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陈凯歌写给盛唐的一首情诗

独家网   白方方   2017-12-29 10:31  

妖猫传:陈凯歌写给盛唐的一首情诗

奇幻电影《妖猫传》上映6天以来,票房入账3.6亿多,是陈凯歌近10年来票房最佳的作品。如果是一个年轻导演,此作可以封神。但因为导演是陈凯歌---毋庸置疑,作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扛旗者之一,陈凯歌每部作品都会在聚光灯下放大---民众太希望有第二部《霸王别姬》出世,精心六年打造的作品受到举世瞩目的同时,一旦给观众感觉期许跟现实之间有现实鸿沟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毁誉皆来。抛开舆论,单论故事,笔者很感谢陈导能送给我们这样一首写给盛唐的情诗。

盛唐

所谓诗必盛唐,我相信我们每个中华儿女都曾有梦回唐朝之时。非独有偶,包括日本在内的整个东亚文化圈,提到诗歌,自然而然就会联想到中国盛唐。时空轮转,所有受诗歌影响的人想必都会有写诗给盛唐的念头,《妖猫传》就是陈凯歌、王惠玲、梦枕貘携手送给盛唐的情诗!

《妖猫传》的原著是日本作家梦枕貘所写的《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历时17年,给了所有书迷一个充满东瀛悬疑色彩的奇幻故事。正如梦枕貘所言:“如果有一个可以让时间倒转的机器,可以让人在他最向往的地方停留一个小时,那我选择去大唐时代的长安参加一个特殊的宴会,里面有玄宗皇帝、杨贵妃、李白、杜甫。看杨贵妃起舞,听李龟年伴奏,饮酒作诗……”

陈凯歌跟李安御用编剧王惠玲改编剧本之后,线索跟篇幅虽有改动,但大体跟梦枕貘相符,着墨于盛唐之“盛”。先是花费数亿,在襄阳打造了一个“唐城”,根据最佳视觉效果,两万棵树都是特意种下;其次更是极尽画面之瑰丽,一个镜头往往要有八种色光;“极乐之宴”中更是有牡丹瞬绽、鱼跃半空,猛虎化花等充满想象力的特效为盛唐气象点睛。梦枕貘期待的众多人物,玄宗、贵妃、李白、高力士、万国来宾,更是悉数到场。梦枕貘不禁流泪点赞:“这就是我想要的盛唐。”

不说梦枕貘,感谢陈凯歌,给了我想要的盛唐。我想要的正是酒池中的李白,正是杨玉环那句:“李白,大唐有了你,才了不起。”

虽然是写给盛唐的情诗,但主创们没有写一句诗,而是选用了白居易的《长恨歌》。

长恨歌

为什么是白居易?为什么是《长恨歌》?

电影的主线是:天子突然惨死,死因不明,长安城中又出现种种怪相。负责记录天子行止的起居郎白乐天便与前来驱邪的空海和尚展开了追寻真相之旅。他们发现这一系列事件都与一只能说人话、会使幻术的妖猫有关,而妖猫又背负着杨贵妃死亡的丑陋真相。

从安禄山的安史之乱算,到主角白居易跟空海查案的时期,有五十年。但一只猫的寿命最长只有三十年。如果追求严谨,唐代有那么多伟大的诗人,主创们为什么要选白居易呢?描写玄宗跟杨贵妃爱情的诗歌亦是多不胜数,跟《长恨歌》同一级别的也不是没有,简单说,直接用李白的那句“云想衣裳花想容”就够了,为什么非得是长恨歌?

如果从我们中国人的视角,有太多诗人可以选择。但从日本人的视角,白居易是无可替代的。

在白居易还活着的时候,他在日本的影响力就几乎是无可替代的。当时,嵯峨天皇把《白氏文集》当成“枕秘”,还专门设了《白氏文集》 的侍读官;之后在醍醐天皇时期,醍醐天皇更是赞道:“平生所爱,白氏文集七十卷是也。”;在日本民间,民众更是疯狂迷恋白居易,建了“白乐天神社”;在日本文艺圈,平安年代有名有姓的大文豪几乎没有不受白居易影响的。都良香赞白居易:“集七十卷,尽是黄金。”据统计,风靡日本的《源氏物语》中有一百多处引用《白氏文集》。

既然白居易是必选,那么就必然是《长恨歌》无疑了。

女人与少年

一个电影大师,在他的电影中,必然有一以贯之的东西。《妖猫传》也毫不例外,事实上,《妖猫传》的部分负面评论,就是陈凯歌想说的东西太多,近乎“喋喋不休”。陈凯歌亲口说:“我觉得女性与少年是我电影中间总是会出现的某一个主题,而且我觉得特别特别重要

从整个主线来看,《妖猫传》前半部,是以白居易跟空海查案为主;后半部分,以阿部仲麻吕为主。这点也遭到了许多人的批评,认为前后割裂,用力过猛。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前半部分的主角是黑猫,后半部分的主角是少年白龙,两者为一,就是陈凯歌所说的少年。

对于少年,陈凯歌一直深有感触,他在《少年凯歌》里说:“社会或政治灾难后,太多的人说我控诉,太少的人说我忏悔。”这部电影不是少年白龙的忏悔,而是他对爱的执着,对爱的疯魔---在贵妃死后。

许多人说白龙对贵妃的爱来的有些急促,在贵妃死前仅仅一面之缘,收获到的仅仅是贵妃对寄人篱下的几句感同身受的安慰罢了。笔者只想说,说这话的人都已不再年轻,只相信利益,不相信爱情。他们不会相信世间还有一见钟情,更不会相信什么倾城之恋。也就不会相信一个少年在举世所有人都为权力折腰的同时,会甘愿为爱情赴死。

陈凯歌在接受《三声》采访时说:“人在年少时没那么多功利,只问对错;人长大了只问功利,不问对错。其实也挺惨的。”

陈凯歌也说:“因为我过去当过兵,我在的部队是打过很多仗的,死的都是最年轻的,最不要命的都是最年轻的,所以我其实想到这儿挺感叹的。这些最年轻的小兵们,不知生死为何物。因为不知生死为何物,才奋勇向前。”

为爱情,为国家,不顾生死,奋勇向前者,少年也。这样的少年,再多都少。

贵妃

对于女人,陈凯歌一直高歌猛赞,一如他对权力的警惕。

《妖猫传》完美的将两点融为了一体。陈凯歌镜头下的杨玉环话语很少,许多人很难把握住,能够看懂的都知道她懂得权力的游戏,也懂得爱情的容忍。

整个悬疑故事的源头是杨玉环生死之谜,这也是历代多少男人想破脑袋的千古之谜。

关于杨贵妃的死因,历史上给过多种解释。资治通鉴上说,她是被高力士缢死于佛堂前的梨树下;新、旧唐书上说,她被玄宗下令自缢;唐朝的一些诗里说,她死于乱军的兵刃之下,也些说她死于吞金;当然,还有传说说她没死,去了日本。

电影中,选择让她死。死的击中笔者的心扉。

《长恨歌》关于杨玉环的生死,只有四句话:“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由此可见,白居易对此也不是没有迷惑,只能避重就轻。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这是杨玉环不得不死的理由。当陈玄礼率军不动之时,当他将杨国忠父子的人头砍下之时犹不动之时,杨玉环不死怎么办?她不死,死的就是玄宗了。当权力犹再时,玄宗可以让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当生死一瞬时,玄宗考虑的只会是:她死了,朕能活否?陈玄礼能退否?

第一个问题产生了,第二个问题就会在玄宗脑海中盘旋:贵妃若死了,尤其是按杨国忠的司法,顺了陈玄礼的意,朕这个皇帝岂还有一丝帝皇尊严?没有一丝尊严的皇帝,还是皇帝吗?那些乱军、叛逆,还能控制的住吗?

这是笔者的解读,正是因为上两个问题,杨贵妃一定死了,应该是缢死。至于“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很容易解释,那个传世的香囊就是证据。贵妃只不过红粉成骷髅了。玄宗最后之所以移棺不成,只不过是因为当时权力已复,贵妃若移棺,只会让世人耻笑他的无情。留一个香囊,假造一个贵妃种种生死之谜,反倒对他“多情皇帝”的美名有利。

不同于笔者,电影给了另一种死法。道家的尸解大法。空海说的好:“有哪一种死法,能让和死了一样睡着?还能让贵妃带着对皇帝的期望和崇敬而死?”

无论哪一种解读,都是阴暗的,都是权力对爱情的亵渎。

电影的高明之处是,尸解大法真有了作用,贵妃在石棺中活了。但是石棺太重,贵妃拿手指挠了又挠,血痕道道,在无穷的恨中死去。

这样的死法,直中我的心扉。

尽管让我潸然泪下,但这样的死法真的很好。我宁愿有一个知道真相带着恨意死去的杨玉环,不要一个对权力带着崇敬死去的杨贵妃。

许多年前,金庸在连城诀中用过,人淡如菊的凌霜华被父亲凌退思活活闷死在棺木中,她在棺木中给丁典留言:“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为夫妻。”

感谢白居易,杨玉环没有在棺中留言。如果可以,就用长恨歌,笔者代玉环写一句:“三郎,三郎,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三风 关键词: 陈凯歌 猫妖传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陈凯歌 猫妖传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