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仲如何用贸易战制霸天下

汉唐军机 徐吉军   贸易战   2018-05-18 15:13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两千多年前的管仲,更是世界经济贸易战的始祖。最近几天,大家都沉浸在特朗普挑起的中美贸易战与芯片战。今天,我们不妨借鉴一下老祖宗们的智慧,再来重新审视一下这一轮的中美经贸战和芯片封锁。

管仲,生活在公元前700多年前。后世的孔子曾说过,如果没有管仲,我们如今都是野蛮人了。而诸葛亮在隆中耕读的时候,就常自诩为管仲。可以说,在古代,管仲就是这些顶级大咖们的偶像。

西方亚当斯密和凯恩斯的最近几百年来的发明,两千多年前的管仲早就都提出来了。管仲治理通货膨胀、货币战争、价格与市场、税收与财政、国家宏观调控、社会分工……都比亚当斯密先整明白并付诸实践,他的经济理论领先西方2000年.所以管仲绝对是“经济战”理论的鼻祖。

8551670_946713

那么,管仲都有什么样的经济主张呢?后世流传的《管子》一书中,主要总结了三点:

第一点,是对救灾和就业的态度。当国家发生水旱蝗灾经济不好的时候,英明的君主都是搞精准扶贫和救灾,但是管仲却玩起了“凯恩斯主义”,主张大兴土木,通过建设长城来解决就业,因此身处内陆的齐长城反而比边患严重的秦长城还要早几百年建成。

第二点,是对征税的态度。历史上的明君都会选择对有钱人多征税,对穷人少征税,避免扶贫差距拉大,防止寡头作大。但是管仲却主张大幅度的平均减税,认为国君向民众收税,会严重影响国民的正常生活和经济运行。因此,齐国的富人和贵族得以在减税的过程中减少缴纳大量的税款。

第三点,是对国防的态度。中国历史上普遍都对轻徭薄赋、休养生息的君主大加赞赏。而管仲却主张强大的国防开支,为每一个齐国的士兵都提供强大武装,并提供给予他们极高的薪水。而管仲国防开支加大的背后,则是积极谋求诸侯之间的霸权。

在当时诸候纷争烽火连绵的情况下,管仲利用对外贸易大打经济战,削弱他国的经济势力,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管仲的“贸易战”思路:

1. 要掌握经济主动权;

只有强大的经济势力,才能在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中获胜,才能富国强民。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接受挑战,才能在经济战中立于不败不地。

2.要掌握重要物资,以免受制于人;

春秋战国时期谷物是最重要的物资,当然现在重要物资不再是谷物,但对类似的重要物资如石油等,不能盲目出口,要保留一定的储备,以免受制于人。

3.,采取积极措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管仲的对外贸易思想的一个重要目的是“致天下之民”,现在我们可以把“天下之民”视为人才。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把我们本民族的英才一定要留住。另一方面也要吸引其他国家的优秀人才为我所用。

目前美国政府正在对华搞知识产权的301诉讼,政事堂建议,中国也应该成立古代知识产权保护局,来调查一下美国总统带头搞的知识产权侵权案........

管仲与特朗普之间改革的巧合,值得令我们深思。

那么,为什么管仲会选择这么一条变法之路呢?管仲的春秋时代,那个时候是封建共和制,君主名义上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和三军统帅,但是实际上的管辖范围也就在首都特区,国家的各个州都在分封的大臣家族所控制,尤其是齐国的四大家族,他们掌控着难以统计的土地和资产,而且经常不服从君主的指使,甚至在朝堂上都敢顶嘴。

更不要说齐桓公这一代,本就是被外国君主扶持上台的,国内根基并不牢靠。因此别看齐桓公,一度九合诸侯成为霸主,可是管仲一死,齐桓公就被大臣们推翻,惨死宫中无人收尸,几个月后这堆烂肉都臭了。

故而齐桓公和管仲的变法,是在无法以及不敢解决国内矛盾的大背景之下,进行的改良式的改革。所以,他们在不解决国内分蛋糕的情况之下,只能去国际市场上抢蛋糕。

其实,管仲作为一个商人出身的变法者,他对变法的认知深度是非常高的,但是受制于齐国国内的体制与庞大的既得利益团体,他和齐桓公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一条曲线变法之路。

那么,管仲是如何在“国际上”抢蛋糕的呢,我们可以看一下《管子》中的几则经济战案例。管仲“贸易战”经典代表作:

1.衡山之谋

衡山国夹在齐鲁之间,国民擅长制造各种战争机器,齐桓公想搞定衡山国又怕打不过,就让管仲想办法。管仲说:衡山国的工厂,造一台战争机器要一年半以上时间,我们去衡山国用高价进口战争机器,燕国和代国听说后,肯定会觉得我们买机器是为了攻打他们,他们要防备就肯定也会去进口购买,跟着秦国赵国也会有此一虑,也会去争着购买...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隔壁国在购买大量战争机器要打战的消息就成为天下皆知的秘密。衡山国的产量就那么一点,天下都来买,机器肯定涨疯了……

于是,齐桓公就诚心诚意地去了衡山国高价订购各款战争机器。十个月后燕代赵秦果然都先后来争购,把衡山国君乐坏了,一口气涨了10倍的价格把他们生产的战争机器预定给了天下各国,然后就坐等发大财。

从此,衡山国全民造机器,吃喝拉撒都在兵工厂,啥都想到了,却无人种地---这一点衡山国君其实是有打算的,有了钱,粮食可以进口嘛。这一点当然也是在管仲的预料之中,十二个月之后,齐桓公派外交通商事务大臣隰朋去赵国收购粮食,赵国粮食卖一石十五钱,隰朋给人家一石五十钱,这样一来,“卖粮只卖齐国人”成了全天下的商人的共识。再五个月后,全天下的粮食都到了齐国,其价格被齐国抬高了三倍。

17个月后,齐国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跟衡山国断交,不要衡山国的战争机器了。齐国不要,其他国家也先后跟着不要了。衡山国君钱没有赚到,还闹得全国断粮,只好去齐国进口粮食,很快财政破产。

这时齐国跟鲁国一拍即合:齐攻打衡山国北,鲁国攻打衡山国南...衡山国君是很有骨气的,很快就做了一个深明大义的决定:带着全国贵族去做齐国公民。“内自量无械器以应二敌,即奉国而归齐矣。”

类似的还有“买狐皮降代国”。代国出产狐皮,管仲劝桓公令人到代国去高价收购之,结果代人成天在山林之中去捉狐狸,但狐却少得可怜,“二十四月而不得一”。结果是狐皮没有弄到,农业生产耽误了闹饥荒,导致北方的离枝国乘虚侵扰。代国国王只好投降齐国。齐国一兵未动而征服代国。

2.买鹿制楚

在齐桓公霸业初成之际,南方的楚国时有滋扰,齐桓公欲发兵威慑,又恐力战不胜。

1

管仲给他出主意:恨他,就以重金购买他的鹿吧。于是齐桓公派中大夫王邑带了二千万钱去楚国大肆收购鹿。

楚王一开始是拒绝的,他知道对国家来说,金钱是最重要的,而不是禽兽,齐国重虚而轻实一定有诈!有阴谋!可到底是什么阴谋呢?楚王想不通,于是就派人到处去打听,换作今天就是,百度天涯知乎头条微博盆友圈都去看有关“齐国人买鹿”的消息。管仲跟小白早有准备,收买了大量的“公知”、“大V”四处发帖发文散布消息:齐桓公想要建造猎场,啥飞禽走兽连草泥马都有,就是没有鹿;齐国的后宫佳丽添置过冬时装有貂有狐就是缺鹿皮手套和鹿皮靴子。

楚王开始信了。接下来,管仲为了表示自己是诚心诚意来买鹿,卑躬屈膝地对来自楚国的商人说:你能给我弄来二十头活鹿,我就赏赐你黄金百斤;弄来二百头活鹿,你就可以拿到千斤黄金了!还当场预付定金。这下子楚王彻底信了---他自己也是当人主的,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缘故,齐国官员重金购鹿,是为了迎合主上的个人喜好,没毛病。不仅放松了警惕,还让百姓都去捕捉活鹿好卖给齐国的换成钱。

老百姓多听话呀,纷纷放下手头的农活,漫山遍野地去捉活鹿。这边,楚国是鹿价飞涨而粮价暴跌;那边管仲让大臣隰朋悄悄地在齐、楚两国的民间收购并囤积粮食。楚国靠卖活鹿赚的货币,比往常多了五倍,齐国收购和囤积的余粮,也比往常多了五倍。

一年过去,管仲对齐桓公说:楚国将要不战自乱了。齐桓公问:为什么?

管仲回答:楚国只拿到了相当于往年五倍的货币,而却失去了实实在在的粮食。现在我们只要闭境绝关,深沟高垒,让他们的货币无所用,我们就赢了一半。齐桓公恍然,于是下令暂时闭关自守。结果楚国的米价疯涨,楚王派人四处买米,都被齐国截断,饥饿的楚国人纷纷逃向齐国,一时间,楚国人口竟然少了接近十分之四...经此一事后楚国元气大伤,三年后遣使向齐桓公求和,承认了齐国的霸主地位---齐桓公终于攀上了“春秋首霸”的人生最高峰。

3.阴里之谋、菁茅之谋

话说.姜小白在管仲的策划下终于取得了会盟天下诸侯的成功,就是成了霸主,但他却有点不开心,因为,宋国是公爵,齐国是侯爵,按照“公侯伯子男”,这个侯爵的头衔已经配不上他高贵霸气的身份了。

如何证明自己这个“侯爵”比公爵高端大气上档次呢?---“我要搞运动!”姜小白对管仲说:“我必须带头掀起一场尊重周天子的运动,周天子穷的都快要饭了,我这么一尊重他,他能不感激我吗,天子都夸我了,我就能尊天子以傲视诸侯啦!你快说我是天才!”

管仲说:“天才个P,你以为宋国想不到这法子啊,搞运动是需要钱的,钱去哪儿找?”

姜小白一听就焉了,只好深情地看着管仲。管仲让姜小白去“阴里”这个地方铸城,那里独家出产一种美石(类似玉),这种美石是古代周天子制造王室祭祀专用璧的材料。姜小白修了三层城墙、九个城门,把阴里城防工事整的跟铁桶一样。姜小白让玉工在里边制作好石璧存着,石璧做了五种,xxxL(一尺)的标注面值一万泉,xxL(八寸)的8000,XL(七寸)的7000,L的4000,均码号的500---丰俭由人。虽然周天子家族衰败了,可是天下诸侯繁衍几百年,是个人都自称是诸侯王族后裔,都巴望着有个封号好贴在网名前面风光一下。

玉工做好了,管仲就去见周天子,说我家国君想搞“尊周天子运动”,号召天下诸侯齐来拜祭太庙,但是按照传统礼仪,必须带着彤弓和石璧觐见,否则不能进庙去,您批准不?周天子:活动经费谁出?管仲说:我们齐国全包。周天子说:准。快!去!办!

天下诸侯和后裔们谁都没有石璧,一时半会儿又打不下阴里城,只好去买。这一次,齐国赚的钱多得八年都不用收税。因为这个计谋是在阴里进行的,史称“阴里之谋”。(阴谋,哈哈哈)

齐桓公赚足了钱后,听说周天子还是穷得吃不起茶叶蛋,就很慈悲地对管仲说:天子没钱跟孙子有什么区别,咱也得帮天子致富。

苞茅,南方的一种茅草,又叫菁茅。苞茅草盛产于荆山山麓南漳、保康、谷城一带。“尔贡苞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左传•僖公四年》

管仲说:想致富,简单。天下江淮之间有一小块特殊的土地,独家出产一种茅草,这种茅草品种独特,每只都从根上长出三个分叉,这叫“菁茅”---是古代诸侯参与天子封禅大会必须佩戴的,相当于入场证---《周礼.天官.甸师》“祭祀共萧茅”,请周天子派人先把这块地圈起来,然后告诉天下诸侯:周天子要带着大家去封禅泰山、梁父山。规矩很简单:不抱着一束菁茅的,不许进门。

很快,菁茅就被炒到了一百斤黄金一束,当时稍微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身上没一束菁茅,出门都不敢跟人打招呼。周天子一下子就有钱了,整整七年都没有叫穷要求诸侯进贡---史称“菁茅之谋”

《管子》一书是汉朝时管仲思想的继承者们写的,里面有很多的春秋笔法,故事普遍都是在影射的是当时的汉武帝。

真实的齐国,本身是一个商业国而非农业国,真正将这些敌国击溃并扶保齐桓公称霸的,其实是齐国独家垄断的食盐。春秋时期,各诸侯国主要都在河南周围的内陆省,大部分都是无法产盐的,而东海之滨的齐国,则垄断了海盐的产出。哺乳动物从大海走上岸之后,并没有摆脱对海水中盐的依赖,盐提供的钠,是神经传输和肌肉收缩以及新陈代谢所必须的物质,对于古人来说,不吃盐就没有力气,没有力气就不能劳作和打仗。

盐税自古就是中国政府的主力税收,毛泽东当年也曾说过“宁失延安、不丢盐湾”,而地球另一端的罗马,在给士兵们的薪水就是盐票salarium,后来这个词演变为了英语薪水salary。在工业革命之前,食盐是全球公认的最重要的硬通货商品。

因此,盐在古代的地位,相当于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煤,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石油,以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芯片(稀土矿),是所有劳动力能正常运作的前提。

在工业革命之前,一旦被食盐封锁,全民都将陷入劳动力瘫痪的状态,这就像工业革命之后,苏联解体使得朝鲜的机械化农业迅速趴窝,陷入大饥荒和十年的苦难行军。以及互联网时代的今天,中兴被美国禁运芯片之后,直接就宣布“休克”了。

因此,周武王打下了天下之后,最大的功臣姜子牙受封享受复产食盐的齐国,相当于得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时的鲁尔区,第二次工业革命时的波斯湾,或者互联网时代的硅谷。

当齐国传到齐桓公手上的时候,管仲一上台,第一件事情,就是组建和控制食盐托拉斯,打击其他势力范围外产盐的国家,建立起了齐国的“食盐霸权”,大幅提升食盐价格,使得中原各诸侯国上至君主下到百姓,都不得不向齐国交税。

而且,管仲规定,齐国的食盐只有使用齐国的货币“齐刀”才能购买,因此“齐刀”也就成为了春秋时候的硬通货“美刀”。

因此,齐桓公的齐国在铸币税的福利以及食盐贸易的红利之下,一方面可以不依赖于国内的税收而减税并进行大规模的基建,另一方面又要积极扩大军备和武装,来维护“食盐霸权”和食盐的运输通道。

而确保了“食盐&齐刀霸权”之后,齐国则开始手握食盐大打贸易战,拉着一群小弟逼迫其他国家臣服,迫使他国为齐国人的奢侈生活买单。

而无论是针对鲁国的鲁缟,楚国的鹿皮,衡山国的兵器,还是代国的狐皮,总而言之呢,这些故事都是齐国在短时间内,通过对敌国产业链的扶持,向市场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价格信号,敌国的老百姓被这个错误的信号所诱导,形成对齐国出口的依赖。

而齐国携能够瞬间摧毁这条产业链的威力,以及所掌控的“食盐&齐刀霸权”和军事力量,进行经济封锁拉升敌国的CPI,导致其经济崩溃,不得不对齐国俯首称臣的,认输并割让利益。

w1168_h774_5e6393b790dc4247b87687d059803c1e

历史的教训摆在眼前,虽然大家现在都在研究芯片的封锁,但是未来更重要的是油价拉升CPI以及国家能源安全。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齐国最终是要落幕,管仲糊表匠般依赖于吸吮他国利益的霸权终究无法长久。更不要说管仲和齐桓公完蛋没多久,随着齐国长期以来对贵族们的放任,最终整个齐国都被大臣抢去了。

而地图的另一端,赳赳老秦却在进行改革,秦孝公在商鞅的支持下,对旧贵族们的利益进行了大清洗,通过土地改革发动全民潜力,以国家的意志推进一场全面而深刻的变法。

历史上,完成变法的秦国,在收复了巴蜀之地,解决了食盐的供给,摆脱了头上的紧箍咒之后,大秦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六合八荒。

最终,齐国这位曾经的春秋霸主,选择不战而降。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管仲 齐桓公 买鹿制楚 中美贸易战 芯片战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