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梦醒看公知,节操如花谢满地

网络   秦汉唐   2018-03-29 10:53  

一只老虎,自由民主的老虎,在中国大陆徘徊。

有一天,几个好事者说它不是老虎,于是乎,就发生个奇迹:一只老虎,威风八面的老虎,它居然,它居然无法自证它是老虎,它想虎啸,但发出的是几声猫叫(节选自网友刘平的“地瓜党宣言”)。

公知已被雨打风吹去

所谓公知,即公共知识分子,是南方系媒体于2004年打造的一个传媒概念,试图通过包装一部分有影响力的知识分子来引导舆论,影响某些重大事件的舆论走向。按照南方系对公知的包装性定义,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公知,需要具备三个要素:具备超出公众的知识;勇于参与公共事务;敢于批判和担当。

很遗憾,岁月磨砺,大浪淘沙,曾经引领风骚的公知皆被雨打风吹去。媒体承认:“公知”已经和“砖家”、“叫兽”一样,是骂人的词了。

在2012年的“天才”“造假门”事件中,众多质疑派学者网友通过各种证据不断逼近造假的真相,“护天才”公知溃不成军,落荒而逃,只剩下几个嘴硬的还在坚持荒谬的逻辑:即使“天才”是假的又怎么样呢,这是个包装策划的年代,我仍然理解,支持天才。

多年来,南方系媒体以及众多公知包装、追捧“天才不读书却超越大师”,塑造了一个虚假的不存在的“天才”形象,对中国社会和青少年成长产生了十分恶劣的误导。

那些力挺“天才”的媒体和公知,一贯以追求真相自居,甚至宣称“用谣言倒逼真相”,而今无视公众公认的常识,试图以自己的诡辩式逻辑以及媒体霸权捍卫天才。

公知为何集体吹捧天才?

公知集体吹捧“天才”,是因为公知需要有个盟主凝聚力量,如同金庸笔下《鹿鼎记》中的陈近南遇到了盖世奇才韦小宝,把成就大事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妓院小混混身上。公知们以为遇到了衣钵传人,视之为光辉前程的希望,最终是挖坑埋了自己。

遗憾的是,“天才”不具备韦小宝超出常人的应变能力,也不具备韦小宝善于学习、深谙世事的天资。

相比韦小宝,两大传人差距之大,只能说是遥不可及。韦小宝能够为康熙找到八部四十二章经,而“天才”却只能让一批公知集体挂在了自己的歪脖子树上。

韦小宝说:“奴才对皇上是忠,对朋友是义,对母亲是孝,对妻子是爱……”。“天才”却是以女儿赌咒发毒誓、坐看公知粉丝为之奋战却绝不出头的角色。

护假公知极品言论欣赏

在“天才”事件不断逼近真相的过程中,许多知名公知见势不妙,纷纷打着白旗逃离战场。

但还有几个坚持到底、罔顾事实、不讲逻辑的护假公知:萧翰、李剑芒、笑蜀、李铁。这几位知名公知,都有过“极品”言论,在此与大家一起赏析。

萧翰:“(我)耻于做个中国人……认为中国人是劣等种族……这个国度是如此邪恶……这是个谎言遍地的国度,从政府到人民,几乎人人撒谎……这是个逼人做骗子做混蛋的国度……这个爱撒谎胜过爱一切的民族……这个民族,做了几千年的奴隶,似乎到现在都还没做够……这个民族如此的下作低劣”、“我们这个民族根本没有灵魂。他们(犹太人)是因为优秀而惨遭迫害,而我们这个民族只是因为猥琐和利欲熏心而自相残杀了几千年,一朝朝的奴隶主奴隶在反反复复地用血和剑灌溉这片土地,毫无尽头。”

李剑芒:“汪精卫是一个坚定的爱国主义者。”

笑蜀:“我欢迎美国政治家关注中国人权状况。但我有一要求:请周到一些,灵活一些,圆滑一些,那样,你们和我们也许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同在党国体制之下,但即便1949之前的国民政府,现代化水平也远非今日大陆可比。

在“天才”“造假门”事件中,保卫“天才”最坚决最出色的公知当属《南方周末》评论员李某,这位评论员曾夸赞“天才”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公共知识分子。

很遗憾,在保卫“天才”的战斗中,李某被清华大学教授肖寒发现这个“自称念过“两个硕士,一个博士”,却“未查获其有获博士学位的任何官方信息”。

公知“杀戮”粉丝

“天才”“造假门”事件中,有一个群体无法被忽视,那就是各个公知的“粉丝群”。

在公知圈,粉丝最多的当属“天才”,他曾评论自己的粉丝:“如果粉丝的话,基本上不管我说什么,只要是我的粉丝。甚至有的粉丝又很弱智,哪怕在那里说就算法律判决了也没有用什么,他还觉得照样是个好男儿。我觉得粉丝是一个越来越傻的群体。 ”(读者也许读起来有点拗口?有网友评论:天才的话需要用软件翻译成英文才能看得懂)。

公知需要的粉丝是没有思考能力的人,只有不会思考才能做粉丝,而做了公知的粉丝,却是公知眼里的“越来越傻的群体”。

通过对比可以发现,公知粉丝与时尚偶像的粉丝有所不同。

时尚偶像的粉丝在偶像的表演和作品中获得快感,而公知粉丝却需要公知指导思维和观点。在这个信息自由获取的时代,放弃自己的思辨能力,交给公知偶像代劳,不免有些太懒惰了。

公知抛弃了良知、民主和科学

观十余年公知之奋斗史及群体表演,会发现公知丢了良知、民主和科学。

明朝思想家王阳明一生讲良知论良知,所谓良知就是性善之性,是天道,读书人要破心中贼,致良知,成为道德圣人。王阳明临终时说:“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许多公知,为人师表,在引领公众和指导青年人生的时候,忘了本心要正大要光明,破不去心中的“贼”,所以终究也成不了道德宗师。

亚里士多德说,“你不是因为是好人,才去做好事,而是因为你一直在做好事,你才是一个好人。”

公知一言一行不去引导社会整体氛围积极进取,而是让公众情绪变得垂头丧气愤懑不平,那么无论怎么为自己辩解,恐怕也不能称之为善良和善意。

所谓的知识精英、公知余世存曾说:“中国人作为一个种族经过数千年的发展,……从生物学的角度看,弱者、愚笨者的繁殖都是最快的,它们合群称大,以量的优势取代品质,个体的存在在种群的存在面前忽略不计。中国人口这么多,像棉田里的蚜虫,像垃圾堆上的苍蝇,像污水坑中的蚊子,是最小最没有抵抗力的、也是繁殖最快的种群。在数千年的历史里,它不断地繁衍,遭受1/3甚至2/3人口的毁灭,仍自立于世。”

这样的公知,公众在他的心里找不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光明!

知识分子思想之分野

近现代史,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演变以1919年“五四运动”为分野。

“五四运动”之前,读书人以中国传统圣人之道为最高道德追求,所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五四运动”后“德先生和赛先生”来到中国,自此后为追求民族独立国家强大。

“德先生和赛先生”在实践中成为救国存亡的两大理念,至今持续百年。

百年间,中国知识界不论在社会科学领域还是自然科学领域,都锐意进取,为国家民族的强盛做出了巨大贡献。

中国的独立和强大,是知识分子和工农劳动者共同奋斗的成果。

令人遗憾的是,近年在中国社会问题的探索争鸣领域,许多以公知自居的知识分子,丢掉了“德先生和赛先生”的精神,只留下了执着的毫不动摇的“普*世*价*值”口号,这种状态,已经近乎于魔障。他们解读中国社会问题,不尊重客观事实,不尊重科学规律,一味固守于自己的狭隘视角,并向公众传播。

当公众逐渐在许多事件中独立思考,不再盲从于公知的指导,公知就开始讽刺公众愚昧,反对给公众更多的表达诉求的权利。

公知的这种心理是典型的叶公好龙,只能说公知彻底地背叛了“德先生”。

公众比公知讲民主懂科学

面对公众,公知一直试图扮演启蒙者,但互联网时代,相比大众的常识,公知的知识不占优势,一个搜索可抵十万公知;在公众集体思考的时候,公知的逻辑也没有优势,一切诡辩都只能成为掩饰。

许多试图成为公知的知识分子,根本不具备公知所需要的素质,根本无法融入公众。其表现特点是:高高在上的姿态、鹤立鸡群的身段、一尘不染的嘴脸、言必称国民劣根性、看下里巴人为愚昧暴民。

在“天才”“造假门”事件的争论中,许多公知跳出来大声呵斥:“谁给了你质疑“天才”的权利”、“你们不是质疑,是构陷”、“质疑者是嫉妒“天才”的成功”……

很遗憾,当公知将这种高高在上的霸权逻辑发展到违反公众的普通常识这个程度时,公众、甚至部分粉丝都“揭竿而起”了。

公众用常识感知到“假相”的荒谬,于是开始用各种合乎科学、合乎逻辑、合乎常识的方法去寻找“造假”的证据。在寻找证据的过程中,公众充分利用了互联网工具。“天涯杂谈”中有个几百万点击量的长帖,里面列举了无数有关天才“造假”的证据以及网友们演绎出来的各种精彩段子;在“凯迪猫眼看人”版块,也有许多网友贴出了各种质疑证据。

质疑派网友有的做文字考据,有的做视频分析,有的做实地考察,还有的做专业领域分析的(医学专业),提供了大量的图片、文字、视频证据。

执着于探寻真相的网友们,从开始的看似不可能,一直坚持到最后用扎实的证据证明“造假”。

这些网友应用的科学手段、尊重证据的科学态度都令人起敬。公众给公知们完美阐释了科学在社会生活中的价值。

护假派公知的表现与质疑派网友形成了鲜明对比。

护假派公知不讲科学、不顾常识,对质疑者无其他以对,惟有回以诡辩谩骂,面对一个又一个证据,他们不断收缩防线但拒绝承认错误,最终坚持胡搅蛮缠。

当网友们用科学的手段将证据不断呈现,他们就祭起了德先生的“法器”,开始指责质疑者“侵犯私人权利”、“群体迫害”、“文革作风”。

护假派公知有意回避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公众积极地寻找证据,可不是什么主动构陷,因为“天才”悬赏2000万元请公众寻找他“造假”的证据。公知不顾这一前提,一味指责公众“构陷”天才,不是颠倒黑白么?

公知接受草根启蒙

互联网领域(主要发生在鲁炜管理期间),造假媒体和公知传递给公众的信息是:中国几乎没有令人开心的事情,每天上演的都是灾难、丑闻、暗无天日……我们生活在一个危机重重千疮百孔的中国,身边是一群愚昧的民众。

在网络上(主要发生在鲁炜管理期间),只要有人站出来质疑这种阴暗的信息,传递社会生活中那些光明、美好的一面,就会被人扣上以“奴隶”、“五毛”等大帽子。

这些媒体和公知,不遗余力地把黑暗情绪传染给公众。被黑暗情绪污染的公众,又如何在心里保持光明?没有光明乐观的公众心理,又如何保持良好的社会诚信?

当然,秦汉唐旗鼓鲜明地支持新闻媒体和知识分子站在公众立场上,针砭时弊,揭露社会丑恶现象,保护社会公众的利益合理行为。秦汉唐反对的是人为制造传播假恶丑的抹黑行为。

媒体为了自己的目的,包装“天才”不用学习超越大师。这种唯利是图的包装策划,污染了至少三个领域:文学、教育和网络领域,而这三个领域包含中国最大的青少年群体,可以想象,有多少青少年被误导。

在不断探寻真相的过程中,中国公众对造假媒体和护假公知虚伪、不讲逻辑、无视常识的愚蠢行为忍无可忍,最终自发兴起了一场反对媒体和公知愚弄民众的思想觉醒运动。

以造假媒体和护假公知主导的这部“大片”,警醒了曾经信任他们的公众。公众很难想像,一些天天呼吁社会诚信的媒体,一批满嘴诚信仁义的公知,却公然欺骗社会、愚弄公众。这种欺骗,直接后果就是公知牌坊的倒塌。

然而,这恰恰是“造假门”事件被揭露的意义之所在:惟有这群为假相辩护、甚至以“用谣言倒逼真相”的言辞来粉饰谣言的造假媒体和护假公知真正倒掉,社会诚信才可能被真正构建。

构建社会诚信,需要媒体和公知承担应有的责任,接受公众监督,改变编造、夸大负面新闻、操弄社会舆论的不良作风。

构建社会诚信,还需要公众不再迷信、盲从媒体和公知,保持在质疑权威时体现出来的群体思考能力,学会对“泛批判”、“造神”等行为进行质疑,用自己的慧眼去发现社会健康积极的一面,同时也对社会丑恶的一面时刻保持监督并予以揭露和批判。

通过这一事件,部分媒体和公知得到启蒙,会反省过去而有所改善。但仍然会有部分媒体和公知仍会顽固坚持这种愚弄公众的行为,对此我们认为不是什么坏事,给中国公众留一些反面教员,不断教育公众,也是一个选择。

愿我们在未来的岁月里继续去伪存真,激浊扬清,共同捍卫一个真实的世界。

如您认可本文观点,请关注转发。

作者:秦汉唐

来源微信公众号:汉唐军机

微信图片_20180329104939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