛毛。马英九参选台北市长和“总统”,都是由他背后操刀。萧展正透露,根据他的经验,议员选举总开销1000万到1500万元是最保守的,县市长的开销更为惊人,“用最保守算法,要六七千万元起跳,还不包括组织动员”,而一场全台的地方首长选战打下来,应该不止50亿元。“中选会”的资料显示,在2014年岛内选举中,全台有1600人角逐907个议员职位,如果以每人平均1500万元计价,那一年起码撒了240亿元。县市长部分,共有84名参选人角逐22个职位,柯文哲公布的竞选开销明细显示,他在6个月内花了超过1.4亿元,“用这样的标准来看,满天飞舞的钞票远超过61.6亿元”。

四大“秘密钱包”

《天下》经过调查采访,发现所谓的“钱坑”可以分为人事行政费用、宣传营销费用、组织动员费用,其中宣传营销费用更是不断膨胀。统称为“文宣费”的宣传营销,打的是知名度和候选人形象,“抢所有人的眼球”。罗智强透露,根据地点好坏,一面广告牌的租金从2万至5万甚至10万元都有,在台北市有些候选人已经挂上近50面广告牌,以一面3万元计算,一年租金就要1800万元,再算上制作和吊挂费,总数上看2000万元。组织动员费用则有相当大的弹性空间,以5000到1万人左右的造势规模,组织动员平均200万元起跳。一名熟知选战的人说,“游览车一趟4000元算低的,平均一车30人,加上便当、水和小旗,一个人的成本即需要250元”。此外,组织费用还包括在地方和邻里的“互动”。在中南部多次参与选战的一名知情人士透露,选前他们在各里邻都设有“运动员(即助选员)”,挨家挨户服务搜集选情,至少上百人,这些人全都挂到参选人或其亲人开设的公司,成为挂名员工。该议员为拉拢选区内97个里长,还给平常关系不错的里长每人30万元赞助其选举,“希望他外出拉票的同时,也要里民支持该候选人”。萧展正还提到,人事费用成本从竞选总部租金到电话、水电,再到人来人往需要的水、饮料和便当,“每天一打开门就是要钱”。

值得一提的是,台“直辖市”议员4年任期收入不过552万元,县市议员不超过400万元,一场选战的开销就足以让4年薪水全部付诸流水,为什么还有人花大钱竞选呢?

《天下》披露了他们钱包里的“四大秘密”。一是“兼差当董事长,议员只是副业”,像苗栗副议长陈明朝是位于苗栗头份的一个公司总裁。当初他承购土地经“内政部”核准变更为商业区、住宅区,在2015年开幕后短短两个月就创造4亿元的营收。二是“企业捐款比一年收入还多”,开发商或企业试图通过捐款或政治献金培养“交情”,发挥政治影响力的案例层出不穷。三是“空白支票买议员沉默权”,高雄议员吴益政自爆有一次他认为某重大工程漏洞百出、一举删除,“后来他们托人问我要多少钱,只要不再反对,他们都愿意付”。四是“工程背后的回扣”,因为薪水有限,很少有议员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虽然“钞票满天飞”,但岛内竟没有查核与裁罚。律师黄帝颖称,按规定支持者的捐助超过2000元就要申报,“但从候选人申报资料几乎没看到过,监察院也未针对这部分执法”。台媒直言,“没有裁罚、没有查核,让选举成为扎实的撒钱大赛”。

“政二代满街跑”的怪象

当选举变成“钱坑比赛”,对年轻人来说意味着参政门槛越来越高,结果衍生“政二代满街跑怪象”。根据《天下》调查,现任议员中有1/4是“政二代”,“某某之女”“某某之子”的竞选广告牌充斥街头。今年“六都”非现任议员140名挑战者中,出身政治家族者达50人,占1/3强,其中民进党比国民党还多。曾任台北市政府民政局局长的林正修称,将资源交给下一代其实是理性选择,因为选举动员相当复杂,一群人要将人力、资源用在特定的人身上,当然要找可以信任的人,血缘自然成为最值得信任的投资。

上世纪90年代后,台湾陷入选举狂潮,随着网络崛起,选举生态不断改变,但不管竞争形式如何变化,每一场选举几乎都是以百亿元计数的金钱游戏。有台媒质疑称,当选举成为“钱坑比赛”,台湾达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民主值得商榷,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企求政治的清明?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台式民主 台湾 选举政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