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达批经济学家:一些人并不理解什么是货币制度(2)

经济学家圈   2018-03-13 09:48  

附(节选自2012年4月21日,黄达先生在周骏教授荣获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中国金融学科终身成就奖“的颁奖典礼上的致辞):

中国的金融学科建设必将为世界金融学科的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可是,中国的金融学界会作出什么样子的贡献?在引进为主的条件下,以西方治学的思路为思路进行钻研、探索是必然的路径。毫无疑问,这需要睿智和勤奋;特别是结合中国实际的研究,既是中国本身金融改革、发展之所必要,也有利于世界了解中国,了解中国金融问题的真实。不过,想来想去,好像这只是“临摹”。“临摹”可以达到乱真境界,可是终归是步人家的后尘。前几年,我提出,最需要的是在东西方两个文化乎台上,可以无障碍地自由往返、自由漫游的人才。这是出于培育“世界性”人才的考量,是必要的。但仅仅如此要求,结果很可能是思维逻辑处处脱不出人家的窠臼。

假如说东方的文明注定落后于西方的文明,那么除了以西方治学的思路为思路进行学科建设之外就不要多想了;如果这个假设是有条件的,那就应该作深入的思考。对于东西方文明的比较,自十九世纪晚期以来,直到改革开放,跌宕起伏,争论极为激烈。近年来,好像冷静的、深沉的思考氛围逐渐增强。其中,如任继愈、季羡林两位老先生都讲过这个问题。他们认为,东西方文化有根本的差别,思维方式有明显的不同:东方的思维方式特点是综合;西方的思维方式特点是分析 。综合的思维曾经曾经创造了中国古代的灿烂文明,而文艺复兴,则是分析的思维创造了现代的文明并使中国的传统文明失色、落伍。当今,像是进入分析思维必须向综合思维升华的转折点。如果能够充分肯定并吸收分析思维的精粹,综合思维将会再度辉煌。自己由于多年视野狭窄,不太能理解这些老先生极具哲理性的剖析。但生于斯、长于斯,即将终老于斯,一辈子的民族文化熏陶也多多少少领悟到,中华民族确有自己的短处,不应回避;但也确有其所长;不应妄自菲薄。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摸着石头过河”这个土得不能再土的提法,却在三十多年间引导中华振兴,引导中国走到今天的地步。岂不是应该考虑考虑中国人的的骨子里头的确有必须传承的思维精粹吗?

有几千年文明传统的中华民族,其思维方式由于停滞、自负而遭受重创之后,无疑会汲取教训并在一个新的高度上重新认识、重新把握、重新发扬自己的长处。在这样的基础之上,中国的金融学人,在熟悉西方治学精神并不断自觉地领悟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的基础上,那必将对世界金融学科的发展作出具有中国特点、中国风格、中国神韵的贡献。也许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我们还创建不出来有中国神韵的金融学科,但如果没有自觉的期望,那就永远不会有所建树。世界上有这个学派,那个学派,为什么不能有中国学派?肯定会有这么一天到来。那时,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恐怕就有必要设一个金融学科建设的中国神韵奖。”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黄达 货币制度 经济学家 金融学家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