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列宁:一位初学汉语的莫斯科姑娘的故事

朱东法   2017-07-07 10:11  

地铁列宁

莫斯科地铁中无处不在的列宁像

波琳娜是莫斯科一所军校的二年级学生,毕业之后将从事海关警察方向的工作。之前,她在一个VK聊天群里主动加我,表示想跟我学习汉语。随后,一来二往,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她从不掩饰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常常问我一些近乎冷僻的中国文化知识点,并且时不时录一小段书写汉字的视频发给我。她觉得当下的中俄关系空前的好,学习中文前景广阔,总会有用武之地。也因此,她现在每天都要从莫斯科郊外坐地铁到红场旁的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参加汉语培训班。

今天我约她去中国餐馆体验了一下中餐,她非常高兴,虽然之前没用过筷子,但整个用餐过程她都在尝试用筷子夹饭,我为她特意要的刀叉她碰都没碰。即便刚开始吃得很慢很勉强,但最终竟也驾驭了那双“扒拉吃客”(“筷子”的俄语发音),能够比较容易地从宫保鸡丁里夹起花生仁了。

说起去中餐馆,着实费了一些功夫。最初准备去的是地铁和平大街站附近的和平饭店,但赶到之时,发现餐馆犹在门却紧锁。餐馆旁边是一家中国食品超市,走进超市发现柜台前售货的是一名俄罗斯中年妇女,问了一下,了解到旁边的中餐馆已经不开了。不禁想起,上次约了一名同学去米丘林大街一家去年冬天曾去过的中餐馆,但等我们到了地点,发现原址已经改头换面,成了一家高加索餐馆。没办法,只能当一回“高加索的俘虏”了。我们落座之后,餐厅里的高加索服务生看我是中国人,还特意提醒:“这里是高加索餐馆,原来的中国餐馆已经没有了,你们如果要吃中国菜的话这里没有。”那家新开的高加索餐馆虽然装潢不错,但是顾客寥寥,加上我和同学这桌,偌大的餐馆只有三桌客人。我觉得到不了今年冬天,这家餐馆也很可能跟之前的中餐馆一样,面临倒闭的危险。在莫斯科,除非是肯德基麦当劳抑或汉堡王等快餐店,其他类型的餐馆一般客人比较少。半年内经历了两家中餐馆的倒闭,这或许也跟俄罗斯经济不景气,人们越来越少选择去餐馆消费有关吧。波琳娜问我在中国是否经常去餐馆用餐,我说很经常。她显得比较惊讶,问我是不是中国的餐馆很便宜。她说俄罗斯餐馆的饭菜一般价格很贵,肯德基麦当劳算是最便宜的了。

新村站

莫斯科地铁新村站

在和平饭店吃了闭门羹,我便跟她去了地铁新村站旁边的“中国友谊餐馆”用餐。新村站是莫斯科地铁站内装饰最漂亮的站之一,也是最能代表苏联地铁装饰艺术的一站。整个大厅的两排石柱上都装饰有美轮美奂的彩色玻璃,彩色玻璃中还镶嵌有壁画。波琳娜指着两幅壁画(一张绘有置身金色麦田的女公社社员,一张绘有正在挥汗的工厂男工人)说:“快看,这是我最喜欢的两幅画”。等我把头转向左方审视那两幅壁画时,她又指着右侧的一幅列宁在放有地球仪的书桌前看报的壁画说:“快看,列宁,列宁!”

列宁新村站

地铁新村站玻璃壁画中的列宁

我不禁想起前段时间俄罗斯做过的一份关于“世界历史上最伟大人物评选”的民调,这份民调的结果让很多人感到意外。排第一位的是斯大林,普京与普希金并列第二,紧接着便是列宁。其实这一调查结果并不值得惊讶,苏联的历史并非瓷砖上的红漆般经风历雨就能被轻易洗刷一空的。君不见俄罗斯外交部大楼上的镰刀锤头还在,莫斯科大学主楼上的镰刀锤头还在,胜利日那天人们胸前徽章上的镰刀锤头还在!君不见十月广场上高耸的列宁雕像还在,剧院广场上硕大的马克思塑像还在,莫斯科地铁中随处可见的革命艺术还在!

我正站在列宁壁画前呆呆凝视,前方传来了波琳娜的声音: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达瓦里希,为了友谊(暗指我们即将去的“中国友谊餐馆”),前进!”

(本文作者朱东法系留俄国际关系研究生)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马新斋 关键词: 莫斯科地铁 俄罗斯中国餐馆 俄罗斯人学汉语 列宁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