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阿富汗:国将不国,苦美久矣

三木   2018-05-04 18:01  

阿富汗一直以来不算是一个有太大存在感的国家。它能上新闻大概总是因为2件事情,要么遭受自杀式炸弹袭击,要么被美军用炸弹之母轰炸。

微信截图_20180503172721

转眼之间,阿富汗战争爆发都快17年了,本·拉登差不多在7年前被击毙。阿富汗政府和人民为重建工作和维稳工作流汗流血,美国花费巨资进行援助。但是美国国防部最近一篇审计报告显示,这个国家并没有变得更好。

微信图片_20180504180919

阿富汗内政部的风扇,为了贪污经费,已经连智商都不要了。列宁同志说过:推卸责任可以,但是要有限度。

4月30日,美国国防部阿富汗重建特别总检察长办公室(SIGAR)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审计报告,主要介绍了美国纪检部门打老虎拍苍蝇的重大成果。

截止2018年3月31日,检方在报告覆盖时期共立案12件、结案31件,有1人认罪、2人被捕、3人被判刑,6527491美元的资金重新分配,为美国挽回损失2.64亿美元。

涉案人员既有美国军人,也有阿富汗承包商。

2018年2月13日,美国陆军特种部队除役人员约瑟夫·格拉芙(Joseph Graff)被指控盗窃政府财产、行贿、洗钱等犯罪活动。2012年到2013年,格拉芙跟随部队被部署到阿富汗。他利用职务便利,盗窃美军的自动步枪等军火,卖给黑市,非法获利35万美元,然后通过洗钱来规避监管。这些钱被用来在加州买房。

看来即使是美国军人,买房的压力也是很大的。而且这种吃相已经接近第一次车臣战争时期的俄军了。要知道,武器进了黑市,流到普通的部落民兵手里还算是好的,要是落在阿富汗塔利班或者IS(所谓的IS-K,“伊斯兰国呼罗珊部”)手里,迟早会被用来打击美军自己。说不定这哥们在阿富汗多待几年,还能吃到自己卖过的子弹。

2018年3月8日,美国陆军工程兵部队除役人员麦克·米勒(Mike Miller)被判处100个月监禁和3年的监外看管。2017年7月,他承认了自己索贿和受贿的罪行。从2009年到2011年,米勒所属的部队部署在阿富汗东部的克拉克基地,为工程建设项目担任联络军官。

2009年,美军将阿富汗东部到巴基斯坦边界修建公路的承包给了一家阿富汗的建设公司,米勒的工作在于监督工程款的发放。他一共索贿并受贿28万美元。在工程完结后,他又受贿4万美元。

说道公路,不得不回放一个去年的审计数据。从2001年到2017年年初,美国在阿富汗共投入30亿美元,筑路10000英里(约合1.6万公里)。然而SIGAR调查后发现,其中95%的路段损毁,85%的路段缺乏养护,“无法修复”,无法通行。

微信截图_20180504175641

这也能叫路么

现在我们大概知道钱去哪了,对吧。

2018年3月5日,美国承包商前雇员克里斯托弗·麦克盖里(Christopher McGray)承认收回扣。在2012年8月到2014年9月,麦克盖里跟随承包商驻阿富汗的巴格拉姆机场,负责将物资从该地运送到阿富汗其他地方。

2018年1月15日,阿富汗内政部警务合作基金主管默罕默德·库西斯坦尼(Mohammad Kohistani)少将被捕。他被控从所管的基金中贪污130万美元。

2018年1月24日,美国承包商杰瑞米·希尔那(Jeremy Serna)因为盗窃政府财产而被判刑。2012年6月到7月,希尔那承包了美国陆军价值2.49亿美元的建设合同。希尔那将合同的机密信息偷出牟利。作为回报,希尔那得到了金额不明的现金,和英国咨询公司ORB公司的工作机会。

根据SIGAR和监察部门的联合调查,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馆的6名阿方雇员因为贪污经费遭到解雇。他们一共给美国造成多达500万美元的损失。

加上上述案件,自从SIGAR成立以来,查处的腐败案件共199件,其中贪污和承包合同欺诈76件、受贿案件47件、盗窃政府财产20件、洗钱12件、其他各类贪腐案件44件。

美国的廉政风暴年年刮,但是阿富汗的社会环境并没有丝毫改善。去年年底,美国司法部表示“阿富汗政府缺乏政治意愿”是反腐败不利的根本原因。

腐败的直接后果是影响经济发展。比如今年,在世界各国经商环境好坏排名中,阿富汗排在183名,属于最恶劣的那一类。不过稍微想一想,不管是美军,还是阿富汗政府,工程项目都是拿钱买通,这种能改善经商环境么?

这只是阿富汗国家、社会整体状况恶化的一个缩影。我们知道,阿富汗的所谓“金新月”地带是世界毒品种植的重灾区。自阿富汗战争以来,美国和新成立的阿富汗政府一直在致力于打击毒品犯罪。可是单在2017年,罂粟种植面积竟然上涨了63%,鸦片产出增长88%。

微信图片_20180504180923

鸦片种植和贩卖俨然成为该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阿富汗生产的鸦片价值29亿美元,占该国GDP的16%。也就是说,毒品对国家经济增长的贡献居然高达1/6强。

微信图片_20180504181116

毒品经济增长喜人:红棕色条目是罂粟植面积(公顷),蓝灰色折线是鸦片产出(吨),几乎看不见的黄色条目是消灭的因素种植面积。

宏观上来讲,阿富汗毒品泛滥的原因是政府无法对基层实行有效管理,以至于禁毒的政令无法推动。事实上,目前阿富汗政府只能管辖该国65%的人口。剩下的人生活在阿富汗塔利班控制地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地区,或者少数民族、部落民兵控制地区。而即使在政府能控制的地区,基层都是出于失控的状态。所以“政令不出喀布尔”可以做字面意义的理解。

说道阿富汗的经济增长,这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从2001年战争爆发到2012年,阿富汗经历了一个经济快速增长时期,人民国内生产总值翻了五倍,从117美元到669美元。但是2012年以后,阿富汗的经济增长突然失去了动力,人均GDP增长停滞,甚至出现倒退,2016年降到了562美元。

SIGAR的审计报告认为,这是因为该国的经济发展主要是美国援助推动的。从2001年到2018年3月31日,美国对阿富汗的援助共1263亿美元。随着美国从奥观海政府第二任期开始逐步退出阿富汗,该国的经济增长跟着出现断崖式的停滞,可见该国并没有产生一个健康的经济循环系统。所以SIGAR的结论认为这是“不可持续的”。

微信图片_20180504181152

从2011财年年开始,美国对阿富汗的拨款逐年减少。

在经历了十多年的吵闹之后,美国人终于知道了一点,那就是“不管是阿富汗政府,还是阿富汗社会,都没有准备好突然引入西方式的市场经济体制”。在喊了那么多年自由民主之后,在死了那么多人、花了那么多钱,美国人这也算是认识上的进步,是必须肯定的。什么岁月静好、历史终结,都是不存在的。

阿富汗的未来在哪里,没人知道。目前川普政府想要彻底甩手不干,但是SIGAR的报告认为,这只会导致这个国家重新被塔利班占领。虽然美国给阿富汗安全部队的援助总额高达780亿美元,但是阿富汗安全形势却在恶化。相比于2016年,该国2017年发生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增加了50%,派系冲突事件数量翻了3倍。而政府控制的人口比例居然下降了4个点,“总体趋势是叛军正在控制越来越多的人口”。

微信图片_20180504181229

阿富汗全国401个行政地区形势图。绿色是政府控制区,红色是叛军控制区,黄色是双方争夺区,蓝色是人口聚居区。

UQXMEHSGIQI6RAT6DEHPV4PR5Y

2018年4月22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自杀式炸弹袭击事件,57人死亡,119人受伤。当时人群聚集起来,准备领取选举证。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表示对袭击负责。图片上是袭击发生后散落一地的身份文件。

也许美国人的总体思路就是有问题的。其实美国干的事情和苏联一样:占领首都,扶植听话的当地政府,然后希望通过治安战消灭反对势力。当然美国面对的形势也和苏联一样:中央政府被局限在首都,最多在公路的检查站上表示一下存在,而反对势力却越来越多了。

中心城市暴动成功后覆盖全国,这个戏码熟悉么?毛泽东同志是怎么评价的?不符合国情。

笔者没有嘲笑阿富汗的意思,毕竟接近一个世纪以前,我国也是这种情况。但是中共在城市斗争失败后,开辟了一条农村革命的道路。红军和中共深入基层,将农民组织起来,在他们中建立了党支部、共青团、少先队和妇女会、赤卫队等各种党、团、军、民组织。通过政治教育和文化教育,陕北贫下中农和他们的孩子大概是历史上第一次学习并使用汉字,产生了政治认同,称苏区政府为“我们的政府”。最可贵的是对中国产生民族国家的认同。他们虽然一辈子都没见过日本人,但是知道了当时中国正在遭受日本侵略的事实,接受苏区政府的抗战动员。

这就是从下到上的国家构建道路。人民群众在先锋队的带领下组织起来,发展生产,消灭饥荒,赶走白军和民团,颠覆地主、士绅阶级的封建宗法统治,并民主选举产生苏区政府,切实实现了民主和自由。相比于西方口惠而实不至的所谓“民主”,这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在阿富汗,前苏联的道路已经失败了,美国的道路正在失败。阿富汗人民若想彻底改善自身的处境,完全可以向东方大国学习一下,而且是免费的哦。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三木 关键词: 美国 阿富汗 塔利班

相关阅读
关键词: 美国 阿富汗 塔利班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