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制的罪恶与重生:你所不知道房地产税(2)

摸象的盲人   2018-03-08 11:26  

环境资源税

这个税是最简单的,就是对水、电、油征收一个固定价格的附加税,这个征管明显非常简易,虽然不能做到完全无人化、无腐败,但与目前的任何一种税相比,都可以算是相当简易透明了。政府也不用再提倡什么节能、环保了,这些口号性的东西怎么提倡都没有用,价格高了,大家自然而然就节约了。

640.webp (1)

条件成熟的时候应该进行排污权交易,初始排污权有政府拍卖,所得直接归财政,可以视为环境税。这个税是我的税制中最难征管的了,但还是有必要的。

金融铸币税

从本质上而言,一切发行有价票据的行为都等于印钱。所谓有价票据,除了银行发行的各种存单、汇票、本票外,还包括理财产品、股票、债券、各种证券化的资产凭证,甚至包括各种预付费的卡、券、押金。

640.webp

为什么讲发行这些玩意儿的行为都等于印钱,我可以给出很严格的数学模型说明,但是在这里显然没有必要。通俗一点讲,货币有两大主要职能,储存财富和交易流通,本来你这一万块钱是要存起来的,但是你买了一万块钱的票据,这些票据就替代货币行使了储存财富的职能,从而将相应的货币挤入了流通之中,因此流通货币的总量就增加了。更严格一点讲,你如果把钱存入银行,也会因为贷款进入流通,但是银行的存款是要上交存款准备金的,进入流通的货币数量会少于你存进银行的货币数量,而其他任何一种直接融资方式都是全额进入流通。因此直接融资的印钞效应其实比间接融资的货币乘数还要大。

那么问题就来了,搞生产要交税,印钱却不需要交税,这显然不合理,这也是为什么搞金融这个行当这么挣钱的根本性原因。现在全世界虚拟经济的规模已经几十倍于实体经济的规模,这是非常变态而不公平的状况。出于热爱公平的天性和维护经济稳定的需要,我们显然需要对印钱的行为征收一种金融铸币税。

我个人非常反对现在主流的金融监管思路,因为过多的监管会抑制市场活力,而且政府的决策也并不总是正确的。我认为金融活动应该极度自由,政府并不规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也不审查什么人有资格来做,政府除了对间接融资(银行)进行资本充足率的监管外,对所有的直接融资只做一件事情,收取金融铸币税,也就是说如果任何主体进行面向公众的债务融资或预收款的活动,政府就将货币扩张的量按一个比较高的比例收归央行,比例不好测算的时候可以直接按融资总量乘以存款准备金率收取,当这个金融活动结束的时候,可以返还给相关主体。这个税不需要任何公职人员去收取,而是由融资主体自行缴纳,并且缴纳情况在网上公示,如果没有缴纳,债权人可以直接主张全款退还并加上较高比例的罚金,这样的话没有任何人敢于逃掉这项税。

在这样的税制下,市场主体就只能通过创造实际财富来获利,而不能通过玩弄货币游戏来剥夺所有的持币人从而获取超额利润。这种收取铸币税的方式和收取存款准备金有类似的机制和调控功能,但是根本着眼点不一样,准备金最初是准备来应对储户取款的,而这种铸币税是用来防止市场主体偷偷“印钱”的。

股票融资稍稍特殊一点,因为不是债权融资,但是也有非常简易的方法进行收税。对于一切上市公司,除了房地产税和环境资源税外,不用再缴纳任何税费,政府每个交易日按照总股份的某个比例(比如千分之一)凭空创生新股份,并且按固定的时间点分批以跌停价卖出,谁都可以买。到收盘还卖不出去的话,自动转为国有股,国资委介入监管,并且明天接着卖,实际控制人如果不想公司失控的话,请自行以盈利回购股份。这个税制天然不利于坐庄,天然不利于垄断,天然能戳穿各种虚假的盈利和亏损,股价必然是真实盈利能力的准确反映。

在金融铸币税下,因为衍生货币的减少,市场可能面临流动性不足的问题。这个问题是如此重要,值得再开一章单独论述如下。

全民按人头发钱的必要性

衍生货币与基础货币的比例,是经济体中最大也最重要的杠杆,姑且称之为派生率。派生率低,意味着基础货币多,衍生货币少,这样的经济体非常稳健,但有可能活力不够;派生率高,意味着基础货币少,衍生货币多,这样的经济体会迎来短期的繁荣,但是发生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更高。道理很简单,派生率趋于零,说明借贷等融资活动非常少,经济显然缺乏活力,但绝不可能有金融危机,因为没有债务链;派生率趋于正无穷,说明债务链无限延伸,极大规模的衍生货币建立在极小量的基础货币之上,就如一个泥足巨人,稍有风吹草动就产生恐慌和连锁反应,进而导致整个系统轰然倒塌。问题就在于怎样的派生率才是合理的,我们又怎样控制经济体去达到它。

自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大力印钱,但是银行和企业印钱大幅减少,中国基础货币发行并不猛烈,但是银行和企业印钱非常疯狂,简而言之,美国在努力去杠杆,我们在疯狂加杠杆,中国目前的货币派生率已经超过了美国在金融危机前夕的水平,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衍生货币的另一个问题是银行体系在创造货币,相当于向全民收取了铸币税,但是并没有相应的税收制度来调解这部分收入,于是以银行为主的金融行业获取了超额利润,本质上是对实体经济乃至全民进行了剥削。

我认为,最理想的金融形态是:完全没有衍生货币,一切经济活动都靠基础货币来进行,这样就不可能有金融危机存在,当然这在目前的货币体系下是不可能的,我们只是可以通过金融铸币税将衍生货币控制在一个比较低的规模。衍生货币比例降低后,我们必须解决货币供应缺乏弹性的问题,特别是钱荒的问题,因此基础货币的投放应该有一套去中心化的并且逆周期的调节机制。逆周期是非常重要的,从系统论的角度讲,任何正反馈的系统都是天然不稳定的,稳定系统必然由一系列负反馈机制构成。

这里有一个伟大的构想,国家对每个公民按人头按月发钱,但是发钱的标准不是一个具体的数额,而且某个总量的具体份额,这个总量可以是GDP、GNP、财政收入等等,如果房产税制度设置合理的话,将房产税总额按人头平均返还给全体公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相当于国家是一个大公司或者大地主,而全体公民是国家的股东,按月分取红利,同时可以把将来某个时期的分红权卖掉变现,这个分红权有像股票一样的竞价交易市场,而且国家也是交易主体,可以在市场上买卖个人分红权,就好像现在央行买卖国债来调节基础货币一样,国家甚至可以成为一个做市商。如果现在经济过热,周围大量的人将分红权提前变现,那么预期将来经济总量会快速增长,分红权将更值钱,理性的选择就是保留分红权;如果现在经济衰退,周围的人都不愿进行投资,那么预期将来经济总量会下滑,分红权将贬值,那么现在如有较好的商业机会,就应果断卖掉分红权进行投资。由于可以通过市场和央行将长期的分红权换成现金,这个量必然是巨大的,市场并不会因为没有衍生货币而缺乏现金和流动性。

为什么讲这是一个伟大的构想,因为公民按人头发钱,不但具有笼络人心的政治效益、均贫富的社会效益,而且具有极强的经济效益。公民以将来的分红为信用担保,可以便捷地开展很多经济活动,一定数额以下的经济责任具备了强制履约的条件,整个社会的信用风险会显著降低。就学、救急所需的小额贷款可以毫无风险地快速发放,通过熟人担保中小企业将能获得方便的贷款,一般额度的民事责任不会再因当事人的缺乏现款而不能履行,公民可以将来的分红为担保向各类机构预约服务(比如就学、就医、申请公租房等)从而使得公共服务资源高效分配,甚至可以将未来分红的现值视为每个公民的自带注册资本金,每个人天然成为一个公司,各种商业活动必将得到极大繁荣。央行的主要职责就是买卖分红权和调控分红权抵押贷款的利率,这种宏观调控将比现有的方式更有利于刺激消费,也更有利于缩小贫富差距,这样的金融才叫普惠金融。在这种机制下很难出现需求不足的情况,萨伊定律“供给创造需求”的假想将成为现实,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将彻底成为历史。

结语

正文到此结束,我必须首先向四类人致歉:

炒房者,对不起,我会让你们的房产贬值甚至破产,但是你们不破产,千万诚实经营的中小企业主就会破产,亿万辛勤劳动的打工者就会居无定所,所以不好意思,只好委屈你们一下了。

金融精英,对不起,我会让你们走下高收入的神坛,但是你们都是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不好好为社会做点事实,非得去当社会的蛀虫呢?把聪明用到正道上,你们仍然能活得很滋润的。

税务口的,对不起,我可能会影响到你们的财路和官位,我真的不想得罪你们,只是一不小心就说了点实话,我一个小老百姓,胆小得很,求求各位大哥不要追杀我。

搞财会的,对不起,我可能会让你们大规模失业,你们是无辜的,我真心对你们没有恶意,但历史的进程是残酷的,就算没有我,作假账这个高技术岗位早晚也会被淘汰。

事实上,本人文中的每一段话都可以写一本学术专著,在理论上和实操上都有很多值得讨论细化的地方。但是限于时间和精力,很多问题不能展开,或许将来有时间再在我的公众号中详细论述吧。

在这个新开的公众号中,我会源源不断地告诉你一些在其他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的深刻剖析和天才构想,足以颠覆你的人生观,包括哲学、科学、政治、经济、法学、历史、医学、玄学、社会学、心理学,当然,还有我最擅长的性学。

关注我,我将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2.webp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上一页 1 2下一页
责任编辑:半夏 关键词: 房产税 税制 房地产税 税收 两会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