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金与正:一个可以影响、平复金正恩心情的人(2)

中国新闻周刊   曹然 徐方清   2018-07-09 10:24  

4.webp

塑造一个仁慈的伟人形象

此后,金与正在朝鲜政坛的地位不断上升。2016年3月,有消息人士向韩联社透露金与正还兼任了劳动党组织指导部的副部长,在两个部门“发挥核心作用”。两个月后,朝鲜劳动党时隔36年召开全国代表大会,金正恩当选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金与正首次当选中央委员。6月29日,金与正又出现在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上,韩联社推测她可能通过补选成为了代议员。

2016年5月10日,金与正在金日成广场举行的大型巡游庆祝活动中站在哥哥身边。十天后,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视察即将完工的自然博物馆和中央动物园,《劳动新闻》在报道中第一次将她的名字列在此前在劳动党中央副部长中排名第一的赵勇元前面。

2017年10月7日,金正恩主持召开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七届二次全体会议,当选劳动党中央委员刚满一年的金与正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进入劳动党最高领导机关。

12月22日,韩统一部副发言人李有振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观察到金与正登上劳动党第5届支部委员长大会主席台,坐在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崔龙海身旁。七天后,功勋国家合唱团和牡丹峰乐团为劳动党第5届支部委员长大会举行演出,金与正再次与金正恩、崔龙海等人在同一排特设席就坐。韩国媒体称,这意味着她已经被提拔进党内的核心圈子,CNN则在报道中推测“金与正现在是朝鲜领导层中排名前二十位的人物。”

“金与正是金正恩内心可以信任的人,是一个可以影响、平复他心情的人,是一个可以毫无保留、毫不避讳地向他提供他所需信息的人。”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英国《卫报》也认为,“金正恩对他的妹妹有着最大的信任和信心”,金与正在短期内得到快速提拔,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转变,即金正恩试图与围绕他父亲的人员彻底决裂”。

麦登认为金与正还代表了朝鲜青年一代精英高层的公众形象。“这些青年精英处于二十岁到四十多岁之间,多数还没有在朝鲜政府中获得公开的高级职务,但他们也需要某种形式的公开承认和肯定。”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由于其工作经历以及与领导人的特殊关系,金与正成为了这一批人的象征。”

韩联社分析称,金正恩可能鼓励李雪主和金与正露面公开活动,凸显其追求和平的形象。麦登则认为,金正恩对家人的重用“意味着平壤并不考虑改变自己的政体,他们对自己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文化有高度自信。”

2018年2月7日,当金与正将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等高层共同访韩的消息获得确认后,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毫不避讳地表示:“鉴于金与正是劳动党内重要人物,预计她将在此行中拥有相当的裁量权,比金永南只身来韩更有分量。”

此后,还有青瓦台官员对韩联社透露,金与正来访的意义高于随后访韩的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包括韩美政府在内的各方都相信,金与正实际上的角色分量远超她的职务之责。

“金与正在平壤负责的工作,包括宣传、文化事务,并扩展到其他领域。”麦登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14年12月18日,韩国政府官员透露,朝鲜将加强对金正恩的伟人形象塑造,而时任劳动党中央宣传鼓动部副部长的金与正被认为主导了这一工作。 

金与正上任的次年,韩联社获得5年来韩媒第一次赴平壤采访的机会,发现街头面貌已完全不同:“市中心的主要建筑都挂有宣传朝鲜体制的大型横幅,横幅强调对金正恩的忠诚,其中最常见的口号是‘彻底贯彻敬爱的金正恩将军在新年贺词中提出的纲领性任务’。”

在一家对外展示的骑马俱乐部,韩联社记者也观察到了俱乐部甚至有一个专门摆放与金正恩有关的各种资料的房间,挂有金正恩童年时与金正日合影的大型照片。

麦登则在一篇文章中指出了朝鲜官方媒体的主要变化,包括媒体开始报道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出席活动,火箭发射失败、张成泽被处决等按惯例不会公开的消息出现在官方报道中,以往三五天后才会更新的消息甚至可以做到24小时内发布。“这可能是由于在年轻人的监督下行事,”麦登表示,“他们在朝鲜境外生活或学习过,了解西方的危机公关、新闻周期甚至媒体战略。”

金与正的“媒体战略”似乎不限于改革旧有的新闻宣传方式。2014年1月8日,金正恩夫妇出席了在平壤体育馆举行的朝美篮球赛,这场由金正恩最喜爱的美国篮球明星罗德曼组织的比赛最终以朝鲜队47:39胜利告终,朝中社在报道中首次提及朝鲜领导人朴奉珠、崔龙海、姜锡柱的夫人出席活动。比赛结束后,金正恩没有发表政治色彩浓厚的讲话,而是有些轻松地说自己“观看了一场精彩的比赛,希望美国篮球选手在逗留期间度过愉快的时光”。

“我和金正恩及其家人在海边度过了一段休闲时光,”罗德曼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分享了许多食物和饮品,还讨论了如何发展他们的篮球队。我抱着他们的女儿,并和李雪主女士进行了交谈。金正恩是一个好爸爸,他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这场2018年之前金正恩与西方世界“最亲近的一次交流”看似与政治无关。但据《卫报》透露,正是金与正“撮合了金正恩与前NBA球星罗德曼之间不太可能的友谊”。该报还称,金正恩夫妇参观主题公园、学校和普通人家的灵感也源于金与正。

5.webp

“能接触金正恩桌上的所有东西”

2014年12月30日,金与正陪同金正恩参观了人民军女子火箭炮部队的炮击训练,这是兄妹二人首次共同公开参观军事训练。此后,金与正一改最初主要陪同金正恩出席文化宣传活动的路子,开始出现在金正恩检阅朝鲜炮兵射击大赛、视察人民军各部等活动中。麦登将金与正在这些活动中的角色描述为“协调金正恩的礼宾安保工作、管理他的日程安排”。 

在2016年5月10日的一场大型巡游庆祝活动中,金与正和金正恩一起亮相主席台,画面显示她站在哥哥身边,亲自收走了少先队员献给金正恩的鲜花。这是朝鲜官方媒体第一次展现金与正为最高领导人提供礼宾、安保服务的细节。两年后,相同的一幕出现在板门店。2018年4月27日上午,金与正随哥哥跨过板门店的军事分界线,并替金正恩接过了韩国小朋友进献的鲜花。

当天晚上,金与正出席了文在寅为金正恩举行的欢迎晚宴,并在主桌就坐。她继续扮演“金正恩秘书”的角色,按照朝韩高层错落入座的安排与青瓦台秘书室长任钟晳邻座,视频画面显示,二人多次微笑对视,交流颇多。当金正恩要致祝酒词时,金与正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文稿亲手递过去。

5月26日,她又在“统一阁”门口热情迎接来访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成为参加这次临时举行的南北领导人会晤的两位朝鲜高官之一。

在6月12日中午的朝美领导人会晤工作午餐开始前,金与正为刚刚步入宴会厅的金正恩拉开了座椅。不过,看到桌对面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暂时没有入座的打算时,直播画面显示,金正恩用手轻轻将座椅推了回去。

“如果你是朝鲜人,你想得到金正恩的支持,那么或许你应该先成为金与正的朋友。”在美国《时代》周刊看来,金与正的秘书工作显然不止于拉椅子、递钢笔和迎来送往。“她能够接触金正恩桌上的任何东西。”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麦登也指出,金与正的“秘书”工作还包括“决定哪些高级干部可以获得接近金正恩的机会”等更重要的内容。

“金与正的日常工作、她所参与的事务,比我们之前所想象的要广泛得多。”麦登称自己正在撰写一份关于金与正和金正恩关系的新报告。他透露自己获得的消息显示,金与正在金正恩办公室(朝鲜劳动党委员长办公室和国务委员长办公室)的一些政策小组中担任职务,在过去的两年中,她还是一个负责导弹和武器试验的决策团队的一员 。 

早在2016年3月9日,朝中社就报道称,金与正陪同金正恩会见核武器研究部门科技工作者、指导核武器兵器化工作。在视察中,金正恩一行具体了解了朝鲜核武器兵器化的成果,“注意听取为各种类型战术与战略弹道火箭战斗部装载核武器的兵器化研究情况”。

金正恩高度评价了相关科研成果,称“可以瞬间急速引起热核反应的合理结构设计和制作的核弹头非常了不起”“这才是真正的核遏制力,朝鲜人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这次陪同金正恩视察的朝鲜高层官员除金与正外,仅有人民军战略军司令官金乐兼和负责军工事务的劳动党中央副部长洪英七。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金与正 金正恩 朝鲜 公主 朝鲜问题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