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正教神父谈索尔仁尼琴的最终忏悔

经略网刊   朱东法,郭凤丽   2017-08-02 09:55  

11c3f39493bg213

 译者按 

索尔仁尼琴作为俄罗斯文化政治史中一座绕不过的高山一直以其云雾缭绕般的神秘和复杂让评论家们难下断语,我国关于索氏的研究中经常提及苏联解体后索氏返回俄罗斯,看到满目疮痍的祖国后充满忏悔之情,但有关索氏的具体忏悔往往缺乏细说。本文译自俄罗斯拉多涅日广播电台记者在索尔仁尼琴逝世第40天时(2008年9月11日),对东正教大祭司尼古拉·切尔内绍夫所做的采访播报。通过索尔仁尼琴的忏悔神父在这篇采访中充满宗教气息、略显抽象的阐述,我们或可加深对索氏晚年思想的窥探。

【译者朱东法、郭凤丽分系莫斯科大学世界政治系研究生、喀山联邦大学语言系交换生】

背景

死而复生的基督在第40日升天,自此,基督将复活每一位死者,并对他们进行审判。2008年9月11日是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逝世第40日,克林尼克(莫斯科附近的一个地方)圣尼古拉教堂教士,大祭司尼古拉·切尔内绍夫接受了索尔任尼琴最后的忏悔,在安葬日对他进行了最后的祈祷。下面是由拉多涅日广播电台播送的对尼古拉神父的访谈录。

24334980

记者:神父,我们见面的原因是悲伤的(要谈论的是索尔仁尼琴的逝世)。虽然死亡是每个人无法逃避的,但对于伟人来说就不一样了——无论愿不愿意, 都变成了一件公众事件。一位伟大的人逝世了,这里我们用“伟大”来形容,而关于冠以怎样的修饰语,人们一直争论不休,说法不一,这里我们可以取己所需。这位伟人的灵魂去接受上帝的审判了,但是,我们的同胞,我们伟大的俄罗斯公民必将每一代都思考索尔仁尼琴及其创作遗产的意义。因此我们找到您,希望能够完善一些反映信徒索尔仁尼琴精神面貌的线索。精神性是很内在的一种东西,我们不敢公开谈论。但是,您接受了索尔仁尼琴最后的忏悔,您是怎样与这位伟人及其家人相识的呢?

01300001024098149733599887985_s

神父切尔内绍夫:在九十年代初索尔仁尼琴和他的家人返回俄罗斯后不久,就和妻子娜达丽雅·德米特里耶芙娜来到我们的教堂。他走向我,现在想想,那情形就像走向教堂里初次见面的神父。但索尔仁尼琴因病来的较少而他的妻子娜达丽雅·德米特里耶芙娜会定期过来。上帝命我接受她的忏悔,于是她把我请到家里来接受病中的索尔仁尼琴的忏悔。虽然我无法将这定义为灵魂性的,但我相信我们的交往,感谢上帝,是互利的是救赎性的。的确,无论谁怎样对待他的个性、他的作品、他的生活和他为我们所做的贡献,这一点都是不容争辩的事实。国内外已有关于索尔任尼琴的著作,当然他还将会被更多的谈论研究,这些研究和评价是多方面的,褒贬不一。人们一直对索尔仁尼琴争论不休,当然,当谈及一个真正意义重大的人以及这一类群体的个性时,这可以理解,不足为奇。现在就立刻评价他的意义是不可能的,也不应该提出这个任务。但是如果有人问我我是什么的见证者,那么我趁着还没遗忘某些细节,趁着那些印象依然鲜明,立刻就可以用三言两语将要点说出来。

和他交往的时候总会被他的简单、天真震惊。他总是和人平等对话,完全没有一点大人物架子。毫无疑问这也赢得了别人对他的好感。也许你不会问别人一些事,但一旦你想这样做,只有问一些最有意义的东西,别人才有可能绝对真诚地说出一切。

正是这种单纯、淳朴和博爱使他与众不同。最德高望重的主教在索的安魂仪式上向这位上帝的仆人致词,由主宰大主教阿列克谢和主持仪式的大主教奥列霍沃-祖耶夫斯基宣读。

其中宣读者的一段话中说:“被废除的戒律只赐福于去天堂的人。”这里就暗示了索尔仁尼琴的功绩。所有人都知道索尔仁尼琴生命中悲剧的一面。这是他生命中极可怕、刻骨铭心的一部分。但是在宣言中被大家所共知的还有一条圣训:“上帝赐福于渴望真理的人们,这些人将会得到满足。”

Img250554718

当然,这里所说的不仅是某些而且还是他一生中所有的功绩。我们初次相识的时候,也就是在90年代初,正是国家发生巨变的时候。其中很多变化是令人高兴的,但是又有很多使他紧张不安。正是他的那次难忘的从东到西的环国旅行,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祖国变成什么样子。我们相识的时候索尔仁尼琴已经对他所看到的剧变有了强烈的感受,他觉得他完成了他能够做的一切。他做完了他本可以置之不理的还有想都不敢想的一切。

他自己坦白说,他虽然也想但从没指望过自己的所有作品都能在俄罗斯发表。而又说只有当自己的作品无一例外全部被发表时他才会回国。

但是,这看起来就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因此,当这个梦想真的实现时,他认为他完成了一切。于是在我们的首次谈话中他说“现在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因为这也是这种人的关于生命意义的问题。这种人知道自己生命每一个瞬间的意义并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分钟,真的像任何一个时代都会有的那种真正的苦行僧。而且这种将自己生命每一分钟视为天职的人在我们教堂里如此之多。

于是他又开始深思这个问题:“接下来该干什么呢?”我觉得,或许此时我唯一能够说的一件事就是上帝注定不透露,而只是稍微提醒我们这种使命感,这些对自己内心和自己生命的思索时不时地会以各种出乎意料的形式出现。

如果上帝给了我们生命,无论我们能活多久,无论在哪个地方,思索这个问题是我们的使命。尽可能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吧,别寻求任何简单的答案,这也不符合这个问题的本性。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危险,但上帝命我提醒他。索尔仁尼琴满怀感激地欣然接受了。

正是这个过程在他心目中挥之不去,圣言再次提醒了他关于这一点:“去了解真理吧,真理使你自由。”当然,索尔仁尼琴早就知道这些。对他而言,这正是精神真理,正是这些年他不断深入地审视自己的目的所在。

记者:也许也正是由于这点促使他这些年都没说过假话?

神父:是的。当然,很多人都盼着他投身于政治或者某些与俄罗斯复兴背道而驰的地下活动,但他就是不陷入任何极端。

他努力摆脱各种极端,是一个信徒和爱国者。他曾说过,如果他能主宰自己的人生,那将会避免很多错误。但是,上帝总是以各种方式掌控着他。也就是说,这就像是一个幸福的人,在自己生命行将结束的时候感慨:“上帝赐福于渴望真理的人们,这些人将会得到满足”。

他在自己的生活中窥见了这种幸福,他因为执行福音书中的圣训而满足。这些圣训也是他的功绩,在这里他以基督教徒的意志,身体力行,竭力与自己宣扬的东西相符合。我们总是宣扬很多冠冕堂皇的东西,而很少像我们说的那样去做,他也总是注意这一点,他有权利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他曾为获得这种权利历经磨难。

11c3f4893b9g214

记者:尼古拉神父,索尔仁尼琴一生备受争议,人们对其褒贬不一。一方面褒之者赞之为“国家的先知”、“隐士”甚至“圣徒”;另一方面贬之者否定其信仰。但是他的确不仅在自己的作品中更在自己的家庭生活中以一个基督信徒的形象出现。可惜,我们知道那些例子,正如俗语所说的,“伟大的夫妇总是会摊上平庸的孩子”( “如果父母都已经很有天赋,那么上帝不会将这种恩泽再惠及孩子”)。很明显,发生的这一切都有上帝的参与。

神父:在他逝世后,娜达丽雅·德米特里耶夫娜说出了,我个人认为,可靠的想法。现在有两种版本是可靠的。一股力量千方百计泯灭索尔仁尼琴的作用,那些他不得不遭受的、他自己都没料到的,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都显得微不足道。

这种怀疑,嘲讽,淡漠要沉重的多,而这些他又都不得不经历。或者也将会有人千方百计试图扭曲他对我们的意义。这对他们而言没什么难为情和尴尬的。

虽然我们不会用他博大的圣经概念定义先知,但是从自己经验的高度来看,他的阅历非常广。

而至于试图将他拉到自己的阵营来——“这是我们同一阵营的或者这不是我们阵营的”,这些划分很可怕,他们仍在毒害着我们的国家和人民。这也是折磨着索尔仁尼琴的“病症”之一。这些精神上的划分本就难测,而一旦觉得所有的罪恶都源自布尔什维主义,就应该推翻它,以恢复正常的生活。

实际上这种毒害很深,关于这一点索尔仁尼琴对此多次谈到。当他又一次被问到他是怎样看待祖国发生的这些变化以及他努力争取的自由时,他是这样回答的:“自由很多,真理很少。”这里谈及了某些变换,这些变换现在无处不在时有发生,我们必须很久很久才能克服。

360反馈意见截图16310403317742

他有了获得自由的机会,他在国外谈到这一点,而当他被抨击正在错用自己的自由时,很多西方的社会活动家对之置之不理。

他在自己的家庭生活中正是按自己宣扬的东西行事的。在纪念晚会上,他对一直过着真正基督教徒生活的妻子和儿子们深表感激。

您知道安魂弥撒是怎样结束的。请相信,我们完全没有实现计划,一切都是上帝的旨意——就在当晚上帝命我为索尔仁尼琴的孙子进行洗礼,这是完全没料到的。我们提前约定在八月底举行这一仪式。而当天全家所有人,包括小孩儿,孙子们,甚至还在摇篮里的婴儿,都参加了安魂仪式。

然后在纪念晚会上,当我们具体讨论在哪一天举行洗礼仪式时,我和这个婴儿的父母都没有主意。令人惊奇的是,突然我们都想到为什么不在这一天进行呢?

记者:太不可思议了,神父,一个逝世了,而另一个精神上获得新生?

神父:在那一天是的。这对整个家庭来说是真正的喜事。这类明显有上帝显灵的征兆,索尔仁尼琴总是很重视。其中有些他说出来了,有些留在了心里。在为他举行葬礼的那一天,他的孙子——婴儿安德烈接受了洗礼。

记者:感谢上帝!神父,我们相信索尔仁尼琴将会轻松点儿,因为他以创作的方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

神父:是的,经常是给了他机会,但他却不会把握。而在这里我们看到某些机会被剥夺了,仅留下他为上帝和人民效劳的真诚意愿。正是这种真诚地意愿促使索尔仁尼琴奉献到生命的尽头。

原文连接:

http://radonezh.ru/analytics/poslednyaya-ispoved-a-i-solzhenitsyna-k-40-mu-dnyu-po-konchine-47249.html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索尔仁尼琴 俄罗斯文学 俄罗斯政治 苏联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