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造假”集中爆发背后的“耻辱文化”

独家网   小王同志   2017-10-26 20:14  

“日本造假”集中爆发背后的“耻辱文化”

文/小王同志

近一个月之内,日本连续爆发日产汽车、神户制钢、神户牛肉和商工中金4起造假丑闻,涵盖了包括农业、制造业和金融服务业在内的多个行业领域。不由的让人感叹,一直以来为一些人称赞的“日本制造”“工匠精神”原来是彻头彻尾的“日本造假”,而尝试分析“日本造假”接连不断出现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更让人细思极恐。

一、今天,“日本造假”了吗

9月18日,日本国土交通省在对日产工厂进行检查时发现其内部造假行为,随后,日产汽车公司宣布,将在日本本土停售日产汽车并停止日本国内全部6家整车工厂的出货,并将召回过去三年间生产的116万台汽车产品。

10月8日,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承认篡改部分产品的技术数据,以次充好交付客户。该公司通过篡改部分铝和铜制品的强度等性能数据,将不合格产品提供给全球汽车、飞机、军工、高速列车等多个领域超过500家企业。

10月24日,日本农协的兵库县地方总部向外界承认,由该机构在神户市内直接经营的一家餐厅从去年4月起至今,向顾客提供了大约3200份次等牛肉冒充的神户牛。

10月25日,日本媒体又爆出商工中金所有100家营业点中有97家存在造假行为,参与造假人员达444人,涉嫌通过篡改文件数据等方式造假,次数达4609次,涉及放贷总金额达2646亿日元。

事实上“日本造假”的消息一直从未中断,从09年开始的高田问题气囊到16年三菱、铃木汽车油耗造假再到近年多次出现的东芝财务数据造假,近几年日本企业正在一步步走下神坛。

此外,造假在日本科研学术行业更是见怪不怪,从13 年东京大学加藤茂明 43 篇论文造假被撤,到 14 年轰动一时的小保方晴子 STAP 细胞造假,再到17年的日本国宝级学者渡边嘉典学术造假。

二、为何日本人对造假不以为然

说到日本人热衷造假有人归根到日本独有的“耻辱文化”。70年前,美国文化学者尼迪克特在《菊与刀》这本书中就曾指出日本的耻感文化,即“做坏事不可耻,被发现了才可耻”。

尼迪克特将“提倡建立道德的绝对标准并且依靠它发展人的良心”称为“罪感文化”。这种世界上普遍认同的“罪恶文化”内在逻辑简单的说就是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个人直接体验自己的良心感受,道德的约束是内在的。

而日本的耻感文化内在逻辑是,罪错暴露才会受到他人的谴责与惩罚,社会才会把耻辱降落到这个人头上,假如罪错不为人知,那么也就不会有社会群体的压力,所以也不必感到耻辱。所以,只要做错事不被人知道就是没有问题的。

三、“耻辱文化”造成的影响

耻辱文化也造就了日本人极端的自尊心,使他们对外来的嘲笑和批评极为敏感,哪怕是微小的或善意的批评也会被认为是对他人格的侮辱。

感觉到耻辱通常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化耻辱为动力,不断自我完善,以此来消除耻辱感,这也正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知耻而后勇”。

而日本人往往会有另外一种则,即自我折磨或折磨他人,武士剖腹是自我折磨的高级形式,而近些年日本国内出现的大量校园凌辱则是折磨他人的典型表现。这种现象导致日本出现了一个畸形的情况,一方面在自我折磨和折磨他人中,日本社会普遍存在一种受虐与施虐倾向。另一方面为了避免“耻感”,“耻感文化”也异化成了“隐瞒文化”“篡改文化”。

这也很好的解释了日本人侵华时残暴的行径和今天的修改教科书、拒绝承认历史的问题。

当“耻辱文化”将“日本造假”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推到,结局便已注定,下一张多米诺骨牌在哪里倒下,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日本制造 耻辱文化 工匠精神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