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韫 :在《中国道路辩证法》新书交流会上的发言

独家网   谢韫   2017-12-29 10:39  

这既是一部理论著作也是一部信念之作

——在《中国道路辩证法》新书交流会上的发言

谢韫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

感谢交流会主办方邀请,在这个丰收的金秋季节,衷心祝贺鄢一龙老师的新作《中国道路辩证法:社会主义探索四个三十年》出版。同时,对于勇于挑战宏大主题的鄢老师表示敬佩。

首先,请允许我分享一下我眼中的鄢一龙老师。2011年初夏,在胡鞍钢老师召集京沪港三地学者共同撰写《人间正道》的研讨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鄢一龙老师。在数日的会议期间,鄢老师的朝气蓬勃以及对于科研工作超乎寻常的执著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我就在心里给鄢老师贴上了一个“学术战士”的标签,方才王绍光老师将鄢老师比作“学术孙悟空”的说法,我觉得这个比喻更为形象。同时,见到鄢老师之后,我就开始琢磨他这个“学术孙悟空”是如何练就的。我首先想到的是清华大学以及老师们的影响。的确,在鄢老师的成长过程中,诸多前辈给予了无私的指导和爱护,包括今天到场的胡鞍钢老师、王绍光老师,还有为本书写序的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的孔丹理事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潘维老师。而鄢老师能以天下为己任,勇于探索真理,大胆构思,不畏艰难,认真落实,以积极为国家出谋划策的锐气和朝气完成的这部著作,正是忠实继承了师长们的言传身教和优秀品质的体现。胡鞍钢老师在刚才的发言中说到,他始终要求同学们要以超越老师为目标,要以努力写自己的书为目标,所以,鄢老师的这第七本专著,不仅是以实际行动回应了老师们的期许,还是献给恩师和母校的一份特别的教师节礼物。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在与鄢老师的接触中,我又有新发现。鄢老师对于科研工作的执著和热爱不是一过性的,而是长久的、坚定的,矢志不渝的。这与他是一个有信念有理想的共产党员密不可分。也就是说,对于党的事业的忠诚,不忘初心是鄢老师持之以恒地推进科研工作的内在动力。而我的这个推测,在这本著作中得到了印证。打开鄢老师的这本专著时,你会发现,在这本书的封皮左侧,有一个作者简介。通常,作者的简介会包含姓名、出生年月、籍贯、学历、已出版的代表作等信息,但是,鄢老师的简介比较特别,在姓名之后就明确亮出了自己的政治面貌——“中共党员”。当下,在我们身边,在形式上、组织上入了党的党员并不少见,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在数千万基层党员中,还有像鄢老师这样,立志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的党员,将思想和行动统一到科研工作之中的年轻党员。所以我认为,这本著作既是一本理论著作,也是鄢一龙老师向中国共产党,向他立志奉献一生的共产主义事业提交的一份作业,是他的信念之作。

其次,我想分享一下我眼中的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行业是一个高尚的行业,也是一个需要有担当的行业。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出版社被赋予了一个新的身份——企业。作为企业,必须要有盈利能力,必须要能盈利。为此,我们的身边也出现了一些由于被利益撵着跑而丧失了经营主体性的出版社。然而,在这样一个大转型的过程中,浙江人民出版社的工作始终是与国家的发展与需求紧密关联在一起的。正如虞文军总编辑介绍的那样,浙江人民出版社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策划推出了一批青年学者的理论丛书,向以天下为己任,勇于探索真理的年轻学者无私地伸出了橄榄枝,而三十年后的今天,鄢老师的这部著作的问世,正是这个优良传统在浙江人民出版社得到很好秉承的体现。此外,在推进该著作问世的过程中,出版社予以高度重视,虞文军总编辑和朱丽芳编辑多次往返京杭,与作者面对面地沟通。在此,我想向浙江人民出版社对于青年学者的帮扶深表感谢,向你们的敬业和忘我精神致以敬意。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这本专著对于广大国内外读者理解中国百年实践、展望未来的现实意义。我认为,《中国道路辩证法:社会主义探索四个三十年》这本专著,既是对中国道路的梳理和提炼,同时满足了国内外亟需了解中国和中国发展道路的需求,是回应时代需求的创新之作。

首先,“我们是谁?从哪里来?要到哪儿去?”是人类发展永恒不变的主题。每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对于中国社会主义的探索这个命题,都应该有一个基本认识和思考。因为,我们每一个公民已经是,并且还将是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的主人公,所以,唯有对中国人民的伟大实践有了深刻的、理性的认识,我们才能理性定位并规划好个人的发展,同时不辜负近百年来的中国实践。此外,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出境旅游、交流的中国公民与日俱增。如果说,每一个出境的中国公民都是民间外交官的话,从每一个出境公民口中说出的中国实践,其宣传效应将更为立体、更为生动。所以说,鄢老师的这本专著是提升中国公民基本素养的必读书之一。

其次,国际社会高度关注中国发展。除国外政府,国外的学者和民众高度关注中国的探索道路,迫切需要阐释中国近百年道路的理论书刊,尤其是我们的邻国日本。日本在亚洲最早接触并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日本学术界对于马克思主义以及社会主义的研究有着深厚的积累和传统。自1903年至1932年的三十年间,日本的进步人士为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做出重要贡献。中国马克思主义者使用的政治、哲学、社会学等专业术语如“社会主义”、“社会党”、“共产主义”、“无政府主义”、“辩证法”、“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等词汇都是由日语首次引进过来的。在中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中,李大钊、陈独秀、李达、高语罕、李汉俊、杨匏安等都有留学日本的经历,都是受日本马克思主义学者的影响才走上共产主义革命道路的。然而,马克思主义没能最终成为日本的指导思想,日本的社会主义运动没能取得最终胜利。

2010年夏季,日本早稻田大学前校长西原春夫先生到访中国社会科学院,并为社科院研究生院的学子做讲座,我有幸承担了讲座的翻译工作。在从红墙宾馆去往位于良乡的社科院研究生院途中,西原先生谈起日本早稻田大学曾向中国输送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和中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李大钊。当时,他的眼神是明亮的,他的表情是欢快的,我至今记忆犹新。但不久,他的眼神又有些黯然,他惋惜地说道:尽管日本对中国引进马克思主义思想、社会主义有所帮助,但日共却是于1922年才成立的,比中共晚了一年。通过之后的交谈,我感受到以西原先生为代表的日本进步知识分子的忧虑,是对日本的未来,中国的未来,甚至是对于亚洲未来发展道路的忧虑。

日本是在亚洲第一个接受并深入传播,并且还直接带动了亚洲其他国家深入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国家,最终没有走上社会主义的道路。从马克思主义在中日两国的传播、两国共产党的成立以及社会主义革命运动的进展来看,日本在阶级基础、组织基础、思想基础、文化基础等方面的条件都要优于中国,但是历史事实却截然相反。主要原因有三。其一,日本共产党将党组织游离于工人、农民和民族资产阶级等一切统一战线对象之外,认为马克思主义只是少数先进知识分子的事情,造成了日共脆弱的群众基础,以至于在法西斯势力的围剿下处于被动局面。简而言之,没有走群众路线。其二,日共照抄照搬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和共产国际的指示。中国共产党创立初期,也对中国社会状况的分析尚缺乏深入和独立的判断,但是,大革命失败的惨痛教训,使中国共产党在接受共产国际领导的同时,开始思考如何走一条具有本国特色的发展道路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人越来越注意研究中国的国情。这与日共早期的活动有着巨大的差别。简而言之,日共没有坚持实事求是,独立自主的原则。其三,日共成立之初,党的主要领导人是由共产国际指定的,党内更是始终没有形成真正的领导核心。上述原因直接导致马克思主义在中日两国的早期传播才出现了迥异命运。

对于中国发展道路的忧虑源于日本进步知识分子曾将1949年以来,坚持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视为心中的理想国,而这个理想国似乎已经不复存在了。二战终结后,日本进步知识分子在坚持马克斯主义理论研究的同时,积极参加反对安保运动,并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新中国视为心中的理想国。然而,当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侧重于发展经济,并因此产生了环境污染、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之后,日本进步知识分子对于中国的认知发生变化。在他们眼中,中国偏离了长期坚持的社会主义道路,并被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绑架,成为帮助或者缓解资本主义危机的一个对象,他们对于中国的发展道路的有限认识,致使他们对改革开放后中国的发展道路抱有疑虑。。冷战终结后,在日本出版了《摆脱社会主义后的中国》(小岛朋之著)、《后社会主义的中国政治》(小林弘二著)、《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伊藤诚著)等专著,从书名中可以看出日本知识分子对中国发展道路的关切、忧虑以及判断。

即便如此,马克思主义作为认识世界、改变世界的理论,依然是最高权威,这个共识在日本学术界和有识之士之间依然存在。进入21世纪之后,揭露资本主义制度本质的经典著作冲破沉寂成为畅销书。特别是911事件的爆发,使得日本国民重燃对马克思的热情,马克思主义著作大量出版。日本社会对于《资本论》的认知出现转变,日本民众和学界开始自发地重读马克思。的场昭弘撰写的《如果是马克思会这样想》(光文社出版)一书荣登年度畅销书排行榜第19位,这被业界称为非常不寻常的事。2008年1月,小林多喜二于1929年完成的长篇小说《蟹工船》突然火爆起来,出版该书的新潮社称,该书目前的累计销量已突破50万册大关,而据日本《读卖新闻》介绍,购买的读者中近八成为年轻人。《卫报》指出,长期浸淫于动漫和电子游戏的日本青年对《蟹工船》这样一本严肃文学作品感兴趣,实在罕见,深层原因恐怕是因为日本经济低迷,而这部作品唤起了社会底层"穷忙族"(working poor)的共鸣。此外,日本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越来越关注社会现实,环境哲学、生命伦理、全球化、日本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教育等非常实际的问题成为研究的聚焦点。

中国有句古话,来而不往非礼也。一个世纪前,日本进步人士为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做出了巨大贡献。一个世纪之后,中国人民可以还一个中国的百年实践,还一个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进程给日本人民,为日本人民寻求探索和平发展道路提供参考。中国道路既是中国人民的实践,也是人类的实践和探索。所以,中国道路的经验和教训也是属于世界人民的。

最后,我希望在不久的未来,由中国学者撰写的记录、阐释中国发展道路的作品能够源源不断地问世,走进广大普通百姓家中,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胡鞍钢老师等撰写的《人间正道》一书不仅在国内拥有众多读者,还被翻译成了日文在日本出版。鄢老师的这部理论著作语言简易流畅,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对理论加以阐释,表现形式生动活泼,不枯燥、不干涩,有原创性发现,希望这本书也能在不久的将来被翻译介绍到国外,成为国外读者了解中国的读物。

谢谢大家!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中国道路辩证法》 中国发展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