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杰:十九大、两会后中国正在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5)

魏杰   2018-04-04 14:02  

我们已经提出进入强起来的时代。一个强国在国际上必须要有金融话语权。没有金融话语权就不是强国。美国二战以前,没有金融话语,当时掌握在英国人手里。二战后美国才逐渐获得了金融话语权,获得金融话语权的重要原因就是石油和美元挂钩。任何石油交易,只能用美元交易。这个红色,是谁都不能阻止美国的红线。谁阻止就收拾谁。萨达姆一句话引来杀身之祸。当时的副总统提着一袋东西在联合国转一下,有大规模杀伤武器。我估计这袋东西搞不好是洗衣粉。打完之后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中国现在恰恰要阻止这条红线。前天我们在上海成立石油期货交易所,告诉世界石油完全可以用人民币交易,不一定用美元交易。俄罗斯和中国先提出石油买卖不再用美元,人民币和卢布直接可以兑换,把美元挤出去。

上海石油期货交易所的成立,是重大的事件。美国美元霸主地方受到冲击了,美国什么打贸易战,早就意料到了。而且我们宣布产油国只要拿人民币可以随时在上海黄金市场买黄金,想美元霸主提出挑战。实际上我们推出“一带一路”国际化,逐渐在国际上话语权。坚持“一带一路”投资用人民币投资。

这就是稳住外汇的三条办法,现在外汇基本上稳住了。第一,人民币没有出现持续贬值。2016年年底我来调研时,好多人问我要不要买美元。当时到一比六点九,估计到一比七点七五甚至一比七点二现在是六点二几。我们希望保持在一比六点五左右。人民币升值太快不利于中国。第二,外汇储备量没有保持持续减少。我判断外汇引发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在大幅度减少。但现在不能宣布不会,因为2018年有两件事,第一,美元三次要加息;第二,特朗普减税。这两件事情可能会影响到外汇,但影响不会太大。因为有些事美国也是两难的选择。美国一方面需要一个强势美元连续加息,但贸易利差又很大。另外现在想把美元资产收回美国,但我估计好多回不去。苹果怎么回去,苹果如果在美国生产出口到中国关税就很高。我估计对外汇这两件事会有影响,但可能不是太大。我估计2018年外汇仍然会坚持2017年的导向。政治上不会有松动,因为还是担心外汇波动会引爆金融危机。虽然现在外汇引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很小,但因为今年这两件事,还是要稳定,持续2017年的导向。

防范金融风险第三个对策,稳住债务。许多国家金融风险的产生,就是债务引起的。2008年底美国金融危机,是次贷危机引起的。我们防范金融风险,也要稳住债务。

债务分三种:第一种,个人债务。我们原来以为个人债务不高,因为中国的国民性格,一般不会借钱消费,存钱的欲望很高。这和美国人不一样,美国人死的那一天,把自己赚的钱花得干干净净叫完美人生。我们是给孩子留得越多叫完美人生。

十九大开会期间,央行周小川同志有一个发言,反复强调要注意个人负债率上涨太快的问题。这个说法引起我的注意,我查了一下,个人负债率上升确实太快。2015年个人负债率是GDP总量的30%,到2016年底上升到45%。一年上升15个百分点,确实太快。现在估计个人负债率在50%以上。上升太快的重要原因是房贷上升太快。

2018年的政策是抑制个人负债率过分上涨,主要要约束房贷的上升。我估计2018年个人房贷将继续严格控制。2018年稳住债务的第一句话就是抑制个人负债率过分上涨。个人负债率上涨最快的是房贷,所以一定会严格控制房贷。2018年底控制房贷的政策会比2017年更加严厉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34567...15下一页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