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方方:李光耀故居的去留与新加坡体制的考验

独家网   白方方   2017-07-05 14:40  

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与新加坡体制的考验

6月1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和妹妹李玮玲的一封发表在Facebook上长达6页的声明揭开了李家深埋已久的家丑,震惊海内外。6月19日,李显龙总理发布道歉视频,并表示会在7月3日国会开始时,直面此事。三个星期以来,事情不断发酵、讨论,已然由家丑上升到国家层次。新加坡人迷惑者有之,难过者有之,冷眼旁观者有之,但无论如何,李光耀故居问题的演变,已经不再是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而是对新加坡引以为豪的体制进行维护的问题。

去留

一切皆由欧思礼路38号房子的去留问题而持续发酵。相比于这栋房子,无疑民众更关心的是,在房子的去留问题上,李总理是否有滥权问题。而作为民意代表的国会自然也聚焦于此。李显龙总理对此也一一回应。

归纳起来,李玮玲和李显扬对李显龙总理公器私用的指责,有以下三方面:一是李总理滥用职权,指示内阁成立“秘密”的部长委员会,目的是要违背李光耀的意愿,阻止故居的拆除。二是李总理通过不当途径,获取他们和文物局之间订立的赠与契据。三是指李总理保留李光耀故居,是要继承李光耀的威信,稳固他的地位,并为儿子李鸿毅从政铺路。

关于故居的拆除问题,李显龙总理在国会上出示文件证明,李光耀关于故居拆除的遗嘱条款共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在他去世后,马上拆除故居;第二部分是,若李玮玲选择居住,房子必须在她搬出后马上拆除;第三部分则是,因法律修改或条例约束而无法拆除房子,除了李家家人及后代,住家不对外开放。而且进一步阐述,虽然李光耀的愿望是在他去世后拆除故居,但是政府若有任何考量,李光耀也准备考虑其他方案,包括重新装修及保留房子地下层饭厅的做法。

其次,李玮玲和李显扬指责李总理通过不当途径,获取他们和文物局之间订立的赠与契据。李总理在国会上指出,弟妹俩以遗嘱执行人的身份,与国家文物局签订的赠与契据,附带很不寻常的条件,包括展示李光耀遗嘱中有关拆除房子的第一部分条款,而不能展示“如果房子不拆又怎样”的条款。此外,文物局若违反契约条款,弟妹俩能立即以1元的价格索回所有的文物。

李总理表示,身为遗嘱受益人,他有权在事先知道这个契据,但他的弟妹并没有征询他的意见。此外,身为总理,他有权知道这个赠与契据,并对繁苛与无理的契据条款,作出反应,否则人们会误以为他也参与其中。

最后,关于儿子李鸿毅从政问题。李显龙指出,李鸿毅已经公开表明对政治没有兴趣,而他从没有推儿子从政。而他的妻子何晶受委为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也必须得到总统的认可。

体制

7月3日的国会会议,座无虚席,在场的21名议员踊跃发言。议员们主要关注的还是体制公信力问题。

国会唯一反对党派---工人党直言,家庭纠纷应由李家私下或上法庭解决,工人党只关注滥用职权的指责,以及争端对新加坡和政治体制信任度造成的损害。

官委议员谢邕邕表示不会谈李家争端,而是聚焦“可影响人民团结和国家国际声誉的课题”。她进一步表示尚待解答的问题是:以公职身份取得文件后,总理是否以个人身份使用文件,她认为这么做违法,而且具滥用职权之嫌。她也要确认,现任总检察长是在符合宪法规定的情况下受委任的。

谢邕邕所关注的现任总检察长黄鲁胜是李显龙总理的私人律师。李显扬6月19日在facebook上质疑李总理以公职身份向时任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黄循财取得赠与契据(Deed of Gift)副本,再转交他的私人律师黄鲁胜以推进个人议程。而上文已提到,李显龙总理作为遗嘱受益人有权事先知道契据。目前是国家发展部长的黄循财四天后回应说,总理是以公职身份获取文件,由于遗物在有关建国一代领导人的大型展览展出,需要政府慎重考虑,因此把展览内容和展示告知总理,是正常且符合规范的。

而由房子引发的对体制质疑问题,一针见血地给予评论的是前总理、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他郑重表示,“我关心的倒不是欧思礼路38号的命运或家庭恩怨,这都跟新加坡人每天关心的事没什么关系。我想要谈的是对领导人的恣意攻击(wilful attack)以及不知不觉间公众对制度信任的侵蚀。我们在国会里关注的核心,是总理和政府制度的诚信以及信任。要是没了这些,新加坡就会沦为第三世界国家。”

吴作栋对部长委员会的副总理张志贤和部长们力挺。如果说张志贤盲目跟着总理的吩咐做事,姑且不论人民行动党和他副总理的身份,也起码是对公共服务和新加坡武装部队的侮辱。其他很多部长也在李光耀先生的手下做过事,他们也反对过李光耀。李光耀告诉他们,想在死后把房子拆了,这些部长对他说“不”,他们也不是唯命是从的“应声虫”。

尤为重要的是,吴作栋振聋发聩地指出:“当这场辩论结束时,我们一定要有个清楚的结论---要么在被指滥权这件事上还总理一个清白,要么就要谴责他。”

众所周知,1996年李光耀和李显龙在玉纳园(Nassim Jade)购买的公寓单位一事同样沸沸扬扬。当时时任总理吴作栋调查过他们。最后他对我对李光耀和李显龙总理的品格和诚信下了定论。1996年的辩论后,现任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也毫不犹豫的表明了立场。时光流转,吴作栋再度请求刘程强和其背后的工人党及非选区议员清晰的表明态度。

无论是勇于让国会展开大辩论的李显龙总理,还是目光深远的吴作栋,亦或是反对党的工人党,他们都明白,事情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不然,影响的不仅仅是李显龙的政治生命,而真是新加坡的体制国运和价值观体系。

(白方方,辽宁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硕士)

本文为独家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dooo.cc)。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专栏作者
责任编辑:张幂 关键词: 新加坡 李光耀 李显龙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