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土库曼斯坦又给自己上了一把锁

朱东法   2017-07-10 14:49  

wKgB6lTPVxiAQhHBAAP6NyY7yfA88

很多国际背包客都晓得,土库曼斯坦的签证很难办,申请过程很苛刻,使馆人员很刁钻,他们似乎总在致力于寻找你的纰漏,以求喂你一碗闭门羹。

如果说办理过土国签证的人有种土国在搞闭关锁国的感觉的话,那么这两天土国针对外国人的一则新政,就更让人坚定这种判断了。

最近,土国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签署命令,宣布该国从2017年8月1日开始,针对土库曼斯坦境内居住在宾馆和私人住宅的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士征收每天2美元的旅游税。相信读到这则消息的每个人都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就像在签证环节尽量卡人一样(其实土库曼斯坦的驻外机构大多只能起到传声筒的作用,没有太多独立的决策权,驻外使馆只是把你的申请递交到国内然后坐等结果),这是在想方设法减少外国人入境啊。而且,拿旅游签到过土国的人都知道,从你入境的边检开始,就会有土国的“导游”从头到尾不离不弃地陪伴着你,这一点与朝鲜非常类似。

我不禁想起在喀山大学就读时班里那位土库曼斯坦小妹。小妹叫吉丽瑙泽,长得很漂亮,人非常质朴,但是给人最大的印象是比较封闭。她没有学过英语,俄语也非常差(这让人很纳闷),倒是跟班里那位土耳其姐姐用突厥语能够无障碍对话。每次跟瑙泽讲话,我都得通过土耳其姐姐进行英语和突厥语的转译。沉默寡言的瑙泽的生活圈子也很小,除了跟几个土库曼和土耳其学生交往,没见过她还有其他社交活动。跟这位单纯的土库曼小妹打交道时也必须要小心谨慎掌握分寸,因为她常常会误解你的意思。我就曾经因为开过一次玩笑而使得她从此莫名其妙对我变得冷淡了很多(也不知道当时是不是土耳其姐姐在翻译上出了问题)。

虽然瑙泽的生活方式在外人看来未免太过闭塞单调,但是她看上去却自得其乐,并没有在多元化的留学生群体中显得过于孤寂和焦虑。这似乎跟她的母国一样,在外界看来,土国很封闭很神秘,但他们自己却貌似很享受这种把窗帘一拉管他春夏与秋冬的状态。在土国的外交中,他们一直把二十几年前争取到联合国决议通过的“国际公认永久中立国”地位当作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民族成就。这个“永久中立国”的标签一贴,原本封闭落后的土国,似乎也立马拥有了像大家比较熟悉的诸如瑞士、奥地利、瑞典、芬兰、爱尔兰等典型中立国那样富足安适的生存条件和生活空间。他们丝毫没有觉出自己在国际公认永久中立国俱乐部中的另类地位。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削尖了脑袋想挤入国际公认永久中立国行列的蒙古又成了这个话题有趣的新秀。

可以说,土库曼斯坦的统治者推行这种国际绝缘政策的原因和目的很明确,除了消极适应复杂的地缘政治现实外,更主要的也是为了降低国家的统治成本。因为在角色低调和内政不透明的情况下,他们的施政无需承担太多国际监督和国际舆论的压力。但总的来说,在当下这样一个地球村里,穿新衣的皇帝能够抛头露面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中亚 土库曼斯坦 朝鲜 永久中立国 蒙古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