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百年:红旗不落,有我中国

冷枫   2017-11-01 08:25  

timg

“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俄国十月革命曾被认为是20世纪的中心事件,而今年恰好是俄国革命100周年。如何评价一百年前的十月革命,如何解释那段影响深远的社会主义革命历史,如今成了一道难题。昔日革命理想是否因时过境迁、国家改旗易帜而沦为历史的废墟从此意义不再呢?

俄罗斯“新地区”网站在2016年十月革命纪念日前夕曾进行过一项民调,28.95%受访者认为,十月革命是20世纪最重要的事件之一。23.16%的人表示,革命推动了国家发展。24.65%的受访者说,这对俄罗斯来说是场灾难,是伟大国家终结的开端。

普京领导之下的俄罗斯之所以在面对革命遗产时陷入矛盾境地,是因为:当今俄罗斯致力于发展资本主义,因此很难将自己定位为反抗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主义革命继承者;而与此同时,在官方和半官方性质的俄罗斯传统纪念中,斯大林时代是象征性怀旧主题之一,这段记忆很难从俄罗斯的历史中抹去。

其实,无论当下的俄罗斯如何陷入一种意识形态的精神分裂,无论世人如何论说百年前的十月革命,俄国革命在实践上的影响力都远比当年的法国革命来得意义深远。这场革命波及全球,自列宁回到彼得格勒的芬兰火车站这一标志性事件之后,仅仅过了三四十年,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就已经生活在以列宁的模式组织起来的革命的共产党所领导的政体之下。

因此,1917年的重要性是无可争议的。毕竟起码比起法国大革命,这段历史尚不久远,现代世界舞台上的历史事件或多或少都受到它的影响。观察当今全球各力量的联盟对立格局及其组成国家,可以轻而易举地捕捉到这场革命的影子。

然而在当代的很多历史学家看来,在后冷战时代,“社会主义”犹如海市蜃楼,俄国革命则沦落为一个令人沮丧的教训。很多革命反对者也喜欢用永恒不变的陈词滥调来攻击社会主义是所谓邪教。这种说法当然非常虚伪:反共运动同样经常被注入了驱魔者般的狂热。更重要的是1917年的革命者们不是出于狭隘的利益,而是受到乌托邦式愿望的激励和对一个更新更美好世界的渴求,致力于成为这样世界的一份子。革命为一种替代方案提供了愿景,提供了一种志在成功的勇猛,一种推翻顽固势力的动力,这正是革命的意义所在。

同时,今日人们再论革命,重点不仅在于如何解释过去,如何审视现在,也在于如何回答过去与现在是否都是历史的必然选择这一问题。苏联解体后西方很多所谓专家学者对俄国革命史所做的充满偏见的解读很大程度上正是为了消解苏联政权的合法性而拼命地在解构“社会主义必然性”上做文章,这其中就包括通过挖掘所谓历史细节来论证十月革命发生的偶然性。但是,一旦到了论证所谓“布尔什维克革命导致了斯大林极权主义暴政”这一命题时他们又拼命强调其必然性。由此亦可看出一些学者在对待苏俄革命问题上存在的的“双重标准”逻辑。

上世纪70年代,美国曾经诞生了一大批同情俄国革命的年轻学者,他们拒绝将俄国的十月革命描述为“政变”,在他们看来,1917年6月至10月这段艰难的时间里,布尔什维克党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群众(特别是工人阶级)的支持。但是,里根政府视他们为苏联密探,瞧不上他们的工作,蔑视他们的学术会议,甚至在政府智囊开列的苏俄研究参考书籍目录中屏蔽他们的学术成果。更为惋惜的是,曾在冷战时期坚守学术理想的这批美国学者,在后来苏联崩溃、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后却大都悄悄改变了研究方向和学术旨趣。

亨廷顿1991年时讲的一句话很有意思,大意是说“如果中国和德国失败了,还是中国和德国;如果我们美国和苏联失败了,我们就什么都不是。”这句话在苏联身上应验了,苏联解体,变成什么都不是了。现在,1991年之前生活在苏联体系下的“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已经显著萎缩了。而且,在这革命百年到来的当下,世界上剩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已屈指可数。

如果说俄国革命留下什么最重要的影响的话,大概就是咱们中国了。苏联的经验告诉我们,苏联模式有助于扩大工业生产,增强国防,但是无力同资本主义进行经济竞争,特别是当资本主义演变为集中化生产和‘消费型资本主义’的时候。在这个方面,中国比她的老师苏联做得好太多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成功跻身为世界经济和政治强国。从21世纪回望20世纪,似乎中国的革命才是20世纪最重要的革命。

然而,我们这个时代似乎并不喜欢革命的理念,我们对于俄国革命的知识大大增加的同时,我们对于1917年革命理想的理解力和热情却大大衰退了。

1917革命之前约60年,俄国激进作家尼古拉·车尔尼雪夫斯基出版了长篇政治小说《怎么办?》,对社会主义运动产生了巨大影响。列宁也深受其影响,甚至将自己1902年论述政党组织的小册子同样命名为《怎么办?》。车尔尼雪夫斯基对过去与未来汇聚点的全部描述,只是两行省略号。了解背景的读者应该能够明白,省略号的背后就是革命。这恰恰是理解革命为何重要的关键。理解革命本就不需要语言,而是用行动和结果。

十月革命迎来百年,这百年的历史是沧桑的历史,也是充满激情的历史。思接百载,让我们弹剑高歌:

世界上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值得纪念,因为世界曾经改变,而后继者从未绝断。共产主义的晨号照常吹响,尽管那曾经期盼日出的老大哥,终以日落收场。俄国革命本可不必如此结束,那社会主义的荣耀,只待我们光复!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十月革命 列宁 俄国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十月革命 列宁 俄国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