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李在镕获刑5年 对韩国经济影响深远

独家网   白方方   2017-08-28 12:17  

三星李在镕获刑5年  对韩国经济影响深远

当地时间8月25日,韩国法院对举世瞩目的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行贿案作出一审判决。李在镕获刑5年。判决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顷刻间从首尔传向世界各地,而余震未绝。尽管李在镕已提请上诉,但判决对三星及整个韩国经济的影响已然引得人们讨论不休。

判决

今年2月17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正式签发针对李在镕的逮捕令。随后,他被送往首尔以南义王市的一家拘留中心关押。8月7日,李在镕案终审举行,韩国独检组以涉嫌行贿、挪用公款、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和作伪证5项罪名指控李在镕,并请法院判处其12年刑期。这5项罪名李在镕全部否认。

在法院一审裁判前两日,即8月23日,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刑事合议27庭在权衡比较拍摄或直播宣判情况所能实现的公共利益和可能给被告人带去的难以挽回的损失后,认为不应允许媒体对宣判情况进行直播。8月25日,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认定检方对李在镕的5项指控全部有罪,但量刑适用最轻处分,予以5年刑期。

行贿罪方面,法庭认为,李在镕为在继承三星经营权的过程中获取朴槿惠的帮助,以赞助其“亲信”崔顺实之女马术训练为名行贿。法庭认定72亿韩元的贿赂额,未接受特检组提出约定贿赂的213亿韩元的主张。法院指出,三星方面明知韩国冬季运动英才中心(崔顺实控制)不是正常的机构,仍然对其赞助16.28亿韩元。

作伪证方面,法院判定,李在镕于去年12月在“亲信门”国会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听证会上作伪证,谎称不认识崔氏母女,对马术赞助不知情,但法院认为,很难将三星对Mir、K体育财团出资的204亿韩元视为贿赂。

其他三项控诉,法院判定,三星高层管理人员希求掌握经济政策大权的总统支持李在镕顺利接班三星经营权,而提供巨额贿赂,挪用三星电子资金,将财产非法转移至海外。法院表示,该事件的本质是政商勾结,极大地损害了国民的信任,给全国人民造成难以弥补的创伤,以此作为量刑标准。

这五项控诉量刑需要分开,其实应该合而为一看待。2014年5月,72岁的李健熙突发心肌梗塞入院治疗,此后一直昏迷至今。作为唯一的男性继承者,李在镕当仁不让,正式成为三星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已开始逐渐接手三星经营。2015年5月,在巨大的争议声中,李在镕主导强推三星集团旗下的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合并,成立了新的三星物产,而他自己则以16.5%的持股比例成为新三星物产的第一大股东。新三星物产不仅直接持有三星电子4.06%的股份,还通过持有三星生命而间接控制着三星电子7.6%的股份。鉴于新公司在三星集团股权控制结构中的重要地位,可以认为,这次合并对李在镕的接班起到决定性作用。

然而,在去年10月崔顺实“亲信干政”丑闻曝光后,李在镕与崔顺实、朴槿惠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逐渐被媒体深挖曝光,他本人迅速坠入漩涡。负责案件调查的特别检察组指认,李在镕向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以借助后者政治影响力,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这两家三星集团旗下企业合并,作为自己谋求三星集团继承权和经营权的重要砝码。此次,法院的裁判可以简单概括为:法院认为,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这两家三星集团旗下企业合并,与三星集团权力向李在镕转移是有联系的。李在镕行贿是为了有利于三星集团的权力转移。其他几项罪名都是围绕行贿罪展开的。

影响

一审判决一出,李在镕当庭表示上诉,但此判决的影响依旧极为深远。此时,笔者想从三方面简单谈一谈。

首先,对前总统朴槿惠的影响。毋庸置疑,李在镕被判有罪,对朴槿惠的打击是致命的。朴槿惠案10月被判有罪的可能性很大。另外,一审当天,青瓦台罕见的对法院的判决发表了官方立场。青瓦台负责与民沟通的首席秘书尹永灿当天向媒体发送短信表态称,根深蒂固的政商勾结利益链一直阻碍韩国社会进步,此次事件应成为切断政商勾结的契机。青瓦台这个论断,无疑是一个极其鲜明的信号。正因为青瓦台对法院判决发表立场十分罕见,那么一旦发布,法院就不能不重视。二审改判的可能性不大。

其次,对三星的影响。对韩国财阀而言,被判刑很难影响他们的控制权。这在以往有先例。1996年,李健熙被查出曾向前总统全斗焕和卢泰愚行贿,被法庭判处两年监禁,缓期执行。次年,快到任的总统金泳三特赦了李健熙。2008年,李健熙因涉嫌非法转让经营权和逃税,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期5年执行。然而到了次年2009年,总统李明博上台,李健熙又获得了第二次特赦。李在镕的堂哥------CJ(希杰)集团会长李在贤,2014年也因侵吞公司财产、渎职和逃税罪,被判4年有期徒刑、罚金260亿韩元。SK集团会长崔泰源和副会长崔再源(亲兄弟)、现代汽车集团会长郑梦九、大宇集团创始人金宇中、韩华集团会长金升渊等韩国财阀大佬都曾被判刑。

控制权不会旁落,但企业的经营是会受到很大影响的。财团掌舵人被判刑,一般有两种方法应对局势:一是擢升一位没有血缘关系的职业经理人出任董事会主席;一是把最高管理权交给其他亲属。第一种情况,三星集团产业庞杂,股权分散,以往三星的实际领导机构是未来战略室。受此案影响,未来战略室已经被解散,并且三星电子前未来战略室室长崔志成、前未来战略室次长张忠基4年有期徒刑,前三星电子社长朴商镇获刑3年、缓刑5年,前三星电子专务黄晟洙获刑2年6个月、缓刑4年。三星很难在短期内选拔到能控制局面的大将;第二种情况,由李富真代兄接掌三星,但李富真在三星电子内缺乏人脉,以往主要经营酒店业,对其他产业鲜少涉足,更何况她手上没有股份,根本没有权力掌控大局。 可见,无论哪种情况,三星的经营都会受到影响。

最后,对韩国经济的影响。三星集团体量庞大,占韩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五分之一,在韩国经济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三星掌门人被判刑,必将波及韩国经济;另外,李在镕的情况在财阀里边不是个例,根据韩国法律,超过一定金额的继承与赠与均需纳税,而这必然将使家族所持有的股份被日益稀释。为了避免庞大的税收,财阀家族仅持有少数股份,却通过复杂的股权结构实现对庞大企业集团无孔不入的控制和对企业领导职务世袭罔替式的占有。并且财阀家族为以“较小代价”实现经营权的交接,往往采取非常规方式,内幕交易、低价收购、偷税逃税等不法现象屡见不鲜,这越来越为国民诟病。李在镕被判刑,可能深深触动长久以来的财阀组织模式。

需要重视的是,政商关系的改革与博弈对经济的影响不可估量。文在寅携广场民意入主青瓦台,吏治革新、政商关系改革是他要矢志完成的,这也为国民认可。李在镕一审判决当天,盖洛普韩国发布最新民调数据,数据显示,79%的韩国民众对文在寅总统的施政给予积极评价,较上周上升1个百分点。根据青瓦台的表态,文在寅无疑会坚持改革政商关系。但韩国政商媾和的关系绵延近一个世纪,这当中的博弈对经济会有何等影响需要长久观察。

(白方方,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三星 韩国 李在镕 朴槿惠 崔顺实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