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军为何临战而退?被中国沙场杀出的铁血将军团队吓跑啦!

手抄报   评论部老徐   2017-08-29 11:18  

28日下午,外交部确认,在中印边界锡金段 越界的印度边防人员及装备已全部撤回边界印方一侧,印军越界事件已得到解决。

印度军队为什么撤了?

印度外交部称:中印同意结束洞朗对峙,部队正在撤离。

以印声明来看,中印虽然剧烈对峙,但外交上仍然有渠道。

但是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认为,27日中国两大举动是逼退印军的关键因素,印度看到了中国开战的信号,急忙临战而逃。

27日,中国海军在印度洋举行实弹演习,说明中国军队已经做出与印度大规模开战的准备,不但在陆地上开战,也已经准备应对印度在印度洋开战。

27日,中国向外界公布了李作成上将履新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的消息,说明中国对印作战指挥中心成立,印度不撤兵,中国就要打了!

中印开战,印度能够赢吗?

看看习近平军改后领导的中国将军团队,印度不寒而栗。

中国有个沙场杀出的将军团队

中国军队已经四十年没打仗,还能打仗吗?

这是人们不能不提出的疑问。

李作成履新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让中国沙场杀出的将军团队亮相。

1979年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已经过去38年,此后中国军队在中越边界轮战近10年,也就是说中越边境作战已经结束30年。

张万年、梁光烈等参加自卫反击战的将军,都曾主政中国军队,保持了中国军队战斗力的延续。

但30多年过去了,那些将军已经退役。即使是30年前30岁当连排长,后来能晋升到军师级,也已经到了退役的年龄。军队是一个特殊的职业,更需要年轻化。

李作成履新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就让世界看到了30年前参战的连排长成为战区司令和中央军委领导的中国经过实战的将军团队。

李作成曾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中负伤带队与敌人血战26个昼夜,徒手抓住敌人枪管。

除了李作成上将,我军现役将军中也还有不少是从炮火中历练而来。比如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东部战区司令刘粤军、西部战区司令赵宗岐等都曾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立下战功。再比如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杨志亮少将,则是在赤瓜礁“三一四”海战中奋勇杀敌。

那么,十八九岁入伍的参战战士,经过实战历练,再经后来培养,现在五十岁左右,在师军级的指挥员就有一大批。

1979年,习近平主席当时作为国防部长耿飚的军委秘书,在军委作战中心也经历了那场战争的指挥全过程,因此他非常重视实战人员的选拔培养和使用。

也就是说,中国军队的许多高级指挥员都经历了实战的锤炼。这是中国军队战斗力的所在。

正是这些从战火中走出来的能征善战的将军,让中国军队保持了顽强的战斗力。

可喜的是,与那些已经退役在老将军比,现役的中国将军们都是直接从战场上走来。打仗的时候,他们都是是部队的基层指挥员,身临枪林弹雨,并且多身负重伤,九死一生,实战的经验更可贵。

中国军队40年没有打仗,现在还能不能打仗?

正是这些经历过战火的将军,让国人对中国军队充满信心。

实战将军都在中印边境历练

这五位现身将军,不只是都经历了实战的历练,还都有中印边境历练的经历。

李作成曾作职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共计8年,成都军区的主要作战方向,就是西藏中印边境。临战前李作成履新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必定与对印作战有关。他不但熟悉中印边境的地形和军情,也对参战部队了如指掌,是最有力的战场指挥员。

这一次中印边境对峙,中国军队迅速卑青藏高原,展开实弹实兵演练,各式导弹、火炮、坦克、飞机、轻武器纷纷变相,可以说是耳目一新,让世界看到了中国军队的先进装备和战斗力。在这些装备的后面,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张又侠曾任陆军第十三集团军军长,13军即由1962年对印反击战的18军改编而来,驻扎四川和重庆,现在也是对印作战的主力。张又侠熟悉中印边境的情况,使用什么样的武器装备就了如指掌,因此能有的放矢,得心应手。

西部战区司令赵宗逊也曾任13军军长。他更有在西藏的经历,曾任西藏军区山地步兵第52旅旅长、西藏军区副参谋长等职。后调任济南军区司令员,军改时从济南军区调任西部战区司令员。现在就负责对印作战。原来西部战警的司令早就等着印度的到来。以赵宗逊侦察和情报的职业出身,很难说他没有化妆进入印度境内进行侦察。他对印度军队的情报和中印边境及印度纵深的地形一定会详细掌握。这是情报专家的天性。因此,他也是印军的劲敌。

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也出自西部战区。他曾在兰州军区任职8年,从军区参谋长到司令员。兰州军区和成都军区现在整合为西部战区。中印边境西段即新疆段,就是兰州军区的管辖范围。因此,中印边境对峙这段时间,东部战警的演习也举行的有声有色,有力地支援了西部战区。

海军正印度洋进行实弹演习,看起来海军与西藏和新疆没有什么关系。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海军少将杨志亮2003年以师职干部的级别曾被派到海拔4000米的西藏日喀则带职锻炼,担任日喀则军分区副政委一年,其间走遍下辖18个县市的边防哨卡。对中印边境有了解,就能掌握从青藏高原的陆基导弹射击印度洋目标的各项数据和地形等情况,这是对海战的有力配合。而从中印边境也能了解印度的整个军事部署,也是海战的必需。

从海军杨志亮到西藏副职锻炼,那么空军又有多少师团级干部到西藏锻炼呢?陆军呢?陆军岂不是更多?

这些军队的干部都会在对印作战中发挥有效的巨大作用。

难道这是巧合吗?还是中国军队对中印边境早就有预感,早就有防备安排?中国已经为印度准备下作战的一个实战将军团队,而且培养出一大批了解中印边境战场的师军级高级指挥。他们随时能够带领部队开赴中印前线。

印度突然明白,1962年战败之后,印度一直备战,要报一箭之仇,而中国也没闲着,已经为一场新中印之战做好了准备。

很不赶快撤兵逃跑,难道要承受中国军队的重拳打击?印度经受得起吗?

昨天,老徐(微信公众号:手抄报)已经刊文《印军大难临头,中国新上任的参谋总长临战受命大有来头》,其英雄事迹这里就不重复了。

微信截图_20170829111724

(李作成上将)

张又侠:穿越密林突袭打懵越军

现任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的张又侠18岁参军,近50年军旅生涯中,曾先后两次参与中国对越南战争,即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1984年中越边境冲突时曾率团开赴老山作战。

张又侠(1950年7月-),祖籍陕西渭南,生于北京市,毕业于北京景山学校。18岁参军,逐级升迁。

张又侠出生将门,其父张宗逊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国上将。曾参加秋收起义。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76年,时任十四军四十师一一八团连长的张又侠随军驻云南。

攻打敌人阵地时,上级下令限期拿下,为后续部队打通道路。但越军在山上严防死守,依靠地势几次打退了解放军的进攻。久攻不下,张又侠向团长建议,出奇兵绕到越军背后,打它个措手不及。他还主动请缨:“只要给我一个营,我就能突袭敌阵。”团长答应了他的请求,让他带一个营共计4个连,穿越密林。最终,有一个连成功穿越,张又侠带着他们突袭,打懵了越军。正面部队也趁机发起攻击,一举拿下了阵地。

因在1979年中越战争中表现出色,升任营长。

1980年,升任一一八团副团长。1983年,调任一一九团团长。1984年,率部参加两山战役。

1984年4月28日,老山战役爆发,张又侠指挥一一九团主攻中部制高点松毛岭主峰662.6高地,采取了多点突破,断敌退路等战法,仅用七分钟占领662.6高地。随后指挥一一九团乘胜前推,2小时内相继攻克松毛岭地区的18个高地,为主攻部队夺取老山主峰扫清了障碍。29日、30日,张又侠又指挥一一九团继续发展进攻,经过战斗全部攻占了那拉地区各要点。

中国军队顺利攻克老山据点,引起越南当局震惊。越军第二军区司令武立中将下令,将第二军区五个主力师全部调用,直指老山阵地最前线松毛岭。6月11日,越军发动团级规模的试探性攻击,中国军队在松毛岭、八里河防线均成功守住据点。根据情报判断后,6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军前线指挥部调遣四十一师师部、一二三团等支援老山前线。并以一一九团配属师炮兵团等部队镇守662.6高地、那拉地区。张又侠改变了原先在33个高地平均分配兵力的状况,而将一一九团的主要兵力集中于那拉方向主要高地附近,以2个步兵营占领阵地,1个步兵营为第二梯队位于南榔、里头寨地区;团炮兵群配置在三转弯、那马西侧公路沿线,以重点守备,并仰仗步炮结合而成的防御体系[1]。

7月11日,越军316师174团、312师141团、313师266团、356师149团、876团及198特工团、821特工团等部队,乘夜暗从清水口子方向秘密潜入老山地区,准备分五路向中国军队阵地发起加强师规模进攻,并派174团、876团分别主攻那拉、松毛岭。越军副总参谋长黎玉贤和二军区司令武立坐镇河江,二军区副司令黎威密、副参谋长裴文胜率前指在谷怩督战。其余越军分布在南嘎、清水、八里河东山方向,计划在那拉地区打开突破口,逐次占领老山地区各阵地。

凌晨5时,越军174团的步兵分队首先接近一一九团在那拉地区的阵地前沿,战役响起。越军149团主力向150、169高地进攻,并偷袭142高地。同时,5时45分,越军876团的一个营向解放军一一九团二营控制的100号高地、622.6高地发动突袭。而876团另2个营进攻一一九团四连防守的634高地、11、138高地;张又侠的一一九团在松毛岭、那拉一线苦战越军精锐的2个团攻势。而越军此次攻势除主攻方向的松毛岭和那拉地区外,还有老山主峰和八里河东山方向。但因彼此之间缺乏协作,作战发动时间相差很大,促使越军战前预计的偷袭只能转为强攻,且因缺乏协同动作,使得解放军得以集中炮火封锁越军的进攻路线。

下午14时30分,第十四军前线指挥部判断越军攻击力大退,改为转入反击,命入夜前夺回169号、150号警戒阵地。16时30分,张又侠命令一一九团1连1排进至149号高地。 17时20分,119团向169号高地实施急袭,并成功占领169号高地、150号高地。此役决定了中方军队在老山战场的决定性胜利,张又侠率领的一一九团也因此立首功[2]。战后,119团被昆明军区荣记集体一等功,奖给“一等功臣团”锦旗。张又侠很快升任第14军40师副师长,麾下两支部队因功获称号“老山穿插英雄连”(第40师第119团第4连)、“老山防御英雄连”(第40师第119团第7连)。

7月26日开始,四十师与调上来的第十一军三十二师逐步交接了防务,并以四十一师配属第十一军,仍在八里河东山地区进行防御。8月4日,第十四军前指率所属部队(欠四十一师)回撤至云南马关地区休整。

此后,张又侠任第十四军四十师师长。深感科技化改善部队作战能力的张又侠,向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刘华清呈报告,建议建立蓝色海豹突击队,奇袭南海地区的外国大型舰队,并自荐任此部队的首任军事长官。随后他升任陆军第十三集团军副军长。2000年8月,任陆军第十三集团军军长。

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也曾经任职13军军长

2005年12月,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2007年9月,任沈阳军区司令员。

2012年10月,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接替常万全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部长,并循例进入中央军事委员会任委员。2016年1月,任新成立的中央军事委员会装备发展部首任部长。

1997年,晋升少将军衔。2007年7月,晋升中将。2011年7月,晋升上将军衔现为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委员。

微信截图_20170829111930

(张又侠)

刘粤军:端着机枪冲锋解救副师长   

东部战区司令员刘粤军也是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火中走来的将军。

刘粤军,祖籍山东荣成,1954年9月出生在中南军区驻粤东第41军的军营中,父亲叫刘义德,是从胶东渡海北上的老八路,以后曾任41军政治部副主任、湖南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等职。因为出生在广东的军营中,所以父亲给他起名叫“刘粤军”。军人家庭对他立身做人影响很大,小时候,父辈们常挂在嘴边的那些出生入死的故事,令刘粤军十分神往。到了十三四岁,学校放假时,父亲就常常把他带到连队里,和战士们一起生活、训练,培养吃苦精神。

1969年12月,还不满16周岁的刘粤军参军入伍,来到著名的“塔山英雄团”367团当上了一名普通的步兵。 

367团是一支具有革命传统和功勋卓著的老部队。辽沈战役中血战塔山,被41军(东野4纵)授予“塔山英雄团”称号。在这样一支英雄团队磨砺成长,一干就是近20年,刘粤军自认为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时期。

1973年12月,刘粤军被提升为排长。10个月后,又被提升为367团2营4连连长。

1979年2月,对越自卫还击战爆发。时任4连连长的刘粤军,担负着穿插先锋连的重大任务踏上了战场。在高平战区,执行大穿插任务的41军123师部队承担任务的艰巨性和遭受的艰难困苦要比电影“高山下的花环”有过之而无不及。刘粤军带着自己的连队不怕牺牲,勇敢作战,他们一边战斗一边前进,经历了一次次战斗,沿途消灭了敌人无数的火力点,拔竹签,排地雷,扫路障,为后边大部队穿插探路排险。在后勤保障无法供养的情况下,他们忍饥挨饿战胜了一个个困难,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一切战斗任务。

1979年2月25日,解放军占领高平。时任4连连长的刘粤军,担负着穿插先锋连的重大任务踏上了战场。在高平战区,执行大穿插任务的41军123师部队承担任务的艰巨性和遭受的艰难困苦要比电影“高山下的花环”有过之而无不及。刘粤军带着自己的连队不怕牺牲,勇敢作战,他们一边战斗一边前进,经历了一次次战斗,沿途消灭了敌人无数的火力点,拔竹签,排地雷,扫路障,为后边大部队穿插探路排险。在后勤保障无法供养的情况下,他们忍饥挨饿战胜了一个个困难,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一切战斗任务。

特别是在营救被越军包围并已负重伤的123师副师长李德元的行动中,刘粤军身先士卒,果敢机断,亲自操纵一挺重机枪,猛打越军火力点,其英勇表现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目击战斗的一名侦察排长描述道:“4连的刘粤军连长最为勇猛,他右手提着一支冲锋枪,上衣扎在裤腰里,利用上衣的空隙揣着几个装满子弹的弹匣,那姿势确使敌人望风丧胆!”

而刘粤军并不独此战如此,在穿插高平西侧之扣屯的一路艰难苦战中,不论是打先锋,还是断后掩护,他都是勇往直前。2营炮兵连的一名排长在战后回忆说:“我们看到4连连长刘粤军手端冲锋枪,腰间带着对讲机一边不停的下达命令指挥战斗,一边不时的在田野上奔跑着,跳跃着,生死不顾,横冲直闯的勇敢战斗。”如此鲜活的形象,正是刘粤军的战斗风格。战后,刘粤军荣立二等功,并登上了解放军画报的封面,一时名扬全军。

1979年7月,刘粤军被任命为367团司令部作训股股长,负责部队的平时训练。1980年6月,刘粤军又被提升为营长,后升为367团参谋长,参加了支援收复法卡山作战的军事行动。1987年7月,刘粤军升为 367团团长。

1989年6月,刘粤军升任121师参谋长,迈入副师行列。1993年1月,又任121师副师长。1993年3月,中央军委命令组建驻香港部队,该部队陆海空精兵合成,刘粤军调任深圳基地第一任主任,当时基地级别为旅级。

1995年6月,刘粤军转任老部队123师师长,这时,该师被中央军委确认为应急机动部队才1年。

1998年夏,刘粤军率领123师参加洞庭湖区抗洪抢险,经受了严酷的考验。部队回撤后,刘粤军即升任为41集团军参谋长。

1999年4月,刘粤军被任命为解放军驻澳门部队司令员。

2001年9月,刘粤军进入解放军国防大学基本系军职干部第21期指挥员班学习。2002年2月,刘粤军升任第42集团军军长。2007年6月,刘粤军跨大军区交流至兰州军区担任军区参谋长。2008年7月,刘粤军晋升为中将军衔。2012年10月,兰州军区司令员王国生年满65周岁退役,刘粤军被任命为司令员,成为中国军界的新一代翘楚,这一年,他才58岁。

2015年7月,刘粤军由中将军衔晋升为上将军衔,成为解放军现役38名上将之一。

u=2798393044,1902461150&fm=214&gp=0

(刘粤军)

赵宗岐:潜入越南敌营搜集信息

现任西部战区司令员赵宗岐1955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1970年,赵宗岐应征入伍,年仅15岁。原本想着去北部中苏边境前线,却阴差阳错来到了云南边疆。

无背景、无关系的农村兵要想迅速成长,就要比城市兵和高干子弟付出更多的努力和心血。好在赵宗岐能吃苦,也有眼色,在新兵训练时就脱颖而出。短短几年,赵宗岐受到营、团主官赞赏,被挑到团直属特务连侦察排,升任侦察班长、代理排长、团侦察参谋。

1979年2月,中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时,赵宗岐已为14军40师118团司令部侦察股长。

14军在西线奉命参战,主要任务是歼灭红河左岸的老街、孟康、发隆之敌,协同13军歼灭越军345师等。战前,14军就组织了13个侦察分队,其中就有赵宗岐亲自带领的一个分队,他们采取多种手段,出境侦察,渗入敌纵深远达10公里,捕捉俘虏了解敌情,对118团及40师的作战行动提供了大量有效的情报。在战斗实施阶段,40师攻克老街、班菲,歼敌近700人,完成作战任务。而后,协同兄弟部队继续向敌纵深发展进攻,先后攻克铺楼、郭参,控制了朗洋铁路大桥和朗格姆渡口,切断了红河两岸越军的联系和左岸越军南逃退路。战后,不少有战功和卓越表现的军官得到越级提拔,赵宗岐因侦察工作出色也升调到师侦察科。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赵宗岐还经常自己化装成越南人,头戴椰壳帽,潜入敌营区搜集信息,为部队提供了大量情报。

进入80年代,14军又参加了扣林山和老山、八里河东山两场战事,其中以1984年40师为主进行的老山、八里河东山出击和防御作战最为有名,118团赢得“老山英雄团”美誉。赵宗岐更显精壮成熟,足智多谋,多次部署作战区域敌情侦察,甚至自己也亲自带队,化装潜入敌营抵近侦察,并亲手击毙过越军。同时,赵宗岐还带队支援过友军11军的者阴山战斗。

1985年,百万大裁军,赵宗岐从师里返回到118团任团长,此时他才30岁,但4年后,1989年11月,赵宗岐突然接到调令,让他去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学习,准备外派当大使馆武官。这让他出乎意料。原来,在对越作战时,负责战场侦察的总参情报部门对他青睐有加,有意栽培他成为涉外军官。

军令如山,赵宗岐接令后到洛阳外国语学院接受出国培训和更高要求的情报专业学习。不久,他就被国防部委派到中国驻非洲坦桑尼亚外交使馆,任见习武官,不久转为正式武官,军衔也由当118团长时的中校晋升为上校。

在驻坦桑尼亚大使馆,赵宗岐呆了近两年。1991年8月,赵宗岐奉调回国,再回到老部队14集团军,任40师副参谋长。

1992年4月,已任正团7年的赵宗岐迎来了人生的又一次发展机遇,他被中央军委任命为西藏军区山地步兵第52旅旅长,从此他长期扎根西藏高原。52旅原为50军149师,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1969年与西藏军区原52师(老18军部队)互调建制和番号。1985年整编为山地步兵第52旅,是我军首批师改旅部队之一。1994年7月,52旅被军委确定为应急机动作战部队,以加强西藏的防务,赵宗岐感到责任和使命更加重大。

1998年,赵宗岐升为西藏军区副参谋长,不久扶正。他对西藏边防哨所建设,主张大练兵,坚持发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老西藏精神”,强化辖下军分区、边防团的高难度维稳固边训练,提出更严格的要求。2001年,任副军职务的赵宗岐晋升少将军衔。

在西藏高原艰苦环境磨练多年,赵宗岐养成了坚毅刚强的军政素质。在此期间,他一度调去国防大学高级轮训班培训进修,他在钻研探讨信息战领域颇有启发。于是利用业余时间,撰写了多篇学术论文,2005年出阪了专著《信息化作战指挥研究》一书,由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在军内部发行,获得好评。

2003年底,赵宗岐从西藏军区调任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2004年10月,他调回老部队第14集团军,整整12年了,他自是感慨良多。

在14集团军军长任期上,赵宗岐被聘任为著名军旅励志电视剧《士兵突击》剧组的军事顾问,此剧轰动一时,成为当代最有影响力和教育意义的军事片,票房更破了历史纪录,其所塑造的“许三多”士兵典型,被捧为解放军的偶像。

2007年9月,赵宗岐再度被交流至有“山地铁拳”之称的第13集团军,任该集团军军长。在13集团军他还没有呆几个月,就于2008年初,跨大军区升任济南军区参谋长,2009年7月晋升中将军衔。

2012年11月,57岁的赵宗岐升任济南军区司令,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大军区司令员,两岳雄师,尽归其统辖。

微信截图_20170829112225

(赵宗岐)

“南海卫士”断臂抱在腰间还战斗

今年1月,海军举行了晋衔仪式,现任海军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杨志亮由海军大校晋升为海军少将军衔。

值得注意的是,他于1988年在南沙群岛赤瓜礁“三一四”海战中英勇作战,光荣负伤,荣立一等战功,被称为“南沙卫士”。

杨志亮出生在武陟县谢旗营镇小寨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81年入伍。1983年考进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火炮系。1988年3月,从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火炮系毕业不久,正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502护卫舰上任副枪炮长的杨志亮,参加了赤瓜礁海战。1988年3月12日晚,正在南沙群岛海域巡逻的502舰接到上级命令,赶往赤瓜礁执行勘察任务。3月13日中午,502舰抵达赤瓜礁海区开展勘察工作。正在勘察作业时,502舰雷达发现越南海军5艘舰船编队驶向赤瓜礁海域。502舰立即起锚拦截越南军舰,并通过高音喇叭向越军喊话,指明这里是中国领海,要求越军立即离开。3月14日黎明,杨志亮带队的第二登礁小组开始登礁。3月14日8时许,僵持继续升级。两军推搡之间,一名越军士兵举枪指向中方一名战士,杨志亮右手将越军士兵从后面拦腰抱住,左手抓住其枪管。子弹射穿了杨志亮的左臂。战斗由此打响。一名战友将杨志亮拖到赤瓜礁礁盘边缘,抓起一根麻绳帮杨志亮包扎止血。随后杨志亮失去知觉。杨志亮醒来后得知,中方获胜,击沉、重创越军舰船3艘,俘虏越军9人,中方仅2人负伤。战后,杨志亮被送回大陆接受治疗。经诊断,杨志亮左侧小臂粉碎性骨折,后经治疗,手臂成功保住并恢复运动功能。杨志亮康复出院后,受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迟浩田上将接见。杨志亮因在赤瓜礁海战中的英勇表现而立一等功。

战斗结束以后,杨志亮被送回国医治。他左侧小臂呈粉碎性骨折,后经全力抢救和精心治疗,杨志亮不仅保住了受伤的手臂,还恢复了运动功能。

微信截图_20170829112355

(杨志亮)

此后,杨志亮先后在水面舰艇、海军机关、潜艇、后勤保障部队工作,历任舰艇枪炮长、舰副政委、舰政委、支队副政委等职。2003年,已成为师职干部的杨志亮曾被派到海拔4000米的西藏日喀则带职锻炼,担任日喀则军分区副政委一年,其间走遍下辖18个县市的边防哨卡,并两次走进海拔5300米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军最高边防哨所——查果拉。后来,杨志亮出任海军青岛保障基地政委。不久,杨志亮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北海舰队航空兵副政委,海军大校军衔。

2015年,杨志亮调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成为副军职干部。2016年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中,改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南部战区海军政治工作部副主任。2016年1月底至2月初,杨志亮随海军慰问组乘军舰到南沙群岛慰问,这是杨志亮在赤瓜礁海战后第一次登上南沙岛礁,第一次重登赤瓜礁。

2017年1月20日,海军在北京举行晋衔仪式,共7名军官晋升为海军少将,仪式由海军司令员沈金龙主持。7名获晋升的军官中,杨志亮、柏耀平缺席。柏耀平是自2016年8月起执行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的112编队指挥员,此时已完成任务,正在执行对外友好访问任务;杨志亮是2017年1月2日起接替112编队执行护航任务的568编队指挥员,1月2日112编队与568编队在亚丁湾交接任务。晋衔仪式举行时,两人都不在中国,因此缺席。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中印关系 中印对峙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