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美国暗度陈仓 借助“商售”武装台湾

华广网   2017-07-14 00:32  

警惕美国暗度陈仓 借助“商售”武装台湾

原标题:美对台售武暗藏哪些你不知道的猫腻

作者:张幂

6月29日中国新闻网报道,美国国务院已批准特朗普上任后首宗对台军售方案,价值14.2亿美元。随后美国国防合作局在其网站公布了军售清单,早期预警雷达的技术协助、HARM反辐射导弹、联合距外武器(JSOW)、MK48鱼雷、标准二型(SM-2)导弹零件等7个项目。同日台湾防务部门也公布了军购的内容,奇怪的是却有8个项目,多了一个MK41垂直发射系统。为何两者会有这么大差异?这里面藏着什么猫腻?

因为MK41垂发系统不是军售,而是商售。也许网友会问了什么叫商售?在谈商售之前需要先说说什么是军售。

军售(Foreign Military Sales,简称FMS)是一种政府对政府的交易(台湾需透过AIT美国在台协会与美国国防部接触), 等于是买方委托美国政府单位向美国厂商购买产品与服务;在FMS管道之下, 买方政府对口单位与美国军方交涉与签约,由美国政府行政部门与军方单位负责执行整个军购案,期间所有程序(含发包、研制、生产 、验收、运交)都依照美国政府相关法令制度进行,大幅增加如质履约的保障。 程序上,买方政府先与美国相关单位接触,先确认采购意愿并谈妥采购项目与数量,随后买方撰写向美国军购的正式申请文件──要价书(Lletter of Request, LOR),透过外交管道交付美国政府;收到之后,美国政府根据买方LOR确定军售项目细节与价格,由白宫方面正式公布后送交众议院,60天内如无异议就自动通过,最后由国务院正式签署,并由国防部所属的军事安全合作局(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对外公布,意味此军售案获得美国政府批准;然后,美国政府也发出正式的文件给买方,确认出售意愿并向买方报价,此即为发价书(Letter of Offer and Acceptance, LOA)。只要买方行政机关批准,并与美国一起签署LOA,就表示军购正式生效,美国政府也会与负责产制的美国军备厂商签署合约;只要买方依照合约缴付合约款项,美方厂商就开始生产军备,并由美国政府单位监控合约执行进度,依合约期程交付。

在FMS制度之下,买方实际上与美国官方、军方接触,与美国军方签约,由美国政府行政部门与军方单位负责执行整个军购案,期间所有程序(含发包、研制、生产、运交)都依照美国政府相关法令制度进行,大幅增加履约的保障。在FMS管道之下,除非美国因重大因素而改变对买方国家的军售政策(例如军事禁运等),负责执行的美国政府/军方等单位不仅必须屡约完成,而且必须在固定期间内( 至少10年以上)以固定价格供应所有的后勤料件;因此对许多国家而言,FMS是军售执行成功以及服役使用的最佳保障。不过,FMS由于需透过美国政府单位经手,行政成本相当高(至少相当于全部军售预算的20%),且需遵照美国FMS的方式来执行与付款。

商售(Direct Commercial Sales,简称DCS)就是买方直接与相关厂商接触,因此能够直接选择厂商、制订规格以及与厂商议价,执行与付款方式都有商谈空间,比较类似一般的商业规则,弹性大得多;由于免除大多数美国政府介入经手的行政成本,透过DCS管道购买的账面成本,通常低于经过FMS管道(当然,DCS管道不包含FMS管道中美国政府机关包办的项目管理与支援保障项目,这些就变成买方自己要付出的成本)。当然相对地,整个项目管理 就完全是买方的事情,需由买方自行负责并承担风险 ,美国军方的角色仅限于逐项批准各销售项目(包含软硬件、训练、后勤等)的输出许可(买方也可选择另以FMS管道,取得美国军方提供咨询与支援等相关服务), 对于项目执行过程与成败则完全不介入,而且整个履约过程不受美国政府的采购制度监督。

但是选择DCS管道的国家或者地区本身必须非常了解美国复杂的国防军工体系,有能力直接与美国军火大厂交涉议价,本身也要有良好的项目管理 与专业技术能力。此外,DCS出口许可效期只有4年,如果此案执行期间或军售完成之后,美国政府相关单位因为某些因素而导致部分或全部项目的输出许可遭到延误甚至中断,买方最后没能买到东西或者后勤保障出问题的风险便大幅增加。

当然,军购案透过DCS管道执行完成后,没有类似FMS的固定期间内保证供应零附件的规定 ;如果买方在项目中发生失误,没有妥善处理服役后的后勤补保项目(例如万一所选择的装备的供应商倒闭,导致商源消失),或者日后美国政府对相关连系统的输出政策改变,就会衍生出许多麻烦。

实际上台湾通过商售获得先进武器已不是第一例了,比如大家熟知的法国幻影2000-5型战机、拉法叶护卫舰和荷兰剑龙级潜艇都是通过商售渠道获得。此外IDF“经国号”战斗机、成功级护卫舰、天弓防空导弹也是美国政府以商售名义向台湾提供的。

虽然商售比军售更灵活,但是商售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管,很容易牵扯到政治斗争,贪污腐败等各种问题。比如最有名的拉法耶特佣金案。因此90年代以后台湾军方一直坚持通过军售渠道采购武器。

MK41垂发系统是台军近期又一个商购项目。据知情人士介绍,台“中科院”与美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公司是于2016年6月底签订了采购2套Mark 41垂直发射系统以及部分的技术转移的合约,依照合约执行时程是以60个月(5年)的时间,完成进行各项测试与技转,以及相关人员的技术培训工作。目前美商已将垂直发射箱内的发射架的尺寸,以及飞弹发射架的接点等各项规格交给“中科院”,“中科院”项目小组人员依其规格,将天弓三型导弹缩小比例,性能不变地制造出符合发射箱的“海弓三”防空导弹。

据指出,台“中科院”已依照Mark 41发射箱的规格制造好数枚的“海弓三”防空导弹,并依发射架上与导弹接点位置进行射控系统的改装工作,若一切测试顺利,年底将可进行首枚依Mark 41发射箱的规格所制造的“海弓三”防空导弹,进行陆上的性能试射。另外,相关人员赴美进行的技术培训工作,也将在2018年上半年启动进行。

不过台湾“中科院”近引进了部分的抗炸抗高温与排焰系统的技术转移,侦测发射箱内空气浓度、热度,自动洒水降温等系统技术需要自行研发。美国与台湾的设备两者之间能否顺利连接,洛马对此深表怀疑。

从上述文字可以看出美国正不遗余力的武装台湾,不仅有公开的军售,也有更为隐蔽的商售。从长远看商售将成为美国对台售武的主流。原因如下:

一、商售不受《八一七公报》限制

1982年中美签署的《八一七公报》仅美国要求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没有限制美国向台湾的军事技术转让。因此如果美国以军事技术转让的方式向台湾售武,虽然严重侵犯中国国家主权,但是却不违反《八一七公报》规定。

美国在签署《八一七公报》之后多次以科技转让的名义向台湾出售武器。比如上文的提到IDF“经国号”战斗机、成功级护卫舰等先进武器。

二、公开军售严重损失中美关系

随着中国大陆实力的增强,有越来越多的手段来影响美国对台售武的决策。以往普遍使用的公开军售模式将愈发不利于中美关系的稳定和发展。因此美国也会逐渐将公开的军售转为更为隐蔽的商售。

三、特朗普因素使然

尤其是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之后,商人唯利是图的本性暴露无遗。有学者认为美国对台售武将越来越多采用商售的模式进行。他指出特朗普可能会把武器贩卖当成商业行为,与传统对台政策思考上,可能不太一样,“对台武器贩卖弹性空间会比以前大”,因特朗普不当成军售而是商售。

因此我们必须对美国对台商售武器给予高度重视,积极进行揭露,并采取有效措施补上《八一七公报》的漏洞以及采取有效的措施加以遏制。否则长此以往《八一七公报》将名存实亡,也会让增加台独势力以武拒统的能力,并增加中国大陆完成祖国统一大业的困难和代价。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美国对台军售 商售 军售 武装台湾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