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赦也没用,韩国前总统全斗焕会二进宫吗?

独家网   白方方   2018-05-05 20:48  

韩前总统全斗焕再被起诉  曾获死刑还被抄家

继李明博之后,5月3日,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因涉嫌损害“5·18民主化运动”牺牲者及遗属的名誉被检方不捕直诉。一时间,媒体竞相报道此事,其“曾获死刑还被抄家”的以往“黑历史”再见报端。其被起诉再次证明了青瓦台坚定的革除积弊之心。

起诉

旬月间,韩国本就以两位前总统同时被起诉而深受各国瞩目,不想“五一”节刚过,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再被起诉的消息也诉诸报端。

5月3日,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因涉嫌损害“5·18民主化运动”牺牲者及遗属的名誉被检方不捕直诉。

全斗焕在自己撰写的回忆录中否认已故神父赵某关于政府动用武力镇压民众的证言,检方认为这严重损害赵某及5·18民主化运动牺牲者名誉。检方表示已掌握可证明全斗焕政府用枪械镇压民众的客观性证据,因此决定对其采取不捕直诉。此前警方两次要求全斗焕以嫌疑人身份到案接受调查,但全斗焕都予以拒绝,仅提交陈述书,主张“回忆录内容均有据可考”。

“时隔21年全斗焕再次成为法律审判对象”,韩国《京乡新闻》在5月3日如是报道。全斗焕曾连任韩国第11届和12届总统。1996年,他因涉嫌军事叛乱罪等遭起诉,一审时被判处死刑,后来减刑为无期徒刑。1997年12月,全斗焕得到候任总统金大中的特赦,并于1998年初获释。《京乡新闻》所指的21年前应是其获特赦时期。

过往

毫无疑问,全斗焕再被起诉还是因为其始终不愿认可5·18民主化运动。他深知,承认5·18民主,这将是韩国的进步,但他无疑必会钉在耻辱柱上,事实上,不管他承不承认,他已然钉在了耻辱柱上。或许他自己也深知他的执念没有什么作用,自1998年获释后,他在自毁的道路上也越走越远,而这又注定他跟韩国民主进步与司法公正之路“相伴相杀”。这也是媒体“曾获死刑还被抄家”报道的缘起。

全斗焕1979年发动军事政变,1980年上台,执政至1988年。因涉嫌主谋1979年的“12·12”军事政变和1980年“5·18”光州事件等,全斗焕1997年被韩国法院以军事叛乱、内乱和贪污受贿罪名判处无期徒刑,并追缴罚金220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亿元)。同年12月,全斗焕得到总统金大中特赦,1998年初获释。出狱后,其罚金一直是欠缴状态。

司法机关多次催缴,截止到2013年,应缴偿的罚金却仅缴交了533亿韩元,尚有1672亿韩元未缴。2003年被要求公开财产清单时,全斗焕声称“我的存折里只有25万韩元”,一副打算狡赖到底的姿态,检方亦无计可施。原本他可以“赖”到棺材里,因为诉讼时效将过。不想,天不遂“全愿”,2010年,一笔300万韩元的演讲酬金让即将到期的诉讼时效得以延续。

朴槿惠登极后,司法机关将全家巨富却不缴罚金的证据上报。面对事实,青瓦台决心处理此事。

2013年6月11日,韩国总统朴槿惠在国务会议上谈到有关全斗焕未纳罚金问题,表示新政府下决心解决这一问题。6月底,韩国国会通过了一项针对公务员犯罪的“没收条例法”修正案,将对公务员非法资产的追查时效从3年延长到10年,并将追查对象扩大到第三方。根据新法,全斗焕非法资产的追缴时效被延长到2020年10月。

估计全斗焕本人也想不到,他一直抵制民主,但也会被动推动新法的产生,为韩国司法公正做出“贡献”。

新法推出之后,检方迅疾行动,铺下大网,一个多月的时间,搜查了其住处和17家企业总部,包括其长子全宰国旗下的两家企业,以及其和亲属的海外资产。

革除

全斗焕再被起诉,再度证实现在的青瓦台砥砺革除积弊的坚定心态。

全斗焕被起诉当天,即5月3日,总统府青瓦台发表资料汇编《向国民报告文在寅政府一周年》,介绍各项国政课题的落实情况等。资料介绍,文在寅政府继承“烛光精神”加紧革除积弊,政府正在明查弄权干政案真相,即将公开文艺界黑名单的调查结果。资料还提及在青瓦台官网设置国民请愿留言板听取政策意见,努力解决济州4·3事件、5·18民主化运动等历史遗留问题。

目前韩国除了全力促进朝美会谈顺利进行,其整个国内政治的核心是促进国内修宪完成。

尽管因为反对党的原因,修宪阻力重重,但可从青瓦台拟草的修宪案看到其执政脉络。3月20日,韩国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曹国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公布总统修宪案,其中包括,宪法修正案规定,将“釜马抗争”“5·18光州民主化运动”和“6·10民主抗争”同已入宪的“4·19革命”一道列入宪法序言。考虑到烛光市民革命仍在进行当中,因此未将其列入修宪案。

此中种种,都表明青瓦台革除积弊的决心。民众对青瓦台也十分支持,5月4日,韩国盖勒普本周民调显示,83%的韩国民众对总统文在寅施政表现给予好评,这一支持率较上周飙升10%,仅比去年6月创下的任内最高值低1%,远超往届总统就任一周年的支持率。

毋庸置疑,5·18民主运动必将光耀韩国历史,全斗焕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事实上,现在的韩国政坛中坚力量就是从5·18民主运动成长起来的。韩国现任总统文在寅就是其中佼佼者。不单是他,韩国前总统金大中、金泳三都是光州运动时期的民主运动领袖。文在寅忠心辅佐的卢武铉正是在全斗焕执政的八年,一直勇于维护民主,成为赫赫有名的人权律师,1988年一跃成为国会议员。目前,韩国政坛有个“386世代”的说法。“3”指的是他们的岁数,这个群体大都三四十岁,“8”指的是20世纪80年代,正是这个群体的人上大学时期韩国独裁统治转向民主政治的动荡年代。“6”指的是20世纪60年代,他们是这个时期出生的。“386”人士大多积极参加了当年的“5.18”运动----没有参与的,其师长兄弟也都有参与。他们思想左倾、主张社会正义,代表社会进步的力量,一直推动韩国民主政治的发展。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光州事件 全斗焕 文在寅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