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直面特朗普弃约精神

梅新育论衡 梅新育   贸易战   2018-05-30 13:52  

“弃约精神”——这个前所未有的汉语新词汇在北京时间5月29日午夜一经创出,就顿时不胫而走。是的,中美双方北京时间5月20日方才就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已经确定于6月2日至4日带团访华,继续磋商双边经贸问题;在这个节点上美国白宫官网陡然发表声明,宣称要继续按照其3月22日针对中国“经济侵略”(China’s economic aggression)的总统备忘录打贸易战,虽说世人已经见惯了特朗普上任近一年半以来“退群”和反反复复做派,对此仍然不能不感到多少有几分意外。再看看这份声明宣称要采取的措施,任何人都不难理解这些措施倘若付诸实施,将对中美关系和全球贸易产生何种冲击:

加强对获取美国工业重大技术的相关中国个人和实体实施出口管制,并采取具体投资限制,拟于2018年6月30日前正式公布相关措施,之后不久正式实施;

对从中国进口的包括高科技产品在内的总值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25%惩罚性关税,其中包括与“中国制造2025”计划相关的产品,2018年6月15日之前公布最终涉案加征关税中国商品清单,稍后开征关税。而且,此举是根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即“301条款”)行事,而非按照世贸组织规则行事;不仅有悖于美国作为世贸组织成员方遵守世贸组织规则的国际承诺,而且在事实上打破了世贸组织关于全球信息技术产品贸易零关税的《信息技术协定》(ITA)。

微信截图_20180530140809

美方此举,虽然多少有几分意外,但相信不会让中方感到惊讶。在5月20日中美发表联合声明之后我刊发的《简析中美贸易磋商结果》(文章链接:梅新育:简析中美磋商结果)一文中,我就提出:

“当然,这回以扩大进口方式化解中美贸易失衡与贸易战,不等于这回达成的联合声明在具体执行中不会遇到磕磕绊绊,也不等于联合声明中没有明确指明的我们关注的那些经贸问题(如中兴问题)就会烟消云散,更不等于中美经贸争端会就此消失。相反,在这次中美贸易战爆发初期,我就声明,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与其它国家、特别是与美国的形形色色贸易战不会断绝;昔日的北美印第安部落‘与狼共舞’,我们则要与贸易战共舞。在这里,我想再次重申。”

相信有关决策部门更不会单方面一厢情愿。那么,面对特朗普的“弃约精神”,我方该如何作为?

首要的当然是敢于碰硬,以牙还牙维护中国利益。既然美方能够重提加征关税,我们此前已经公布过的对等报复清单同样可以重新拿出来。同时,从这段时期内我们宣布的扩大开放措施不适用于美方货物、服务、资本,到在世贸组织框架内重新启动斗争,……此前提出的所有策略都可以重新拿出来备用。中国可以接受按照国际规则开展的措施,但不应也不可能接受按另外一国国内法的城下之盟。

其次,我们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本来就是一贯的决策,与贸易战无关,美方的这类外部干扰也不应成为我们停止继续推进改革、扩大开放的理由。我们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不是因为外部贸易战压力,而是因为我们相信这样做有利于让我们国民的活力更加充分迸流,也自信有能力在这样做的同时维持住相应的秩序。

第三,此次中美贸易战之初,我就提出,贸易战不是好事,但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贸易战也不例外,我们要充分利用贸易战的两面性来实现我们的目的。他们限制中国对美投资,减少中国人签证,客观上有助力我们防范遏制资本外逃、缓解人才外流压力的作用;他收紧对华高技术产品出口管制,发动中兴事件,客观上严重破坏了美国的市场信誉,助力中国高技术关键产品进口替代与打开海外市场;……我们不妨把这些效果用好。

微信图片_20180530140707

在此基础之上,我们不必被特朗普政府这些反复无常的举措牵着鼻子走。如同在其它对外事务中一样,特朗普本人及其政府在对华事务中表现出来的“反复无常”和动辄挥舞贸易制裁大棒虽然貌似鲁莽,其实却常常是精心算计过、或者自以为精心算计过的策略,符合特朗普本人一贯的作风和主张。作为商人,他以喜爱张大其词先声夺人、动辄诉诸法庭为自己争取更好条件而闻名,而他对此颇为自豪,名之曰“交易的艺术”大肆宣扬。在投身政界之后,他对外交政策一以贯之的一大主张就是要降低美国行为的可预测性,藉此为美国争取更好的条件达成交易,而不是让交易破局。

2016年4月27日,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第一次面向共和党精英阶层系统演讲陈述自己的外交政策理念与构想,当时他就公开宣言:

“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必须更加不可预测,我们现在完全是可以预测的,我们将所有事情都公之与众。我们将派部队,我们会告诉他们。我们将派出什么其它东西,我们举行新闻发布会。我们应当不可预测,从现在起,我们要变得不可预测。”

如同中国古代的帝王心术一样,“不可预测”在很多情况下有助于增强领导者、优势大国的威慑力;纵观2017年1月20日正式上台以来的作为,与大多数美国政客不同,特朗普确确实实是在努力兑现自己竞选期间陈述的那些理念,包括提高对外行为的不可预测。就是在2017年8月21日宣布的新版阿富汗及南亚战略中,也体现出了特朗普的这一风格:

“我已多次阐明,对美国而言,预先详细声明我们的意图和行动是何其失策。……美国的敌人将不再得知我们的计划,或相信他们能够等待我们行动。”

所以,特朗普政府对华一时笑脸可掬,一时突如其来发动史诗级贸易战,我们对此实在无需惊讶,他就是这样的行事风格。《孙子》有云:无恃敌之不我攻,而恃我之不可攻;只要我们综合国力与美国相比越来越上升,只要我们有能力有底气对美国的贸易战以牙还牙,只要我们确认中美经贸合作符合双边利益,我们又何必太在乎双方吹胡子瞪眼睛、拍桌子打板凳的谈判姿态?

不仅如此,特朗普玩弄“不可预测”策略已经严重过头,以至于几乎全面损害了自己和美国的信誉,破坏了自己本来期望实现的目的。他企图为美国争取按自己理解的更好的条件达成交易,问题是如果他的反复无常已经使得世人都不再相信与他达成的一切协议,那么,他还能达成什么有意义的交易?

同时,他太急于取得自己期望的“成果”,同时四面出击:对中、日、欧、印等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都发动贸易战;与俄罗斯交恶;朝鲜半岛核问题;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这样做貌似“威猛”,但结果是给自己面临的所有博弈对手方都创造了掣肘他的条件与机会。或许,他该重温那个“狗熊掰棒子”的著名童话故事?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特朗普 不可预测 美国 中美贸易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